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允贤 许婉容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重生之我被满级大佬带飞了》最新章节

历筝看着哥哥的亲儿子,见他这般冷嘲热讽,心里不禁思虑,难道家中早已知道这历家人心恶毒了?怪不得哥哥几次三番提醒自己注意身边之人,怪不得哥哥见她一心为历府谋划,与她渐行渐远却未断了与她的往来,想通之后,历筝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一群年轻后辈。

刚刚那名身着白衣的男子是她哥哥收的义子,十三岁状元闻名天下,十四岁入内阁参知政事,现在十八岁已提出西南方治水之法的沐盛衍,虽然年轻但已隐隐成为内阁领袖,一双透彻清明的眼睛看得见一切事情的根源,是大盛国的少年之才,想不到竟然在这里见到。

几人给老太君上香后拜别而去,历筝紧紧盯着他的背影,这背影太过熟悉。不知为何,让她想起了那块玉,夏迎春华都说不曾见过,她便留了心藏起来。

由辰时到亥时,黑幕遮盖了大地,各小斯丫鬟搀才得允扶着主子回房。

历筝刚走到花园,便被肥头大耳的锦衣男子拦住了去路,小斯围住几人后他叫嚣指着历筝的鼻子道:“就是你说要给老太君尽孝的是吧?真晦气,老子刚掰回两局就被叫来,你们几个给我上,在这小花园里,这乌漆麻黑的,都给我往看不见的地方打!”

历筝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那人,春华夏迎大声呵斥站在前面护着她,冬梅与秋荷早已吓得瘫软在地,不敢言语。

这还是在自己面前那个乖孙子历明杰吗?虽然听说他好“双陆”(唐代对赌博的称呼),但在她跟前向来是乖巧的,怎么会……

来不及震惊,小厮全都已经拥上来。

说时迟那时快,不知从何处飞来的几枚木屑破空而至,将几名小厮击倒在地。

“只听闻历家在群主带领下传家有方,却不想也有这等恶棍之徒,嘁!赶紧滚。”一句话把历明杰吓的屁滚尿流,出声之处只留下一道残影,足以证明这人轻功之高。

嘲讽的话音渐行远去,历筝看着那道残影呆在原地:‘难道有人在暗中保护她?那人又是谁?’

春华夏迎起来一把推搡着自家小姐离开,躲在三人身后冬梅秋荷爬起来跟着。

几人一路逃回小院,夏迎给历筝倒了杯温茶压压惊,春华则找了新衣裳给她换上。

沐浴过后,历筝看着还呆呆站在门前的秋荷冬梅让她们回去歇着。

“刚刚那是谁啊?”既然落水了,那不免脑袋有些问题,不如就装的彻底些,自己这个孙子两面三刀欺人太甚,长辈教之失德,果然多父子都是一个品性。

“小姐,二公子成日里就爱流连勾栏赌坊,偶尔还要来您这儿打打秋风,您既无长辈关怀,又无姐妹怜爱,只能任他欺负,那年冬天就是他母子抢了咱的青杠碳,夫人为了保护您,活活被冻死的啊!这些您都忘了吗?”

年龄略微有些大的春华扑通一声跪下哭诉,历筝心中如惊涛骇浪,久久不能平静,在她的管家期间竟然也有冻死人的事儿,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种事发生在自己家里,实在是令她震惊,她可从未短了谁的吃喝用度。

春华夏迎都是小丫头毕竟还是小丫头,主子受欺负,她们也不好过吧。

“脑子里好些东西记不起来了。”

“小姐,我再去求求老爷,给您找个大夫来…”话音未落,门突然被打开。

“小姐,小姐,林公子来信了。”秋荷捧着一封书信邀功似的窜进来。

历筝抬起头冷视她一眼:“下次进门禀报,我没应声不准进来,去,自罚五板,其他的丫头也告知一声。”

“……是,小姐。”秋荷不可置信的望着她,一步三回头盼着企图让她改变主意,她们家小姐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最在乎林公子,只要听到有关于林公子的事,激动的跟打了鸡血,看来这件事得早些禀报那人了。

‘纾纾亲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盼明日鸢喜阁一聚,林秋留。’

“这林秋是谁?”

“小姐,是您出城为三姨娘祈福遇见的公子,与您最是聊得来了,还说要带您离开这个苦海。”秋荷听见询问,以为事情有了转机,转身趴跪在历筝跟前哭诉。

“放肆!这等外男的信闺阁女子怎能乱收,再加十板,夏迎去监督。”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了吵闹的声音。

……

“父亲,我看到有名年轻男子将信送到府上,秋荷悄悄摸摸与他见了面,一定是历筝和陌生男子私相授受。”

历纾茵听人说了她欺负自己姨娘身边红秀的事儿,决定就在今日让她身败名裂,便差人叫来了林秋,随后找了个借口带着历允贤光明正大的闯进小院子,主仆几人看向祸端的信件,夏迎快步上前抵住门,春华是看箱柜的,抄起铜镜砸晕秋荷。

“历筝,赶紧滚出来,小小年纪就学会和别的男人私通,真是丢脸。”历纾茵仍旧在外面叫嚣,一副吃人的模样。

“纾予,把门打开。”历允贤怒意低沉的声音响起。

历筝不紧不慢的打开门行礼:“拜见父亲,不知这么晚了,何事叨扰您来这一趟!”语气悠然自得,如往常一般无异。

“父亲,直接搜身,不然等会儿就不知道被这个小贱人藏哪儿了。”历纾茵冲进门指着她怒气冲冲要搜身。

“筝筝最近与什么人有交集?”历允贤似乎并未被她影响,一脸温和的轻声询问。

“并未,父亲,重阳将至,您为国效力,女儿正在为您做秋菊步襟略表心意。”历筝从桌上找出绣一半的荷包恭敬的递上。

“强词夺理,父亲,如果不信你问大姐,大姐也看见了。”历纾茵推搡着历纾兰。

“父亲,当时女儿确实同在。”历纾兰微怒,拂袖不着痕迹甩掉历纾茵的手,不过她确实看到了那人递进来的书信,母亲也告诉他最近太子殿下就要选妃,历筝那张魅惑人心的脸蛋若是被瞧见,她定会被生生降低三分选中的可能,若这件事能把她打压,她身为历家嫡女,京城才情第一人,何愁尊贵的太子殿下不会在这些花瓶中对她一见钟情。

原创文章,作者:书书超可爱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010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