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薇灵嗅》戴林傲 谢教授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探薇灵嗅

小说:鉴宝

作者:贝道尚

角色:戴林傲 谢教授

简介:他天生嗅觉灵敏,本来以为这是上天对他的惩罚,可是一次偶然的经历却让他重新发现了自己。这不是一种惩罚,而是上天的恩赐,他可以凭借这一天赋逆天改命!

书评专区

《探薇灵嗅》戴林傲 谢教授小说免费阅读

《探薇灵嗅》第5章 姬先生免费阅读

离拍卖会还有一个小时,众人出了地下室来到大厅,戴友山和康宝久带着谢教授先到贵宾室去休息,其他人各自散去,就剩下谢教授的几个学生。长辈们一离开,他们几个也就放松了下来。

“哇,师兄,原来你是个富二代啊,真没看出来。”一个女生说道。

“这有什么。”戴林傲一脸无所谓地说道,可是心里却乐开了花。他点手把一个酒店的值班经理叫了过来,道:“小吴啊,给这几位每人找一间房间,让他们先休息一下,这些都是我的学弟学妹,你好好招待。”

“是,戴先生。”那个吴姓经理道。

戴林傲安排人做事的神情潇洒飘逸,贵公子的气势十足,让一旁的学弟学妹不禁仰慕,“不是吧,师兄,这个酒店也是你们家的吗?”

“哦,不全是,其他人也有股份。”戴林傲看似谦逊,实则霸气侧漏地说道。

“哇,太厉害了。”

几个人欢天喜地地准备跟着吴经理去休息,却听戴林傲说道:“那个……冰晨,你留一下吧,我有点事跟你说。”

其他人彼此相顾,都是一笑,一个女生道:“那我们就不打扰师兄和师妹了。”他们一个个也都是人精,平时戴林傲对于夏冰晨那点心思早就看出来了。

夏冰晨虽然心思单纯,但听了这话多少也有点不自在,幸好于见水还在旁边,还不至于太过尴尬。

“师兄,你找我有什么事啊?”见其他人走远,夏冰晨问道。

“嗯……”

戴林傲其实是想带夏冰晨到自己家看看,他们家就在这个酒店后面不远。这里是嘉市的富人区,后面有几十栋独栋别墅,里面住的人都是嘉市非富即贵的头面人物,而这个酒店就相当于别墅区的大门,富人们有什么招待需要也可以直接在酒店里举行。

戴林傲家的别墅在这个小区里也属顶级,在整个嘉市都鲜有其匹,戴林傲觉得夏冰晨如果见了,一定会自己家的富贵气折服。可是身边的这个于见水却颇不知趣,赖在这里碍手碍脚的,总不能把他也一块带过去吧,所以戴林傲说话这才有些迟疑。

“那边有个洗手间,你要不要先去一下。”戴林傲没办法,只好想法把夏冰晨支开。

听他这么一说,夏冰晨愣了一下,不明所以地道:“哦,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还真是要去一下,那你们先等我一下。”说着朝那边走去。

“哎呦,傲哥,那妞不错啊,是你女朋友?”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一进门就冲戴林傲嚷道。

这人染了一缕黄毛,耳朵上打着个耳钉,长得流里流气的,身边还跟着一个打扮妖艳的女子。他一走过来,于见水就忍不住捂了捂鼻子,如果戴林傲的恶臭是隐藏在内的,那么这个人就是赤裸裸展露于外,不过两人终究是一丘之貉,打老远于见水就知道这人不是什么好鸟。

“别瞎说,那是我师妹。”戴林傲见了来人,立马换了一副嬉笑的嘴脸道。

“哦,对了,傲哥现在是混学术圈的人,对女人的品味也不一样了,哈哈哈。”黄毛一脸轻浮地笑道。

“滚蛋,老子对女人的品味什么时候低过。”戴林傲此时彻底放下了伪装,露出了纨绔子弟的嘴脸。

“哎,这哥们是谁?”黄毛指了指于见水道。

“他……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野小子,你还待在这干嘛?”戴林傲刚才把夏冰晨支开就是想对于见水下逐客令,被黄毛这么一搅合差点忘了,这时想起来便不客气地道。

“我……我在等我朋友。”于见水虽然知道戴林傲虚伪,但见他嘴脸切换得这么流畅,也着实有点不适应。

“朋友,你也配?出去!”戴林傲怕夏冰晨回来,赶忙有点声色俱厉地驱逐道。

“凭什么,你说出去就出去……”

“保安!”还没等于见水说完,戴林傲就迫不及待地道。

立马有四五个五大三粗的保安跑了过来,“什么事,戴先生?”为首的一个保安问道。

“把这个人轰出去。”戴林傲不耐烦地道。

“先生,请你配合一下,马上离开。”为首的保安严厉地道。

“这里是公共场合,我凭什么不能呆在这?”虽然是一个小人物,但于见水从来也没被人像个乞丐一样被人驱赶过,何况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一股羞愤之情涌上心头,他的脸都要涨红了。

“这里是会员制,如果没有受到邀请,你就不能呆在这里,不要逼我们动手!”几个保安说着就要动手。

“谁说他没有被受到邀请啊,他是我的客人。”这时忽然有个人在保安背后说道。

众人回头一看,见后面站着两个人,为首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穿着一件马甲西服,嘴上留着一撇八字胡,显得精明而沉稳。另外一个穿着笔挺的西装,一副不苟言笑的神色。

