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少别虐了,夫人她逃了》小说最新章节,薛婉柔 冷寒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薄少别虐了,夫人她逃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仟忆

角色:薛婉柔 冷寒山

简介:一张契约联姻书,冷凝雪终于嫁给了爱了十年的薄少倾。本以为可以相守终老,却不曾是噩梦的开始。男人狠狠的捏住她的下颚。“享受吗?我的爱妻。”“想逃,你也得有命逃。”“我就要缠住你,怎么样?”“对不起,我错怪你了!”……爱你的时候,你不爱。等发现爱她入骨时,她已经不爱你了。看男人最后如何挽回这份遗失的爱情。

书评专区

《薄少别虐了,夫人她逃了》小说最新章节,薛婉柔 冷寒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薄少别虐了,夫人她逃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寒秋十月,雍城的风吹的凛冽,刺骨的寒凉侵袭这周围的每一寸空气。

现在是晚上九点钟。

硕大的蠡湖别墅内,四处灯火通明。

唯独一处,伸手不见五指。

冷凝雪被人反捆住手脚,丢在冰冷的地窖中,无人知晓。

伴随着咣当一声,地窖口处透出昏黄的光,打在来人骨感分明的脸上,显得清冷决绝。

“少倾,是你吗?”冷凝雪恍惚中朝声音的一边喊道,娇弱显得有气无力。

空气像凝结了一样。

瞬间,脑袋被人强行提起,头皮传来刺痛感。

“这两个字,也配你叫?”冰冷中透着厌恶。

薄少倾狠狠的扯住冷凝雪的秀发,暴怒的扇着这秀美动人的脸蛋儿,带着婚戒的巴掌扫过,在那光洁白皙的皮肤上,留下触目惊心的划痕。

痛从脸上传到耳根再到大脑,冷凝雪瞬间清醒。

“少倾,不要……”

话还没说完。

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整个身子摔倒在地,脑袋嗡嗡炸响,嘴角发麻。

脸再一次被划出一道口子,火辣辣的疼,渗出红色液体,即便在昏暗的光线下依旧能显现出点点猩红。

刚从地上爬起身,却又被死死钳住,丝毫动弹不得。

噼里啪啦的耳光如冰雹般砸在脸上,没有一丝丝拖泥带水,更别提要怜香惜玉,甚至是狠辣无情。

她感受到了男人的愤怒,在挣扎中扯开了蒙着眼的布条,光刺在她空洞的双眼上,眼眶上的污血已经结痂,很狰狞。

“啧——啧——啧。”

“这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容貌,可惜了。冷寒山的千金,果然是温香软玉。不过,你再羞涩如霞,在我这里也是贱命一条,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薄少倾一副高傲,胜利的王者姿态,凑近这恐怖如斯带着凄美的脸,幽幽的问道。

“享受吗?我的爱妻。”

不等她回答,也容不得冷凝雪回答。

修长骨节分明的大手顺着脸部的划痕缓缓爱抚而下,把粘血的手指放在鼻息处嗅了嗅,而后伸出嫩舌直接将她脸上的血渍贪婪的噬舔干净。

这动作像是欣赏一副精美的艺术品,又像是在品一份美味大餐,回味无穷还意犹未尽。

抬眼,冷漠中带着不屑。

瞬间猛的扼住白皙纤细的天鹅颈,狠狠的用力挤压,两端开始充血,喉咙间发出窒息的声音。

看着冷凝雪只剩最后一丝气,薄少倾用力将她甩开在地,一脚一脚的踢中她的腹部。

血,顺着下身蔓延开来。

这动作,凶狠,粗暴,残忍,无情。

他恨她。

他巴不得冷凝雪立刻去死,可他不会让她如此痛快的死去。他要慢慢的折磨她,一点一点的将她的肉体摧残,直到自己忘记薛婉柔的那一刻。

说起薛婉柔,薄少倾的眼睛里总有一丝藏不住的温柔。

而这一切只因一张联姻契约书,就毁了他的一切,毁了他的薛婉柔。

“砰。”

