《四合院:女穿男我是何雨柱》何雨柱 新裤子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四合院:女穿男我是何雨柱

小说:都市种田

作者:附魔枸杞子

角色:何雨柱 新裤子

简介:女穿男到四合院成为何雨柱,萌妹变糙汉。
主角圣母,不喜误入。不娶不虐秦淮茹,就想好好生活。
日常文,没有大纲,随心写,诸位随意看。

书评专区

《四合院:女穿男我是何雨柱》何雨柱 新裤子小说免费阅读

《四合院:女穿男我是何雨柱》第5章 准备免费阅读

“哥,你扛的什么呀这么大一包。”何雨水惊奇的看着她哥背着一个大布袋站在她门口。

“都是你的东西,快起开,给我让个道。”

“哦哦。”何雨水一脸懵的让人进了屋。

“关门。”他背这么大包东西进来,院里人可没少指指点点。

何雨柱一到屋里就把东西放下,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喘气。

“你自己看吧。”

何雨水手伸到袋子里开盲盒似的往出拿东西。

“呀,雪花膏!我早就想买一盒了。”少女惊喜的看着手中的小圆盒,直接拧开了往手背上抹。

“真香。哥你真去给我办嫁妆去了?”

“这就看出来我是你亲哥了吧。”

“嘿嘿,是不是亲哥还得看这袋子里的其他东西。”何雨水把雪花膏放好又去掏袋子。

“好漂亮的帘子。这么多布,这得多少钱啊?”何雨水愣愣的看向她哥。

“你别管花多少钱,又没花你的。”

“哼哼,我要把这帘子现在就挂屋里,太好看了!”

“挂吧挂吧。”

“不行,先看完东西。”

“怎么还是窗帘,你买了两套!”

何雨柱嘻嘻笑着伸出了三根手指头。

“三套!”

“何雨柱!”何雨水怒了。

“你买那么多干嘛呀?这东西一看就不便宜。”

“这个不要票啊,三套便宜三块钱呢。”

“那也用不上这么多啊。”

“你换着用。实在不行裁开垫柜子垫桌子。”

何雨水被气笑了。“这么好的东西裁开,真不怨院里人总叫你傻柱。”

“哼,我倒要看看你还买什么了。”

“哼哼怪!”

“哼!”

“不是,哥,你买这马扎干什么呀?”

“我想着你出去过日子不是用得上嘛。”他才不会承认是觉得这小马扎挺精巧可爱才管不住手的。

“暖水瓶,这个还不错。呀,这盆怎么买红色的,一样的搪瓷盆,红的比其他颜色贵呢。”

“喜庆啊。结婚可是大事,哥肯定尽力给你办好喽。”

“哥你怎么突然这么细心了?以前你可从来不注意这些琐碎的事儿,连针线、马扎都考虑到了。”

面对何雨水狐疑的神色,何雨柱露出些不好意思。

“这么多年你跟着哥也没过什么好日子,哥这人心粗,好些个事情想不到,这么去后院跟聋老太太请教过了吗。她说照着现在家里的东西看着再买一份准没错。”

哥哥难得的真情流露让何雨水有些感动又有些哭笑不得。

“我的傻哥哥哟,人家老太太说的是重要的那几件儿,锅啊煤炉子什么的,这些建军都准备了。只要这些大件弄齐了,剩下的以后过日子可以慢慢添置。”

“反正哥慢慢给你凑一些,你以后是添是换就是你自己的事儿了。你这事儿就是咱家现在紧要的大事儿,你自己也上点心列出个单子,哥看能不能寻摸出来。”

“我还真有件想要的。”

“啥?”

“我想要你原来那个台灯,盯上那个好久了。”

“行,在我屋呢,我一会儿给你找出来。对了,中午想吃什么。”

“哥你随便做就行了,要不还是把昨天剩的排骨热一热,别放久了。”

“行,中午吃饱,我再随便炒两个菜。”

“吃不了,哥,哎!…”何雨水无语的看着何雨柱的背影离开视线。

何雨柱回屋先把何雨水指名的台灯翻了出来。然后就坐在桌前慢慢合计。这些年原主没攒下多少钱,现在钱都花完了,票也差不多了。吃食这些他可以从空间里拿,可是生活物品就不行了,他那些东西在这个年代太扎眼了。看来还是得去一趟黑市,干票大的!

