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婚轿,妖夫非要娶克夫的我最新章节,萧冷全文免费阅读

“依忻小姐,你嘴里不答应,那就是默认了。”

电话那头的历冥笑着。

我咬了咬牙,“行,今晚在哪吃饭,我去就是。”

“嗯,四点左右,我到你家门口接你。”

“不用,我可以去找你。”

我才不想大白天的,他开着那么显眼的房车过来接我。

要让人看见我上了他的车,全村还不得炸了?

“没事,我听说你有点路痴,不能请你吃顿饭,还让你迷路了。”

他轻声笑着,笑声里,带着一丝逗趣,却听不到半点嘲讽的意味。

我忍着骂人的冲动,虽然听出他笑声里没有恶意,但我就是不希望别人笑我路痴。

“你放心吧,我过去接你的时候,尽量开辆低调的车。”历冥似乎知道我在担心什么。

“行了,我挂电话了。”我说完,把电话挂断。

不一会,外婆就走回了病房。

她手里拿着一本病历,还有几张票据,嘴里也不知道在嘀咕着什么。

“外婆,你在自言自语什么?”我看她望着那一本病历发呆。

“没什么,就是你舅舅才进医院,检查一下身体而已,也没开什么药,竟然就花了那么多钱。”

原来外婆是心疼她的钱来的。

也难怪,现在的医院收费,真的让人咋舌。

我接过她手里的票据,“外婆你放心,今晚上,我让那个历冥,赔偿几倍的钱给你。”

“欸,你连他的电话都打不通,还赔偿?”外婆不相信我说的。

“喏,他刚刚来电话,约我今晚吃饭了。”

我将手里的通话记录拿给她看。

她微眯起一双老眼,下一秒,高兴的笑了,“不但要他赔偿 ,还要记得问他,究竟是谁给你舅舅下的蛊。”

转眼间,就到了下午。

我刚从医院回来,就看见门口处,停着舅舅那辆崭新的车子。

我急忙跑过去。

驾驶座里,坐着的不是别人,正是昨晚上的历冥。

“上车吧。”历冥摘下鼻梁上的墨镜。

我瞥了他一眼,刚想拉开后座,却听他说,“到副驾去。”

“……”我也不愿跟他废话,绕过车头坐上副驾座。

一路上,我没有跟他说话,他也不问我想吃什么,直接将车开到了市里最高档的餐厅门口。

有保镖过来替我们打开车门。

他带着我走进餐厅,我低头,怯怯诺诺地看着自己,那身简单便宜的休闲服,还有脚上穿着的一双小白鞋。

与高档豪华的餐厅格格不入。

他似乎已经察觉我,正紧张地四下张望,于是笑着回过头来,“今晚整个餐厅,我全包下来了。”

听到他的话,知道周围不会有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我才放心地大步向前走。

“想坐哪?”

他居然询问我的意见?

“随便。”我随口应了句。

“那坐我腿上?”他突然邪恶地笑道。

“行,得先把它们砍下来。”我说话也变得不客气。

我最终选择了最中间的桌子,因为感觉这是最安全的,周围那么多服务员看着,他如果想要对我动手动脚,也会顾忌那些人的眼睛。

但是接下来,还是我想得太嫩了。

因为这里的服务员,在上完菜以后,都纷纷离开了大厅。

整个宽敞的大厅里,就只剩下他跟我两个人。

我坐在正方形的桌子上,他倏地站起来,手里拿着高脚酒杯走到我身边。

“今晚有什么要求,只要你喝完这杯酒,我都会答应你。”

他将手里的杯子,轻轻搁置我面前。

我看着摇曳飘着酒香的液体,这酒里,肯定加了什么东西。

“我舅舅睡到现在,还醒不来。”我站起身,在高大的他面前,昂着头看他的脸。

只见他勾唇一笑,修长的手指捏住我的下颌。

“我说了,只要跟我结婚,你我都不会死,当然,其余的人也不会陪我们死。”

历冥性感却冷得毫无温度的嗓音说完,止住唇角边的笑意,突然俯下身来,就要亲吻我的唇。

我动作利落地转过头,躲开了他亲下来的唇。

“先替我舅舅解蛊,否则,我愿意陪你死。”

我用眼角的余光,冷冷地望着他。

“你这是再拿性命跟我赌?”历冥显然,也没被我威胁到。

“我外婆跟我说了,如果不是我自己愿意,你今晚就是睡了我,心口上那颗红痣,也会越来越黑。到时候,咱们照样会死。”

死,谁不怕?

但是救不醒舅舅,我就是活着,这辈子也不会心安,更没脸面对疼我的外婆。

“顾依忻,人有时候过于固执,也不见得是件好事,人与人之间,各退让一步,才会海阔天空。”

历冥拍了拍我的肩头,然后转身,走回自己的位置。

我想了一下他的话,端起他搁置在桌子上的酒杯。

昂着头,咕噜几下,全都灌进了肚子里。

“砰。”我将空酒杯重重地放到桌上。

“酒我全喝了,如果明天,我舅舅还是没醒来,我会让你知道欺骗我的后果。”

因为从早上到现在,我几乎没吃过什么东西垫肚子,一杯烈酒匆忙下肚,我感到头晕晕的。

本来就不能喝酒的我,此刻身体摇晃几下,有些站不稳,忙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过了一会,感觉头越来越晕,我急忙扶着桌边,使劲摇晃脑袋,尽量别让自己这么快就倒下。

一定要撑到回去……

耳边,隐隐传来性感的熟悉声。

“来人,把东西送到她家里。还有这些钱,全都交给那个老太婆。”

“是,历冥大人。”

“别忘了,把那双黑布鞋找来。”

“是,历冥大人。”

……

我感觉,身子被一双强劲有力的大手环抱着,而心口处,被什么东西重重压住,压得我几乎透不过气。

我想叫,叫不出声,想睁开眼睛,眼皮却似有千斤重,完全睁不开。

就像是被鬼压chuang一样的感觉。

过了很久,耳边又有熟悉的嗓音传来。

“不想死,就赶紧跟她……”

“距离她二十岁生日,还有几天时间,等那天晚上,我再跟她……”

“你觉得,你能等到那天?你心口的红痣,已经变了颜色。”

“至少,我不想她醒来恨我。”

“横竖都会恨你,否则我怎么会死?”

明明是对话,但我为何只听见历冥的声音?

难道,是梦里的历冥出现了,和现实中的历冥在说话吗?

我多想看看,那个梦里的历冥,究竟是人还是异类?

>>>点此阅读《红婚轿,妖夫非要娶克夫的我》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恒小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066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