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婚轿,妖夫非要娶克夫的我最新章节,萧冷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红婚轿,妖夫非要娶克夫的我

小说:悬疑

作者:恒小懿

角色:萧冷

简介:“还想跑,我就是掀翻天地,也一样找到你。”我做梦,梦见有个男人追赶我。外婆为了保护我,每年上山给我求得灵符。一次,我发现所谓的灵符,其实是外婆下的咒术。男人千方百计给我解咒,咒术一解,我得了怪病,每晚梦游上山找魅世:“红婚轿,备嫁女,不上红轿不流泪,不见魅世心不死。”魅世是什么?不止是前世情缘,更是一场复仇……

书评专区

红婚轿,妖夫非要娶克夫的我最新章节,萧冷全文免费阅读

《红婚轿,妖夫非要娶克夫的我》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依忻,我向天地立誓,我娶你,这场大婚已成定局,生生世世,生死相依,如若反悔,天地可诛。”——

……

我出生在一个极度重男轻女的封建家庭。

我妈怀我那年,曾祖母得了一场重病。

就在我出生的前一天晚上,曾祖母不幸离世了。

可幸的是,我命大,奶奶和爷爷因曾祖母的离世,回乡下的老家给她老守孝去了,所以没能守着我妈生下我。

但临出门前,再三嘱咐我爸,“你媳妇看起来,是这两天要生产了,如果生出个男孩,就好生供养着,若是个女娃子,就打盆冷水把她冻死吧。”

我爸点点头,“嗯”了一声,目送奶奶和爷爷走出院子。

巧的是,爷爷奶奶刚离开那天晚上,就下了一场可怕的大暴雨。

清晨三四点的时候,我妈肚子疼得厉害,眼看即将临盘生产,可由于下暴雨天又是大清早,镇上找不到载客的三轮车。

我爸只好冒雨跑了几条街,找到离我家最近的小姑家,让小姑姑来给我妈当接生婆。

我妈冒着生命危险,在家里把我生下来,当时我爸手里捏着烟筒,心情不定地守在门口。

一听到婴儿落地的“哇哇”声,他就心急火燎地冲进来,忙询问我小姑姑,我妈生的是女孩还是男孩?

“又是个女孩子。”我小姑姑有些沮丧的看着我爸道。

当听闻我妈又生了一个女孩子,爸的脸色当即变得不好了。

“老天不长眼,又是个丫头。我打一盆冷水过来,你把这娃儿给丢进去冻死罢。”

我爸嫌弃而怨恨的瞪了我一眼,然后转身到水缸边打水去了。

他手里端着水盆回到房里,冷冷地白了我妈一眼。

我妈自从怀孕以后,伙食依旧差得厉害,一口肉都没吃过,所以现在刚生下我,整个人虚弱得晕乎乎的。

我爸将冰冷的水盆放到地上,指着全身冻得变紫的我,对小姑姑道,“这丫头生在寒冬子月,临产时又下了一场大暴雨,民间有说法,这种丫头的命贱,长大也是苦命,趁着天还没亮,把她冻死找个地方丢了。”

我爸说完,就要抱起全身冻紫的我丢进水盆冻死。

被小姑姑拦了下来,“等等,你看这丫头的胸口上,有颗红色的胎记,听老一辈的人说,这丫头今世,估计是来还恩的。”

“那又怎样?还不是个丫头,你那没用的嫂子已经连续给我生了三胎丫头,日子本来就过得不好,难道还要留下来养?”

我爸瞪着眼睛冷漠的说,然后推开我小姑姑,即将把我丢进冰冷的水盆里。

“轰隆。”一声巨雷响起。

可能是担心做坏事被雷劈,我爸直接被吓得手一抖,没敢把我丢下去。

而是转头看了我小姑姑一眼,将我往她手上一推。

“你来,替我把她冻死。”

“这种杀人的事,我才不干。”小姑姑抱着浑身僵紫的我,从床边拉了张薄薄的红布将我包起来。

“你不把她冻死,过两天爸妈守完孝回来,还不把咱痛骂一顿?咱家老规矩你又不是不懂,有钱没钱都不能养太多女娃,她们生下来都是嫁出去的赔钱货。我拼命挣的钱,是留给将来的儿子娶媳妇的。”

我爸瞪着两眼,指使小姑姑把我冻死。

小姑姑没有搭理他,而是将我包好后,放在我那晕乎乎的妈身边。

她扯了被子给我们母女盖好。

我爸见她这样,急得胡子都翘了,双脚险些暴跳,但又不敢把我抱起,丢进那盆冷水里,显然,他还是担心被雷劈的。

事后,我听他们说,爷爷和奶奶给曾祖母守完孝回来,把我小姑姑骂了个狗血淋头。

怪她当时没替我爸把我冻死。

奶奶还三番几次,要把我送给别人领养。

但由于当时我生得又瘦又小,很多人来看了,都担心养不活,就没敢抱走。

外婆一听人说,我妈又生了个女孩,遭到婆家极度嫌弃,于是连夜搭车赶到我家,把我接回乡下去了。

转眼间,十几年过去,我在外婆的养育下,也已经长大成人。

虽说乡下的清苦生活,不能跟繁华的城镇比较,但我在这里,也过得开心快乐。

这天,外婆家里养的母猪怀孕后,照顾不周生病了,外婆让我到山上去采些草药回来熬给它喝。

日落黄昏,我采了不少草药背在身后,天色已晚,我竟然在山上迷路了。

手足无措的站在荒无人烟的半山腰上。

时不时有萧冷的风吹来,吹到我单薄的身上,让我浑身不时打颤。

蓦然间……

从山顶上窜出一群穿着黑衣的男人,正朝着我所在的方向冲来,嘴里还不停大喊着要捉我回去成亲。

我皱着眉不由得郁闷,山上怎么莫名其妙跑出一群人,还放声大喊捉我去成亲?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此时的我不敢多想,就拼了命一般往下山的路跑去。

跑着跑着,中途我的鞋子跑掉了一只,只能光着一只脚继续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逃命。

这一路逃下来,在长满了黑褐色的荆棘路上,有无数的荆棘刺到我那只光着的脚板,令我生痛不已。

可为了逃命,我丢下身后的草药背篓,咬着牙,不管不顾地冲到了山脚下。

身后,那群喊着捉我回去成亲的男人,也在不依不饶的对我穷追不舍。

究竟发生什么?

那群男人们为何要追着我?

我越跑越累,心中一遍遍问自己,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逃命之际,我竟在不知不觉中,跑到山脚下的一间老旧的古木楼前。

我匆忙停下脚步,来到了门边,透过两扇门间一条狭小的门缝。

竟依稀看见从门缝里透出微弱的光,这里面应该住着人吧,我想。

于是,就急忙抬起手,对着那扇破旧的门板使劲拍打起来。

“里面有人吗?请开开门,有坏人在追我,要捉我……请开门让我进去,让我躲躲吧……”

我嘴里不停喊着,也不停的拍打门板。

拍了好一会,门板咿呀一声,被打开。

昏暗的木屋里,燃着一盏黯淡的煤油灯光。

此时,一抹高大的身影,从煤油灯后向我走来。

原创文章,作者:恒小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066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