地窖的门又狠狠的关上了。

薄少倾愤怒的踢了一脚堆在地窖口旁边的杂物。

他的气没消。

回到房间,站在落地窗前,点燃一根香烟夹在两指间,猛的吸上一口,那味道充斥着鼻腔,滑向胸腔,有种窒息的感觉。

这个女人简直是太可恶。

而他的薛婉柔也死的好无辜。

婚礼的前一个星期,薛婉柔还提醒他不要娶冷凝雪,说她就是一个蛇蝎女人。

可他根本就不相信。

毕竟父亲薄炳怀和冷寒山是过命兄弟,他们曾经一起出生入死,下海经商,能签下契约联姻书,这绝不是儿戏。

更何况,他要娶的是拥有几百亿资金的冷氏之女,他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

婚礼定在三天前,一切按部就班,虽然薛婉柔看起来不高兴,可她还是祝福了他,兴冲冲的为他忙前忙后的筹办着婚礼。

薛婉柔曾打电话说,冷凝雪找她一起去看婚纱。

可这一出去,再见面却是在殡仪馆,薛婉柔身上没有一处是完整的。

他都不敢相信,那个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女孩,脸上,身上一道道血痕,被人摘去眼球,手脚筋全被挑断,丢弃在废弃的烂尾楼,被野狗啃食的面目全非。

这么恶毒的手段,不是冷凝雪干的还能有谁?

薄少倾狠狠的将雪茄掐灭在烟灰缸中,忍着内心的剧痛,抚摸着桌面上自己和薛婉柔的合影。

地窖中,冷凝雪被折磨的只剩下一丝气,她拖着疼痛难忍的身躯,摸索着向地窖口爬去。

此时身下的血,已经浸湿了身上白色的婚纱,在地上留下骇人惊魂的印记。

她气若游丝的呼喊着:“救命,救命……”

可这一切全部淹没在黑暗中。

“轰隆”,一道闪电划破寂静的夜空,时不时电闪雷鸣。

屋外狂风大作,树枝狂摆,像要掀翻这座别墅一样,大雨猛然倾泻而下。

向地窖中大肆倒灌进去。

水渐渐浸没了地面,再到小腿,大腿,胸前,脖颈……。

“救命-”

冷凝雪喊到喉咙沙哑,喊到撕心裂肺,喊到绝望。

泪顺着脸颊滑下来,钻心的疼,却怎么也无法遮盖心里的伤。

如果时间有轮回,她情愿下十八层地狱,也要诅咒薄少倾永生永世得不到爱。

她后悔了,后悔嫁给自己暗恋了十年的男人。

本以为父亲掏出几百亿的资金,助他守住薄氏企业,帮他坐上雍城第一把财团巨头交椅,他会对她真情相拥,痴心不改。

可却没料到,这个男人就是一匹喂不熟的狼,婚礼还没开始就性情大变。

父亲冷寒山,母亲云雅南刚从婚车上下来了,一声巨响她们就这样橫死在了自己的面前。

而自己也即将死在这里。

冷凝雪悔不当初,自己错的太离谱了,甚至是太悲哀了。

在薄少倾夺走自己的第一次,冷凝雪就该知道这个男人人面兽心,根本就不爱她,也不是真心娶她,而是为了利用她。

可她天真的以为,一张联姻契约书就会绑住他,薄少倾一定会顾及自己的前途,履行约定。

事实上,到现在冷凝雪才明白,爱一个人是需要付出痛苦的代价。

她的母亲,她的父亲,她的眼睛,她的命。

在他心里就是一文不值。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冷凝雪已经不再抱任何希望了,她的记忆逐渐变得模糊。

轰隆隆的雷声一直没有停止,似乎在哀鸣这世道的不公。

原创文章,作者:仟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942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