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三国赢天下》小说最新章节,崔鹏 崔福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回到三国赢天下

小说:重生

作者:狂龙宇恒

角色:崔鹏 崔福

简介:重生回到东汉末年黄巾起义的乱世,一上来就面临着饥荒有随时饿死的危险……没有系统,没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武勇,有的只有过人的头脑和对汉代历史的些许了解,且看主角如何在逆境中一步步崛起,最终成为称霸天下的雄主

书评专区

《回到三国赢天下》小说最新章节,崔鹏 崔福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回到三国赢天下》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少爷,醒醒了,吃饭了。”

崔鹏慢慢地睁开了眼睛,迷糊着判断着周围的环境,他看到了趴在自己面前,正在呼喊自己的一个面黄肌瘦的少年。

崔福?崔鹏认出了对方。

哎,谁是崔福呀?

崔鹏努力地回忆着,又看看对方的装束,一身粗布的古装衣服,头上扎着发髻。这是怎么回事?

无数的记忆不断地涌进崔鹏的脑海,他彻底地清醒了,眼前的一切荒唐到让他根本无法相信。

崔鹏是一个影视剧编剧,专门擅长谍战类型,他记得刚才正在剧组里修改着剧本,一时犯困打了个瞌睡。

没想到醒来就穿越到了古代,还和这个有着相同姓名的十六岁少年融合在了一起,完全继承了他的所有记忆……

光和七年(公元184年),这是东汉末年,黄巾叛乱刚刚开始的时代。

对于东汉末年和三国时期的历史,崔鹏还是很了解的,《三国志》和《三国演义》都熟读过,乱世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当时朝政腐败,十常侍把握朝政,残害百姓,贪暴胡为,搞得世间疾苦,民不聊生。

巨鹿人张角率数十万太平道信徒喊出“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的口号兴兵反汉。

他们烧毁官府、杀害吏士、四处劫掠。

一个月内,全国七州二十八郡都被黄巾军席卷,天下大乱……

崔鹏所处的是汝南郡城父县一个叫楼村的地方。

这是一个平原地带的小山村,面积不大,只有二、三十户人家,不足百人。

崔鹏是村长崔顾的独子。

崔顾本来也在朝廷为官,但因为不懂得阿谀逢迎得罪了十常侍被贬,只能带着妻子和独子崔鹏到了小村隐居。

除了一家三口,家中还有一个侍奉崔鹏一起长大的小仆人崔福,就是面前这个少年。

“少爷,你醒了,可以去吃饭了。”崔福看到崔鹏醒来,再次提醒着。

崔福的再次提醒,让崔鹏猛地醒悟,腹中的饥饿感迅速传到了大脑。

那是一种肠胃不断空洞搅动,使得腹部如同刀绞的疼痛感,同时伴随而来的,就是极度的精神萎靡导致的大脑意识模糊。

听到现在可以吃饭,崔鹏不再犹豫,立刻翻身下床,跟着崔福一起走出了屋门,向着村子中间的空地走去。

走了几步路,崔鹏腹中饥饿给大脑带来的眩晕感更加明显,尤其走得快了,更觉得天旋地转。

他只能放慢脚步,缓缓地蹭着往前走。

这是一块十丈方圆的空地,此时在空地上架起了一口大锅,正在煮着东西。

崔鹏走进空地,只见数十名形容枯槁,面黄肌瘦的村民,围拢在大锅的旁边。

他们大多是意识迷离,双目无神,只是痴痴地看着眼前的大锅。

站在锅边不时用大勺搅动,防止糊锅的女子,就是崔鹏此生的母亲,崔顾的夫人。

原本她也是一个富家小姐,但随着跟着崔顾来到这小村,过起清贫的生活,她的穿着打扮也变得简单朴素了很多。

长时间的辛苦劳作让她的腰背已经有些佝偻,再加上吃不上东西造成的营养不良,使她迅速衰老,三十多岁的女人,看上去却像是五十岁的老妪。

韩夫人看到崔鹏走来,赶忙招呼着:“涛儿,粥就快煮好了,快去那边领碗排队了。”

崔鹏下意识地低头看了一眼韩夫人面前锅里的东西,锅里是绿色的菜汤。

汤面上飘浮着几根不知道是什么名字的菜叶,说是粥,其实根本就看不到有几粒米,只有几颗零星的麸子飘浮着。

崔鹏吸溜了一下鼻子,汤粥里散发出的是一种菜叶中夹带的刺鼻泥土气息,他不禁皱起了眉头……

崔福走到一边的桌子前,帮着崔鹏拿过了一个碗,然后拽着他走到了排好队的村民后面,等着领粥。

崔顾拿着一个大粥勺,站在锅边,舀起锅里的菜粥分发给村民,每个人只能分到大半碗,分到粥的村民,直接端着粥碗散坐在四周,开始食用。

大部分的人都舍不得快喝,只是小口的抿着粥水。

有幸运的村民,碗里分到菜叶,更是把菜叶含在嘴里,慢慢咀嚼,反复吸吮,舍不得咽下。

轮到崔鹏的时候,崔顾也并没有偏向,而是一视同仁地给他盛了一碗,就示意他赶紧端着碗走开。

崔鹏端着粥碗走到一边,将粥碗凑到嘴边,那种刺鼻的菜土味儿让他直觉得作呕。

前世的他每天都是享受着剧组的好吃好喝款待,几时吃过这种东西?

