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人间典狱司,职业摆渡人》刘禹 夏玉霓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人间典狱司,职业摆渡人

小说:悬疑

作者:误入凡尘

角色:刘禹 夏玉霓

简介:世上有一种特殊的职业,叫做灵魂摆渡人。他们天赋异禀,行走在无际的黑暗迷雾之间。他们坚守正义,在除魔卫道的路上孤勇前行。他们特立独行,冒着冰与火的危险拼命成长。……他们就是灵魂摆渡人!

书评专区

小说《人间典狱司,职业摆渡人》刘禹 夏玉霓完整版免费阅读

《人间典狱司,职业摆渡人》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青铜城。

晚上十一点三十分钟。

夏家大宅,富丽堂皇的大厅,灯光明亮。

“离婚!必须离婚!”

一个穿着高贵紫色丝绸睡衣,身材依旧曼妙,容颜依旧年轻的女人,焦躁地在客厅走来走去。

她拿起桌面上的三张照片,看了一眼之后,又愤怒地摔回桌上,再用她的指头敲击着照片,说:

“刘禹他只不过是一个上门女婿,竟然敢公然和别的女人进出那样的地方,把咱们家霓霓当什么了!”

“我们夏家在青铜城是什么地位?他一个狗东西竟敢作出这样的事,传出去,让青铜城上城区的人怎么看我们夏家?”

“离!必须离!让他滚蛋!”

这个愤怒的女人叫方瑶,是夏家家主夏伟明的夫人,同时,她也是青铜城“八佬”之一方家家主方敬之的女儿。

此时,夏家的客厅还有其他人在。

夏家家主夏伟明正闭目抽着烟,眉头紧锁,时不时捏一下两眼之间的穴位,极力忍受方瑶的咆哮。

夏玉雯是夏伟明的小女儿,此时正窝在沙发上玩着手机,时不时冒出来一句。

“家花哪有野花香,对吧?”

“男人嘛!总得有撒火的地方,特别是像姐夫这样的上门女婿!”

“婚姻啊!往往都是爱情的坟墓。”

……

只有夏玉霓,用表现出来的愤怒,掩盖着对已经失联一晚上的刘禹的担忧。

不管她是给刘禹打电话,还是给他发信息,刘禹都没有回复。

难道真的像照片上的那样吗?

夏玉霓不敢去看桌面上的照片。

三张照片,一张是自己的老公刘禹和一个高挑女子一起走进明日香会所画面。虽然只有背影,但是夏玉霓绝对不会认错,那个男人就是自己的老公刘禹。

第二张照片,是在一条灯光不算明亮的巷子口,刘禹将一个个子比他矮一头的女子壁咚在墙上。因为光线和拍照角度的原因,夏玉霓也不确定刘禹是否真的亲上去。

第三张照片,是刘禹抱着一个女子从明日香会所出来。

这张是正面照,拍得清晰无比。就连夏玉霓自己也无法找任何借口说这男人不是她的老公。

夏玉霓从来就没有怀疑过刘禹,因为刘禹曾经对天发誓:“我的所作所为,对得起老婆大人对我的信任。”

“妈,也许有什么误会也说不定。可能老公他只是刚好去那里送外卖……”

夏玉霓说出了一句连自己也不相信的话。

“姐,我知道你爱姐夫,可也得理智一点吧?把外卖送进去,再抱一个出来?谁信呢?”夏玉雯说道。

方瑶急走两步,坐到夏玉霓的身边,压制着自己的愤怒,忧心地说:“霓霓啊!我知道你和那小子的感情很深,可是……”

方瑶想破口大骂,但是她又不能在自己的女儿前面将女儿深爱的男人骂得一文不值。

“可是……他不能这样做啊!”

一直沉默不语的夏伟明开口说了话。他说:“刘禹这么做确实不对!不管怎么样,都得敲打敲打才行!”

夏伟明把烟头按灭在烟灰缸,说:“让他别再干外卖了!从明天起,到公司里来,跟着我做事。事情多了,他也就没心思也没时间去花天酒地。”

夏玉霓感激地看着自己父亲。

她真的不想和刘禹离婚。

从相识相知相爱到结婚,两人在一起已经十年。

要分开,生不如死!

