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允贤 许婉容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重生之我被满级大佬带飞了》最新章节

“为小姐肝脑涂地在所不辞。”两人对视一瞬跪地。

郡主是他们的天,是他们忠诚追随的对像,在郡主面前,两个孩子都排在后面,如果要他们做一个选择题的话,他们的命是郡主的,后代的命也是。

“最近鎏金阁收益如何?”历筝看向阁内,眯着眼在思考什么。

“同往常一样,大郡主(许婉清)当年留下的样式才使用一半,并且都是照着王府传出来的宫里样式改造,一直以来颇得世家小姐喜爱。”金有财拿出账本呈递给她,她在浏览账目时给她讲解店面运营的情况。

“也不知道姐姐去哪了,当年那个震撼全城的她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即使出动全王府乃至全大盛的兵力都没有寻到她的消息。”

历筝想到那个陪她一起偷偷溜出家门,给她讲怎么看账目,带着她不顾家里反对看兵书的姐姐,因研究出天花疫苗盛名天下的姐姐,心里一阵疼痛,她到底去哪里了呢。

“以后不要叫我郡主了,叫我小姐就行,全天下都知道,老太君许婉容已经去世了,你们算算这鎏金阁还有多少闲置的银子,我有它用。”

金有财接了任务就离开了,淑真陪她说着体己话,历筝手上什么都没有,就钱多,钱多好办事儿。

“小姐想另外开新的商铺吗?”淑真问道。

“嗯,我想买一条街。”语不惊人死不休,历筝还没注意到她因为惊讶而张开的嘴巴都能塞下一个鸡蛋了。

“一条街?”淑真起身继续说道。

“那得多少钱啊?不过小姐财大气粗,就算把方圆几里买下都不成问题。”

此时已经算完账的金有财抱着记账本跑进来,气喘吁吁恭敬的回她:“小姐,我们鎏金阁从创业到现在四十五年,从未发生过经济不景气的情况,每年净利润在二十万两银子,四十五年一共一千万两银子,分别开了五家钱庄和买下丝绸店两间,制鞋店两间,绣坊一所,并且已经盈利多年,库上还有现银一百万两,其余全放在钱庄中做周转资金。

“不错,给我准备十万两银票,顺便打听一下周围那一条街最萧条,如果旁边有河最好。”

原来她这么有钱,还好没有把所有家底都透露给历家,虽然历允贤也知道她与鎏金阁有关系,却并不知道,她就是鎏金阁的幕后主人,买下一条街专业制作吃食衣衫的方法还是姐姐小时候给她讲的一个故事上的。

“干得不错,到时候把孩子带过来我看看,若是有机会,让她们与许家解除主仆协议。”谁都不想世世代代为奴,为奴始终低人一等,当初她也提起过想要为两人解除奴籍,被他们拒绝了。

淑真含泪跪下,激动抱着她大腿:“奴婢下半生结草衔环也要感谢小姐大恩。”历筝又好些安慰。

一中午很快就过去,几人谈完话后往前厅走去,既然来都来了,金有财让她挑一些时髦的金首饰带走。

“比翼双飞!”历筝突然看到一只昝子,上面的凤凰如同真的一样,上面是一朵云,凤与凰仰着头并肩翱翔,似乎非要比出个高低来。

“不错,这正是本店的镇店之宝比翼双飞,大小姐当时最满意的一份作品。”

“我就要它了。”历筝拿起它仔细端详,回想起姐姐说过,世界上有一个地方,那里人人平等,没有王权,没有爵位,没有战争,每个人都活着安静祥和的日子,如果她会有喜欢的人,那一定是与她齐头并进不分高低,不仅仅知识渊博还得能文能武,重点是哪里女人的权利与男人一样,而不是男人的附属品……

“哟,历筝,你不过是一个庶出小姐,哪来的钱买这鎏金阁的首饰。”一身红衣包裹的肥胖身子挪了进来,她每走一步身上的肉也会跟着上下抖动。

一旁的被人高马大的侍卫拎着衣领的小厮颤颤巍巍报:“金总管,她硬是要进来,我没拦住。”

“下去吧。”

“不知崔小姐光临,有失远迎,今日份您在鎏金阁的消费,我都给您打九折。”金有财立马走出来一脸乐呵呵的引道。

“九折?真的吗?”崔德花双手爱并握欢快的跳起来,除了许王爷家,鎏金阁从不打折,并且他们家的首饰向来是大盛价格最高的,款式也是最新款,在别的地方根本买不到,就算价格高,世家小姐太太闷仍旧趋之若鹜。

