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婚轿,妖夫非要娶克夫的我最新章节,萧冷全文免费阅读

“钥匙在我这。”

他直直走来,手里提着那串本来属于我的钥匙。

“你手上怎么会有我的钥匙?”我大声质问道,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

“路上捡到的。”他云淡风轻地说,性感的嘴角勾起一抹淡笑。

而他深邃的眼底,也没有梦中的那股令人寒颤的邪恶和诡异。

“不可能……”我低着头,不敢置信地看他用钥匙开门。

在我惊愕的目光下,他娴熟地把锁打开,推门让杨大牛背着舅舅进来。

杨大牛性格老实巴交,并没有什么心眼,他背着我舅舅回到屋里,出来时,跟我打了个招呼,然后就离开了。

“来都来了,你不请我进屋里坐坐,喝杯茶再走么?”杨大牛走后,他逗趣地对我说。

我白了他一眼,“大半夜的,我跟你不熟,有什么好坐。”

“哼——也是。”他轻声笑了笑,微微转身,将手里的那串钥匙抛给了身后的一名男子。

“喂,那是我的钥匙……你赶紧让他还给我。”我见他把钥匙抛给了别人,没有要还我的意思,于是急了,伸手就要过去抢回来。

双腿刚走两步,却被他伸手给拦住了。

“别急,顾依忻小姐。”

“让开。”我生气地冲他大喝,动手去推开他挡住铁门的身躯。

却发觉,他被我推着,微微敞开的衬衫衣服里,露出的心口位置,有颗跟我红痣几乎一样的红色胎痣。

霎时,我被那颗胎痣给怔住了。

缩回手,抬起头,怔愣的望着他。

“你放心,你的钥匙对我没用,合适时候,我会还给你。”

他低沉的嗓音说完,整了整被我弄得微乱的衬衫,自顾自地朝着屋里走。

我望着他冷峻的背影,脑海里,倏地又闪过梦里的那抹可怕黑影。

回到屋里,醉酒的舅舅睡在他的房间里,睡得很沉,打鼾声不时传来。

“我叫历冥,刚刚跟你通电话的那个男人,就是我。”

他伸出手,要跟我友好的握手。

我没有搭理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他轻轻淡笑着,毫不在意地往我旁边坐下。

“那边有位置。”我没好气地指着对面的沙发。

“可我只想坐你身边。”他调侃着。

我无语地翻了个白眼,从沙发上起身,就要往对面坐去。

一只大手突然伸来,将我拉住。

“顾依忻,我想跟你说件事。”

他低沉地说着。

“放手,说话就说话,干嘛动手动脚。”我情绪激动地甩开他,眼底对他的警惕,已经显而易见。

他突然也跟着我站起来,在我面前,一把将刚刚被我弄乱的衬衫拉开,露出大片的麦色肌肤。

“你做什么?”死变态,竟然在我面前……

我吓得忙转过身去,不敢去看他的。

“你刚刚也看清楚了,我身上,拥有跟你一样的红色胎痣。”

他平静无澜的说道,然后动作麻利地将衬衫穿好。

“这胎痣,说好听点,叫苦情痣,难听的,是一颗死痣……”

“什么苦痣死痣?你别在我家里胡说八道,我身上根本就没有你说的这种东西。”

我愠怒地打断他的话。

他没理会我的气愤,只是平静地继续对我说,“传说,拥有这种痣的两个人,是因为前世姻缘未了,如果今生,他们的灵魂相遇了,却还不能在一起,那颗红痣就会渐渐变黑,等到完全变黑的时候,两个人……都会死。”

“够了,你再继续胡言乱语,我就打电话报j,说你私闯民宅……”我咬着牙,才不相信他口中所说的。

我只相信外婆的话。

她告诉过我,只要我身上时刻戴着她求给我的灵符,我就会平平安安。

“好了,该说的,我说了,日后有任何问题,可以随时联系我。”他说完,从钱包里取出一张名片放在茶几上,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他走后,我下意识地低下头,看着自己心口的位置。

思忖着,他是如何知道,我心口同样有颗红色胎痣的?

外人根本不知道的秘密。

他是如何知道的?

难道,是舅舅跟他说的?

不可能,舅舅根本也不知道这件事。

也许因为生气,使我对梦里的历冥大人,一点都不害怕了。

匆匆跑进浴室,洗了个热水澡,然后回到房间睡觉。

“在梦里,我一定要好好的骂他,骂到他怀疑人生。”

丢了我的钥匙,还不要脸的说是路上捡到的,真是无耻之徒。

我吹干头发后,躺在床上闭上眼睛。

可是翻来覆去,却是睡不着。

一转眼,外婆养的公鸡打鸣了。

天亮了,我还是一点困意都没有。

真是见鬼。

我吐槽一句,只好起身,洗脸刷牙换衣服去做早餐。

天亮以后,外婆从鱼塘那回来,看到我煮好了早饭,“去把你舅舅叫醒,让他吃过饭,陪我上狮子山去给你求灵符。”

“哦。”我应得有些勉强。

因为昨晚噩梦醒来后,都没睡过觉,现在一脸无精打采的。

外婆不晓得有没有注意到,只见她拿起碗,舀了一碗粥,默默地吃。

我走到舅舅的房门外,敲了敲门板,“舅舅,起来吃早饭了。”

房里,没有任何动静。

于是,我加大了敲门的力道。

“舅舅,快醒醒,外婆让我叫你起来吃早餐。”

“……”

房里,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只好不耐烦地扭动房门把。

门被推开,躺在床上的舅舅一动不动地。

我走过去,在他床边放声大喊,“舅舅,快起床,太阳都晒到三竿了,你还在睡?”

“……”

他依旧一动不动。

这时,我才察觉有点不对劲。

用手推了推他的肩头,只见他一直处于昏睡状态。

“外婆,不好了,你快点进来。”我吓得赶紧大喊外婆。

听到我的大喊声,外婆连碗都没来得及放下,就急急忙忙跑进了舅舅的房间。

当看到一动不动的舅舅时,她紧紧皱着眉,伸手在他鼻息下探了探。

“还好,没有断气。”外婆探到舅舅还活着,长长地嘘了一口气。

“可舅舅为何叫不醒?会不会是昨晚喝多了还没醒,又或是,生病了?要不要叫救护车?”

我很是紧张地问她。

外婆淡定地伸出手,翻了翻舅舅的两只眼睛,然后又摸了摸他的额头。

“根本没发烧,不像是生病,你舅舅酒量不错,也不可能醉到现在不醒。”

原创文章,作者:恒小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066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