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落尘 李茂《双生武帝 我的系统有点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双生武帝 我的系统有点懵

小说:玄幻

作者:半夜西楼

角色:李落尘 李茂

简介:李落尘穿越回古代,原以为只是个废材少爷,没想到竟然体内深藏巨大能量的封印。偶然获得了个情绪化的系统,并得到不靠谱九天武帝的加持。从此逆天改命,斗道门,斩术士,闯异界,降异兽,夺神兵,一路除魔卫道。爱人的陪伴,朋友的扶持,以及那些逝去的对手,站在巅峰的李落尘,转身后,不禁心中生出无限感慨… ….

书评专区

李落尘 李茂《双生武帝 我的系统有点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双生武帝 我的系统有点懵》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深夜,李家后山。

李落尘背着手站在山顶,望向山下李家错落有致的庭院。

他摸了摸还有些隐隐作痛的胸口,沉吟道:“不管你是谁,我不会放过你的。纵然是追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你挫骨扬灰。”

在他身后的地上躺着一个男子,身上的衣服到处都沾满了鲜血,虽然是在夜里,但血迹仍然清晰可见。

男子身旁站着个黑衣人,正拿着手上的家伙招呼他。

“我招……,咳咳……,我什么都招。”男子再也支撑不住。

“哼!就是个贱骨头,尘少爷好好问话,你不说,非要装好汉。”黑衣人冷笑道。

李落尘转过身,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男子看着李落尘恐怖的目光,仅一两息的对视时间,心头便涌起一股寒意。

“是……,是……大掌事安排的我做的。”男子顿了顿说道。

黑衣人走到李落尘身边低声道:“少爷,看来这次这家伙说的是真的。”

李落尘点了点头,这和自己当初判断的基本上是一致的。

那天夜里,一个黑衣人闯进李落尘的房间,一掌直接拍在了他的心口,震得他心脉全断。

如果不是寄宿在玉佩内的恩师白孟,用自己仅剩下的半缕元魂拼命救回自己,只怕自己早已再次死亡了。

苏醒后的他,发现脑袋里多了一些恩师白孟的记忆片段和白孟的功法,而寄宿于体内的恩师白孟,从此再也没有任何回应。

李落尘揉了揉眉头,用心的感应着眉心深处的紫色玉佩,内心道:“老师,你的血海深仇,那些埋伏你的九天武帝,我一定会亲手帮你讨回公道,一个也不会放过。”

“李茂,我想听到更多有用的信息。”他对黑衣人淡淡地说,接着再次转过身,不再望向地上的男子。

少爷变了,变得更加坚强了。

任谁也想不到,这个身为三长老儿子的少爷,一出生就是废脉。

少爷虽然是一身废脉,十八年来一直未能突破一级精气境界。

但他从未对命运妥协过,也从未放下过修炼。

直到五年前,少爷因为抵抗不住修炼强度,在床上昏迷了七天,醒来后的少爷就像变了一个人。

少爷变得冷静了很多,以前的少爷有着少年的天真,而现在的少爷变得稳重,更像一个心思缜密的成年人。

现在的少爷虽然平时也会流露出嬉笑怒骂的一面,而一旦面对敌人,他从不心慈手软。

“明白了,少爷。”李茂转身向着地上的男子走去。

“啊……,啊……,别打了。我真的就知道这么多。”地上的男子再次发出求饶声。

“大掌事……”李落尘再次望向山下的李家府邸,冷静地思考起来。

大掌事一身四级霸气境界的修为,能不声不响的躲过自己体内恩师的感知吗?