看时间还早,他先把空间里的瓜子花生拿出来炒制一些。这些东西可是稀罕物,供应极少,没票都买不到。他特意翻出铁锅来炒瓜子,花生则是炒一些,再卤制一些。

现在的天气不适合晒葡萄干,好在他空间里存了几台食物烘干机。打开发电机一起工作。烘制一些葡萄干果脯,预定的糖渍橙皮也做好了,他又拨了不少橙子,橙肉一律送去榨汁留着以后喝。

这些零嘴都弄好已经临近中午了,他焖了锅米饭把排骨热了,又炒了土豆丝做了个西红柿鸡蛋汤。

简单的午饭用完,他提着袋子又去了黑市。一直到傍晚才挎着憋憋的布兜回来。

“傻叔。”

棒梗在院子里带着两个妹妹玩,三人见到何雨柱进了院都是眼睛一亮,争先的打着招呼。

“嗯,乖。棒梗好好带着妹妹,不准玩火啊。”何雨柱摸摸小洋葱的脑袋,从布袋子里掏出糖果,一人给分了两块儿,槐花手小,他把糖果直接给她放兜里。“行了,去玩吧。”

“谢谢傻叔。”

何雨柱回了屋就关上门,从怀里掏出票子数了数。就这一个下午,他整整换了126元8角3分钱,还有各种票据若干。

重要的是他还换到了工业票。这东西可不多,工业券是按工资收入比例发的,以何雨柱的工资也就能得一张,将将够买个搪瓷盆子。

现在好了,以后多出去走走这玩意儿攒多一点,自行车缝纫机都不在话下,甚至收音机都有着落了。将钱票收好,何雨柱单独拿出五十块来,打算交给何雨水让她带着片警去把衣服买了,买什么样的让他们两口子自己挑去。

晚饭他有点懒得动,怀念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无忧无虑,不想动就点外卖的日子。

“傻叔,我奶让我来给你送做好的鞋。”棒梗推门进来。

何雨柱已经习惯了四合院里的不见外,这时也不生气他不敲门。

“这么快做好啦?帮我跟你奶奶道谢啊。”

“傻叔,看我新裤子好看不?”

棒梗不说他还没发现,男孩身上穿的就是原主那旧棉裤改小的。

“好看。你奶这手艺绝了,外面都买不着这么好看的裤子。”

“这裤子是我妈做的。”棒梗骄傲的一扬头。

“厉害厉害,你妈厉害。”何雨柱竖了个大拇指,脑中突然想起一件事。。

“对了棒梗,叔正好有事找你,你回家把小当带过来帮叔干点儿活。叔晚上管你们的饭。”

“真的啊?”

“还能骗你不成?快去。”

“哎,傻叔我把槐花也带过来行不?”

“行,带过来吧。”

棒梗刚出了门,何雨柱就把空间里的干核桃、花生、瓜子拿出来了。用盆装好。不一会儿棒梗领着两个妹妹过来了。

“都过来,先洗干净手。”

“棒梗,你拿这个垫着,去砸核桃,小心砸到手啊。”何雨柱把锤子,和一个空饭盆递给男孩。又把小当领到桌前。“你剥花生瓜子,只能用手剥,不能上嘴啊。剥好的都放在新盘子里”

“小槐花,你跟姐姐学。”

“傻叔,你哪里弄来这么多核桃瓜子?”棒梗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瓜子,每次开全院大会的时候各家都会那些瓜子花生出来,那也没有这盆里的多。至于核桃,他只在往年过年的时候见许大茂吃过。

“换的,别耽误时间了,快点弄。”何雨柱跟旧社会的老地主似的,捧着茶缸子催促小长工们干活。

“你们剥的时候可以吃一些,回家还可以让你们带点儿回去,但是得给我好好干,知道吗?还有别怪叔没提醒你们,留着点儿肚子。晚上有好吃的。”

“知道了叔。”听了何雨柱的话,三个豆丁都十分振奋,满口答应了下来。

棒梗三个人任劳任怨的干着,何雨柱自己则是躺在床上研究菜谱。何雨水进屋的时候就看到何雨柱躺在床上睡着了,脸上还盖着一本书。隔壁棒梗坐在地上砸核桃,小当槐花在桌前认真的剥花生瓜子。

“这是怎么了?”