“成哥,你认识他?”戴林傲有些奇怪地问道。

“是啊,我和这个兄弟好长时间没见了,是不是啊兄弟?”来人说着就过来拍了拍于见水的肩膀。

“成哥。”于见水就坡下驴地喊了来人一声,他不知道来人为什么帮他解围,但无论如何他都感激不尽。况且这个人的气息并不差,他的气息似乎亦正亦邪,就像汽油味一样,虽然不清新,但很吸引人。

“嗯,好兄弟,咱们到那边喝一杯。”来人见他心思活络,高兴地说道。又对几个保安道:“这是我的朋友,你们不许拦着。”

“是,姬先生。”几个保安似乎很在意这人的话,赶紧退了下去。

戴林傲瞪了于见水一眼,但也无可奈何。

来人扶着于见水的肩膀,把他带到了酒吧间的一个角落,三人落座后,见周围没人才把手放开。

“成……成哥是吧,刚才谢谢你帮我解围。”于见水由衷地道。

“小意思,我就看不惯这些人仗势欺人的样子,我叫姬连成,这位是我的兄弟孟达,小兄弟你尊姓大名呢?”来人笑眯眯地问道,那个叫孟达的人也冲着于见水点了点头。

“哦,我叫于见水。”于见水忙道。

“小兄弟也是谢教授的学生?”姬连成问道。

“不是。”于见水有些窘迫地道。

“那我刚才怎么看你和他们一块从地下室走出来呢?”

“谢教授的一个学生是我的朋友,我是跟着她一块去的。”

“哦,是这样。”姬连成语气里有些失望,“那你能跟我说说,你在地下室看到了什么吗?”他紧接着又问道。

“看到什么?”于见水有些不解。

“是这样,我知道待会拍卖会的拍品就放在下面,但我不知道拍品是什么,所以想问问你。”

“有两件瓷器和一个陶罐,不过那两件瓷器好像不怎么值钱,那个陶罐才是主要的拍品。”于见水看得出姬连成对下面的情况很感兴趣,他受人恩惠,对这人挺有好感的,就尽量把知道的情形说了出来。

“是一件什么样的陶罐?”

“看样子普普通通,不过谢教授看了却很激动,据那个叫康宝久的说,这个陶罐他准备卖到一亿以上。”于见水一五一十地道。

“谢教授也鉴定过了?他说这件东西是真的?”姬连成一脸关切地问道。

“谢教授倒是没明确说,不过据说他们做了一个年代鉴定,那是个几千年前的罐子。”

“这就奇怪了,难道康宝久这次找到一件真文物?”姬连成将身体靠在了沙发上,喃喃自语道。

“成哥,七八次是假的,总也得有一两次是真的,否则容易露馅,会不会这次就是真的?”旁边的孟达提醒道。

“不会,如果是一件真的,那他们两家何必这么大费周章?”姬连成道。

戴家是以经营古董起家不假,但绝不像戴友山说的是“经营文物生意的”那么简单。戴家人早先靠贩卖文物赚了一些小钱,就在嘉市开了一个古玩店,本是个普通的古董贩子人家,真正发迹还要追溯到民国时期。那时候天下大乱,倒卖文物成了一个暴利行业,而且因为没什么人管,风险变得极低,戴家就是趁着这股风潮崛起的。

那时候文物大盗奇多,而其中最令人不耻的就是将文物卖给外国人,像臭名昭著的卢芹斋,正是通过他的手,流出国外的国宝文物不计其数。戴家的生意虽然没有那么昭著,但向外国人贩卖的文物也绝不在少数,他们家也因此积累了第一桶金。解放后戴家着实老实了一段时间,可是戴家的子孙从来没有忘记家族的老本行,近几十年来随着国家政策的放宽,戴家人重操旧业,又干起了贩卖文物的生意。

相比于前辈,戴友山可谓青出于蓝,他不仅倒卖文物,还制假售价,现在市场上的假文物有三成出自戴家,很多盗墓团伙跟他家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只不过戴家的生意做得比较隐蔽,外人很难察觉。通过贩卖和造假,戴家赚了不少钱,但这些钱来路不正,所以戴家就要想方设法将钱洗白。别看戴家现在涉足地产和酒店业,看起来财大气粗,可是这些产业盈利有限,不过是戴家的洗钱工具而已,他们家真正赚钱的产业还是来自古董行。

民国年间流失国宝陶罐的事确有其事,不过谁也没亲眼见过那个陶罐,料想应该早就不知所踪了。而地下室的那个是戴家让人根据传说仿造的,不得不说戴家造假的手段高明,陶罐被仿得几乎毫无破绽,连谢教授和一干专家都看不出猫腻。

这次拍卖会就是一个洗钱的幌子,别看康宝久是什么古文化协会的会长,他不过是戴家手下的一个干将,是戴友山指使康宝久编了一个西班牙淘宝的故事,又让他组织了这次拍卖,一切只为了洗钱。

刚才康宝久带谢教授去看陶罐也别有用意,如果谢教授能够鉴定出陶罐为假的,那这个局就破了,如果谢教授鉴定不出来,那就相当于让谢教授在众人面前为这个罐子的真实性做了保。

这个局如果提前破了也无所谓,顶多下次再组一个,但如果谢教授没看出真伪,那这罐子的真实性就几乎坐实了,这次拍卖会也就变得正大光明,到时候戴家就又有一两个亿的钱要被洗白了。

只是可怜了谢教授,被人当枪使不说,将来可能还会抱着这个在戴家作坊里做出来的罐子研究半天。

>>>点此阅读《探薇灵嗅》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贝道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935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