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帝每天都在觊觎他的师尊》小说章节目录谭礼,师玉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鬼帝每天都在觊觎他的师尊

小说:纯爱

作者:户我雾灯

简介:【双男主师徒修仙,搞笑沙雕甜宠文】传闻,六百年前的鬼帝是个极其厉害的大人物,整个修仙界都因惧怕他而不得不对他唯命是从又恨不得杀之而后快!又传闻,六百年前邪灵妖魅为祸人间,是鬼帝以一人之力拯救了天下苍生!“这不会是编书的先生胡乱编来骗人的吧!”拿着冥君鬼帝异闻录的师玉眉头一皱,一脸不信。被他靠着的某异闻录中的当事人笑得一脸无所谓,“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不管它,来~吃颗你喜欢的荔枝~”

角色:谭礼,师玉

《鬼帝每天都在觊觎他的师尊》小说章节目录谭礼,师玉全文免费试读

《鬼帝每天都在觊觎他的师尊》第1章 少年初长成免费阅读

“当年我救你的时候,那三天三夜你师父可是一直在旁为你衣不解带不眠不休地守着,生怕你出点闪失……”

沈陛生本以为师玉回来后一定会在师伯的药庐里,结果估算错误。

哎!又失败了~看来还得再重新研究一下。

低头看着手心里被自己压扁的纸鹤,沈陛生有些苦恼。

“你师父当时自己的腿都快废了,可他一心只想你没事……”

而旁边这个嘴一直没停的是他的师伯谭礼。

此刻和他一起躺在药庐的药草园凉棚里,遥说着当年师玉为了救自己所做的一切。

‘这都过去十二年了师伯你还没说够呢,都重复多少遍了?你没讲累我听都听烦了好么!’

一旁的陛生忍着想翻白眼的冲动在心里吐槽道。

耳边自动屏蔽掉师伯的括噪,他抬起头。

望着凉棚外的天空似有所感。

十年时光转瞬即逝,已是如竹少年的陛生突然发出感叹。

转而他又靠回躺椅上,跟着师伯谭礼一同躺在凉棚里百无聊赖地磕起了葵花籽儿。

没找到师玉,他好无聊啊!

沈陛生在心里想道。

对于谭礼说的话,却是一句也没接。

而惬意躺在躺椅上的谭礼等了小半天,也没等到身旁的小兔崽子回他半个字。

最后还是他忍不住往边上歪头看了一眼。

哪知道这小鬼只顾低头磕瓜子,对于他刚才说的话就跟没听到似的。

嘿,这小兔崽子!

“啪!”

“唉~师伯,你打我头做什么!很痛的好不好……嘶!”

看着十几岁的少年嗷呜一声从身旁的躺椅上蹦起来,连手里的瓜子儿都飞了出去。

谭礼的眼底不禁滑过一丝幸灾乐祸的笑意。

可他很快便收起这份真实的心情流露,转而佯装出一脸怒火。

眉头一皱,双眼一瞪,道:“打你怎么了?跟你说话也不知道回一句!”

陛生拧着眉,低头把飞了自己一身的瓜子壳拍落,嘴里倒也没闲着。

“师伯,我就是过来想找师玉看他有没在你这,不是来听你讲故事的。”

谭礼:“……”

“没在就没在呗!师伯你还啰嗦个没完了,真是话多的一老头。”

谭礼:“……”老头???

这小兔崽子,给他下付药毒死他算了!

看着沈陛生这臭小子一脸嫌弃他的表情,谭礼觉得自己拳头硬了。

“你个兔崽子,师伯我好心提醒你,这些年你师父可待你不薄啊!不叫他师父就算了,之前也还知道叫他哥哥,现在你是想蹬鼻子上脸吗?”

“懂不懂什么叫尊师重道!”

本还气势张扬的陛生听到他这些话,眼里的气焰瞬间就没了。

表情里带了几分情绪冷凝后才有的滞涩。

一时间,沈陛生低头不语。

谭礼瞧着他这般突然意志消沉的模样,还以为是自己对他把话说重了,见他这般不禁心有戚戚。

又沉默地过了一会儿,谭礼刚想走过去宽慰这小鬼一番,“兔崽子,你不会是……”

“没事了!”平静沉默的陛生突然抬起头,转而道:“师伯,我先回去了。”

没等谭礼把话说完,陛生打完招呼转身就往药庐外走。

“哎——你……!”谭礼还来不及叫住他,人便没了影子。

而陛生走后,谭礼独自一人徘徊在药草园里许久,还时不时地抬头望一望少年消失的方位。

远远的,似乎能听到他在自言自语些什么。

乍一看谭礼脸上的忐忑,还以为是在自责自己对陛生说了不该说的那些话继而产生愧疚心理。

然而若是有人走近一听,就会知道这完全是别人多想了!

“啧啧啧,依着师弟那么疼他家小兔崽子的性子,要是让他知道我这么多管闲事惹他小徒弟伤心难过了,可不是要提着剑来找我拼命?”

萍院。

和掌门汇报完这次外出除祟时的境遇情况后,师玉便独自回到了自己的住处萍院。

陛生不在屋内,他去看过了。

不过他也不担心那孩子会独自一人跑下山去。

想了想,师玉觉得,他还是先去准备一下明天下山要带的东西好了。

而陛生不出他所料,半个时辰之后果然回来了。

“师玉,你终于回来啦!”

少年一进来院子,似乎便感知到他等的那个人已经回来了。

还没走到房间门口,屋里面的人便听到了他异常高亮的嗓门。

师玉将将抬头,外室的门便被人拉开一个口子,一道黑色身影闪了进来。

“阿生,下次进来要记得敲门。”

望着大喇喇敞开的房门,师玉轻皱着眉头叮嘱道。

“哎呀,知道啦!我就是想快一点见到你嘛!”

沈陛生眼巴巴一步一步挪到师玉面前,一脸乖顺地跪坐在他面前,一点也没有在他人面前的肆意张扬。

师玉本想接着整理明天下山要带的衣物。

然而,身边少年的眼睛一直粘着他,他动他也动,就算他想忽略都不行。

师玉有些无奈。

“阿生,我们———”

本想说说明天下山的事。

可当他的目光对上少年看向他的如炬目光时,却只能把想说的话咽回去。

心脏的位置莫名狠狠牵动了两下。

“呃……”

胸口怎么突然……

目光一直粘在他身上未离分毫的沈陛生立马察觉到了不对劲。

见师玉微微躬身弯曲,陛生还以为他受伤了瞬间变了脸色。

“你怎么了师玉!是受伤了吗?我这就去喊师伯过来!”

陛生着急地凑近询问,师玉却直觉在他靠过来时微闭了闭眼偏过头去。

当听到陛生要去把师兄找过来之时,这才眼疾手快地把人拉住。

“没事了……可能只是休息不足,躺一下就好。”

师玉调整好呼吸,随即淡淡摇了摇头。

抬眼,看着那个十几岁的少年此刻着急到微红了眼尾。

清冷如他,彼时眼底也渐渐软了下来,依稀可辨有暖光流动。

“师玉,你可吓死我了~”

确定人真的没事,陛生便蹲跪回他身前撒娇,仰头望着像个小孩子一样。

随之他又将双手交叠覆在师玉双膝,之后缓缓俯身将脑袋枕在自己的手背上。

“我真的没事了,你不用太过紧张。”

望着身前拿发顶对着自己的陛生,师玉心头一软,伸手轻轻抚过他顺滑飘逸的长发。

却在不小心碰到少年的耳尖时,手突然间被他一把紧紧握住!

——

作者有话说:

原创文章,作者:户我雾灯,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0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