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学生会长的我被迫扫厕所》小说章节目录楼一凡,巴赫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身为学生会长的我被迫扫厕所

小说:都市

作者:汪鲜生

简介:我,楼一凡,学生会会长。自学校新管理会成立后,遭到陷害,被校委会决定解去学生会长一职,并强制打扫厕所直至毕业。我很冷静,但是我会让陷害我的人付出代价。我将一步步,引领诸生,重回学生会长之位!

角色:楼一凡,巴赫

《身为学生会长的我被迫扫厕所》小说章节目录楼一凡,巴赫全文免费试读

《身为学生会长的我被迫扫厕所》第1章 判决免费阅读

2059年,Z国。由于社会的发展,国家将成年年龄调至15岁,15岁后的学生即成年,需为自己的行为负完全责任。

而在“新浪潮”后,为了应对国际新形势,提高学生的自主能力,使其毕业后能直接为社会、国家做出贡献,联合学校办法开始实施。

联合学校将大部分管理权下放至学生,由学生成立学生会来进行管理。而进入联合学校的学生无一例外都是在某个方面极具天赋。

该校不仅将传统科目列为必修,更是将体育运动,虚拟竞技,社会生存等科目,列入必修分中。毕业时,必修分达到指定分数线上,即可进入联合大学。而在联合大学毕业后,根据其能力状况和学分情况,分配至其最擅长天赋领域工作。

可以说,这是比前时代更为注重毕业学校的年代,只要你从联合学校毕业,便说明你是社会可靠,国家可用的人才。

这,是比家庭背景、天赋,更为可靠的通行证!

而我,楼一凡,曾是联合一校的学生会会长。我本该轻松拿到这张通行证走向成功人生,但是这一切,都已是昨日泡影…

“叮铃铃,叮铃铃…”

我醒了过来,吐出一口气,看了看闹钟。

此时正6:30。

阳光透过阳台照射在床上,而电子信息板已经开始播放每日音乐,音乐是巴赫的小提琴曲。

我听着古典的提琴声,起床开始洗漱。

正当我洗漱完毕,从衣柜拿出校服,打算整理着装时,宿舍的门铃却突然响起。

“来了。”我这么说道,想着这个时间,外面会是谁。

我打开门,门外却站着一位少女。

印入我眼帘的是她的柳叶眉和桃花眼,樱花般的嘴唇下面,是雪白的天鹅颈,脖颈在晨光下反射着别样的光泽。

她穿着学校的标配校服,合身的白色衬衫领子被她熨烫的很是整齐,本该佩戴校结的地方,此时被主人换成了回形针领钉。她的下身则是稳重的深蓝色膝盖裙,腿上穿着双天鹅绒的裤袜,搭配着棕色校园皮鞋。而她脑后的微卷马尾,让人觉得异常干练。

可以说,温柔和干练这两种特质,在她身上并不冲突,反而有种异样的美好。

我看清来的人是谁,叹了口气。“你怎么又来这了?我不是说了很多次?女生是不准进入男生宿舍的。”

她却一把夺下门把手,钻了进来,背靠着把门锁上。

“会长,我得帮您整理着装,这是我的职责。”她将手中的信息板放在我的床上,温柔的说道,而后便伸手开始帮我整理衣领。

我有些无奈,“安含烟同学,你是学生会副会长,帮人整理着装不是你的职责。”

“确实不是。不过会长,我也说过很多次了,请叫我含烟就好。您代表着我们学生会,让会长保持良好的精神面貌是我们全体学生会的义务。而我,作为学生会副会长,保证学生会长有着良好着装是我的分内之事。所以,您必须,也只能让我整理着装。”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只是语气依旧坚定不移。

我叹了口气,我当然知道她的性格。

作为学生会副会长,她比我在学生中更有人气。我只是在必要的时候,适当发言,引领学生会。而她,作为学生会的门面,很多事情都是她主导处理。

所以她的果决比我更加外露,而人际处理也比我更加怀柔。

“请您转过身来。”她将我衬衫领子上的扣子扣好,如此说道。

我只得转过身,让她帮我将衬衫皱褶抹平。

“含烟。”我想了想,终于开始这样叫她。我放纵着自己的行为,或者说这一刻我宠溺着她。

“我走之后,学生会,就拜托你了。”

