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沈煜 司瑰我在惊悚游戏里被小白脸养了小说免费阅读

“你跟着我,别走散了。”司瑰边进电梯边和沈珂说,之前在白房子里的时她就觉得这个少年没什么求生欲,这是很危险的。

沈珂点点头,似乎明白她的担心,“我会好好活着的,我得出去找到我丢了什么。”之前他刚醒来,一股负面情绪笼罩了他,让他没什么活着的心思。但是现在缓过劲来,他很好奇自己丢失的记忆和那样重要的东西。

“嗯,那就好。”

作为这个副本现在唯一出现的NPC,房东太太身上一定有线索,所以司瑰决定带沈珂先去她那里查一查。

可谁知刚到一楼,就看到灰色沙发旁边,一群人围着王尚巳,认真的听他做副本科普。

“这个一般副本都有死亡条件的,就是说如果你不满足死亡条件,鬼就是贴着你的后背都没法杀你……”王尚巳说的吐沫星子满天飞。

林湘:“那死亡条件是什么呢?”

王尚巳:“不一定,这就得靠大家观察观察,就比如说房东说的那个晚上出门,这就是个死亡条件,你出门了,满足死亡条件了,鬼就能杀你了。”

听了这话,孙蓁蓁抹起了眼泪,小声的抽泣起来,“为什么我们非得经历这些不可,我想回家……王大哥,我们怎么才能回家啊……”

这话可把王尚巳问哑火了,“没人知道,营地里的玩家都为了活下去或者活得更好而闯关,没人知道怎么离开,甚至很多人都接受了命运的安排,把这里当作自己新的家……”

离开不了。这个概念无疑让在场的人更绝望。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既来之则安之,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大家活着走出这个副本,其他的以后再讲。”王尚巳看出了不对劲的气氛,赶紧说到。

看着这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安慰着在场的新人,这场景还怪有趣的,司瑰有意多停留一会,让沈珂听听老玩家王尚巳的经验之谈。

“哎!花!快来坐。”得,偷听被发现了,司瑰耸耸肩走了过去。

“你有什么发现,跟大家说说呗。”

来了,司瑰暗暗叹了口气,每次和王尚巳一个副本,最终都会变成新人科普小课堂,她不说点什么,王尚巳肯定不会放她走。

“我还没开始查,如果非要说的话……组队。”司瑰敲了敲沙发扶手。

王尚巳是纯武力玩家,脑子这方面差点事。一般能靠打通关的副本他都不会选择靠智力。但是在场的玩家肯定没他那么逆天的武力,所以学学司瑰的智力通关思路还是很有必要的。

“组队?”王尚巳摸不着头脑。

“游戏为什么一定要我们组队呢?如果只是房间不够住,大可以只要四名玩家,也可以让大家自主分配房间,为什么一定要用组队这个词把两个人安排在一个房间?”

既然遇上王尚巳开口,司瑰也不介意给他们送点小福利,顺便卖给王尚巳一个人情。

“可能规则就是随口一说吧。”赵航说。

司瑰摇摇头,“游戏世界比你们想的严谨的多。在我看来,组队这个行为更像是把两个人绑定的动作。”

“绑定了,就不能分开。所以我觉得,同一队的两个人分开,可能会触发死亡条件。”

王尚巳恍然大悟,“组队一定是有意义的,游戏不可能让我们做多此一举的事。”

司瑰打了个响指,“我也只是猜猜,毕竟目前来看,组队这个行为好像除了触发死亡条件也没别的用处。”

王尚巳点点头,“大家都听了,都谨慎点啊。”

“好了,王大刀,我的日行一善小任务也完成了,可以走了吗?”司瑰站起身来。

得到了满意的结果,王尚巳满脸堆笑,“可以可以,哎呀,还是你脑子好用,这玩意就摆在明面上,俺愣是没看出来。”