“雨水姨~”

三个孩子看到雨水回来都很高兴,这意味着快要吃晚饭了。

“雨水姨,听傻叔说你要结婚了。”棒梗把手上完整的核桃仁放进盆里,起身给何雨水让路。

“雨水姨结婚了是不是就要搬出去了。”小当好奇的问。

“我不想雨水姨搬走。”这是槐花。

何雨水很有耐心的回答了他们三个的问题,还打了包票。

“等到时候让你们姨夫给你们包红包。”

何雨柱在三个豆丁问好的时候就醒了,他睡得有些发懵,呆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把脸上的菜谱拿下来,抬眼看了闹钟,发现才4点半。

“今儿怎么这么早?”

“明天就要实习了,今天放得就早。我跟同学说好了,一起去纺织厂实习。”何雨水把包放下,坐在桌前跟槐花她们一起剥花生。

何雨柱点点头。“嗯,去了好好干,有事跟哥说。”他下床套鞋子。

“今儿他们三个也在咱家吃,我给你们做饭去。”

炸葱油,切大条的腊肉火腿。焯水滤净,跟米饭一起上火闷蒸至熟半,腊肉火腿切小块,最后加青菜一起拌上特质酱料。一锅煲仔饭就这么做好了,配上海带豆腐汤。香得三个小家伙都没心思干活了,眼神一直往炉子上瞟。

“吃饭吃饭。”何雨柱把桌上的瓜子壳一收,再把盛饭的砂锅往桌上一放。“都洗手去。”

槐花个子太矮摸不到洗手盆,何雨水就拿了毛巾沾水给她擦手。

“放开了吃,这饭是你们劳动所得,傻叔管你们饱。”

小当大口大口的往嘴里扒饭。“唔…太香了,傻叔你这怎么做的,能不能教教我妈?”

“就是教了妈咱家也做不出来,咱家没这肉。”一旁的棒梗开口道。

小槐花不说话在那默默的往碗里夹腊肉。

米饭被浸润得油汪汪的,配上腊肉的香味儿,极其诱人。何雨水吃得满嘴留香。

“哥,这么做太方便了,还好吃。我以后给建军就这么做,多省事儿。”

“懒丫头。”何雨柱瞥了何雨水一眼,不稀得搭理她。对着狼吞虎咽的三人开口道。

“吃慢点儿,没人跟你们抢。喝点汤润润。”说着亲手给槐花盛了汤,看着她慢慢喝。

小当很听话的喝一口汤吃一口饭,倒是棒梗这小子举着汤碗一口气干了半碗,又加入了干饭大军。

“好家伙,这要是把你们撑个好歹,你们妈不得过来跟我拼命啊。”

何雨柱做了满满一锅饭,还以为会剩下一些,没想到两个大人三个孩子把一锅饭吃得干干净净。棒梗吃了两大碗还喝了两碗汤,正揉着肚子在椅子上挺尸。

“都吃饱了吗?”

“饱了!~”

“棒梗和小当把碗收好去洗喽。快起来,吃撑了动一动就好了。”何雨柱在男孩的后背上一拍。吃撑的棒梗差点被他拍吐出来,只好慢慢的站起身收拾饭碗去。

何雨柱抱着槐花笑着问。“槐花吃好了吗?”

小洋葱脸上沾着饭粒,小手搭着饭碗,里面还有半碗腊肉。她人小饭量也小,还吃得慢。这时候明明已经吃不下去了,还不肯放下装着肉的碗。

“槐花还能再吃一碗。”

“槐花想吃多少都有,吃不完可以带回家去下顿吃好不好?”

“好~”

等棒梗和小当洗完碗回来,何雨柱检查完毕后宣布他们今天的工作圆满完成。

“棒梗小当和槐花同志优秀的完成了组织布置的任务,现在组织特许你们可以拿一些没剥壳的核桃花生瓜子回去。一人一兜,能装多少拿多少。”

棒梗和小当都装在裤子兜里,小槐花是何雨柱亲自给装的,装在了小毛线帽子里。

“行了,都回去吧。”

“傻叔,我们下回还能不能来干活了?”棒梗期待的看着何雨柱。

“放心,你们这次做的非常好,下回再有活,叔肯定叫你们。”

“谢谢叔!”三个孩子开开心心的回了家。

何雨水把洗净的碗筷放回柜子里。好奇的看着棒梗他们剥好的瓜子花生核桃仁。

“哥,你弄这么多果仁干什么?”

“做糕点啊,现在就得开始准备了。到时候一人送点儿,这些还不够用呢。”

“那你买了这么多用了不少票吧?”

“都用完了,还换了不少呢,你说我这是为了谁啊?”

“要不怎么说您是我亲哥呢。”

>>>点此阅读《四合院:女穿男我是何雨柱》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附魔枸杞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183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