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陈迦叶 黑瞎子《变异禁区》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变异禁区

小说:科幻

作者:寒枫瑟瑟

角色:陈迦叶 黑瞎子

简介:一场史无前例的病毒席卷全球!人类、动物、植物,甚至微生物都出现了可怕的变异,史称“大灾变”!“大灾变”的几十年后,一个身世神秘的少年,从西部边陲小镇中走出……变异生物的搏杀、生化境界的提升、权谋的博弈、小人物的浮沉,这里都有!

小说陈迦叶 黑瞎子《变异禁区》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变异禁区》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两湖郡。

夷陵城。

小官镇西南边。

灰蒙山某处,一老一少正悄悄隐蔽在一处荆棘丛中,全神贯注的盯着不远处的一只被绑在树上的山羊。两人旁边还趴着一条大黑狗。

“马老头,你说这玩意儿能吸引到老虎过来么?”

“废话,就凭老头儿我多年捕猎的经验,肯定可以,妥妥的拿捏了!”

“嘿~要是今天能抓住一只,那最近一段时间,都不用再来这里冒险了。光是那皮肉就足以换半个月的饭钱了。”

“嘘,有动静!”

老人将手指放在嘴边,示意少年禁声。

趴在地上的少年,顺着老人的目光看去,就见山羊不远处的一片荆棘,正剧烈的抖动了起来,似是有什么东西正在逼近。

“有戏!”少年心中一喜。随后转头挥手,拍了一下旁边的狗头,警告道:“别出声,还想不想吃肉了。”

正准备龇牙犬吠的大黑狗,顿时闭紧嘴巴,眼神讨好的轻声呜咽着。

老少两人握紧手里的短刀,准备在老虎出来捕食的一刹那,冲上去将其捕杀。

就在此刻,一颗巨大的黑色蛇头猛地冲出荆棘丛,一口便将山羊吞入嘴中。

“我艹,什么情况!马老头,你说的老虎呢?”

“有没有一种可能,我是说有没有百分之一的可能,那老虎在来的路上,被这巨蛇给吃了。”老人看着一旁的少年,略显心虚的答道。

陈迦叶:“……”

“这黑色巨蛇脑袋,很多位置都已经腐烂了,还能如此生猛,肯定是那些变异生物了。马老头,你能解决吗?”

少年盯着马老头问道。

老人自信一笑,胸有成竹的道:“据我观察,这畜生也就中级界主左右的实力,你就趴在这里不要动,我去砍了它的脑袋。”

说完便提着短刀,准备从荆棘一旁绕过去,结果了这抢食的巨蛇。

就在黑色蛇头吞食山羊的当口,另一颗呈暗红色的、头顶长着鸡冠的蛇头缓缓从荆棘丛中伸了出来。

这变异巨蛇居然生有两只脑袋,并且红色的蛇头明显更加诡异。现在看来,这怪物怕是不止中级界主的实力那么简单了。

突然,那颗长着鸡冠的暗红色蛇头,猛地转向少年这边,妖异的目光死死盯着少年所在的荆棘丛。

“似乎被发现了。”少年心里猛地一惊。

眼瞅着情况突变,少年连忙转头搜寻老人的身影,想要问问对方还能不能解决。

却见老人已经猫着身子,正缓缓的向后退去,明显是要跑路的节奏。那只大黑狗更过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悄跑到了更远的位置,此时正回头看着少年的方向。

“你们两个~”少年顿时气急。

“快跑!”老人没理会对方鄙夷的目光,猛然大呼一声,撒丫子朝着后方跑去。

只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巨响,少年猛然转头,发现那怪蛇已经朝自己这边扑来。

“淦~”

少年只来得及喊出一口国粹,便快速跟着老人向山下跑去。

巨蛇紧随其后,如坦克一般,将路上的大树悉数撞倒,发出一阵阵轰隆隆的声响。巨蛇的前方是狼狈逃窜的一老一少加一条大黑狗。

……

过了好一阵,丛林的动静才终于平息了下来。

只见一个破落的小院里,劫后余生的两人一狗,正激烈的争吵着。

“老头,你也太不靠谱了吧!”跑的时候说都不说一声。身穿黑色加绒外套的少年,生气的质问道。

身着粗布藏青棉衣,手拿烟杆的老人,在木质的躺椅上舒展了下身体,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继续吧嗒吧嗒的抽着自己的旱烟。不知道是心虚,还是别的原因,老人并没有回答少年的质疑声。

眼看老头子装作没听见,少年又转过身,对趴在地上正喘着粗气的大黑狗踹了一脚,“还有你这条老狗,每次遇到危险,都是第一个跑,半点江湖义气都没有!”

大黑狗耸拉着眼睛,缓缓投头看向对方,眼神中充满着委屈,仿佛在说:“我当时准备提醒你了,你不是不让我说嘛!”

少年重重的叹息一声,无奈的重新坐回屋前的台阶上。回想着刚才差点被那巨蛇吞入腹中的情形,还是一阵阵的后怕。

台阶上的少年姓陈,名迦叶。据说,迦叶这个名字,在大灾变之前的神话传说里,那可是古佛陀的十大弟子之一,所以这个名字不可谓不大。

但是少年平常的言行举止,和佛陀弟子那是真的半点都沾不上的。老人平时也没少拿这个名字的典故,去埋汰少年平时的表现。不过每当此时,陈迦叶便会笑呵呵的回应一句:“我可是您老养大的,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上梁都不正,下梁还能直不成。”

不过抛开穿着打扮和言行举止不谈,少年的相貌还真是没的挑。

按照镇上寡妇们的说法,小迦叶这相貌,别说这小官镇,就是放到郡城,那都是排得上的俏后生。

这话可真不假,少年的脸庞棱角分明,浓密的眉毛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幽暗且深邃的眼睛。整个五官显得立体而俊朗!

并且少年自小跟随马姓老人上山打猎,常年在山林中的奔袭和搏杀,锻炼了一身凌厉的肌肉线条,加之身上大大小小伤疤的点缀,可是把小镇的俏寡妇们眼馋的不行。虽说没啥上手的机会,但是一些泼辣大胆的露骨言语可没少说。在即将十八个岁的少年心里,这些婆娘真是比山林里上百斤的黑瞎子都要可怕。

这样的相貌,按理说双亲的模样肯定也不会差。但少年却打小便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

说到少年的身世,便离不开躺椅上的老人。

老人姓马,具体名字不得而知。小镇里的人,与老人年级相仿的,喊一声老马;比老人年纪小的晚辈,则大多会喊一声马爷爷;当然,也有像少年这样叫一声马老头的。

马老头并非陈迦叶的亲爷爷,根据老人自己的说法,陈迦叶是自己在大山里捡回来的。

并且少年的名字,以及胸口上从小佩戴的佛像吊坠,听老人说,也是襁褓中自带的。

今天这样的情形,少年已经习以为常了。每每此时,少年便只能深深感叹一句:“真是遇人不淑啊,早知道被收养到这样的家庭,当初干脆在山林里让让怪物吃了得了。”

随着吵闹的结束,小院又恢复了短暂的宁静。只有老人吧嗒吧嗒抽着旱烟的声音不时传出。

老人、少年与狗,共同享受着冬日午后难得的暖阳。

原创文章,作者:寒枫瑟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080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