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王爷漫漫追妻路》小说章节目录刘喜,萧煊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重生王爷漫漫追妻路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梧莫瑶

简介:前世王爷任将军一心开疆拓土,实现幼时宏图,不料被皇上忌惮,临死才明白自己心意。转世后一心追妻,兵权不要了,身份地位也不在乎,怎么王妃和前世不一样了?追妻路漫漫,且行且珍惜。

角色:刘喜,萧煊

《重生王爷漫漫追妻路》小说章节目录刘喜,萧煊全文免费试读

《重生王爷漫漫追妻路》第1章 浮生若梦免费阅读

今日的市集不如寻常般热闹,却又熙熙攘攘。大街两侧挤满了人,小商小贩都收起了自己的摊子,人们探着头向远处张望着,互相之间窃窃私语。

“听说今天是康王砍头的日子。”

“可不是吗,这么一个好王爷,可惜了,皇上怎么这么狠心,连自己亲弟弟都杀。”

“有什么可惜的,冲撞了皇上那不就是死路一条。”

“别吵了别吵了,王爷来了。”

不远处一辆囚车缓缓驶来,与平日不同,没有铺天盖地的菜叶鸡蛋,也没有指手画脚,反倒是一片寂静。囚车上的男人神情淡然,他一点都不像一个即将接受死刑的犯人,平静的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他直视着前方,一身朴素的囚衣也难挡他的气宇轩昂,周身压抑的气息让押送他的衙役都出了一身冷汗。

今日被处死的是康王。

老百姓们虽不明白康王到底怎么顶撞了皇上会落得如此下场,只觉得康王平日里人也不错鲜有架子,生的也好看,在战场上更是战无不胜的长胜将军,是个好王爷。大抵是觉得太过可惜,所以在这一天都来街上送送这位王爷,顺带看个热闹。

行刑台上,太监刘喜正坐在监斩官的位置上等候他,囚车一到刘喜匆匆走近,眉眼带笑的弓了弓身“王爷,咱家等您多时了,没想到王爷在狱中待了这么久风采依旧啊,不愧是康王爷。啧啧,不过得罪了皇上也不过是罪人一个,今天就由咱家送您上路吧。”

康王没有理会他的讥讽,甩开自己身边的衙役,径直走去了行刑台。刘喜自讨没趣,装模做样的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废人一个,还以为自己是王爷呢,死到临头你还能高贵多长时间。”之后便尖利地笑着走回监斩官的位置上。

“午时已到。”刘喜扔下火签令。

康王被押在台子上,闭上了眼睛,回忆车水马龙般从他脑子里浮现。

他一生为皇兄征战沙场,小的时候他们所描绘的盛世山河也在他的出征下逐渐有了一些模样。自古帝王多无情,纵是从小和他兄友弟恭的皇上,他最敬重的哥哥也会忌惮自己。仔细想来,这些年,俩人也不再是从前那般亲密,只是自己一心还认为皇兄不会被这个位置改变。

如果这是我的命中注定,天意至此……

“萧煊!”一个女子跌跌撞撞的跑上行刑台。

笨蛋,这时候跑出来干什么,会被我连累的。

“什么人!带下去。”待看清那女子长相,刘喜谄媚的跑下来说“哎呦,这不是王妃吗。王妃娘娘,以后康王就不在了,但是您永远是我们燕国的和亲公主,希望娘娘可以明白形势,不要走错路啊。”

“大胆奴才!我还轮不到你来教训。”

刘喜轻蔑的摇了摇头,“娘娘自便”点头向侩子手示意“继续,时辰已到,当斩!”

萧煊拉住女子的手,“云茵,照顾好自己。”想到她笑靥如花的样子,他嘴角有了一丝笑容,随后轻声说了一句“对不起……”她这么笨,自己不在了会不会被人欺负啊,还有话没有和她说。

是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的心意的呢,萧煊也不知道,也许是发现她半夜在小厨房偷吃的时候,也许是看见她在府里扎秋千的时候,也许是一开始……

随后意识就模糊了。

按照规矩,王妃应为王爷守灵。云茵跪在灵堂前,脸颊上的泪痕依稀可见。

她爱他吗?应该是爱的,不然也不会在他行刑前冲上去陪他,但这种爱是男女之情还是敬爱?成亲这些年来,虽不是始于两情相悦,但也相敬如宾,王爷对她做到了所有夫君该做的,护她,敬她。而她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这种生活。

她恨他吗?她已经不知道了。如果一开始不是他在战场上设计重伤自己的哥哥,也不会逼得父王退兵,自己也不会从无忧无虑的小公主变成这偌大王府中的王妃。和亲公主的命运不就是这样吗,自己的国家被别人欺负就要用这种方式来换取短暂的和平。

王爷对她来说,说是仇人也不为过,可是嫁给王爷之后没有他们说的那么恐怖,和王爷在一起时间久了,却觉得王爷胸中有丘壑,德才兼备,不由自主被他所吸引。

如果自己可以换来几十年的和平也足矣。

灵堂外,一行人匆匆忙忙走进大殿,为首的是宫里的一个太监,云茵见过他,是刘喜公公众多干儿子中的一个,她没有起身,神色淡然的说“公公此时前来,莫不是给王爷守丧的?”那太监倒也不恼,清了清嗓子尖声念道“康王妃领旨!”云茵不做声,默默地背对着灵堂跪着。

“公主,咱家也不是为难您,这可是皇上的旨意,毕竟和亲之事不能任由您自作主张不是?您也别为难咱家。”

“臣领旨,你说吧。”云茵倾身转向公公。她早已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王爷已死,但自己的使命未完,不是在这王府中守寡就是改嫁给其他亲王,她想和王爷一起死但她不能,她背负的是自己的国家,是父皇和兄弟姐妹们的性命。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燕国与南蛮交好数年,念和亲公主云茵为人娴淑,未受康王蛊惑,识大体,特赦免连带之责,留守康王府中未得皇令不得出府,钦此。公主,这可是天大的恩惠啊,还不快谢恩。”

“臣云茵,谢主隆恩。”

说罢,云茵拿着圣旨又跪回灵堂前,眼泪又开始滑落。

时间如白驹过隙,又是一年秋天。

云茵坐在府中的亭子里望着庭院的一角,心思早已回到七年前。七年前就是那个地方吧,萧煊被处死,朝廷政变。可是这一切和自己都没有关系了。为了稳定局势,父王将她的妹妹也送了过来,她就如同一颗弃子一般,在这王府中春去秋来的过了七年。

最近身体也一直不好,妹妹偶有探望,但自己是罪臣之妻也难有自由。想来这些年,只要自己安稳的呆在府中,朝廷也就不会过多干涉。

云茵叹了口气,大概过些日子她也就能去找王爷了吧。

“公主。”侍女阿飞走上前来,“外面天凉,我们回去吧,大夫开的药还没喝。”云茵起身回房。

天宝五年,康王萧煊受皇帝忌惮被处死,燕国内忧外患,萧煊的前侍卫首领徐令璟临危受命任大将军。

天宝六年,朝廷政变,安家妄图谋反,好在皇帝早已有所察觉,暗地里离间了安家势力,很快平息了战乱并将安家逐出朝堂下令永世不得为官。

天宝十三年,康王妃和亲公主云茵病重,依生前所愿和王爷合葬于皇陵。

原创文章,作者:梧莫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13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