正在帮我整理皱褶的安含烟听到这话将手停了下来。

我转过头,此时阳光正照在她脸上,可我感觉不到一丝笑容,反而有种莫名的冷冽。

“请您不要再开玩笑了,您只是离开一段时间而已,过完这段时间,您终究会回来的。学生会需要您来引领!”她起初强忍着语气,只是到后面声音渐渐大了起来,失去了往日的冷静。“而且我,我…”

我看着她,将她激动弄乱的发丝拨在耳后。

她当即回过神来,脸红道歉道,“对不起,会长,是我情绪失控了。”

我摇摇头,看着她不安的眼神,露出一丝笑容。以前的我拘泥于形式规则,总有些严肃和古板,让人觉得有些难以靠近。但是她作为我最能干的部下,此刻在我面前情绪激动,却让我觉得有些心安。

或许,这一刻流露感情的聊天,让我们距离更加接近,让我有了些许的放松。

她将学生会长徽章在我胸前扣好,露出了笑容。“好了,您今天还是一如既往的完美。”

我走到床边,将信息板拿起,递给了她。

她整理了下自己的头发,从我手中将信息板接了过去。

“谢谢您。”

“走吧,到时间了。”我打开门,和她一起走了出去。

那么,接下来就是直面结果的时刻了。

我站在宣讲台旁,看着台下的学生,等待着“判决”的到来。

台下的学生分为了三派,整齐的坐在椅子上。

一边是学生会,另一边是新成立的管理会。

而坐在两者后面的,则是学校的自由学生。

此时有人正站在宣讲台上,看着电子钟表。她是校委会副会长,声怜容。

“叮!”电子钟声响起,时间到了。

声怜容走上前,宣读着稿子,“本委员会宣布以下决定:辞去楼一凡学生会长职务,由安含烟代理学生会会长一职,并兼任学生会副会长。而楼一凡,今日起为自由学生,且自明日起至毕业之前,需在年级男女厕所打扫卫生,服务直至毕业。楼一凡可选择接受或者拒绝,接受可继续拥有以前的部分“会权”。拒绝则学校责令当日退学。以上,通告完毕。”

“什么?”

“我没有听错吧?被解去学生会长职位?”

“这怎么可能?我不能接受!”

“我一定是听错了!”

“你绝对没听错,我也听见了!居然让学生会长扫厕所?!”

“哈哈,这下有乐子了。”

“这是建校史上独一份啊!”

“别说建校史上独一份了,我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哈哈哈”

台下的学生炸开了锅。

新管理会的成员在疯狂笑着,而学生会成员大多不敢相信,或是愤怒、或是不解、或是悲伤。

声怜容站在讲台前,对着我问道,“楼一凡同学,你的选择是?”

我深吸一口气,踏步向前,说出了我的决定。

“我,楼一凡,接受通告的条件!选择打扫厕所直至毕业。”

当我的声音经过喇叭传出后,全校师生一片哗然。议论声经过短暂寂静后,便是更猛烈的爆发。他们开始交头接耳,相互讨论。激烈程度比刚才有过之而无不及。

声怜容从我胸口上,摘下了学生会长徽章,放入盒中,然后朝我点了点头,眼里不知是什么神色。

而我面无表情,只是接受着一切。

一时之间,学生用的电子信息板上和校内电子大屏上的头条新闻都是我被解去学生会职务,并自主选择打扫厕所的消息。

而我,楼一凡,居然对此没有任何异议,而是决定服从。

许多人在信息评论板上留言道:

“这就是学生会长?就这种骨气?哦不,应该是说前学生会长,还不如外校的奶狗有尊严,哈哈哈。”

“哈哈,兄弟们,咱们建校史上,第一份百年笑话出炉咯~我估计会“流芳百世”,到时候肯定比我们学校历史更加久远。”

“这就是所谓的学生会长?什么嘛,要我说还不如让我来做,他当初是怎么当上学生会长的?”

留言板上,到处都是不堪入目的留言,他们说我懦弱至极。

若是他们,宁肯退学,也不会接受这份看似宽容的屈辱。

而我则不这么认为。

不错,骨气是男人必须有的,但是这是深深藏在脊梁里的东西。选择屈辱,并不是代表男人没有骨气。而往往,忍住疼痛在屈辱中坚定向前,背着阳光忍受阴暗爬至终点,比一时痛快的男儿气更为艰难十倍,百倍!

而我,楼一凡,有着这份隐忍和决心。

我坦然做出打扫厕所的决定,但是我不会让那些人站在观看台上笑看风云。

我将一步一步,将他们踩在脚下,重回学生会长之位!

原创文章,作者:汪鲜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03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