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允贤 许婉容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重生之我被满级大佬带飞了》最新章节

“小姐~呼~小姐等等我啊~”

夏迎喘口大气,背着行囊扶着路旁的树枝缓慢前行,相比与历纾予的悠闲自得,她才像是那个赶路的行人。

远处一阵兵器交锋传来,历纾予捂住夏迎大口呼吸的小嘴,躲在树丛中偷偷看去。

一名白色血衣的男子被黑衣人围在中间,手中长剑被鲜血浸染,剑尖滴落,血花绽放。

“我程子白今日若丧命于此,弑君阁五日之内必将不复存在。”冷冽的声音响起,黑衣人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人提起长刀越地而起,欲想一招结束其性命,不让他继续蛊惑人心。

白衣人余光瞥见黑影,嘴角微微勾起,脚尖轻踮,手腕微动,黑影脖子上立马有了一条细如针线的血痕,瞬间停在空中随后直直向后倒去,眼中满是不可置信,呈现的还是进攻那个姿势。

“厉害呀!”历纾予眼睛一动不动盯着他,起了爱才之心。

但是要怎么招募他到自己麾下呢,历筝沉思。

那人轻蔑一笑:“一群跳梁小丑也妄想伤了小爷,也不看看我的武功是谁教的。”说完便荡悠着离开。

“公子留步!”历筝拉着夏迎走出来,用一把绣青叶荷莲的银线丝扇扇着风,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程子白也不过是个刚出门的十七八岁小伙子,被她这么一个娇嫩可爱的女娃娃盯得脸红,再看她那一把银丝扇想必家里非富即贵,也不知道家里怎么放心她一个人出门,想着想着脸上浮现出担忧之色。

“想不想合伙一起做生意啊!”历筝咧嘴笑着看像他。

“赚钱?你有钱吗?”程子白看她一个小孩子,即使家里再大富大贵,也不会给她太多钱,毕竟钱财这玩意儿不比别的,容易被人骗。

“你想不想就行,别问我有没有,你是从家里偷偷跑出来的对吧,你身上银两应该所剩无几了,不去你跟着我,我包你吃喝还保证暂时不让你家里找到你。”历筝身体还没有完全发育,矮矮的她仰着头满眼星星的说。

“你怎么知道?”程子白有些惊讶,赶紧左右环顾,见刚打倒的那些人没跟上来才反问。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你只需要回答我就想或不想就行。”

“行”程子白被她的笑容蛊惑了,不知道怎么的,看着她纯真的笑容,就莫名的相信了她说的话,虽然她才十二三岁,但是她语言里的那一股笃定,就是值得让人信任,不过这小姑凉怎么总有有一种狼外婆哄小红帽的感觉。

“那你不能再叫程子白了,你得改个名字,不然还不到一天,你家里就寻着名字找来了,就叫白灼吧,白衣灼灼。”

从一开始她打量他的时候就知道了,这人一定爱白衣如命,一双长靴都已经开始破损,但那一身白衣却如同崭新,并且他出手时有一滴血溅落,在即将碰上白衣的一瞬间他用手挡住随后擦净,白灼这个名字对他再适合不过了。

历家的名声还是很好用的,历筝拿出了历家特制牌,很快三人进了城,先给白灼换了一身勾勒银线的白衣,靴子也换了一双黑色的金刚靴,一共花了五十两银子,历筝看着流出去的捂住心口痛,但是看着玉树临风,翩翩公子的白灼,想着他在林间的英勇,她深吸一口气,带着两人前往今天的目的地,鎏金阁。

鎏金阁,刚到门口,就被墙面反射的金光闪到,层层叠叠的烛光照耀,在门外就感觉里面必定金碧辉煌。

进来后别有一番天地,中间是一个圆台,圆台分为三层,每一层的柜子小隔装着各种首饰,耳环,吊坠,步禁,发簪,流苏等,皆用琉璃瓦存放。

“小姐想看些什么?”一名肌肤雪白的女子为几人做引导,头上戴的是店里最新款式,碧云流苏。

“我想见见掌柜的。”历筝看着她敬业的模样,很欣慰,这个淑真是当初是她身边的小侍女,跟她一样是个爱财的,后来嫁给了这鎏金阁的掌柜金有财生有一子一女,不得不说这个金有财也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这么多年把鎏金阁打造成京城第一首饰店,金店。

“不知您是?”淑真退后一步行礼问道。

“夏迎,把地契拿来给她看看。”历筝私下里跟她们说说体己话,但在公事上绝对不马虎。

一张有些泛黄的地契递上,淑真含着泪花看着她道:“请稍等,我这就叫掌柜的出来。”

不一会儿两人走出来,金有财颤抖着手将地契呈上恭恭敬敬的弯着腰:“小姐里面请。”

“你们两个在外面等我。”历筝留了一句话跟着两人进了后院。

“您是郡主?”金有财是她还未嫁到历家时救回来的,觉得他有经商天赋就安排他学管店了,所以他一直称呼她都是郡主。

历筝点点头,除了许婆婆,这两人就是她最信任的人了,一个是在自己身边长大的侍女,一个是有救命之恩的管事,她从来不会觉得他们会叛变,这也是她为什么直接来找两人的原因。

“郡主!您受苦了”淑真摸了一把眼泪,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哪里还管什么主仆之别,只要他们家郡主活得好好的,什么都不重要了。

“我们本想去吊唁,结果那历家压根不让我们进门,我还是随着王府里的人去看了一眼……”说得泣不成声,历筝也不忍心打扰她,就一直静静的听着。

“您现在是历家三小姐历筝?”金有财脑袋始终清醒,他记得这个身体是历家的,只不过是个庶女,所以很少出门,他也是去给万国候府送首饰偶得一见。

“您是要?”金有财知道历筝是什么样的人,来找他必定是有要事相商。

历筝也不隐瞒,直接给两人说了历允贤如何联手姨娘将她毒死的事实告知。

淑真又抱着她哭了一通,心里已经想好了一百个怎么折磨历家姨娘的方法,她也曾经是郡主身边的人,对于折磨人,世家大族自是有一套。

“历允贤他竟然是弑母,他岂敢!!!”金有财手臂青筋爆起,历筝轻轻拍拍他的肩膀,他立马意识回拢。

“郡主,是在下失礼了。”

“这便是我来找你们的原因,杀一个人固然痛快,但是我的恨哪里是杀了他就能消散的,我要留着精力慢慢折磨他,让他绝望,让他生不如死。”

原创文章,作者:书书超可爱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010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