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温舒乔 温舒瑶重生:骄纵女配她是男配朱砂痣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骄纵女配她是男配朱砂痣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月亮在秋

角色:温舒乔 温舒瑶

简介:重活一世,温舒乔才知道自己是虐文里的工具人女配。前夫承彧爱着自己的姐姐,最后把她逼上手术台,将心脏给了姐姐。现任丈夫蒋荣舟爱着自己的姐姐,把他的心脏给了自己,只为了不让姐姐在愧疚后悔中度过。回到16岁那年,因为不甘而主动接近蒋荣舟,想要虐他心后再抛弃,却没想到他也早就重生了!

书评专区

主角叫温舒乔 温舒瑶重生:骄纵女配她是男配朱砂痣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骄纵女配她是男配朱砂痣》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阿乔!”

女人的惊呼声从别墅内响起,镜头像是被慢放了一样,楼梯上几人的表情动作凝固住,久久没反应过来。

温舒乔倒在血泊之中,看着台阶上神色各异的人,内心一阵悲凉。

一个两个都说爱她,可在温舒瑶面前,她总是被抛弃的那一个。

淡粉色的眼皮紧紧闭上,那双流光溢彩的美眸终是失去了那抹让人着迷的色彩。

在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时,一道身影已飞快向下越过众人朝着温舒乔奔去。

随即温舒瑶扒开挡在眼前的几人,双眼通红扶着楼梯跌跌撞撞地跟着下楼,向着身边几人大喝道:“愣着做什么,还不救人!”

众人这才如梦初醒,纷纷下了楼。

“我来吧。”蒋荣舟走上前来伸手想从温舒珏怀里接过温舒乔。

温舒珏躲过他的动作,目光带着敌意看向蒋荣舟,“刚刚你明明有能力拉她一把!为什么不拉?她是你的妻子,现在还怀着你的孩子!”

“小珏,让他来吧,你去开车。”温舒乔扯了扯温舒珏的衣领,颇为虚弱地讨好一笑。

“可……”

“乖,我有话对他说。”

温舒珏压下怒气,将怀里颇为虚弱的人小心放在眼前人的臂弯里,奔向停车场,离开之前恨恨地瞪了蒋荣舟两眼。

眼前的视线越发模糊,但她依旧拼命睁大眼,妄图看清面前这张脸的每一寸。

男人脸部线条流畅,高鼻梁低颧骨,上唇薄下唇厚,一双黑沉的瑞凤眼下有一颗和她一样的朱砂小痣。

红唇亲启,有些虚弱。

“蒋荣舟,你可真是好样的,瞒了我那么久,该说我蠢,还是你演技太好。”

“既然你喜欢我姐姐,当年就应该让我死在那张手术台上,而不是救我,你现在又让我爱上你,你让我怎么办。”

“蒋荣舟,我恨死你了,当年承彧逼我上手术台都没有这么恨。”

“遇见你们真是倒了八辈子霉,要是能重来一世,我一定让你也尝尝这份痛苦。”

明亮的眼神带着无法忽视的恨意与不甘,逼视着蒋荣舟那淡漠的视线,那双手像要拧下一块肉般死死掐着他的肩膀。

大脑混乱疼痛,眼前的画面越加模糊,那双眼没等到回应便永久的闭上了,晶莹的泪水从眼角滑落,没入黑色长发。

肩上的力量一点点消失,蒋荣舟后知后觉渐渐用力地抱紧还温热的尸体,愣愣地看着怀里安静惨白的睡颜,半晌才说了句,“好。”清冷的嗓音有些沙哑。

……

灵魂从体内抽出,不断飘荡,眼前的画面转瞬即逝,来到了一所病房,还未看清眼前的场景,便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吸了进去。

“医生,我妹妹怎么样了?”

缓缓过后,病床上一位面色酡红的少女悠悠睁开了那双眼尾稍许上挑的好看眼眸,呆呆地打量眼前的画面,是她的私人病房。

还有两个人,一个穿白大褂的男医生,另一个只有一道纤弱的身影,些许眼熟。

温舒乔倍感迷惑地皱着眉,刚想开口询问,喉咙间传来一阵干痒。

“咳咳咳……”

医生还未来得及出口,便被这咳嗽声打断,不可思议地将视线转向不知何时睁眼的少女。

吊瓶才刚打上,这么快就起效果了?

“阿乔,你这么快就醒了?!”温舒瑶说出了医生的诧异,神色多了些许惊喜。

她快步走向因讶异而微微瞪大眼的温舒乔,伸手摸了摸额头,并未注意到少女片刻的僵硬。

只是没一刻,便缩了回来,依旧滚烫。

昨夜,温舒乔因为温舒珏而与温母吵了一架,本被温舒瑶耐心地哄好了,可到了夜里又闷在被窝中偷偷哭泣,今年夏季本就比往日更加酷热,而这小傻子还没开空调,就这么硬生生热出了40度的高烧。

幸亏昨日温舒瑶与她约好第二日一早便去爬山看日出,要不然后果难以想象。

温舒乔想起对她来说才刚刚发生的事情,心底有块消不去的疙瘩,躲过温舒瑶关切的眼神,视线飘到了电子时钟上,只一眼就挪不开了眼睛。

“2016年9月10日,7点7分21秒。”

她喃喃读出,心跳如鼓,口中低低重复着,“16年,16年……”

双眼忽地瞪大,这不是她16岁那一年吗!