肚子这时不争气的又搅动起来,崔鹏意识到眼前只有这碗粥可以充饥,只能捏着鼻子,强忍着那刺鼻的气味,端起碗大口地喝着。

菜粥里的菜叶进到嘴里,崔鹏尝试着嚼了几口,一种干涩的口感透过舌尖传递到他的大脑,说不出的一种难受。

崔鹏不敢再咀嚼,索性努力地想要将未嚼碎的菜叶咽下去,菜叶划过嗓子眼儿,竟有一种锉痛的感觉,更加痛苦。

崔鹏强忍着,将碗里的菜粥全部吞下,然后用手抚摸着被划疼的咽喉,瘫坐在地上。

菜粥进肚,他稍稍地感觉舒服了一点儿,大脑的眩晕感减轻了一些。

但很快肠胃因为受到了菜粥的刺激,又开始蠕动消化起来,饥饿感竟比没有进食之前更加强烈。

崔鹏忍不住转头看向粥锅的方向,却发现锅里的菜粥都已经分发完毕,锅底已空。

大部分村民都已经吃完了自己碗里的粥,互相搀扶着离开返回自己的家中。

也有几个和崔鹏年龄相仿的年轻人,显然也没有吃饱,和他一起端着空粥碗,眼巴巴地看着见底的粥锅。

崔顾和夫人最后才给自己分配着粥,所剩的粥已经不多,两人的碗里,其实各自只有半碗左右。

他们端着粥碗刚要喝,却看到了抬头张望的崔鹏。

崔顾看看妻子,低声地:“我这碗咱们两个分着喝就好了,把你那半碗也给涛儿喝了吧。”

韩夫人轻轻点头,端着手里的粥碗,缓缓地走到了崔鹏身边,将粥碗递给他:“涛儿,你喝了吧。”

崔鹏迟疑着看着母亲摇了摇头:“给了我,您喝什么?”

韩夫人强自挤出一丝笑容,硬撑着回应着:“娘不饿,你正长身体,吃少了不行,快吃!”

崔鹏看着面前的粥碗,强咽了一口吐沫,终于还是接过粥碗,闭上眼睛喝了一口,然后赶快把粥碗还给韩夫人:“我也吃饱了,娘,你吃。”

毕竟是融合了少年的记忆,崔鹏也就有了和眼前母亲的感情,也不忍看她忍饥挨饿都为了自己。

韩夫人还想推辞,崔鹏却坚持地把粥碗还给母亲:“您喝,我真的吃饱了……”

韩夫人明白儿子孝顺,也不再坚持,端起了粥碗,小口地喝着……

“孩子他爹,孩子他爹。你醒醒啊,你怎么了?”一旁的一位村民妇女忽然激动地呼喊了起来。

她身旁一名消瘦的村民瘫倒在地上,已经一动不动。

旁边还未离开的村民都只是麻木的看了看他们,却谁也没有上前帮忙。

连续的饥饿,村里不时就有人扛不住饿死,众人已经见怪不怪了。

崔顾走到妻、儿的身边,无奈地摇头叹息着:“去年先是大旱,又是水灾,庄稼颗粒无收,各家各户都没有余粮。”

“偏偏现在又有蛾贼(普通百姓对黄巾军的称呼)作乱,又逢大旱,根本无法耕种。”

“前几日根本找不到吃的,今天勉强挖到几颗野菜煮了菜粥,明天还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吃的。”

“也不知道朝廷的赈灾粮什么时候才能发到,再这样拖下去,只怕全村人只有活活饿死一条路了。”

崔鹏看着面前的父亲,有心说什么,最终又忍住。

在他的记忆里,东汉末年的朝政已经腐败到了根儿里。

朝廷即使有心赈灾,但经过地方官员层层克扣,能发到灾民手里的所剩无几,把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是毫无意义的。

回到家中,崔鹏和崔福回到了他们俩所住的房间。

因为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为了方便照顾他,崔福就一直和他睡在一个房间。

崔福倒在床上,很快就沉沉睡去。

崔鹏躺在床上,肚子又开始隐隐作痛,让他辗转反侧,根本无法入睡。

按崔顾所说,村里早已经没有粮食,就连那种难以下咽的菜粥,明天都不一定能吃上了。

强烈的饥饿感终于让崔鹏再也躺下去,他翻身坐了起来,然后走到崔福的跟前,轻轻地推着他:“崔福,醒醒,醒醒。”

崔福迷糊着睁开了眼睛,疑惑地看着他:“少爷,干什么?睡着了就不觉得饿了,快睡吧。”

“咱们出村一起去找点吃的去。”崔鹏向崔福提议着。

“别白费力气了,少爷,村子周边,早被大家搜索遍了,草根、树皮、树叶,能扒的早就扒光了,哪里还轮得到咱们去找?”