恩师白孟虽说是半缕残魂,但一身九天武帝的修为,感知力却不会下降得太多,很明显大掌事还做不到不声不响偷袭自己的程度。

这背后肯定还有更可怕的人躲在暗处,不查出来的话,说不定自己什么时候会再次被偷袭,随时都会魂飞魄散。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五年了,前世的李落尘是个地产行业的工程师。

随着行业竞争压力的加大,他这个996的社畜也下岗了。

本来和几个朋友郊外旅游,意外的发现了一个山洞,捡到了一个紫色的玉佩。

本以为是个古董,想着拿到外头卖个好价钱,也能渡过失业危机。

却没料到山洞坍塌,把自己给埋没了。

醒来的他,发现自己已经重生到这具身体上。

后来又发现在他重生于这具身体之时,恩师九天武帝白孟也穿越过来了。

只是一直到一年前,白孟才苏醒。

也就是说这具身体,其实在昏迷死亡的时候,已经寄宿了两道灵魂。

只是自己更早的苏醒过来,先行占据了这具身体。

他了解到后苏醒的恩师白孟,因为遭遇几位九天武帝的埋伏,在最后时刻,选择了爆体重生,灵魂寄宿于紫色玉佩内才得以脱困。

两个月前,他才集齐了洗髓伐筋的药材,在恩师白孟的帮助下,终于摆脱了废脉的命运。

但是知道自己摆脱废脉,重生经脉这件事情的人不多。

毕竟在他上辈子的经验中,清楚地知道钱财不可外露的道理,所以他一开始就有意隐瞒这件事。

“啪”一段骨头断裂的声音,打断了李落尘的沉思。

“啊……”地上的男子发出了一句撕心裂肺的叫喊。

他的腿承受不住多次的击打,已经被李茂打断了。

“还不肯说吗?我的耐心有限,不要尝试挑战它。”李落尘把手轻轻地举起,示意李茂停下击打。

地上的男子望向他,似乎站在他眼前的不是那个废物少爷,而是一个恐怖的恶魔。

男子的心理防线再也抵抗不住。

“尘少,当日大掌事,就是让我故意挑衅你,要我在擂台比武的时候干掉你。”男子颤颤巍巍的说道。

“呸,好狠的心。”李茂气愤地骂道。

李家规矩,族内弟子不允许私自斗殴,但是上了演武台比武,却是生死不论。

在这个世界强者为尊,如果不设置一个生死斗的规则,那么家族弟子出到外面,也只是送死的炮灰罢了。

所以到了演武场的擂台,无论你是谁,就算长老的儿子被打死在擂台上也不可以追究。

当然也可以在擂台比武时认输,这样虽然可以逃过一死,但是以后在家族里的地位,是大家都明白的后果。

“既然你认不清自己的处境,剩下的话我不想听了。”李落尘说完起身就要离去。

“不……不……,尘少,当时大掌事还偷偷跟我说了,要我全力攻击你的右胸。”男子已经迫不及待的回答问题了。

李落尘咬着牙,内心道:“他知道我受伤的事情,他果然知道那晚那个黑衣人的存在。”

只是那名黑衣人和大掌事是什么关系?

为什么他会对我这个废脉的人这么上心。

难道我废脉重生的事被发现了?

不对,除了大掌事,李家里面一定还有内鬼存在,不然不会这么急着要杀掉我。

还有谁?到底是谁?

难道我要展示出我开始成长的修为,才能引出此人吗?

他再次陷入了沉思。

此时,远处跑来一个少女。

“少爷,有人朝这边来了。”

“好,娇兰,我们回去。”

李落尘用内心的意识打开了自己体内的系统,从物品栏里取出一枚火溶丹,递给李茂。

他很清楚地知道,对于敌人绝不能心慈手软,那种人就是农夫怀里抱着的蛇,一旦给他们点机会,他们第一时间要做的事,就是要反口咬死你。

“知道了,少爷。”李茂心神领会地回答。

望着李落尘离去的背影,他知道少爷已经长大了。

不会对这个世界的任何人都是一副烂好人的态度。

李茂和娇兰是李落尘的家奴,从小一起长大。

一路见证了李落尘在成长过程中,经历的那些痛苦。

今夜,少爷的行为已经告诉他,这个从前的废脉少爷已经不再隐忍,他已经发起了反击的怒吼,只怕这个世界也会为这个少年的崛起而颤抖。

李茂转头望着地上的男子:“李立史,要怪,就怪你的主子太疯狂了,别怪你们整天挂在口中的废物。”

这夜过后,李家一名叫做李立史的弟子,就再也没有在李家出现过,似乎这个世界从未出现过此人。

原创文章,作者:半夜西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165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