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镜蕴卿罗木 胡博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映镜蕴卿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喜欢沙瓜的张先森.

角色:罗木 胡博

简介:为了逃出家族绑定的命脉轮盘,两个少年费劲心力好不容易逃出却发现少爷身体异常,返回去的路上发现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从此少爷一睡不起,身体每况愈下。

少年被人欺负得奄奄一息时遇到了受邀参加风武大陆神炼宗举报的十年一次英杰大会的美人,美人出手相救告知他自己寻的人正是少年。昏迷的少爷身上究竟有什么隐秘,两个少年能否再次顺利逃出,后续遇到文意带他回师门拜师又将遇到什么新的冒险旅程呢?鸡飞狗跳的冒险开始了

书评专区

映镜蕴卿罗木 胡博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映镜蕴卿》第5章 给两只小白科普完修真大陆的常识免费阅读

“?什么?”渥丹惊讶地看着他俊逸的侧脸,“你知道?”

少年侧头回以一个无懈可击的笑容:“要是不知道的话少爷还能活到今天吗?”

自嘲的语气,无能为力的自卑浓郁到渥丹都忍不住替他诠释。

“其实,这不怪你,他得的并不是普通的,”正想把真相披露出来时,衣袖猛地被扯住。

“少爷,夜深了,该休息了。”罗木适时地出声提醒少爷寅初时到,此时辰入睡还能睡个四五个时辰,“身体刚恢复切不可熬夜。”

其实他们说的话语罗林宇不是没有注意到,只是生母已逝自己在这世上已无至亲,若罗木不介意的话倒是愿意结拜义弟,只是自己这身子虽说是好了那么多,但只有自己知道这次苏醒其实治根不治本罢了。

“你们说吧,我不介意,我早已没有了至亲,木木若是不嫌弃我,我倒是愿意听到一声兄长。”少爷朝他俩展颜一笑,说不出的惆怅在心口打转。

“啾啾,啾,”小妖仿佛能觉察到他的喜怒哀乐一般,两片叶子倏地变大盖住那张病白的脸庞轻轻地揉揉,两根须须环住那节细细的腰整个萝卜身软成一滩水……

连胡博都在尽力安慰自己了,再说了又不是自己一个人在抗,罗木为了自己牺牲了那么多,那个渥丹看起来也不简单还能喷火……

勇气暴涨的少爷回抱住那滩软滑滑的水,勉强抬起头对罗木和渥丹道:“你们继续说,我听着!我也想离开这里,但是我的身体不想成为你的累赘,我希望我可以健健康康的走,起码不能再继续拖累你了。”

嘶哑的声音中透出一丝疲惫,但更多的是泰山般坚不可移的坚定。

多年不能面对面直接交流的少爷变得如吃了定心丸一般,面不改色,目光坚定的回望着那个陪他一起吃过了诸多苦难的少年。

“少爷,”罗木同样回以一样的无声胜有声的答复:我们一起努力,克服一切,逃离这里!

“言归正题,你从什么时候发现你家少爷不对劲的?”指尖敲着竹几面,咚咚咚,清脆作响,在幽静的院子里尤其清晰。

抬头看着今夜的繁星夜空,夜色正浓,心中燃气的希望之火越烧越旺。

“七年前的那次,那晚我们两个拾掇行李一切就绪,等着守夜的人瞌睡时偷偷从侧门开溜,可还没走到城门口时少爷的心口开始抽痛,开始还能走几步,至最后连呼吸都弱了下去。”

罗木沉浸在回忆的过往中,那段不堪回首的逃跑中渐渐浮现一些更加可怕的真相。

“后来我们躲在一间破庙里,少爷已经昏睡过去了,连呼吸都停止了,我尝试过各种方式仍是于事无补,最后决然地把人往回背,每走一步离那座老宅就越近,背后停止的心跳开始复苏一般缓慢跳动,终于走到门口前,我抬头看着那座罗家大宅,此刻阴云密布盘旋高空,它像一个张着大口的怪兽,等着把我们两个一口就吞入腹中。”

“第二天少爷就醒了,他问我为什么不自己走,我没有回答他,也没有告诉他真正不能离开的原因,所以,后面本来好端端的身体突然一夜之间就奔溃了,怎么都醒不过来,罗家这几年越来壮大了,这两者之间没有关系的话谁会相信?”

