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晟 三澄叶《限界:程式突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限界:程式突破

小说:玄幻

作者:安德球

角色:陆晟 三澄叶

简介:一侧是世界顶尖级别的白帽子程序媛,另一侧则是被程序语言支配的魔法大陆,偶然之间的交错重叠,两者会面于一起。本应当是纵横位面的强者,命运却被一枚连接维度的神器扭转,而无心之人的痛楚也逐渐浮现。他不想知道答案,但却最终走向了巅峰之路,世人说她是神邸一样强大的传奇,但只有他自己明白,摸鱼,才是最终奥义。

书评专区

陆晟 三澄叶《限界:程式突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限界:程式突破》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飘散的雪花六芒星似的样貌在冬日的阳光下消融堆叠,吸收着寒日里已然不多的热量融化。一场大雪过后不见转暖反而更加冰冷彻骨,空无一人的小村镇结冰的泥路上散着寒气。像这样的冬天总是年复一年地到来,挨过了冬天,便就是春天,方才能给冬日里抖动着身体想要获取热量的人一丝慰藉。

这是三澄镇的冬日,偏远而不发达的村落里没有足够的程式器械抵御寒气,最好的方案便是蜗居在家里,依偎着原始而有用的火炉取暖。虽然并不是发达的村镇,但好在王室为这里指派的贵族三澄家算得上是仁慈的治安官,没有苛刻的律法和税收,让居民至少得以安然过冬。他们当然会感激自己的领主,但同时也又在畏惧自己的领主,贵族和平民之间,似乎从天生就有一道屏障,战功、出身、法术,还有更多的元素将两者割离。

当然了,三澄家的冬天却不像治下居民一样安宁。皑皑白雪使三澄家凝重的气氛更加惨淡,又好似三澄家大家族人苍白的毫无生气的面孔。三日后便是春日庆典,但就在此刻三澄家千金却蒙遭迫害,陷入昏迷。没有人知道凶手是如何做到、如何设计成功的,况且仁慈的三澄家不可能会有仇家寻仇。家主三澄叶想,或许是妒忌着自己儿子天资的人,或许是自己早年之间结下的仇家,但是因而便对她下此毒手,绝对是无法原谅的行径。

家主凝重的脸色得以见出问题的严重性,作为五阶程式大师,连他也无法找到任何的蛛丝马迹,自己孩子所持有的三澄家OS(Operating System,操作系统)被生生从身体中清除。操作系统作为使用程式的基础,一旦受损,轻则终生无法使用程式法术、从此彻底无缘魔法世界,重则成为植物人、甚至丧命。家族的医师为当地居民处理过各种伤病,却无法医治OS损伤的重症,更不必说整个OS都被清空的状况了。

家主尝试联系自己在王都的好友,但其实他自己也知道,失去操作系统意味着程式生涯的结束,自家一脉单传的C++语言怕是也要在自己这里失传了。但这些都是小事,家主三澄叶最看重的是自己的儿子是否还能醒过来,即便再也无法使用程式,只要他还活着便是对自己最大的宽慰。做一个单纯的父亲吧,不要再有什么期望,只是看着他快乐就足够了。

春日庆典后的几周便是辽安省中级程式学院的入学测试,自己儿子以年仅12岁便已经达到九阶程式学徒的水平,突破到程式师也指日可待,他对程式的运用让同龄人自愧不如,若是说有人想要在此时机对他出手,只可能是竞争入学第一位名次、得到中级学院IDE(Integrated Development Environment,集成开发环境)的人了。

疑云密布在三澄家上方,不过,这个世界的故事我们暂行搁笔,来看看另一个世界中发生的事情。

“一个小家伙已经偷偷从溢出区逃出来了哦,你们号称无懈可击的物理防火墙,上面可是有不少漏洞呢,随手抓一个出来都是可以进行恶意代码上传的。并且你们的权限系统设计太弱,我现在甚至可以sudo直接执行rm -rf /。”

说话的人,名字是陆晟,同时,他也可以称得上是天才黑客,但是好在他选择白帽子阵营,帮助安全建设而不是入侵,否则将会是所有互联网公司的噩梦。

“安全报告稍后会发送到贵公司的邮箱,这场测试看来是没有什么继续下去的必要了,要我说啊,你们这些做安全领域的人,连个ph.D都拿不到,一群读了几本从入门到精通,就想要开发完美的防卫系统,我都不知道该说你们是天真呢,还是真的强大。”

在场的其他白帽子安全员叹了一口气,听着测试服务器被陆晟操控播放的NyanCat歌曲,感到自己沉浸行业十余年经验带来的信心被打击得体无完肤。况且这次发现的0day具有相当大的威胁,甚至一个几kb的小程序就可以穿透防火墙拿下shell,公司花费大量精力设计的安全系统被发现严重问题,首席安全设计师怕是要丢掉饭碗了。

陆晟揉了揉肩膀,站起身的一瞬间,先是颈部猛地疼痛了一下,紧接着就是胸口的一阵刺痛,全身仿佛失去了所有力量,他意识到这是心脏骤停,不要慌,不要慌,他一直都带着的小东西,这个时候说不定可以救自己一命,只要能及时赶到医院,这只是小问题。跌倒在地的时候听到最后的声音是

“快叫救护车!”