16年,是她走错路的第一年。

可这真的是16年吗?

心底存疑,虽然面前的温舒瑶是十八岁的模样,但她依旧有些不相信,问出了声,“这个时钟是准确的吗?”

温舒瑶奇怪地瞧了眼神色不对的温舒乔,顺着她的视线看向墙上的时钟,对了对手腕间的表,回道:“是对的,怎么了?”

温舒乔摇了摇头,她双目一闭,挡住了眼底莫名的喜色,开始赶人,“我有些累,想一个人休息会儿。”

温舒瑶见温舒乔明显有心事又不肯说的模样,善解人意地没去打扰,而是替她掖好被子,柔声说道:“好,那我去看看小珏就回来,我就在卧室外,有事记得叫我。”

“温舒珏?他怎么了?”温舒乔有些疑惑地再次睁开眼。

“阿乔,你是不是烧糊涂了,”温舒瑶抿唇有些好笑地点了点温舒乔的额头,说道:“小珏不是也发高烧进医院了吗?妈妈也真是……”

温舒乔怕露馅闭上了嘴,脑海里想起了这件事。

昨天临近放学时,温舒珏摔断了母亲送她的一只玉质毛笔,温舒乔火气上来,没接受他的道歉而是跟他大吵了一架。

结果就是温舒珏赌气,独自淋着雨走回家,只是半路受了伤进了医院还发起了高烧,温母什么也没问,直接打了她一巴掌,将所有的过错归罪于她。

即使她解释,也只得到温母充满怒气的一句‘只是一只笔而已,哪有小珏重要。’

温舒乔有些惊讶,这么久远的事情她居然还记得,而且每个细节都那么清晰,像是经历没多久一样。

温舒瑶摇了摇头,说了句有事叫我便出去了。

整个病房只剩下温舒乔一人,她视线上抬看着吊瓶里还有一大半的药水,一滴滴缓慢地落下,皱了皱眉,将速度调高了一些。

安静下来时她才觉得浑身难受极了,她想思考以后的事情,可大脑热得像是被火团着烤一样,晕晕沉沉的,难以转动。

整个身子表面却又像是被冰块包裹住,内里却像装了火炉,冰火两重天的滋味让人难以忍受不舒服极了。

渐渐地,眼皮有些沉重,在这难受的感觉中睡了过去。

期间,护士给温舒乔换了两次药水,擦了酒精降温,并测了温度。

再次醒来,已是傍晚,晚霞通红,云层翻滚,照进干净的玻璃窗子,落了一地红艳。

药水滴落的速度已变回了原来的那样。

病床旁边坐着一少年,两人眉目有七分相似,眼见温舒乔有醒来的迹象,连忙神色不善地盯着少女那张冷艳的小脸看。

温舒乔睁开眼时,被这凶狠的眼神吓得一愣,但没几秒笑出了声。

除了那张脸外,少年全身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一条腿两只胳膊全搭上了石膏,身形好不狼狈。

也不知道昨天回家路上他经历了什么。

温舒珏原本想傲娇哼一声,表示自己虽然生气但还能哄的态度,可听到温舒乔那明晃晃的嘲笑声时,和好的想法如过眼浮云,瞬间消失,气得直喊,“温舒乔!你不给我道歉就算了,还嘲笑我!”

亏得自己醒来听到她高烧的消息,火急火燎地赶来,还眼巴巴地从早上坐到了现在。

这个人真的是,气死他算了,哪有这样的姐姐!

“道歉?我为什么要道歉?”温舒乔一脸无辜地看着怒气满满的温舒珏。

“你!你!你!”

“你什么你呀,结巴了?”昨日的愤怒和受的委屈不知怎么突的上涌,忍不住怼过去。

“要不是你,我能这样?!”

“可你把我的毛笔摔坏了。”温舒乔瞪他一眼,他这样是他自己赌气,关自己什么事。

那只毛笔是温母送她的最后一件礼物,用一块千年暖玉制成,触笔生温,最重要的是,这是温母请她的师父书法大家李儒云亲自制成的,其珍贵重要程度对温舒乔来说自然无法言语。

温舒乔不想继续这个争吵,转移话题,“我饿了,有没有吃的?”

“吃吃吃,就知道吃!猪都没你能吃,还笨!”温舒珏也知道自己有错在先,但就是下意识地怼回去,嘴上虽嫌弃,但还是叫人去他病房拿了吃的东西送进来。

睡了一觉后,温舒乔精神好了许多,和温舒珏有一搭没一搭地回骂几句。

温舒珏嘴说不过她,被气得坐在一旁不说话了。

“张嘴。”

“干嘛……”嘴闭到一半,便被塞了一块点心,甜腻腻的滋味被柠檬薄荷化解一二,可口极了。

温舒珏与温舒乔一样嗜甜,脸色不自觉地好了一些,吃完一块,神情严肃地开口,“再来一块。”

温舒乔也不计较,继续投喂,没几分钟,几块糕点被温舒珏吞入腹中。

“其他的也来点啊!”温舒珏意犹未尽,东西入嘴后才觉得饿意。

再想来几块,可惜温舒乔每样给了一块就不给了,气得温舒珏直呼,“小气!”

温舒乔真诚微笑,说道:“甜的吃多了不好,姐姐这是为你好,乖!”

温舒珏:……

原创文章,作者:月亮在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876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