崔福拒绝了崔鹏的提议,还要继续睡觉。

“村西边不是有条河吗?咱们去试试,没准能摸条鱼回来。”崔鹏将崔福拽起来,向崔福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那河也早被大家淘过很多遍了,哪里还可能有鱼?就算有,这黑灯瞎火的,咱们也未必能摸回来,还是先睡觉,天亮了再说吧。”崔福又想倒下。

“你懂什么,只要是活水,就随时有可能有鱼从上游下来。而且最好的捕鱼时间,就是天刚黑的时候。信我的,咱们一定能捞到鱼的。”

崔鹏做编剧的时候,曾经涉及到一些野外求生的剧情,专门研究过野外求生的知识。

对淡水鱼的习性,以及活动时间,捕捉方法都有所了解,所以他觉得自己还是有把握抓到鱼的。

在崔鹏的强烈坚持下,崔福只能勉强答应着:“好,我跟你去试试。那咱们要不要告诉老爷和夫人?”

“不用说,等咱们捕了鱼回来,给他们惊喜就好了。”

崔鹏知道父母没吃多少东西,恐怕更不容易入睡,不忍打扰他们,也怕他们为自己担心,选择了偷偷出去。

崔鹏和崔福蹑手蹑脚地出了屋,借着天上的月光,悄悄地走出了院子。

村里各家各户都已经熄了灯,在饥饿的情况下,所有人的选择都是早点睡觉,没有人再出来随便走动,到处都是静悄悄的。

崔鹏和崔福快速出了村,这才取出点火之物,做了两个火把举着,直奔村西的小河而去。

两人到了河边,借着火把的亮光可以看到,河边的树木也基本呈现干枯败落的状态,很多树木的树干上,树皮都被削光,显然是早就被村民们“洗劫”过。

崔鹏走到岸边,低下头仔细地观察着,发现岸边的水草,也大都被村民里拔光,整个岸边也是光秃秃的,比他想象的要荒芜许多。

这种情况下,是不是还能有鱼生存,还真的不好说了。

崔鹏毕竟是夸下了海口,再加上确实是饥饿难耐,强烈的觅食的本能,让他瞪起眼睛在河边努力地寻觅着。

突然,崔鹏看到眼前的水边掀起了一圈小小的涟漪,随后消散。

此时并没有夜风吹过,那只有可能是水下有东西游动,引起了水面波动。

崔鹏赶忙将手中的火把递给崔福,低声叮嘱着:“给我照着亮,千万不要出声,把鱼吓跑了。”

崔福答应着举着火把,远远地给崔鹏照亮,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崔鹏小心翼翼地走到涟漪荡起的水面附近,将自己的上衣脱下来,叠成一个网兜状,静静地等待着。

他知道鱼儿觅食和呼吸,都是有规律的,游动一会儿就要休息,过一会儿才会再游动,这个时候千万不能着急,一定要耐心等待,等着鱼再次浮上水面,再下手捕捞。

两个人就这样在岸边足足站了好半天,水面却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少爷,还要等吗?”崔福小心地小声问着。

“别急,就快好了,千万别动。”崔鹏一边小声地回应着,一边瞪着眼睛死死地盯着水面。

突然,水面上再次荡起了一圈涟漪,一条手掌长短的小鱼浮出了水面。

早已严阵以待的崔鹏,迅速地行动了,他猛地下手,举起手中的“衣服网兜”向着小鱼猛抄过去,直接将小鱼抄裹到了衣服里,然后迅速地扎紧衣服,提上了岸,走到远离河边的地方,才将衣服放下,小心地展开。

小鱼在衣服里奋力地跳动着,但离水面已远,只能是徒劳地蹦跶了几下,就躺在地上不动了。

“抓到了,真的抓到了!少爷,你真的太棒了!”崔福看着地上的鱼,欣喜地叫着。

“我就说一定能抓到吧?!”崔鹏得意地笑着,这条鱼虽然不大,但拿回家熬一锅鱼汤,还是足够一家四口开次荤了。

“走,赶紧回家。”崔鹏将小鱼用衣服重新包裹好,提在手里,招呼着崔福一起回家。

为了不引起其他人注意,他们距离村子还有一段距离,就把火把熄灭,抹黑向前走着。

“少爷,你看,村子怎么好像起火了?!”两人正走着,崔福突然指着村子的方向,惊叫了起来!

崔鹏抬头看去,也是一惊,远远地看到,村子的方向火光冲天,显然是燃起了大火……

原创文章,作者:狂龙宇恒,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989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