“我去拿AED,谁来先做心脏复苏”

……

这里仿佛空无一物,陆晟飘荡的意识感知不到任何色彩,任何声音,任何触感,甚至感知不到时间。他觉得自己不像是昏迷或是睡梦,因为意识十分清晰,甚至可以回想起心脏的刺痛感,或者更准确的说法,不是来自于心脏的刺痛,而是牵扯到了胸腔乃至脖颈的疼痛。

“这种感觉和车祸的当日还真是像呢。”他自嘲地想到。

他尚且十分年轻,但是倘若自己体内植入的小小设备并没有生效,倘若自己就是脸黑到触发了即死症状,再也醒不过来的话,又会是怎么样呢?

他似乎没有经历过什么大的事件,自己的人生也只是平平无奇,因为早年的意外,他没有什么家人可以说,能替自己感到忧伤的,只有寥寥几个说得上是朋友的人。

死亡究竟是什么?

他又想到这个问题,死亡成为神秘事物,大概便是因为没有人能告诉生者答案,因为知道答案的人都已经死了。

死亡就是真正的不存在?

那么他不应当具有这样的思维,而是在一片黑暗之中消失、或许会看见光还是隧道一样的东西,但是现在并没有,他觉得,如果自己还醒得过来,一定要发一篇paper抨击一下濒死体验关于光或是隧道的说法。

但如果说死后的世界只是身体不在但意识尚存,他也不觉得自己已经“死了”,或许只是被困在此处,或许不知何时又会被唤醒。她不后悔自己的一生,如果说有事情想要改变的话,那就是劝告同行的计算机从业者:

“少熬夜,活的久”。

没有时间也没有空间,但他感觉到自己穿透了一些东西,从无穷尽的下坠中感受到被拉扯着要被撕裂的痛楚,一点一点的星光在周围浮动而后又消失不见,感觉到自己熟悉的记忆再次浮现,感觉到辽远的空洞的呼喊。随后,所有的感觉都消失了,像是打破了一面镜子,来到另一个米黄底色,而上闪烁着繁星的宇宙,和自己相对的,是一个约莫着十一二岁的少年,粉色的短发让她看起来离奇地诱人。

“你是……”

他问道。

少年粲然一笑,陆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到了伊甸园,当了一辈子的无神论者,死后的结局居然是被指引到了天堂吗?

不,她摸良心说话,自己这种性格恶劣的人应该下地狱,尤其是被兄弟拐骗吃了一碗螺蛳粉之后,这种绝对是恶魔出产的食物一定会让他背负难以宽恕的罪名。

“我的名字,叫做三澄晟,或许是和你一样不幸的人呢。”

他的手指划过一条直线,令陆晟出奇的是,手指划过的路线上,浮现出一条淡蓝色的轨迹,而这条轨迹从中间一分为二,一段继续向直线的前方行进,直到无穷远处,而另一端却是扭转成弧,弯曲向了另一个无法看清的方向。

“不用担心,你的故事才刚刚开始。”他说。

三澄叶坐在儿子床边,手指轻轻拂过儿子的面孔,他看着熟悉的面容感慨万千,太过杰出也就意味着枪打出头鸟,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他只是一个平凡的少年,三澄叶也想要他只是成为一个平凡的少年。

虽然他自己不这样想,他是最优秀的。他的天赋、他在程式上的造诣,也让他成为了风口浪尖上的人物。

三澄叶暗暗发誓,如果自己的儿子三澄晟能度过这次危机,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他,自己从一开始就没有什么期望,从今往后也是,他不需要儿子成为圣程式师,也不需要儿子成就一番事业,只要能够开心、愉快地生活下去,就足够了。

另外,他也要不计代价也要找到凶手,质问他、拷问他、让他在痛苦和悔恨中死去,不论自己会因此背负上什么样的罪名。

三澄叶下定了决心,站起身来转身走出房间,战争结束很久了,立下战功而成为贵族的自己,早就放弃了争斗,安分地蜗居在自己的小小领土,但是此刻,久久没有出鞘的锋芒又要亮出利刃。

萧瑟,还是一去不复返的悲壮?

然而,变故突生,在他背后,淡蓝色的床帐,安置了他的希望和珍宝的地方,却突然响起了三澄晟一声疑惑的

“啥玩意?”

空气在此凝结,三澄叶猛然回头,两人四目相对。

原创文章,作者:安德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930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