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宠妻,废物老婆爆红了》小说章节目录陈子羽,小花全文免费试读

祁随目光沉沉看向她被包扎过的手臂。

乐子桑目光垂下,语气却欢脱

“看到了,猜这是什么”

她双手脱离他宽阔的肩膀,用手指着被包扎成心形的纱布。

“这是,爱你的形状”

真有心机,绿茶婊,白莲花,陈子羽觉得自己升级成为了一个鉴婊专家。

祁随看了一眼,深邃的眸子闪过笑意,也不拆穿她。

“说过多少遍了,要穿鞋”

“赤脚才能感受到你留在家里的温度啊”她暧昧的在他耳边低语。

男人喉头一哽,低笑一声,也不管跪倒一片的人,抱着娇妻上了楼。

人一走,众人紧绷的身体终于得到缓解。

这么一对比,一群人瞬间觉得,被骂骂只是尊严上受损,可面对那强势的男人,感觉心脏随时都能停止跳动

几人上前将管家扶起,管家此时面色白如纸

“没事了,这件事已经揭过去了”男佣安慰

“你们不懂”

管家解释不了,只能失魂落魄的转身离开。

或许是祁随的到来,整个别墅一晚上都沉浸在压抑中。

第一抹阳光将房间照的窗明几净,乐子桑瞪着一夜未合的眼睛,视线从地上凌乱的衣物上慢慢移至朝阳的光辉上

终于,身后的男人动了动,蓬勃有力的胳膊将她往怀里搂得更紧了。

“我要去美国分公司一趟,这几天你一个人在家会不会无聊”

刚睡醒,男人嗓音低哑,光是听着就能诱惑人心。

余桑桑答非所问“你先出去”

男人闷笑一声“里面舒服”

“我不太舒服”

“我动动?”

余桑桑面色一黑,挣脱男人的怀抱 ,掀开被子,脱离男人的身体

“我吃药”

祁随撑起身体,露出肌理分明,线条完美的腹肌,骨节分明的手拾起地毯上的睡袍。

看她脸色不好,便不再开她玩笑

“胃药很伤身体,先吃早点”

那光滑的后背,由于过于瘦弱,肩胛骨更加明显,盈盈一握的小腰下面,那双腿细长到仿佛走一步就会断掉。

祁随深邃的眸子里闪过心疼。

感受到他的目光,乐子桑快速将衣服拉好。

“我先下去吃早点”

祁随已经习惯了她整天头不梳脸不洗的状态,快速整理好自己也下了楼。

看到她,一群佣人下意识的低下头。

“抬头!”不耐烦的语气隐隐压抑着随时都可能爆发的怒气

在这个家的宗旨

听夫人的话!

陈子羽抬头,女人还穿着睡袍,赤裸着脚。

微微散乱的头发并不影响她那颐指气使的强势。

“吃饭了吗”

众人面面相觑,又来了又来了,他们要怎么回答。

要是回答吃了,她会阴阳怪气说“我都没有吃,你们就先吃了,看来我在这个家是一点地位都没有”

要是回答没吃,她会尖酸刻薄说“我是虐待你们了吗”

陈子羽并没有经历过这些,老实回答“我们有的吃了,有的还没吃”

乐子桑掀起眼帘看了他一眼,看得他一阵心慌。

应该没有说错吧,他是严格按照保命神器上写的来说的。

佣人不能一起吃饭,不管回答吃了没吃都有一起吃饭的嫌疑。

陈子羽觉得自己非常聪明。

一旁的王怀悄悄扯了扯他的衣角,用眼神示意他不要乱讲话。

一群佣人战战兢兢看着乐子桑吃饭的一幕正好落在祁随的眼里,他若无其事的走到她身边坐下。

“我吃完早饭就要去了,要不,你跟我一起”

男人话里的期翼余桑桑仿佛没有听到般

“那里是能赌博还是蹦野迪, 跟你去,除了谈生意还是谈生意,听着一群大老外用塑料普通说着恭维的话,简直折磨人”

“那还不是听说你喜欢听好话”祁随好笑,俊朗的面容是无可奈何。

“要是舍不得就不要去啊,总统都是你扶上位的,一个小破公司还值得你亲自出面,你那群走……手下不是很殷勤吗,让他们去不就好了”

祁随学着她阴阳怪气的语气“我要是不多出面,哪里有资本给你兴风作浪”

她似乎无话可说,静静喝着牛奶。

这份宁静让人无比的安心,祁随不由抬手,想将她脸颊的碎发拨开。

可是一抬手,对方下意识躲开的动作让他眉头皱了一下,那冰冷的气息让人直打寒颤。

“我在想事情,你是吓死个人是吗”

余桑桑怒目圆瞪,清冷的面孔,娇俏的表情,瞬间让男人没了脾气。

“想什么”

“想你为什么昨晚只做了三次”

众人“……”

这是他们不花钱就能听到的吗?祁少会不会灭口

祁随手一抖,俊脸紧绷“四点到九点才五小时而已。”

“原来是时间限制了你发挥”乐子桑恍然大悟。

祁随放下吐司,扫了一眼她瘦弱的身躯“是你限制了我发挥”

“……”

“所以爱会消失对不对,我们最终还是没有抵过一年之痒,你现在对我都提不起性趣了”

只是一秒钟,那眼泪跟倾盆大雨一样刷刷往下掉。

明知道那是她演的,可是那消瘦的面颊挂着晶莹的泪滴,满目的楚楚可怜,还是让他心脏抽疼。

“好了好了,是我不行,我不行啊”

他边哄边吻去她眼角的泪水,众人的头埋得更低了,只差没将耳朵堵起来。

哄的差不多了,他才缓缓道“时间差不多了,我要走了,记得将药吃了。”

他看看时间,最后在她嘴角落下一吻

“要是想我了,就去找我”

管家将外套递给他,还不忘递给乐子桑一个眼色。

乐子桑撇撇嘴,懒洋洋的起身“我送你出去”

祁随嗤笑“我自己去,看你那不情不愿的样子”

“我这是腿软,毕竟作为一个病秧子,承受不来那惨无人道的折磨”

“你这句话把我给恭维了”他就喜欢她阴阳怪气的口吻

祁随终于是走了,他一走,乐子桑立刻跟京剧变脸般,明媚的小脸变得阴沉沉。

佣人们不明所以,为什么她又生气。

乐子桑拿起餐桌上的杯子,二话不说就砸在少年的头上。

陈子羽还在沉浸在骂她白莲花,绿茶婊的痛快中,额头就传来伴随着眩晕的疼痛感。

他高瘦的身体一下跌倒在地。

抬手就抹了一手的鲜血,他错愕的抬头看向女人面无表情的脸,显然,他也不知道怎么得罪对方了。

原创文章,作者:生生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91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