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宠妻,废物老婆爆红了》小说章节目录陈子羽,小花全文免费试读

几个佣人赶紧向管家投去求饶的眼神。

管家微微摇头,表示不要轻举妄动

“新来的吧,还挺会投机取巧的啊”

她微微弯腰,目光戏谑而淡漠,头发触碰到他的脸颊,带来阵阵痒意。

只是,他分毫不敢动,只能瞪着恐惧的眼神仰视着她,一句话也不敢开口。

“你知不知道,有个成语叫……自作聪明”

“怎么,智障当久了,想换个口味试试?”

她娇小的手在他脸上不轻不重的拍打,跟去菜市场买肉,衡量哪块肉更合适一样

“把你们所谓的保命神器给我有多远扔多远”她霍然直起身,指着一群战战兢兢的佣人。

“我是史前恐龙还是美人鱼,需要让你们来研究,你们配吗?”

那冰肌玉骨般的双脚,仿佛踩在众人的心脏般走到一个男佣身边。

男佣被她气势汹汹的样子吓得一个踉跄。

乐子桑冷笑一声,瘦到骨节突出的手摊开,那意思不言而喻。

男佣欲哭无泪,这是有透视眼吧,看她昨天发火,他怕出差错,所以想着把保命神器带在身上,以防万一忘记。

再叫苦,手上动作却是半点不敢迟疑,颤抖着将自己缩印的保命神器双手奉上。

“夫人喜欢赤脚走路,家里的每个地方都要铺上地毯,佣人时刻要注意地毯上有没有尖锐物品”

她随意翻开一页,清脆的声音缓缓念出,每念一个字,佣人汗就往下掉一滴。

她笑笑,笑得肆意,笑的嘲讽,笑的不达眼底。

“这地毯得多脏啊,又是你们的汗水,又是血液的”

男佣吓得赶紧将额头上的汗水擦掉,而跌倒在地的少年却倔强的任由鲜血滴落在地毯上。

这无疑再次将她惹怒。

“热血无畏的少年总是这样桀骜不驯,不知天高地厚,我倒想看看,你有多能忍”

“管家”

管家担忧的看着陈子羽“夫人,他……”

“拿盐来”余桑桑打断她欲出口的求情。

管家叹气,手中的盐仿佛烫手山芋般“夫人,他只是一个孩子”

她记得这个少年刚满十八岁

“不然你来?”余桑桑睨了她一眼

管家还没有心好到替人受罪的地步。

将盐递给她,给了陈子羽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陈子羽确实怕了,这个狠毒的女人简直比毒蛇还要毒,或许这个时候,他该求饶。

可是他明白,这一刻,就算他求饶也改变不了下面迎接他的惩罚。

洁白的盐从她指缝间泄露的瞬间,那剧烈的疼痛让他头昏眩目,浑身颤栗。

同时,那张毫无情感的精致面容也深深的映入他的脑海。

其他佣人不忍直视的别开目光。

“比乌龟还能忍啊,本来想弄只乌龟来养养,现在看来,你很合适啊”

她轻松的口吻是如此惹人憎恨。

盐还在往伤口上撒,他甚至都不敢用手捂住伤口,只能咬牙挺着。

“真是年轻气盛,只是不太聪明”

她沾着盐的手指就那么按在他的伤口上。

“啊!!”

终是忍不住惨叫出声,所谓的倔强瞬间变得不堪一击。

“你看,这样按住伤口,盐不就撒不上去了”

“你这么碍眼睛,滚远一点不好吗?”

不知过了多久,他浑身汗湿,跌倒在地,四肢抽搐不止。

乐子桑将盐递还给管家,拍拍手,连看都懒得看一眼地上的少年,转身离开。

管家看着她隐于朝阳的纤瘦身躯,莫名觉得有些落寞孤寂。

这是她每次生完气就能感受得到的。

“嗯……”

少年痛苦的闷哼一声,管家赶紧将人扶起,看着他血肉模糊还黏在他的额头,忍不住呵斥

“你刚来的时候我就嘱咐过你,多说多错,不要仗着自己有点小聪明就去随意揣测夫人,她不是你凭着一本保命神器就能猜透的”

“到……到底哪里有错,我明明每一句话说的都很小心了”

况且,从头到尾,他只说了一句话而已

陈子羽满心的委屈,不解的同时又恨透了女人。

“不是你说了什么话,而是,你耍小聪明去对付她,还是那么低级的小聪明,所谓的保命神器,只是让你有个心眼,不是让你在她身上使用”

只能算他倒霉吧,碰到夫人心情低落的时候。

“好了,先去看伤口,可别感染了。”

几个佣人手脚并用,将人抬回房间。

在这个家里工作,随时都可能面临着生命危险,他们是佣人,却有属于佣人的医生。

医生看到陈子羽惨烈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以前都只是小伤,这次怎么这么狠

“你是干了什么,让夫人发这么大的火”

陈子羽拳头紧握,任由医生帮他清理伤口。

王怀“你这小子,还真如夫人说的一样,不知天高地厚,以后,收敛着一点吧”

“我只说了一句话,怎么就不收敛了”

“你看看你,一看就是没有遭受过社会的毒打,什么心思都摆在面上,你不喜欢夫人,我站在一边都能看出来,你以为夫人是傻的吗”

医生赞同点头“小王说的对,私下你画圈圈诅咒她都行,但是不要扎娃娃,容易被发现,明面上,你最好维持面无表情”

“我是人,不是玩偶”

他家里困难,需要钱,他可以不要尊严的跪下,难道连最起码的情绪都要隐藏起来吗

“你最好当人偶”

管家走了进来,递给他一张支票“你笑,不管多灿烂,她都会觉得你在讨好她或者嘲笑她;你哭,她会觉得你希望她英年早逝,在给她哭丧”

作为一个过来人,医生颇为赞同“记住一句话,她不高兴,你这个人都是罪恶的”

“这哪是人,这是活阎王吧”

陈子羽接过支票,看到上面的金额,他都忘了疼

“五……五百万”

这是他一辈子都不能想象的天文数字。

“我帮你找梁叔开的,免费治疗,这些全部是精神损失费,我想你看到,心里会平衡点”

平衡是平衡了些,毕竟谁会跟钱过不去。

可是,心里还是忍不住委屈。

算了,一个丧心病狂的女人,以后避着点就是了

只是……

这个丧心病狂的女人丧心病狂到什么地步呢!

丧心到除了祁少,谁都不放在眼里,除了祁少,其他人都是猪狗不如的东西,包括她的‘闺蜜’

原创文章,作者:生生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91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