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下的村庄》小说最新章节,张月升 冷淑萍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阳光下的村庄

小说:悬疑

作者:林雨腾

角色:张月升 冷淑萍

简介:网文新人作者,曾为某杂志社编辑。【友情提示:本书没有系统,没有傻白甜,全程悬疑烧脑,有些许的惊悚,人物关系复杂,人性也较为复杂,但是越往后看越想看】本部小说以1940年的一桩悬案为背景,张少雨追着真相,在三个时空中探索未知的人鬼世界,扑朔迷离的案件和复杂的人物关系,他们所有人都经历着怎么的人性考验?当所有的人物关系都展开时,面对死亡和恐惧,所有人都绞尽脑汁探寻生存的真相,生存到底是什么?

书评专区

《阳光下的村庄》小说最新章节,张月升 冷淑萍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阳光下的村庄》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1995年暑假的一晚,屋子里闷热,电风扇开到了最大档,张月升夫妻二人依然不解气,看着钟表停留在9点半的位置,给隔壁邻居拨了第一个电话,没人接通,又拨了一个电话,只听院外那头传来一句

“烦不烦啊,马上回家”

他的妻子冷淑萍听到女儿这么说,气愤的回了卧室,顺手把门摔上了。

张少雨回到家,坐在沙发上无精打采,张月升也一声不吭,女儿打量着父亲,他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对自己说三道四唠唠叨叨的,便问

“你就没有什么想问的?”

“没有,你都17岁了,随你吧,以后呢,你想跟我聊天,爸爸就陪你聊,不想呢,爸爸也不问”

“我妈又回屋生闷气去了?”

“不然呢?已经9点半了”张月升还想说点什么,但是欲言又止了。

时间静止了,漫长的5分钟过去了,谁也没有再说话,张月升起身要去厕所,女儿低沉的对他说

“爸,我不想活了”

张月升攥着拳头镇定的说:“你早恋就不对,现在又失恋了,自己也不想活了?”

“是,不想活了”女儿斩钉截铁的说。

张少雨是那种果敢的女孩,敢爱敢恨,五官很标致,一头毛寸,外人看来根本不像个女孩,如果不穿校服,简直像个小痞子。

张月升知道女儿的脾气,从厕所出来,不紧不慢,回到沙发坐下,随手调低了电视的音量,看着女儿笑了笑说

“长大了,长得真漂亮,就是可惜了”

女儿没说话白了他一眼。

张月升继续说:“很久以前,在一个村里,有个男孩,他天天给一户有钱人家喂驴,还吃不上鸡蛋,就眼馋啊,偷了几个喂驴的鸡蛋,跑到家主房后偷吃”

刚讲到这里,女儿打断了他

“又是这个故事,有钱人家姓阮,然后就是发现了他偷吃鸡蛋,让他替驴干活,你都讲了800遍了,每次我赌气你就讲一遍,有意思吗?”

1940年,秋天,阮家庄村外,那天秋高气爽。

“华子华子,到了村口了”

说话的人叫王少忠,一双小眯缝眼,嘴唇微厚,要是高兴,笑起来能从嘴角挤出蜜,如若不开心,也会保持微笑,笑里藏刀的笑,没接触过他的人,从外表看上去人畜无害,在冷卫华看来,他就是个典型的小痞子,走的都是野路子。

“你能不能别嚷嚷?”冷卫华皱着眉头憋着声音回应王少忠。

“赶紧跑!追上来了!”

王少忠大喝一声,俩个年轻人拔起腿就冲,速度之快,很快便超过了足有千米的出殡队伍。

此举乱了当地出殡的规矩,冷卫华的后背被猛踹一脚栽倒在地,一只脚高高抬起,踩向冷卫华的头,轻微的,缓慢地,最后用力的在太阳穴上左右撵踩,他来不及抬头,更没有力气抬头,一个宽厚的声音低沉的说

“找,死!”

张月升有点哽咽,起身去倒水。

“爸我回屋了,还有件事想告诉你,改天陪我去趟医院”

“等会,我喝点水,你喝吗?”

张少雨摇了摇头,张月升拿着水杯坐回来继续说

“你不是一直都不知道你为什么没有姥姥吗?”

“是啊,你们一直不告诉我”张少雨的好奇心吊起来了,心想爸爸终于要跟我说姥姥的事了。

张月升看出了女儿的心思,喝了口水说

“有一天,这个姓阮的家主让这个男孩去自己家拉三个菜缸,就是那种能腌菜的,里面都是咸菜,男孩去了,刚到院里,就听里面有人哭,本能的问了句有没有人,那个女孩在里面回应,男孩急了,便用石头把门锁砸开了,女孩见男孩救她来了,一下就扑倒在男孩怀里。”

“这个女孩就是姥姥吗?”

“不是,你能不能别打断我的思路?”张月升有点不耐烦的说。

“好好好,那请您继续说”张少雨拱着手跟父亲说。

张月升喝了口水继续说

“家主他们等了半天也不见那个男孩回来,就回家去找,看见了女儿和这个男孩在一起,二话不说,一把拉着女孩就是一顿打,打完女儿又打这个男孩,男孩不敢吭声,家主锁上房门,对男孩说,你给我滚,以后你再进这个村,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随后,男孩就被逐出村了,这对欢喜鸳鸯就被拆散了。谁也没想到,一年后,这个女孩生了孩子,更让人不解的是,没过多久女孩就喝农药自杀了。又过了5年,这个男孩才得知女孩去世的消息,又回到这村子,当年的家主已经得了重病卧床不起,得知这个男孩来了,便叫人请这个男孩来家,跟这个男孩道歉,然后拉着床边的一个5岁的小女孩,指着这个男孩说,外孙女啊,叫爸爸。”

说到这,张月升喝了口水,女儿看着他问

“讲完了?这里有我姥姥什么事吗?”

“那个女孩”张月升还没说完,冷淑萍从卧室出来喊道

“张月升你是不是有病?我爸那天喝多了跟你说的事你还当真了,再说了,我不是不让你跟任何人说吗?小雨也不行!”

张少雨的好奇心都被提到了头顶,突然被冷淑萍压了下去,气冲冲的回自己的屋了,关门的一瞬间甩了一句话“我头一次听说,别大惊小怪的,明天早晨我不一定活着”说完便把房门摔上了。

张月升冲着门口喊:“不管你做什么,或者做错什么,记住,爸爸妈妈都是最爱你的人”

冷淑萍在一边嘲讽“你踏乎的,她没那个胆儿”

张月升对妻子说“50多岁的女人就是不一样,更年期啊”

冷淑萍说“你多年轻啊,男人四十一枝花,我就不知道我爸当年为啥让我嫁给你”

“姐弟恋,多时髦啊当时?”张月升开着玩笑缓和冷淑萍气愤的心情。

张少雨回到卧室躺下,心里想着这一晚接收的信息,不知道什么时候便睡着了。

原创文章,作者:林雨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973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