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婚轿,妖夫非要娶克夫的我最新章节,萧冷全文免费阅读

“外婆,你不要张口闭口说死……你那么心善,肯定会长命百岁。”

我伸长筷子,夹了一块红烧鱼,放到她的碗内。

“来,吃块红烧鱼,你只要每天都吃好,过得开心,身体会一直健健康康。”

我嬉笑着说。

外婆也欣慰地点头,拿着筷子吃我夹给她的红烧鱼。

晚饭吃好,我一个人收拾碗筷。

外婆在屋里休息一会,然后去洗澡,出来时,换了身灰黑色的衣服。手里提着电筒,要到家附近的鱼塘去守鱼。

“依忻,晚上你舅舅还没回来,你一个人在家要记得锁好门窗。”她临出门时,不忘叮嘱我。

我玩着手机,头抬了一下,“知道了,外婆。”

“那我去守鱼塘了,别玩太晚才睡,女孩子家,熬夜会有黑眼圈。”

“好好好,我都听你的,我不熬夜。”我淡然应了声。

外婆转身走出屋子,不忘将门关好。

过了一会,院子外传来“叮叮当当”锁门的声音,是外婆担心我不记得锁大铁门,替我把铁门的铁索锁上。

她一离开,我像脱缰的野马,砰一下,倒到沙发上玩手机。

要是以往,外婆可不允许我躺着玩手机,她说眼睛会坏掉。

玩着玩着,浓浓的困意袭来。

过了一会,耳边依稀传来性感薄情的嗓音。

“顾依忻,不是让你今晚子时,穿上那双黑布鞋,到老地方等我么。”

“……”

“你竟敢把我的话当耳边风,躺在这睡觉?”

“……”

“我独自在那里等你,吹了一夜的冷风。”

“……”

“不听从我命令的后果,你可想知道?”

那烦人而愠怒的磁性声,在我耳畔一直萦绕。

我被吵得迷迷糊糊醒来,缓缓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

就看见昏暗一片的四周,有盏幽暗的蜡烛,正摇摇曳曳地燃在我的身旁。

还没从睡意中完全苏醒的我,抬起有些发麻的手,揉了揉朦胧的双眼。

我依旧半眯着眼,顿了一会,嘴里不悦地嘟哝道,“谁啊,半夜三更不睡觉?跑到我家院子外吵什么吵?”

我的话才说完,一只指骨分明的手,朝我眼皮底下伸来。

我先是没什么反应地瞅了一眼。

下一秒,似乎想起什么来?

妈呀,这究竟是谁的手啊?

很显然,不是舅舅的,也不是外婆的。

大半夜的,家里是不是进贼了?

我顿时吓得睡意全无,脑袋第一反应,就是立马从沙发上爬起来,然后一口气冲出屋外,再大声喊救命……

在我想要起身逃跑时,才发现周围的一切,都不对劲。

我极力平复自己的心境,战战兢兢地查看了周围的一切。

这才发觉,此时的这个地方,并不是外婆的屋子。

而我躺着的,也根本不是外婆的沙发。

竟是一顶铺满红色刺绣的大红轿子?!

“呃?!”

我吓得心脏骤停,反射性地想放声大呼。

没想,嘴刚张开,伸过来的那只大手就将我的下颌捏紧。

“顾依忻,你觉得,你今晚不来,我就没办法把你弄到手么?”

低沉,带着性感的口吻吐纳我脸颊。

我浑身打了个激灵,抬头,就对上那张梦境中的男子脸。

深邃的五官,俊美绝伦的脸,邪魅泛着幽冷的眼眸。

还有性感薄情的嘴角边,噙着一抹似笑非笑的诡异笑意。

多完美妖孽的一个美男子,可我为何觉得,他绝非善类?

“你……你究竟是谁?又为何大半夜的……把我……拐……拐到这里来?”

我强忍住内心的恐慌,假装镇定的问他。

他冷冷地俯视着我的脸,微弯下腰,将俊美的脸庞朝我靠近。

“我当然,是来娶你的。我说过,不管你躲到哪里,我都会找到你。”

性感薄情的嗓音说完,捏紧我下颌的手松开,接着,那抹高大俊朗的身躯,往我身边一坐。

我吓得急忙将身子往后退。

“你……你做什么,最好离我远点。我警告你,我可是命带刑克的煞星……凡是想靠近我的男人……都没一个有好下场……”

我心惊胆战的吓唬他,身子却止不住惊慌,一直不停的往后移动着。

直到移到轿子的最角落里,已无处可退,我仍然将弱小的身体挤到角落里。

他冷冷地注视着我,嘴角边噙着的那抹诡异笑意,越来越浓郁。

“放心,你命里的煞气再重,也刑克不了我,而我,就是来治你这种煞气重的不详人。”

性感带着森冷的口吻说完,他轻轻打了个响指,刚刚还忽暗忽明的那盏蜡烛,瞬间被熄灭了。

蜡烛熄灭,连唯一照明周围的光亮都没有了。

我犹如被吓到的小动物般,全身蜷缩在一起,一双惊吓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生怕他突然一个动作,猛朝我扑过来……

“你……你把蜡烛给我点燃……”我巍颤颤的声音,听起来无比惊慌。

他勾唇一笑,“没人能对我指手画脚。”

“轿子里这么暗,你把蜡烛熄了……周围黑漆漆一片,这万一从外面溜进来蛇啊,毒虫啊,或者野兽,该怎么办……”

我生气的说着,其实比起蛇和野兽,眼前这个诡异的家伙,才是我最担心害怕的对象。

“话那么多,无非就是担心我会暗中对你动手么?”

他说得没错。

我就是害怕他。

蓦地,他伸出一只手来,粗蛮地扣住我的后脑勺。

“你做什么?放手,别再对我动手动脚,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我大声冲他警告,两手慌慌张张地从口袋里取出随身携带的钥匙。

想用锋利的钥匙去戳他的手腕。

可钥匙还没戳到他,就被他动作利落地夺了去。

“砰。”直接将我的钥匙丢出轿子外。

我望了眼黑漆漆的窗外,转头,恨恨地看着黑暗中的他。

咬了咬牙,索性低下头去咬他。

这次,我很顺利地咬住了他的手腕。

不顾一切地加重牙齿的力道,拼了命地咬着他不放口。

而他,竟然一动不动地任凭我咬着,也不推开。

我正咬得起劲,嘴里已渐渐尝到了丝丝血腥的味道。

可却转念一想,他为何任我咬着不反击?

难道,他不怕疼?

原创文章,作者:恒小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066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