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就对了最新章节,郑友白 朱采韵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爱我就对了

小说:现言日常

作者:雨儿小

角色:郑友白 朱采韵

简介:男友劈腿、好友背叛、钱包被扒、逛街迷路…厚!她这一连串的不幸遭遇从国内延续到国外,真可说是衰神上身无处躲,满腹心酸无人知呀!没想到老天为了弥补她,赐给她善心的向导,带领她尽情玩乐,度过轻松又没有负担的假期,而他的体贴给了她安慰,他的温柔差点教她灭顶,面对这段来势汹汹的情感,她害怕会把持不住,加上暂时无意谈恋爱,只好跟他说有缘再见。(超级短文·甜文·)

书评专区

爱我就对了最新章节,郑友白 朱采韵全文免费阅读

《爱我就对了》第5章 我好想吻你免费阅读

回台湾不过一个月的时间,朱采韵由业务部转到行销部。这样的异动,在众人眼中无疑是升职。

换了一间办公室,由专员成了组长,担负的责任多了,工作的范围也广了,她还来不及思考适不适应的问题,已经为了下个月在世贸中心的展览事宜而忙得焦头烂额,开会和电话占据了她大部分的时间,还得为了摊位的装潢和设计与不同的设计公司接洽。

“组长,设计公司的人来了。”

朱采韵看了看手表,嗯,差不多了。

她把散了一桌子的文件收入档案夹内,朝一旁的小妹交代道:“请他们到第一会议室,我一会儿就到。”

“OK。”小妹点头,乖乖的退下。

基本上,他们公司一年会参与五到十个不同的展览,参展的事宜则由行销部和业务部一块负责。

部门里每个小组会轮流主持一次,像是安排人员开会,或是对外和厂商、客户、设计公司联系等等,尽管这一次并非轮到朱采韵这一组,但毕竟是新官上任,有机会磨练一下总是好的。

三个组长同朱采韵一同进入会议室,设计公司的人早已等在里面。

“我是行销部第一组组长朱采韵,这一次负责接治的人。”她微笑的说。

“我是有白室内设计工作室的负责人,我叫郑友白。”男人的声音

沉稳,墨镜后的双眼却是炯炯有神的望着朱采韵。

她全身微微一颤,不过很快的恢复正常。

所有的人在会议桌旁坐下来,小妹机灵的端上咖啡。

朱采韵面无表情的翻开手中的档案夹,对于两人睽违一个月的重逢,完全不动声色。

郑友白也是一本正经,该有的礼数一样不缺。

助理小高把厚厚的卷宗递上,全是郑友白过去在相关展览上的设计图,还有实际的照片,以供参考。

出乎意料之外的,他的设计图全是手绘的,朱采韵难掩诧异的表情。

想不到他看起来粗手粗脚的,画出来的设计图竟然如此细腻。所有的人轮流看过之后,朱采韵率先发问。

“郑先生,有关我们公司这一次摊位的设计,你有什么构想?”

郑友白得长指摸着下巴,思忖一会儿。

“以一个十坪大小的正方形摊位来说,我认为可以试试看挑高的设计。”他拿出一张白纸,以铅笔在上头画出大致的规划,给在场所有的人参考。

男人的手掌又大又宽,指节有些凸出,但握笔画出来的图又细致

得不可思议。

朱采韵有一瞬间的恍神,莫名的想到在意大利的那个晚上,他的手也曾轻柔的抚摸过自己。

“我觉得这个感觉还不错。”另一个组长开口。朱采韵笑了笑,未置可否。

于是,一伙人交头接耳的讨论了起来。郑友白面无表情,直勾勾的看着朱采韵。

说实在的,他对这样的重逢并没有感到意外。一个月前在旅馆拾获她遗留下来的名片时,他就已经知道自己的工作室会和她的公司接洽。

本来他在前一间事务所时就和她的公司合作过,只是没料到这次竟是她直接与他洽谈。

而朱采韵似乎早有心理准备,会在这样的场合遇见他。

当小组讨论告一段落时,负责统第的朱采韵开口。

“那么,郑先生,请按照你的构想和我们希望的风格,在下星期三之前连同设计图和哈价单一并送到我们公司,届时我们会做出决议。”

郑友白点头,二话不说站起身。晚一点他还得去另一间公司,他的工作室才刚起步,大小事都得亲自出马,辛苦归辛苦,却也有种说不出的充实感。

在场的人和他握手,他也一一回应,朱采韵是最后一个和他握手的人。

隔了一个月再次碰触她的手,明明触感未变,握手的场合和理由却是完全不一样。

待其他人都离开会议室之后,郑友白依旧握着她的手。“你看起来一点也不意外。”

朱采韵似乎也没有离开的打算,望向他,公事公办的表情消失无踪。“我以为这句话应该由我来说。”

