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苏婧子 苏盼兮《快穿:双向暗恋总不成》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只见十岁左右的苏盼兮,正吃力的背着一个年幼的孩子,那孩子正是夜不符,只见夜不符瑟瑟发抖,嘴里不停的说着什么:“枯叶灵蝶……枯……蝶……叶……”

苏盼兮感受到夜不符的哆嗦,只得用灵力将周身的热气散发出去,保证夜不符不会冻死。

这小娃娃……被人扔在冰天雪地里,怕是不好养,她想。

下一个画面——

19岁的苏盼兮出门派云游,除魔卫道,谁知那镜妖竟然背后偷袭。

她浑身是血的从空中坠落下来。苏盼兮灵力尚浅,虽将那镜妖打散,而自己却也灵力尽失,精疲力尽。

她似乎落到了一处山脚下。在迷糊中,她看到一个瘦弱的身影,感受到了一股温暖的能量,那个能量带着清新的乔木香气。

而再一次当她醒来时,那个身影早已不知去向。

苏盼兮只得回到门派,当她例行早课巡逻之时,又发现了那股气息。

她转身寻去,竟发现了那股气息,竟是来自于队伍角落的一个小师弟,那小师弟身材瘦弱,身上似乎有着新旧暗伤。

随后她状似无意,向同门间提起,才想起,那个她从北寒之地捡回来的孩子已经长这么大了。

此后苏盼兮就常常关注这个小师弟,小师弟为人正直,品性善良,可是经常一身的伤,苏盼兮看不过,有时会偷偷给他些伤药。

直到师父出关,告知她曾经与顾家之子顾流风有着娃娃亲,她才将这一份别样的情感,深埋在心里。

苏婧子此刻再看着眼前红着眼,拿着擎天斧的夜不符,心中焦虑。

“怎么办,666,我怎么说,才能让他停下?”

苏婧子无奈地想起前车之鉴,不明不白的告白,就等于自杀啊。

系统依旧没有反应。

突然,苏婧子鬼使神差地说:“夜不符!”

夜不符的脸微不可查地轻皱一下:“师姐,知道我的名字?”

“我知道你要什么,只要你保证,不再伤害任何一个人,我会带你去找枯叶灵蝶。”

“枯叶灵蝶?你如何知道此物?”

苏婧子心中撇撇嘴,我是怎么知道的?救你的时候你嘴巴里嘟囔的,肯定是很重要的东西吧,总之,先唬住你再说!

“我如何知道不重要,只是门派中,就我知道此蝶所在,你若信我,我便如你所愿带你去找,若你不信,将我就地斩杀,今后你永远不要想看见此蝶踪迹!”

夜不符的眼睛就如一湾黑色的潭水,盯着苏婧子。

苏婧子心底有些发毛,如果夜不符依旧像上一次一样,直接发疯,自己恐怕真的就魂飞魄散了……

“好,那就请师姐作为人质,回我暗幽殿。你自封灵脉,且将此物吃下,若你有违逆本座之心,这黄灯虫会即刻发作,让你痛不欲生。”

“君子一言!”,苏婧子接过药丸,双手合十,放于额头,唰——灵脉已封。

“盼兮!”,身后的顾流风亲眼看着苏婧子将那黄色的药丸吃下。

“很好,今日我杀李塘,算是报了他暗算我之仇,你们夺我左眼,可算是一笔勾销!”夜不符此时似乎有说不出的愉悦:“那师姐,我就带走了!”

“金畔!”夜不符召唤。

从他太阳穴周围扯出一道金色的光芒,在空气中逐渐汇聚成一只灵兽的模样,那灵兽鹰形燕嘴,通体漆黑,足有8只足,两只羽翼硕大无比,眼睛炯炯有神,分明是一只上古灵兽。

苏婧子被那金畔卷上坐骑,身后传来顾流风的怒吼:“魔物,夺妻之恨,我与你不共戴天!”

“聒噪,礼都没成,何来夺妻?你若是当真心疼师姐,为何刚刚师姐提出要做人质时不加阻拦?”夜不符身形一隐,离去。

坐在坐骑上,苏婧子内心却焦急不已:“快!666,你可知道夜不符刚刚喂我吃的是什么药吗?会不会影响我现实中的身体?”

“体验官,故事位面的情况不会带入现实,请体验官放心。”

“那就好,那他给我吃的是什么?会不会是什么蛊虫,让我痛不欲生的那种?”

系统听了,竟然有些许的沉默。

”666快说!我是不是要死了!”,死亡给她的恐惧真的太深了。

“经系统查证,夜不符给你的药丸,是普通的橘子味硬糖……”

……

苏婧子无奈:“……糖?他随身带着这个干什么?”

此时,坐骑前方闪现出夜不符的身影,他状似不经意地撇了一眼苏婧子,接着给了她一个冷硬的背影。

身下的坐骑金畔此刻说话了:“苏盼兮!你给我老实点,不要想有什么花招!只要我宇宙第一神鸟——鸡排,在世间一天,你和你的门派就休想对我主人不利!”

苏婧子面上不露声色,只是抬了抬眸子,十分不屑地转过头,但是内心却闪过无数好奇:

鸡排?

“鸡排,聒噪。”下一秒,夜不符就将这支大鸟的嘴巴禁言了。

“666,解释一下。”苏婧子轻车熟路的召唤系统。

系统仿佛也心有灵犀地说:“是的,体验官,这只灵兽生于寒潭之底,寄生于主人体内,可化形,是上古神兽之一,吸食同类为生,善嗥叫,大名金畔,三月之前被夜不符收服,自行更名为……鸡排。”

空中的风儿张狂肆意,身下的灵兽不时发出凄厉的吼声,但是苏婧子的心,此刻稍稍平静了些。

到了暗幽殿,夜不符仿佛过敏般,即刻离开了苏婧子,并嘱咐下人。

“怀韧,好好关押。”

“是。”身后的婢女答应下来。

谁知,刚到地牢,那婢女便换了一副嘴脸,对一旁的黄衣婢女说着什么:“主上一身伤回来了,就带回来这么个东西,我真替他不值。”

“万一这个女人有大用处呢?”

“得了吧,如果有大用处,为何不亲自审问?而是在地牢里一丢?”那怀韧接着说:”如果我们提前审问她,那到时候,就可以在主上面前立功了啊!“

“但是……我们要是……万一有外伤……”

“我自有办法。”

在地牢里站着的苏婧子耳力绝佳,这两个小婢女的对话已经被听得清清楚楚。

只见,牢门打开,那个叫怀韧的婢女便笑意盈盈地走进来。

当夜不符听到鸡排传来的消息,速速赶到水牢之时,看见的就是其中奄奄一息的苏婧子!

原创文章,作者:西瓜商贩,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908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