“老夏,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还想留下那个不知廉耻的狗东西?”

方瑶见夏伟明又沉默下来,火气更上一层楼,怒道:“老夏!你就这么糟践自己的女儿啊?霓霓可是你亲生女儿啊!”

“咱们家可从来没亏待那小子啊!”

……

夏伟明的心情真的很烦躁,今天是他第三次收到那个陌生人的信息,上面还附着自己在明日香会所为所欲为的照片。

他不知道这个陌生人是谁,也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

三条信息来自三个不同的号码,但他绝对能保证,发这三条信息的是一个人。

因为,最后都是同样一句话:“不要再去明日香会所,那里不干净!”

凌晨零点十五分。

刘禹把摩托车停到车库,脱下衣服,在车镜前重新处理了一下手臂上和后背上的抓痕。

抓痕见血,而且溢出来的血是黑色的,即使已经处理过,现在依旧是火辣辣地疼。

“抓哪里不好?非得往手臂和后背抓!要是霓霓看到了咋解释啊!唉哟……”

可刘禹现在还不能告诉霓霓自己的职业是灵魂摆渡人。

那是一个危机四伏的世界,真心不想把最亲的人卷进来。

他走到夏家大宅门前,刚想开门,却看见客厅方向的窗户依然灯火通明。

这个时候,大厅不应该有人在啊!

岳父夏伟明是生意场上的人,早出晚归,觥筹交错。即使回来,也会回到书房。

当然,睡觉也在书房。

岳母方瑶,同样经常出门深夜才回来。

至于她去干什么,刘禹就不得而知了。倒是有一次晚归,听到夏伟明和方瑶在吵架,说什么干不干净。

而小姨子夏玉雯,自从自己嫁到……入赘到夏家,她就从来没有在凌晨三点之前回家。

自己的老婆霓霓,是一个婚纱设计师,几乎每天都在家里的工作室里画稿,设计她想象当中婚纱的样子。

她说过,每年都会为自己设计出一款婚纱,在结婚纪念日当天去拍一组婚纱照。

不过,今晚霓霓的工作室也没有开灯。

刘禹意识到不对劲,但他也没多想什么。

今晚缉捕一只“恶灵”已经累得够呛,不仅挂了彩,还让它给逃了,实在没有心思再去思考什么。

唯一的想法是,他得向老婆申请两千块钱,买一台手机。

在缉捕“恶灵”的过程中,自己的手机粉身碎骨,英勇就义。

刘禹若无其事地走进客厅,看见的是一家人整整齐齐待在客厅。

天啊噜!

这可是继他和霓霓结婚当天之后,第一次出现一家人待在客厅的情景。

大事!绝对是大事!

刘禹快速扫了一圈。

岳父夏伟明神色凝重,岳母方瑶怒不可遏,小姨子夏玉雯是一副看戏的表情。

刘禹看向自己的老婆夏玉霓,想从她的眼神里读出现在家里是什么情况。

但是,刘禹看见了自己老婆生气的眼神,但是他依然在老婆的眼中看出了担忧和欢喜。

刘禹二话不说,“扑通”跪了下来。

情况不对,双膝一跪,不管错对,事半功倍。

跪天跪地跪父母跪老婆,人之常情。

谁叫刘禹是个孤儿呢?入赘夏家之后,霓霓的父母就是自己的亲生父母。

只不过这一跪,倒是让夏玉雯占了便宜!

方瑶率先发难,怒道:“刘禹,你可总算回来了,你这样做,对得起霓霓吗?对得起夏家吗?”

刘禹脑子里飞转,虽然岳母不是很待见自己,但也从来没有无缘无故对自己发难的先例。

他从方瑶的话里抽丝剥茧,看向已经泪眼的老婆,在从自身出发寻找原因。

“我错了!”

刘禹说这句“我错了”,是真心的。

方瑶听了,火冒三丈,喊道:“我呸!你看看你做的好事!”

她拿起桌面上的照片,摔在刘禹的脸上,补了一句:“这是你随便说一句‘我错了’就能解决的事吗?”

刘禹看了一眼照片,大喊了一声:“我丢!”

原创文章,作者:误入凡尘,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936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