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她从一开始手机不离身,到后来的黯然放弃。

以为他没有发现她留下来的名片,没想到在这次的案子中,竟意外的看见了他工作室的名字。

有白室内设计工作室…烬管差了一个字,她却非常确定。

“我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所以这一个月来,他压抑着想和她见面的欲望,不跟她联络。

当然,另一方面他想给自己足够的时间好好考虑,确认自己对她并非只是一时冲动。

而今天再次相见,那种喜欢的感觉依旧存在,甚至更加强烈。

郑友白难以解释自己的心情,只知道若是就此错过,今生必然抱慨。

“我也是。”朱采韵笑了笑,这也是为何在得知他的工作室后,没第一时间与他联络的原因。

一如她先前所说的,如果有缘,他们一定会再相见。

她这抹笑。

勾起了郑友白在意大利时的回忆,懊恼的和她保持一段距离,抚额大叹,直截了当的说:“该死,我好想吻你”

她满脸通红,不可否认的,她也怀念他的吻,以及他炽热的拥抱、迷离的灰色眼珠…

可是他们身处公司的会议室里,大门敞开,不知何时有人会进来。

才这么想着,他的助理小高便探头进来。

“老大,你要不要回去了?呃…抱歉,我是不是打扰了”

“没有,我们在讨论有关提案的事,谈得差不多了。”朱采韵微笑的说。

“你在外面等一下,别进来。”郑友白的反应略显凶狠,瞪了无辜的助理一眼。

尽管他戴着墨镜,小高仍能感受到骇人的杀气,“喔,好,我在外面乖乖的等。”

“你对助理好凶。”她忍不住替小高说话。

“那是你没看过他上班时的德行,有多欺压老板…算了,那不是重点。”吐口气,他墨镜后的双眼一凛。“我相信了你所说的‘有缘’,那么你是不是也该给我一点回应?”

朱采韵一愣,“回应?”

“对,我们交往。”郑友白斜倚着桌子,双手插进口袋,直截了当的说。

实际上,这个念头已在他的脑中兜转一个月,他并不觉得唐突,而且相信她拥有和他一样的想法与感觉。

“抱歉,恐怕下行。”她摇头。

他皱起眉头,不解的开口,“为什么?”

身体的反应骗下了人,一个月前是那样。

一个月后…就在刚刚触摸她手心的那一刻,他感受到她与自己一样心跳剧烈,他很确定,没想到她竟以毫无转圜余地的口气拒绝了他。

瞅着他错愕的表情,朱采韵叹息。

“我这样说吧,如果接下来我们公司采用你的提案,怎么办?”

郑友白懂了,眼眸一敛,“你担心会影响到工作?”

“对。”她额首,“假若公司的人知道我们的关系,即便我们再清白,也一样会有人认为你是靠关系拿到案子…我不愿意这样,我相信你也是。”

的确,她的顾虑不是没道理,他也知晓,在过去他因此从不和工作对象往来,就怕困扰。

可是这一次例外,毕竟他们相遇的时候,还不知道对方就是业务往来的对象,甚至在那之前他们已经动了心。

这确实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

“只剩下一个月。”郑友白估量一下,接着作出决定。

“OK,就一个月的时间,在展览结束之前,我们先保持工作上的关系。”

“结束以后呢?”朱采韵傻傻的问。郑友白不动声色,睐她一眼。

她被他藏在墨镜后的灰眸瞧得一阵热,当下明白自己问错问题了。

不可否认的,他直接而毫不犹豫的追求仍令她感觉开心,只是有一点她实在啼笑皆非。

“你就这么有自信,我们公司会采用你的提案?”郑友白沉默的睇了她一眼,好像这个问题他不屑回答。

好个自信的男人!她笑了。

狭窄的巷弄中,有一扇没有任何装饰的黑色门扉,上头写了“寐姬”两个大大的银色字体。

推开门,迎面而来的便是酒吧内特有的烟酒气味,接下来听到一首不属于这个年代的JAZZ乐,然而下同于一般酒吧的是,在“寐姬”里,放眼望去,清一色是亲昵的依偎在一起交头接耳、你浓我浓的男人们。

是的,“寐姬”是一间不折不扣的Gay Bar,但也不排斥一般客人。“嘿,好一阵子没看到你,到哪儿快活去啦?”酒吧老板楚夜羽一身性感小礼服,站在吧台里面,看着朱采韵。

坐在一旁的张膺麒翻了个白眼,“她啊,去了趟意大利,快活得不得了。”留他一个人在台湾辛苦上班,哀怨到死,狠心喔!

