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慕儿 武珠儿小说《大唐武惠妃:这个儿子我不生了!》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大唐武惠妃:这个儿子我不生了!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慕裳

角色:武慕儿 武珠儿

简介:【大唐+穿越+宫斗+权谋+神秘组织不良人+生子】
武慕儿穿越了,就是李隆基那个前贵妃武惠妃,儿子和自己头顶上都会带顶帽子,这能忍?那果断是不能啊!所以坚决不能嫁给李隆基
什么?李隆基是穿越老乡?那她岂不是可以躺平了?爽了爽了
哎?她居然是不良人定下的什么救世圣主?嘶,不敢想不敢想
这是一个权谋宫斗的世界,也是一个不良人生死江湖的世界,且看武慕儿一个什么也不会的废柴,如何奋斗在大唐!

书评专区

武慕儿 武珠儿小说《大唐武惠妃:这个儿子我不生了!》全文免费阅读

《大唐武惠妃:这个儿子我不生了!》第5章 一朵好莲发免费阅读

用过午膳,侍书服侍她睡下,吩咐听云听雨照看,就揣着信往尚宫局去了。

今日当差的小刘子远远看见侍书,就赶紧迎了上去,一脸谄媚地笑着:“侍书姑娘日安,今儿是什么风把您吹来了,可是惠安郡主有什么吩咐?”

这宫里的消息总是传得很快,不过半日,满宫里都知道有了一位惠安郡主,深得陛下宠爱。

侍书笑着道:“今日得了恩赏,郡主想着跟府里王妃说一声,劳烦你传封信到王府。”

说着拿出信来,随信递过去的,还有个沉甸甸的荷包,小刘子接过暗暗掂了掂,反手一转荷包就滚落进他的袖子里,脸上的笑也更加灿烂。

“侍书姑娘客气了,这都是职责所在,况且能为郡主效劳,是小人的福气,请郡主放心,这信会尽快送到王府的。”

侍书笑着点头:“有劳了。”

等侍书离去,小刘子转头进了内室,王司言正在等着,小刘子恭敬地拿出信和荷包放在桌上。

“侍书拿过来的东西都在这儿了,司言可要拆验?”

王司言摆了摆手,道:“御前传了口谕,今日惠安郡主传信不必查验阻拦,你尽快把信送去恒定王府吧!”

“喏”

王司言看着桌上的荷包,对这个惠安郡主多了几分好奇,往宫外传信不经查验,陛下对这位确实疼爱啊!倒是不知道和楚王殿下比起来,孰轻孰重?(强行care楚王殿下)

侍书送完信回来也不过半个时辰,武慕儿此时已经醒来,听雨侍候她梳洗,换了一身湖青色襦裙,头上只簪了一朵同色绢花。

武慕儿坐在窗前习字,听雨留在一旁侍墨,整个殿中悄无声息。

“郡主,惠阳郡主,您不能进去,婢子还未进去禀告呢……”

“本郡主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你给我躲开,狗奴才!”

尖锐的声音惊得武慕儿手一抖,一张写好的大字,就这么毁了,惋惜的看了一眼,抬头说道:“听雨,去看看发生何事?”

听雨正要出去,门就被大力推开,一个穿着红色骑装的小娘子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武慕儿看了一眼,原来是梁王家的小郡主,瞬间头疼起来。

这个小郡主是梁王武三思的小女儿武珠儿,比武慕儿大了两岁,性子实在刁蛮,之前在宫学就时常挑衅,武慕儿也不惯着,本着熊孩子不打不成器的原则,教训过她两回,这小丫头片子越发跟她杠上了。

“武慕儿,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还敢受陛下的郡主之位,跟本郡主平起平坐,你也配!”

武慕儿好笑的看了她一眼,道:“我自然不算什么东西,惠阳郡主才是个东西,还是个好东西。”

武珠儿生气极了,厉声呵斥道:“大胆!你居然敢讽刺本郡主!”

武慕儿一脸无辜,委屈道:“我没有啊!我是在夸你,难不成你不是个好东西?”

武珠儿羞恼极了,立马抽出腰间的鞭子,甩向了武慕儿,听雨立刻挡在了武慕儿的面前,那一鞭子就抽在了听雨的背上,鞭子尾端覆有倒刺,听雨的背上立马就显出一条血痕,血肉翻卷。

武慕儿被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只觉得愤怒,一言不合就抽人鞭子,还在鞭子上装倒刺,小小年纪行事竟如此狠辣!呵,真是武三思的亲女儿!跟她爹一个德行!

“惠阳郡主未免太过嚣张,这里可是集仙殿!一言不合便当众挥鞭伤人,你可有将陛下放在眼里!”

武珠儿不屑道:“你少拿陛下压我,陛下不过就是看你死了爹,可怜你罢了,你还以为真拿你当宝啊,你们恒定王府都没人了吧,对了,这叫绝户,绝户女,你还不跪下求本郡主饶你一命!”

武慕儿冷冷的看着她,眼神带着浓重的杀意,吓得武珠儿后退了一步,意识到自己居然被绝户女吓到了,立马懊恼的收回脚步,继续高傲的看着武慕儿。

“你看什么!不准你用那种眼神看着本郡主,来人,给我按住她,看我不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跟在武珠儿身后的几个力士,把守着殿门,挡住了听云等人,两个宫婢听了吩咐,就要上前抓住武慕儿。

武慕儿见此暗道不好,一个矮身从那宫婢的腋下穿过,快速的奔向武珠儿,趁她还未反应,一下将她撞倒在地。

武珠儿惊叫起来,跟她来的侍从们赶紧围过来扶她,顿时乱作一团,而被挡在门外的一个婢女也趁乱钻了进来,护住了武慕儿。

武珠儿愤怒的呵斥道:“都给我滚开!一群蠢货!”

