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沈煜 司瑰我在惊悚游戏里被小白脸养了小说免费阅读

“唉,你这是干什么。”于策举起手想要后退,这种带着法术伤害的匕首如果扎在身上,他就算不魂飞魄散也会元气大伤。

可司瑰看出了他的意图,手里的匕首往前一送,像是在警告他不要乱动。

“我好心告诉你们……”于策话音未落,一直沉默的沈珂张了嘴,“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们?”

这下轮到于策蒙圈了,“我……就是不想顾源继续作孽了,然后破除太阳花公寓的诅咒。”

听了这一段冠冕堂皇的话,司瑰白了一眼,示意沈珂继续揭穿他的谎言。

“如果顾源真的像你说的这么厉害,你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和他作对。”沈珂显然不信他的话。如果顾源真的杀了于策,那么他们的力量应该是很悬殊的,于策必然不会因为这么简单的而且没有好处的理由就轻举妄动的和顾源作对。

听了这话,于策紧紧咬住下唇。

“顾源究竟是什么人?”沈珂追问。

“这里我没骗你,顾源就是我的朋友,后来自杀了。”于策眼神闪烁,“但是他变成鬼了,杀了那些人以后就虚弱了,用最后的力量把自己封锁在6楼养伤,如果他恢复了,肯定要找我们报仇的,我进不去6楼,所以才找到你们。”

司瑰打量着他,似乎在想他说的话的真实性。

然而就在这个空挡,两人发现于策消失了。司瑰好气的笑了笑,看来他们两个‘不速之客’是被于策从幻境里扔出来了。

“小朋友,你觉得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刚才那是沈珂第一次在这个副本里说出自己的推论,所以司瑰尝试着让他再多说一些。

沈珂摁下了6楼的电梯键,“我想……找顾源,但他不一定会见我们。”

司瑰:“你相信顾源在6楼?”

沈珂点点头,“于策想让我们杀掉顾源,这种杀意是真的,所以至少这一点,他应该没说谎。”

司瑰赞赏的笑了笑,沈珂和她想的一样。

电梯很快到了6楼,随着电梯门打开,一股阴冷的邪风吹了进来,司瑰把匕首换成一个顺手的姿势拿好,随时做好战斗准备。

“跟着我。”司瑰说着,先一步走出电梯。进了6楼,阴冷的气氛更重了。

6楼的构造和其他楼层不太一样,四间房间两两打通形成了两间房间。走廊里虽然阴冷,但是并没有鬼怪的影子,“哪个房间?”司瑰问。

沈珂左右看了看,“都有……但是,右边的强一点。”

那看起来鬼还不少,按照于策的说法,顾源应该是相当强的存在,让他不得不依附外界的力量去处理,所以如果顾源真的在6楼,那么他在右边房间的可能更大一些。

司瑰有意多教沈珂点东西,“小朋友,你去敲门,礼貌点。”

沈珂倒是很听话,直接就走了过去,敲了三声门。但是果然没人搭理,沈珂回头看向司瑰,好像在说,你看,他不见我们。

司瑰笑了笑,就走上前,又敲了两声,在确定里头的鬼不会给自己开门的时候,“你稍微退一退。”然后又是一脚踹了上去。

这次门没烂,只是一整扇都朝后边倒去。

然后司瑰回头示意沈珂一起进去。

沈珂看着倒在地上的门沉默了很久,最后憋出来一句,“顾源……可能是个好鬼。”

“嗯?”司瑰不解,这是哪来的线索。

沈珂指了指地上门,“他没给你贴debuff。”比房东心胸宽广多了。

司瑰:……你这领悟线索的方式很独到啊。

但她还是想鼓励鼓励这个尝试解密的小男孩,“嗯,很对,心胸宽广的人一定坏不到哪去。”

沈珂赞同的点了点头。

这个房间黑洞洞的,好像随时都会有什么东西钻出来,司瑰拿出一颗夜明珠,这是她之前在一个古墓副本从小boss手里抢来的道具,用来做手电筒正好合适。

两人就借着这点光四处看着,客厅的装修相当简约,除了一个餐桌以外就是两个超大号的花架子。

“仙人掌。”沈珂走上前,“这个是玉翁,这个是黄金柱,这里几乎囊括了所有仙人掌的品种。”

“你还知道这个。”在司瑰看来这就是仙人掌、仙人球、很丑的仙人掌。沈珂居然都认识他们的品种。

沈珂点点头,“嗯,我平时喜欢看点杂书。”

司瑰突然想起一件事,“你之前说你忘了一些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事不记得了。”

沈珂微微歪头,似乎想了一会,“嗯……大概18岁生日之后的一年吧,我的大脑告诉我有这样一年的存在,可是这一年发生了什么全都不记得了。”