再说了,那个凤凰什么的首饰一看就吐死了,她一点也不喜欢。

历筝看他不动声色的化解了这局面,收下装好的比翼双飞就离开了,淑真送她到门口。

“出来一趟不容易,再陪小爷逛逛呗!”在一旁的白灼可被闷坏了,早就听说都城繁华,今日一来还没逛过呢。

“好。”正好历筝也想逛逛,看看这几十年后的都城。

“糖葫芦嘞,又大又甜的糖葫芦嘞。”一名老白发老爷爷扛着一树的糖葫芦路过,叫卖声不绝于耳。

“你们俩想吃糖葫芦吗?”白灼挠挠脑袋目不转睛盯着糖葫芦问。

“不吃,小孩子才吃。”夏迎挥挥手一脸傲气的回她。

“你不会没吃过糖葫芦吧。”夏迎看着他目不转睛的样子调侃道。

“怎么会,我程家家大业大,怎么可能没吃过糖葫芦。”白灼嘟着嘴反驳他,但是眼睛还是盯着糖葫芦。

看着调皮的两人,历筝也仿佛年轻了许多:“那一人来一串糖葫芦吧。”话没说完,白灼已经叫停了那老人家。

“老头儿,来三串糖葫芦。”人已经跑到糖葫芦树面前去了。

“驾……”

“快让开…”

“挡路者死…”

喧哗的吵闹的声音响起,远处一匹马拉着白色马车,车上挂着成字牌的标志,马夫腰上别着刀,手里拿着鞭子用力抽打着,马儿吃痛撒开腿冲,径直向几人驶来,途中已撞倒几人。

白灼推开三人,一把抢过缰绳,从袖口里掏出短刃,用力插进马匹腹部,马儿吃痛癫狂随后倒在血泊中。

“你是谁,竟敢杀死我们世子最爱的大黄。”那名家仆反应过来抽出长剑对着白灼质问。

“哟!大街上伤人还口出狂言,大爷锄强扶弱这么些年最见不得的就是你这种人。”那人口气狂妄,白灼比他更狂妄,谁还不是个有钱人家的孩子了。

“g你mm的锄强扶弱,老子是谁,成王世子,不就是几个贱民而已,倒是你,lz看看你今天要怎么赔我这匹马,这可是罕见的汗血宝马。”

历筝一看马车上的牌,再看这骚气的白色,除了是成王世子那个败家孩子,还能是谁,都被成王那蠢直的性子给惯坏了。

“没成想遇见了成王世子,我朋友不过是一时情急,还望世子海涵。”历筝见成王世子抓着不放,不得不开口劝,现在她是祈福的历家三小姐,是绝对不能在京城现身的,还好她与夏迎事先已带好面纱。

“哟!这还有个娇滴滴的大美人替你说话呢。”成王世子许程程大摇大摆的走过来企图掀开她的面纱,被白灼一腿踢出老远。

“噗…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若是把这美人儿送我当个床…伴,我就放过你们。”许程程吐掉口中淤血趴在地上自以为是的摆出姿势说。

“大黄这名字挺适合你的。”历筝清了清嗓子说道。

“大美人想叫我什么都行,只要大美人儿喜欢。”许程程换了个姿势,眼睛里依旧一副色mm的样子。

“在我们那里,大黄都是给狗取的。”白灼明白她的意思,没想到这世子这么笨,连这都要人解释。

“我看你人模人样的,怎么是个狗啊!”有人大笑出声。

历筝看去,沐盛衍自动出现在她的视线里,这沐盛衍这身形,怎么越看越眼熟,旁边还有她侄子许文浩。

“姑娘这说法倒是第一次见,佩服,佩服。”许文皓扇着扇子出声调侃。

“你,许文皓,大家都是世子,你难道就允许别人这么诋毁吗?”许程程怒目直视,恶狠狠盯着历筝几人,他相信这个远房堂哥一定会站在他这一边的。

“哟!我许家可不承认有这么草菅人命的子孙。”

大盛朝开国立朝,最为讲究礼法,以孝道礼仪治国,这是开国皇帝所创。

原创文章,作者:书书超可爱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010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