真相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来得劲爆,脑子一阵嗡嗡作响其余的什么都听不到了,少爷如同被抽了魂的傀儡一般怔怔呆愣,好半晌才被怀里的滚烫的胡博扯回心神。

“原来竟是如此吗?那你为什么不离开?你明明有机会离开的,为什么要留下来陪我受这些苦?”没有关心自己接下来能不能顺利二次逃离,而是反问罗木为什么没有丢下自己独自离开,偌大的罗家逃跑一两个仆人那是常有的事,谁也不会过多去寻回一条命贱的仆人。

罗木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饱含笑意地看着他:“因为你是我哥哥,是我的兄长,是我唯一的至亲。”

原以为刚刚那句不过是自己痴心妄想,却没想到罗木早就把自己当做一家人,在七八年前自己昏睡的那段时间里不知道偷偷唤了多少次哥哥,多少回兄长这个称呼了。

泪水汹涌而止,正想投入弟弟的怀抱时,怀里的胡博砰地一声变得成人般大小,两根须须抱着他,两瓣叶子按住自己的后脑勺,脸颊紧紧贴住暖暖的滑滑的胡博身体,少爷哽咽的声音传来。

细小泪流沿着眼角流下,没入白白嫩嫩的躯干中消失不见……

断断续续的哭声不一会就止住了,似是害怕夜静被人听到以免引起什么异况,少爷抹了抹泪水抬眼就看到胡博大大的萌眼眨巴眨巴凝视着自己:“啾,啾啾啾啾,啾。”

噗嗤一声笑了,少爷真心觉得这个小妖很是可爱,通人性,越招人喜欢。

“少爷,”罗木拿着一块布巾给自己擦泪水,“我们现在还有机会,不要放弃,我们一定可以离开这里的。”

“嗯!”干净的小脸上红通通的,少爷觉得自己还是没有长大,动不动就爱哭,得好好改改。

“如此看来,这罗家确实蹊跷得很,”看他们两兄弟的苦难情深,尤其是罗木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都能做到这份上,那自己若是不搭把手也说不过去了。

“我应邀来参加此次神炼宗举办的英杰大比,实际上神炼宗想借此机会来偏河城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弟子人选,我和其他几个道友被安排住宿在罗家,同样也有其他门派陆续到来。”

“你明明是妖,竟然敢邀请你?这什么宗的也不过如此。”罗木一听这渥丹连胡博的须须都挣不开看来实力一般般嘛。

渥丹听闻也不气恼,只瞥了一眼仍在紧紧贴在一起的一人一妖,罗木不谙世事不懂修真界也是正常,今夜看来是睡不了了,遂招呼让他们进卧房商议。

抬手布置一道结界以防有心之人窥听,渥丹这才同他们讲述属于修真大陆的一些基本常识。

筑基,金丹,元婴,合体,大乘,渡劫飞升,六个境界,每个境界分三阶,分别是初阶,中阶和后阶,比如筑基初阶,筑基中阶,筑基后阶,以此类推。

门派宗门自然也有三六九等,渥丹出世白来年,接触最多的自然是下三等,分别是神炼宗,明申门,灵溪山,中三等极少见到,渭太门,飞仙峰,上三等则是陵屾宫,擎剑宫,风凌谷。

最出名的自然擎剑宫,以锻炼强悍的肉体为主得的剑修,个个夸境界的恐怖战斗力引得众人不敢随意挑衅他们。

然后就是陵屾宫,以阵法道符炼器为主,偶尔也会收几个剑修弟子养养。

最后不得不提的就是这风凌谷,剑修会不会受伤?会,而且是经常性的。符修一个不小心被自己的阵法锁住或者产生爆炸引发范围性伤害,需要不需要疗伤?需要,那么这个风凌谷的丹药师就很关键了,一颗品阶中等的丹药就能让半条命进阎王府的修士瞬间捡回半条命,所以,不到万不得已连蛮不讲理强横蛮行的剑修都不想轻易得罪他们,不然丹药不买你,看你下次死。

给两只小白科普完修真大陆的常识,渥丹静静闭言不语,留待他们多一些时间来消化消化。

最先是少爷开了口:“那么我这能,解决吗?”中间的停顿完整披露出自己内心最担忧的部分:能否顺利离开这里,逃离这个可怕的牢笼。

渥丹一时之间也不能给出答复,他起身走到窗棂望着地平线半颗火红圆球,亮光普照大地,房内一片明亮。

众人解散前罗木给渥丹交代了一个小任务让他帮忙完成,渥丹点头致意自己会完成的。

一中午过去,睡醒的主仆二人在杏树树闲情逸致地享用简单温馨的午食,胡博依旧是两条须须捧着大盘咕噜咕噜地喝着粥,时不时挑出里面的细小肉沫丢到少爷碗里:“啾。”

碗里倏然多了一小块肉,罗林宇低声一笑把肉沫勺起吃了,还不忘回头对它道一声谢。

虽然只有半天相处的时间,但不难看出胡博确实是只好妖,而且极其可爱。自从自己醒了以后步步紧跟自己,上个厕房还要跟着蹲守在门口时不时偷偷瞄一眼,俨然是个尽心尽责的小侍卫。

“少爷,少吃点,以免胀腹难受。”在一旁已吃饱停下碗筷的罗木忍不住提醒还想再添一碗米粥的少爷。

“隔,好饱。”少爷满足地打了隔,“昨晚我吃了那么多烤肉也不见你提醒,如今我才吃了一碗半你就要说我,莫不是荤食多吃素食少吃吗?”

