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我废太子,开局救李牧一命》小说章节目录公子嘉,赵嘉全文免费试读

“到底是你自己幡然悔悟投案自首,还是有人要冒领大功?”

赵葱的话一出口,子案就凌乱了。

赵葱先用一个问题试探赵嘉的态度,在得到满意的回答后,又进一步引诱赵嘉更改事实。

目的自然是想要抢功了。

如果赵嘉说是主动要投案的,子案可能马上就被拖出去斩了。

“大将军,我可是有黑衣卫令在身的,除了大王,任何人无权杀我!”

赵葱手指敲着几案,不屑地说:“谁说我要杀你了?你有可能是被秦军杀了,或者骑马掉下来摔死了,或者饿死了噎死了。”

说完又转向赵嘉:“公子嘉,你不要有什么顾忌,尽管直说,从今天开始,我可是执掌全国兵马的将军,我会在大王面前为你求情,毕竟,你只是意图谋反。”

“意图”二字说得很重。

同时,也暗示自己如果愿意求情,结果会好很多。

如此一来,堂中众人都看向了赵嘉。

自己一句话可以左右一个人的生死,这种感觉……太爽了!

赵嘉看向子案,眼神里充满了怨念。

老子现在本应醉倒在温柔乡,再过几个月要当王!

可现在却要去接受未知的审判!

都是因为你!

四目对视,子案感受到了赵嘉的怨念,心中一冷,似乎放弃了抵抗。

赵嘉用眼神折磨了子案的心灵,内心得到了极大满足。

而后脸上逐渐露出悔恨的样子,没多久竟然挤出了几滴眼泪来,哽咽着说:

“仲父,不是我意图谋反,是你们以为我意图谋反!我只是想去代地牧羊放马,吃吃烤肉串而已!”

“啧啧!”赵葱说:“这个理由多么的无辜,我竟然无言以对。”

赵嘉接着说:“……当我发现我被人骗了后,我深刻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我这样岂不是掉入了秦人的彀中?于是我猝然醒悟,自施髡耐二刑,不吃不喝,每日都狠狠惩罚自己。”

子案听了嘴巴一撇,你整天花天酒地,睡觉都要两个小妾侍寝,这是对自己狠吗?

只听赵嘉继续白活:

“……我与那些晋国的旧宗室势力,还有顽固的分裂分子斗智斗勇……最后终于找到一个机会,想要独自小解时逃跑,结果却被子案趁机下手。”

“所以,并没有谁要冒功,我只是跟子案想到一块了。”

听到这里,子案露出了感激的神情。

赵嘉的话,其实是拒绝了与赵葱串谋抢功,这样一来,子案的命就保住了。

虽然大功变成了小功,但总比丢命强。

赵葱则露出了遗憾的表情。

赵嘉紧接着说:“话说我与子案弃暗投明前来信都,一路惊险万分!”

“先是有贼人劫道拦路,后来又遇到秦军疯狂堵截,多亏了大将军派人营救啊!”

“嗯?”赵葱一个激灵,“可是,我今日才接任大将军,这……”

赵嘉摇摇头说:“我们也是今日刚到啊!”

他一鼓作气道:

“大将军刚刚执掌大军,就亲自带兵前去查看敌情,恰好遇到秦军一支骑兵正在追赶我与子案,将军浴血奋战七进七出,终于接应成功!”

“我此次归案,仲父你应该是首功啊!”

“不妥,”赵葱摇摇头,看着身旁的颜聚,似乎陷入了回忆:

“当时战斗异常惨烈,我亲自斩杀了72名秦军,但已力竭,若不是颜将军带兵及时赶到,我也不能全身而退啊!”

颜聚肩膀一抖,脸上万分动容,当即跪拜,“为赵将军效劳,是我的荣幸!”

赵嘉也恬不知耻地拍马屁说:“仲父时刻不忘提携下属,犹子又学到了!”

“哈哈哈,”赵葱抚掌大笑,又盯着赵嘉转了一圈。

“啧啧啧!还学会拍马屁了!公子嘉,你我两年多未见,没想到你竟然像换了个人一般!”

“八面玲珑,面面俱到,尤其是脸皮更厚了,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比我还强!”

“你要是早能这样,也不至于被废太子之位!”

赵嘉两眼一翻,你这是夸我还是骂我?

颜聚也说:“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若不是大将军确认,直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你是公子嘉,跟传闻简直判若两人!”

赵嘉抱拳道:“哪里哪里,我只是突然顿悟了,在我决定回邯郸的那天,我就跟以前的公子嘉挥手告别了,从此江湖再也不见!”

“如果此次侥幸不死,我定要开启一段新的人生!”

赵葱和颜聚齐声道:“好一个新的人生!……”

一时间,三人像唠家常一样热络,让一旁刚刚捡回一条命的子案郁闷不已。

喂,他是反贼好不好?

起码是个谋反嫌疑犯,你们是赵国军队一把手和二把手,这样好吗?

三人互相吹嘘了一阵,赵葱郑重其事地说:“好了,明天我亲口向相邦和太后求情,想来大王也会念及兄弟情义,你定然不会被杀头的。”

“犹子感谢仲父!”赵嘉纳头便拜,表现得丝毫没有气节。

然后眼珠子一转,又说:“仲父,做戏要做全套。您现在应该带领士卒去秦军大营附近转悠一圈,最好能砍几个秦人首级才是。”

“至于我和子案,仲父不如选一位心腹,派一队精兵护送我们连夜去邯郸,这样才显得更加真实可信!”

“仲父替我求情,也不耽误。您不如写为上疏,由心腹之人递交给大王。”

赵葱想了想,自己刚刚上任大将军,军中还有众多李牧的余孽未除,此时确实不适合去邯郸。

况且,带兵去秦军大营附近转一圈,也能突显自己的勇武,有助于树立自己的权威。

更能借此事发现李牧留下的将领,谁老实,谁不老实!

真是一箭双雕!

至于危险,

赵葱大将军是怕危险的人吗?

大不了离秦军远一点嘛!

打定主意后,心中不由地对赵嘉高看了一分。

甚至觉得若不是他现在有罪在身,倒是可以把他调入军中当自己的幕僚!

于是他正襟危坐,大喝一声:“守备何在?!”

门口的守备忙不迭跑进来,赵葱下令让他选一队士卒护送赵嘉去邯郸。

“启禀大将军,我们带来的人不多, 还要安插在各营之中,实在……实在抽不出人手来了。”

赵葱想想也是。

颜聚进言道:“大将军,不如就从边军调一队人,反正李牧已挂印而去,难不成他们还不敢听令吗?”

“况且,秦人被我大军挡在信都之北,他们向南去邯郸,想来也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赵葱一拍手,说:“颜将军言之有理,除非半路碰见了李牧,否则这百人队定然能完成使命的!”

于是赵葱将为赵嘉求情的话快速写了一份奏疏,唤来一位心腹,嘱咐他带兵护送子案和赵嘉上路,路上一定要保证赵嘉的安全。

等赵嘉和子案走了,赵葱戴上一顶插着半人高羽毛的武冠,英气勃发地说:“走,大营点将,本将军要来一场夜袭秦营!”

颜聚后背一阵发凉,硬着头皮道:“诺!”

——

作者有话说:

原创文章,作者:阿拉贼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00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