“这种说法我到是头一次听,一般不都是忘得干干净净吗?你这还记得这一年的存在。”司瑰想了半天也没想到这是哪种病。

“我也不知道,所以我想出去找找线索,我总觉得我出现在这里一定有原因。”沈珂绕着花架子走了两圈,似乎这一夜的冷静让他所有的负面情绪都烟消云散了。

“这一盆叫金琥。”沈珂指着一盆放在C位的仙人球,“这些仙人掌都被养的很好,看得出来它们的主人很专业也很细心。”

上次他们来6楼,因为王尚巳的探测器没动静,敲门也没人开,他们就离开了,并没有发现这一堆仙人掌。

“这个公寓里仙人掌很多。”司瑰想起了随处可见的仙人掌元素,“叫什么太阳花公寓啊,不如叫仙人掌公寓得了。”

两个人不再纠结仙人掌,现在首要的任务是找到顾源,不在客厅,那就应该在卧室了。

司瑰打开卧室的房门,赫然和一张七窍流血的鬼脸撞了个正着。

司瑰:……真脏,也不知道洗洗。

“是他吗?”司瑰问。

沈珂赶紧拿出那份合同上的照片和眼前的鬼脸进行比对,“嗯,他就是顾源。”

顾源此时安静的吊挂在房顶,屋子里蓝色的灯光衬得他那张七窍流血的脸更加可怖。

“他睡着了?”沈珂见他一动不动紧闭双眼,发出疑惑。

司瑰看了两眼,“你可以理解为鬼怪的闭关修炼。”

沈珂皱眉,“他闭关就这样一点防备都没有吗?那不是谁都可以杀死他。”按理来说怎么也得有个封印啊,结界之类的吧。

“哦。”司瑰回想起,“防护措施,我刚才给他踹碎了。”

沈珂:打扰了。

看着他一瞬间呆住的脸,司瑰觉得可爱极了,差点就上手去捏了,“你想学,我可以教你。”

沈珂想了想,试探地问,“很难吗?”

“不难,高级玩家进入初级副本是会有限制的,太难的招数我现在也用不了。”司瑰边说边围着顾源的鬼体上下打量,“你觉得他是怎么死的?”

“中毒。”沈珂不假思索。

司瑰点点头,能造成这种七窍流血惨状的,也就中毒这种死法比较常见。

司瑰也不再给顾源进行尸检了,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闭关的鬼。于是她开始在顾源的卧室里搜索,“小朋友,你看那台电脑,和我们房间里的像不像。”

沈珂:“是一个牌子一个型号的。”

司瑰:“那我们房间里的电脑是顾源的。嗯,于策说他是学计算机的。”

沈珂点点头,“这里还有几本编程的书,笔记很全,他很刻苦。”

“别的呢?”司瑰问。

沈珂摇摇头,“这里很干净,没有线索。”

“没有线索……”司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这里不可能没线索。”这样一个重要的地图场景,怎么会没有线索。

司瑰突然发问,“沈珂,按照租房合同,顾源租住的是404,但是为什么他的东西会在602呢,总不会是死了之后搬家的吧。”

沈珂:“发生了一些事让他不得不搬走。”

司瑰:“什么事呢?。”

“排挤!”两个人异口同声。

司瑰:“他为什么不搬离太阳花公寓,而只是搬到楼上呢?”她其实心里有数,只是想考考沈珂。

沈珂:“有什么东西让他舍不得走。”这搬家还不是说搬就搬的事,除非是顾源自己被什么理由绊住了不想走。

“小朋友很聪明嘛。”司瑰踮起脚尖,揉了揉沈珂柔软的黑发,她从刚见到沈珂就想这么做了,嗯,手感很好。

谁知道就这么个小动作,竟然惹得沈珂耳尖发红,幸亏灯光昏暗才没被司瑰发现。

司瑰倒是没觉得有什么问题,顺手打开了电脑,“IT从业者,电脑里应该有些什么东西。”

摁了几下,这个老式电脑才发出嗡嗡的声音,勉强打开了,但是在一片白的屏幕上,用红色赫然写着一行大字,“404 not found。”司瑰念了出来。

“这就是我们消失的原因。”司瑰突然明白,这就是顾源变成鬼以后得到的能力,“404 not found,一般出现在网页加载不出的时候,如果用直译的话,它的意思就是……”

沈珂;“404,找不到。”

司瑰:“所以那些人才看不见我们。可是顾源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看了一眼倒挂着一动不动的顾源,司瑰陷入思考,顾源这个能力就像一串设计好的代码,恐怕所有住进404的玩家都会受到这个能力的影响,但是他现在在这里闭关,把玩家放在这种境地有什么目的呢?

现在的线索还是很少,司瑰虽然有一个大概的思路,但是还缺乏很多证据。这些线索四散开来,彼此之间毫无关系,还需要一根线把他们串联在一起。

这时,左边的601房间传来了声响。

“咚……咚咚……咚咚咚……”

这是昨天白天他们在一楼走廊听到的声音!

原创文章,作者:四五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864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