质疑的眼光回望罗木,顿时把他说噎了,这能怎么相提并论呢?

“昨夜是肉里加了杏果汁可以给肠胃生肌补能,所以多吃一点是好事,可如今肠胃已经恢复原来正常状态,就不能暴饮暴食了。”罗木瞧着少爷已经开始吃了两大口,赶紧把碗抢过来倒给胡博吃。

“啾~”胡博头顶两片叶子抖得厉害,啾个不停,一口把粥喝光,“嗝,”咂咂嘴往后一趟,呼呼睡过去了。

拗不过罗木的少爷抱着吃得肚皮圆滚滚的胡博进屋小憩了。

“啊?你们不等我居然吃完了?那我的份呢?”匆匆忙忙打探完消息赶来的渥丹只能忿忿地瞅着罗木能把他的那份饭食拿出来给他享用。

自己昨夜可是一整宿没睡和他商议对策,大清早又要跑去前院刺探敌情,眼下好不容易赶在食时前回来,结果……

呜呜呜,眼泪就要落下,美人要伤心了!

“给你,辛苦了。”一碗热腾腾的肉末粥及时出现阻止了涕泗横流的悲惨局面,渥丹一面感叹真是好命一面又忍住觉得自己可怜,为什么要以哭来换取物质呢?

“前院也有饭菜,你吃完再回不行?”放着美酒佳肴不享用非得跑来自己这吃白食,这人脑子锈了不是。

渥丹薄唇抿了抿,什么也没说,低头将热粥吹凉一口一口吞咽进度,暖意融融,舒适得很。

山珍海味哪里比得过寻了多年的人亲手煮的一碗粥,就像下班早早赶回家第一时间吃一口家里爱妻做的饭菜一样,热烈而浓稠的爱意。

罗木可不知他心里所想,干坐在旁边捡着几片扇叶无聊堆积叠放成塔。

待渥丹把粥喝完,已是一刻钟后。

晌午的日光热烈,在这方杏树之下尽显阴凉,斑驳光影落在两人身上,随风轻轻晃动。

不等罗木开口询问,渥丹就直接把消息说了,“罗家果然有问题,我无意间打听到一个奇怪的现象,平时的前院和后院是单独隔开各自形成独立的空间,也就是除非有钥匙后院是进不来前院的。”

“我还偷偷散播神识查探一番,发现祠堂那里有一股磁力,会吞噬掉修士的神识增加祠堂的防护结界。”渥丹回想起当时神识差点被强行拉扯进去忍不住一阵后怕,后背冷汗洇湿了衣衫。

及时收回神识,渥丹倒躺在床榻上花了很长时间才稳住心神,乔装打扮一番出了门一路小心翼翼躲避来往仆人往那祠堂走去。

所有修为自主封起似普通人一般经过那座阴森的祠堂时,试探性地伸出一指,原以为会被预料之中的磁力阻挡,出乎意外地那股磁力消失无踪。

原来这祠堂是不允许修士进入的,普通人譬如罗家仆人是不受阻力随时随地都可进来清扫灰尘。

渥丹避开他人偷偷溜进到祠堂里继续探查详情时,正看着余光忽然瞥见角落里一片黑布半盖住的牌位,下方未遮住的几个字赫然闯入视线:林宇继命之位。

轰地一声在脑海炸开,这不是失传已久的替命续运阵吗?

此阵实在恶毒至极,乃是一名阵修无意中研究出来,是以活着至亲之人立死碑,辅以锁魂环镇压在至阴处,盖以黑布锁死此人三魂七魄永世为契,转生气运给家族带来好运招财进宝,当家之主享用碑名之人所有的寿数不受阎王府管束,因此阵带来的巨大负面影响是以当时被擎剑宫全宫清剿,此阵得以失传。

可在自己眼前的确确实实就是替命续运阵啊,名字普通但其蕴含的爆发力足以改变整个家族乃至于整个修真门派一直以来平衡点。

今日受到的冲击力过于震撼,超乎自己的所有的认知,渥丹连牌位名字都来不及看连忙赶回把这一切悉数告知罗木。

作者有话要说:

罗木:这名字作者想必想破了头。

渥丹:我都不好意思念出来。

>>>点此阅读《映镜蕴卿》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喜欢沙瓜的张先森.,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970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