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沈煜 司瑰我在惊悚游戏里被小白脸养了小说免费阅读

副本里的夜晚是最危险的,玩家们永远也不知道翻个身的功夫,他们的面前会出现什么恐怖的场景。

这么多年的副本经历,让司瑰多了几分警惕,从来不会主动在副本里进入深度睡眠,就算连初级副本也是如此。

按照以往的规律,404房间在晚上恐怕不会太平。

“你晚上尽量不要乱跑,有什么事先跟我说。”司瑰睡前嘱咐到。

这个房间只有二十多平,与其说是个公寓,倒不如说是个酒店的房间。狭小的房间里摆着几盆绿植和两张单人床,还有一台看起来相当古董级别的台式机。

沈珂点点头,很乖巧的钻进被窝,“晚安。”

“嗯,晚安。”

夜晚的公寓意外的安静,本来按照司瑰的习惯,她会选择半夜出门铤而走险,在危机里寻找机会,但是这个副本有些不同。

先不说他们这一下午一点线索都没查到,单单就鬼怪白天没有限制就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再加上司瑰要把沈珂护住,还要把那个倒霉土豪带出副本,这让她根本没有出去浪的选择,只能老老实实在房间里待着等天亮。

她已经做好晚上跟404的鬼怪对线的准备了,可谁知404什么都没发生,两个人安安稳稳的一觉睡到大天亮。

直到402传出了冯进和的惨叫。

作为专业打工人,司瑰赶紧起身拉着沈珂去了赵航和冯进和的房间。

此时,其他玩家也被他的尖叫吸引。

赵航死了。

他瘫倒在卫生间的血泊里,半个身子都已经消失无踪,皮肉上全是不规律的齿痕。整个卫生间到处都是他挣扎的血迹,极其凄惨。

而他的队友,冯进和,此时瑟缩着肥胖的身子躲在房间的角落,看样子被吓得不轻。

姗姗来迟的林湘和孙蓁蓁则被眼前的血腥惨状吓得脸色发白,孙蓁蓁甚至当场吐了出来。

“他是活生生被吃掉的。”卫冬隐和王尚巳最先到的,两个人检查尸体后得出一致结论。

看着众人看他的眼神不太对,卫冬隐开口解释,“我之前是个法医。”

众人点点头,也不再纠结他为什么看了尸体那么从容。

这时王尚巳眉头一皱,“花呢?”

“这儿呢。”司瑰往前一步,但是却没人理她。

“不知道,404的门是开的,但是他们两个不在。”林湘说。她们刚才过来的时候路过404,看门开着却不见人。

“冯进和搞出这么大动静,她不可能不过来。”王尚巳的声音逐渐严肃。

“都说了……”司瑰抬起手,突然哑声,他们看不见她。

“她和那个沈珂,怕是遇到了什么。”王尚巳若有所思,但是他的大脑实在没办法负荷这么多信息,只能作罢,“算了,反正他们不会有事。”

他并不知道,司瑰此时就站在他的身后思考一件事。

如果落单真的是死亡条件的话,赵航死了,冯进和就会有危险,他身上的替死道具只能救他一次。

得赶紧解除眼下的危机。

为什么她和沈珂一觉醒来,所有人就都看不见他们了呢?

司瑰走出了房间,赵航的死恐怕就是因为白天拿了代表死亡的盒饭,就算王尚巳当时救了他,晚上还是被鬼找上门了。

盒饭鬼恐怕并不止被司瑰杀死的那一只,应该还有,赵航就是被另外的盒饭鬼杀死的。

“姐姐!”沈珂突然把正在思考的司瑰拉到身后,“有东西。”

司瑰立马警惕起来,看向沈珂挡住的方向。

一个女人赫然挂在401门口那张丑陋的窗帘上,她穿着一身缝着彩色亮片的短裙,整个人像没有骨头一样缠绕在窗帘上,两个黑洞洞的眼眶死死的看向司瑰的方向,但是她好像并没有袭击的打算,就只是这样紧紧的盯着。

看着挡在自己前面,抿着嘴唇的沈珂,司瑰不自觉地笑了笑,“你挡我前面干嘛?我又不会有事。”说着往前走了几步,在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观察着女鬼。

女鬼嘴里发出‘磕磕’的声音,似乎在阻止着司瑰的靠近。她披头散发,嘴角似乎被人用剪刀剪开,皮肉狰狞的外翻,手臂和腿上也是用刀割过的痕迹,看起来临死前受过不少折磨。

但是就算司瑰这样无防备的出现在她面前,她还是死死的抓着那片窗帘,只是不断地低吼想要警告她不要靠近。

就这样一人一鬼对视了一会。王尚巳等人从房间出来了,他们似乎从赵航的死当中得出了某种信息,三三两两的结伴去调查了。

而冯进和被王尚巳带在身边,想必也不会有问题吧。

不过……“他们看不见你?”司瑰对女鬼说。

女鬼:“嗬……”

司瑰:“好吧。”

沈珂:“……”这是什么跨物种交流。

司瑰回头对沈珂说到,“她暂时对我们没什么威胁,404一定有问题,我们得回去看看。”

沈珂对此没有意见,他也想知道怎么睡一觉两个人都成了透明人了。

两个人里里外外上上下下的把房间搜查了一通,沈珂率先有了发现。

“姐姐。”他指向一个角落。

那是夹在墙和桌子之间的角落,摆着三盆从高到矮的仙人掌,整整齐齐,土还有些湿润。

他们在刚来这里的时候仔细查过房间,那时候这里是没有仙人掌的。

司瑰蹲下身来,仔细地打量这三盆带刺的小花。

“仙人掌……”司瑰猛地抬起头来,这个公寓里有很多仙人掌,那个丑陋的仙人掌窗帘,还有房东房间窗台上的仙人掌盆栽。

一开始她以为这只是房东批发来的装饰绿植就没有太在意,但是现在看来,这种随处可见的仙人掌元素其实大有蹊跷,或许就和副本的任务有关。

“小朋友,你还记得刚进游戏的时候,游戏世界说的任务是什么吗?”