他是朱采韵的高中同学兼现任同事,两人算是相见恨晚型的熟识,高中没有太多交集,直到出了社会才有进一步的认识,但也因为这样,她是全公司唯一知晓他爱男爱女的人。

“意大利?喔,采韵,你去那儿可真要小心,国外的男人脑子长在下半身,我上回和亲爱的一起去,差点吓坏了。”楚夜羽受不了的嚷道,双眉飞扬。

噗!朱采韵嘴里的一口酒液差点喷出来,“你…你也被人搭讪了喔?”

呃…其实也不意外,毕竟楚夜羽算是个美人胚子,不过定睛一瞧,便会发现他过于宽阔的肩膀和长了喉结的脖子,更遑论那一片平坦的胸脯了。

附带一提,这样特立独行的楚夜羽算是“寐姬”内唯一性向一般的男人。

尽管是为了兴趣扮作女人的样子,可是他喜欢的还是女人。

“也?”听出了端倪,楚夜羽马上打蛇随棍上,“你该不会真的和意大利的男人.”

“没有,但差点挣脱不开是真的,还好有人愿意帮忙。”而且她一夜情的对象还不是意大利男人,而是帮助她脱困的同乡,

嗯…这算不算是“爱用国货”啊?

朱采韵不禁微笑,想到那个男人与自己的重逢…

老实说,隔了一个月,她本来以为他忘记她了,想不到一见面,他竟然对她做出热烈且毫不掩饰的告白!

而差一点,差一点点…她就要不顾一切的答应他了。

她不由叹息出声。

张膺麒推推她,“没事干嘛长吁短叹?该不会还在想那个混蛋吧?”

那个混蛋?哪个?朱采韵愣了愣,好一会儿才想到他说的是她在四个月前分手的前男友。

“喔,不是。老实说,我已经忘记他了。”若不是他提起,她甚至忘了自己的人生中还有这么一号人物的存在。

“那就好。”张膺麒冷哼一声,不屑之情溢于言表。“那种劈腿还爱吃窝边草的男人,最好别浪费脑容量去记。”

朱采韵苦笑。其实和男友分手并非什么了不起的大事。

若对方只是单纯的劈腿,也许她下会感觉如此受伤,问题是…那人偷吃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好友。

这种被人双重背叛的滋味并不好受,她因而放逐自己,流浪到佛罗伦斯,没想到上天意让她在那儿遇见了另一个男人…

想到昨天郑友白的告白,她笑了,知道工作只不过是借口。

事实上,是她自己还没准备好去迎接另一份全新的感情,才没同意他提出的交往要求…尽管她内心早已蠢蠢欲动。

见她陷入恍神的状态,楚夜羽和张膺麒对看一眼,嗅出了其中肯定藏有玄机,于是准备要逼问她。

突然,有个人朝吧台冲了过来,掩面大喊:“我完了!我完了!我真的完了”

他们三个人都吓了一跳。

“呃…”楚夜羽很快就认出他是谁。“齐佑心,你够了喔这样惊天动地的,是要吓死人呀”

“到底怎么了”朱采韵也问。

他们都是“寐姬”的常客,而她毫不做作的大方个性十分受到圈内人的信赖,因而有不少同志常常跑来向她诉苦。

“采韵姐”齐佑心也不例外,二话不说就巴上去,“我完了我完了我被我哥看到了啦”

“看到啥?捉奸在床喔?”张膺麒凉凉的问。

“呜…就是啊,我哥最近一个月刚好不在家,我想跑去宾馆也是浪费钱…所以就把“朋友”带回家,想不到我哥提早回来了,就……就……他好像一时之间不大能接受的样子,我真的很怕…”

他剩下没说出口的话,大概不言而喻。

朱采韵了解的点了点头,“总之,就是强迫出柜了麻。若是这样佑心,你要不要搬出来?分开一阵子,让你哥好好的想一想。”

“不行啦,我一直都和老哥相依为命,实在放不下他,一个人搬出去…”齐佑心不认同她的提议,一脸哀怨的说。

所有的人听了,脸上布满黑线。呵,恋兄情结是吧?他们晓得齐佑心超级迷恋自己的哥哥。

有时候听到他叙述有关他哥哥的事,都替他哥哥捏一把冷汗,深怕这个家伙迟早饥渴难耐,压倒他哥哥。

“好吧,既然木已成舟,索性今天你就喝个痛快,把那些烦人的事统统忘了吧”而且明天又是假日,楚夜羽身为老板,好歹也要懂得做行销。“佑心,你就乖乖的等到你哥冷静了,再去跟他好好的沟通。”

齐佑心马上抛开小媳妇模样,兴高采烈的猛点酒。

一群人你一杯,我一杯,热热闹闹的喝了起来。

只是朱采韵完全没有料到,今天这段小小的插曲,竟不可思议的影响到她的未来……

>>>点此阅读《爱我就对了》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雨儿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126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