等侍从散开,武珠儿看到被人护在身后毫发无伤的武慕儿,更是怒火中烧,捡起掉在地上的长鞭,狠狠抽在身旁的一个婢女身上。

接着又抬起了执鞭的手,刚要挥鞭一只大手抓住了她,武珠儿暴怒的回头。

“哪个不长眼的敢拦我!看本郡主不……”

“不什么啊?”

只见一个少年,剑眉凤目,鼻正唇薄,头戴金冠,穿着紫袍,其上绣有猛虎图纹,腰间挂着金鱼袋,此时正阴沉着脸,左手紧紧掐着武珠儿的胳膊。

武珠儿怯懦的看了他一眼,低声说道:“楚王哥哥,怎么是你啊?你抓疼珠儿了。”

楚王眉头一挑,淡淡说道:“哦?那我就放开你。”

说完就夺了她手里的鞭子,松开手,武珠儿却因为挣扎站立不稳,倒在了地上。

武慕儿长出了一口气,若是再没人来,今天这鞭子怕是逃不脱了,走上前行礼:“惠安见过楚王殿下。”心里也有疑问,这个楚王是谁啊?惠阳如此惧怕他。

“惠安郡主不必多礼,倒是我未经通传,擅自闯入,唐突郡主了。”

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武珠儿一眼,武珠儿也顾不得摔倒的狼狈,争辩道:“楚王哥哥,是个这绝户……武慕儿先对我不敬的,我只是给她一个小教训。”

武慕儿露出一个难堪的笑,眼睛红了起来,声音哽咽:“是慕儿不好,本就是微贱之人,不该与惠阳郡主同品级,陛下亲赐郡主封号,实在受之难安,如果可以,慕儿只想阿耶健康长寿,惠阳郡主不该出言中伤慕儿父母,实在是令慕儿心伤。”

眼泪顺着脸颊跌落,长长的睫羽上挂着晶莹的泪珠,黝黑的眼睛里满是伤痛,又见她一身素服,幼小的身子摇摇欲坠,让人看着十分不忍。

楚王紧皱着眉头,又狠厉的看着武珠儿,武珠儿被这眼神吓得瑟缩了一下,低声说道:“本来就是个绝户女,我又没说错。”

看她还不知悔改,楚王怒道:“惠安郡主如此忍让,明理知事,你却还在出言不逊,看来定是宫学里的师傅教的不好,日后你就不必进宫了!”

对着那些宫婢呵斥:“惠阳如此胆大妄为,大闹陛下寝宫,你们身为侍从却不劝阻,看来都是嫌命长,来人,把他们都拖下去!还有,送惠阳郡主回梁王府,让梁王好好教教自己的女儿!”

话音刚落就有一队卫兵进来,押走了那些宫人,武珠儿也被两个嬷嬷捂着嘴带走了。

等武珠儿被拉出去,楚王回头看着捂着脸,哭的一抖一抖的小姑娘,手足无措起来,笨拙地安慰道:“惠安郡主,你受惊了,莫要伤心过度了,今日之事一定会传到陛下耳中,陛下定会处罚惠阳。”

武慕儿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泪,扬起脸对着他笑了一下,道:“今日还要多谢楚王殿下相救,多亏殿下勇武,不然惠阳郡主不知还会做些什么。”

楚王挠了挠脑袋,有些不好意思,微红了脸道:“惠安郡主客气了,我今日奉旨入宫觐见陛下,在殿外遇到了你这慌慌张张的婢子,一问才知是惠阳在此闹事,知道她蛮横,所以才赶来看看。”

这时武慕儿才看见跟在楚王身后的侍书,侍书朝她暗暗点头。

武慕儿又行一礼,有些不安道:“耽误楚王殿下差事了,惠安劳烦殿下走这一趟,实在无以为报。”

楚王越发手足无措起来,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连连摆手道:“你不必如此的,我也是顺道,那个,你没事了我也该去觐见陛下,告辞。”

说完就落荒而逃一般走了,留下武慕儿风中凌乱,不过是几句话,这娃怎么了?屁股着火了一样。

武慕儿回过神,赶紧让人送听雨回房间,吩咐道:“听云,拿了我的玉牌去请御医来,要快!”

到了宫婢居住的房里,众人把听雨放到床上趴着,而此时听雨脸色苍白双目紧闭,显然已经昏死过去,侍书帮她脱下染血的衣衫,露出白皙的脊背,靠近脊柱的地方,一条血肉模糊的鞭痕自上而下,伤口上都是碎肉。

武慕儿一下子红了眼睛,这么重的伤势,都是为了她啊!

“听雪,御医稍后就到,你照顾好听雨,等她醒来,告诉她,我乘她的恩情。”

听雪跪地叩首,道:“郡主,您能为听雨传唤御医,她定会感念郡主恩德,只是恩情一说,郡主莫要再提,这都是婢子等人的本分。”

武慕儿目光闪烁,喉咙干涩,想要再说些什么感激的话,却开不了口,自己如今这身份,在她们看来,护主确实是本分,而自己心里的感激却实在不好与她们分说。

“起来吧,照顾好她,我,我先走了。”

武慕儿脚下踉跄,落荒而逃,回到寝殿,躺在床上,心中对自己厌恶起来,其实你也没有多感激不是吗?你已经接受了封建制度,她们是奴,你是主,不是吗?

高高在上的感觉会成瘾……

>>>点此阅读《大唐武惠妃:这个儿子我不生了!》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慕裳,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115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