沈珂:“驱鬼。”

“对,驱鬼。”

他们破解副本的路子一般都是先解开副本故事背景,因为只要故事背景得到破解,副本的任务就可以轻松完成。

这些都没问题。

但是,鬼究竟是谁。

是三年前消失在四楼的房客,还是别的什么东西。这些暂时都不知道,但是司瑰知道……

“我们得到了一个探索的机会。”司瑰笑道,“变成透明人,是副本给我们的机会也是挑战。”

“这样虽然很危险,但是我们离真相也更近。”

副本是公平的,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就把危机单单扔在他们头上,伴随着危机而来的一定是更多的线索。

对于这一点,沈珂表示赞同,“就比如刚才的女鬼,他们都看不到。”

“没错。”司瑰带头走出了房间,“走吧,让我们看看,这栋楼里有多少别人看不见的好朋友吧。”

四楼的楼道里只有那个挂在窗帘上的女鬼,不过看样子,和她沟通还是相当费劲的,所以司瑰打算先去看看别的鬼,如果到最后没得到什么线索的话,再用一点特殊的办法让她开口。

“你觉得哪有鬼?”司瑰问,她想看看沈珂的五感有多灵敏。

沈珂思考了一会,似乎在感受周围的气场,“楼上……嗯……6楼。”

6楼在第一天下午大家就都搜查过了,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甚至王尚巳还拿出了鬼怪探测器都没有反应。

那就是说这群鬼会躲。

司瑰二人来到电梯前,摁了向上的键。

“我们现在知道房东年轻时候喜欢过一个叫顾源的人。”司瑰慢慢复盘线索。

“顾源很可能是鬼,因为他死了,所以房东只能看着合同睹物思人……”

“可是那个窗帘女鬼又是个什么角色呢?情敌?”司瑰觉得有什么从脑海里一闪而过,但是她没有抓住。

这时,电梯上来了,但是随着铁门打开,两人看到一个穿着黑色夹克的青年,大概二十多岁,皮肤微黑,戴着一副墨镜。

这个人他们没见过。

“他是鬼。”沈珂低声说到。

“小朋友,当着别人的面说别人是鬼,可不是个好习惯。”墨镜男摁着开门的按钮,“进来聊?”

两人进入电梯,摁下了六楼的键,却怎么也不亮。

司瑰看向墨镜男,“你干的?”他们此时应该在一个和电梯一样的幻境里。

墨镜男摊手,“一个小把戏,我们要找个安静的地方才能好好聊聊,不是嘛?”

“反正都到了你的地盘,还不是你说了算?”司瑰故作无奈,其实暗地里拿着一把匕首,时刻警惕着。

“我知道你们在查什么,我叫于策,二十年前,死在这个公寓。”

“于策。”司瑰点点头,送上门来的信息,不要白不要,“你认识顾源吗?”

听了这个名字,于策明显脸色一变,沉默片刻后长叹一口气,“……谁不知道顾源啊。”

“展开来讲讲。”司瑰抱着胳膊。

“顾源是我的朋友,或者说曾经是我的朋友。”于策的语气中带着些许怀念,“那是二十年前的事了,我们是一个大学毕业的,我学的心理学,他学的计算机。”

“毕业以后,我们一起来到这里打拼,租了这栋公寓的404房间。”

“本来一切都很好,可是意外还是发生了。”说到这,于策痛苦的捂住了眼睛。

“顾源是个善良的人,对谁都很好。可是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流言说他骚扰401的女模特,后来愈演愈烈,大家就开始排挤他。”

“一开始只是冷落,后来变成了谩骂、殴打和恶作剧。最后,顾源就自杀了。”

见于策没打算继续说下去,司瑰就问,“恕我冒昧,那你怎么死的?”

沈珂:……这也太直接了

“顾源死后化作厉鬼,杀了我,还有所有对他进行过欺凌的人。”于策说到这,隐约还带着一些后悔的意味,“那些人都变成了鬼,在这个楼里四处徘徊。三年前消失在楼里的房客也都是他们干的。”

“房东和顾源是什么关系?”好不容易碰到一个交流通顺的鬼,司瑰准备把所有的问题都问出来。

听到房东,于策明显愣了一下,“顾源……是房东的恋人。”

“哦?”司瑰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似乎不想再给他们做免费提示器,于策开始说他此行的目的。

“这一切都是顾源,是他的怨念作祟,你们只要灭了他,太阳花公寓的诅咒就能解除了。”

“灭了他……”

“灭了他……”于策的声音越来越轻,身体也越来越透明。

正在他准备以属于一个鬼怪的方式慢慢消失的时候,一把带有附加法术伤害的匕首搭在他的脖子上,匕首的主人笑着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

“你,在,说,谎。”

原创文章,作者:四五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864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