“也不一定是对的,可能组队还有别的目的和作用,只是我们没发现。但是不论怎么说,这个行为一定和副本背景有关系,你想做好事我不拦着你,但是我现在得给那位朋友讲课。”司瑰指了指沈珂,“很忙哦。”

看到司瑰难得有耐心带玩家,王尚巳也没想别的,乐呵呵的就给人送走了。

“姐姐,我们现在去哪?”沈珂问。

“姐姐个屁,你多大就叫姐姐。”

“19。”

“……叫吧叫吧。”21岁的司瑰流下了属于姐姐的泪水。

两人来到房东太太的门口,可是怎么敲也没人开,“啧。”司瑰不耐烦的抬起脚,一用力把房门踹了个稀巴烂。

“叮!由于玩家司瑰的不文明行为,现获得debuff(负面效果)‘房东的厌恶’,持续时间整个副本。”一个幸灾乐祸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被通报批评的司瑰,“……”

初级副本限制可真多,拆个门都要被贴debuff,她前几天在高级副本把吸血鬼亲王的城堡烧了,也没见亲王厌恶她。

“贴都贴了,搜搜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吧。”司瑰并没把一个初级副本debuff放在心上。

沈珂相当听话,两个人就这么登堂入室进了房东的房间。

这是一间朝阳的房间,阳光撒在阳台上,衬得那几盆仙人掌更加翠绿有生机。

司瑰:“你看看那个箱子,我翻翻这个桌子。”

“好。”

房东的屋子并不算大,估摸着只有三十多平,倒是和他们的房间大小格局都差不多。

窗边放着一个红木的书桌,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墙角的衣柜上有一个牛皮箱子,虽然很旧,但是被擦得很干净,像是有人经常打理。

司瑰打开桌子的抽屉,里面的东西倒不少,什么老花镜、笔记本、钢笔……

她拿起了那个红色封皮的笔记本打开来看。

“他是个很好的人,温和又善良……”

“怎么办,他好像看到我了。”

“啊!今天他帮我修了水管,他真的好温柔啊。”

……

这似乎是房东暗恋某个男生的日记本,前半本好好的,但是后半本却被人给撕掉了。

皱皱巴巴的纸张能看出撕它的人当时有多么的愤怒。

看样子应该是个关键的东西,司瑰随手把它收起来了。之后应该会有用吧。

两个人又翻了一阵,除了沈珂在箱子发现一张老旧的租房合同以外就没什么发现了。

这是20年前404房间的租房合同,租房的人是个大学生,看合同上的照片是个留寸头戴眼镜的腼腆男生。

这张合同被保存得很好,除了有些发黄,一点损伤都没有。应该是对房东有特殊的意义。司瑰暗暗记下了合同上的名字——顾源。

看着对合同若有所思的沈珂,司瑰问,“你有什么发现?”

沈珂摇了摇头,“就是觉得房东应该很喜欢顾源,喜欢一个人才会想把和他有关的东西都会搜集起来。”

这些情情爱爱的,司瑰不是很懂,“可是就算再喜欢,也没有必要连租房合同这种东西都留着吧。这未免有点……”痴汉了吧。

“可能是没有别的东西可以怀念了吧……”

“姑且都带着吧。”司瑰把日记本也扔给沈珂一起拿着。“总之,这个房东一定是知道什么的,回头找个机会问问。”

“这么问吗?”沈珂指了指那扇破烂的木门。

“这不好吗?下次我们来就不用敲门了。”司瑰笑了笑,然后头也不回的往前走,“跟上啊,小朋友。”

“我不小了。”沈珂跟上,又补充,“成年了。”

“那你还叫我姐姐。”

“你就是姐姐。”

“那你也是小朋友。”

……

两人正往前走,突然……

“咚……咚咚……咚咚咚……”天花板上传来什么东西爬行的声音,速度很快,似乎在从后边追上来。

司瑰拿出一把匕首,用力一抛,把它插在天花板上,那个东西的声音突然就停下了,“走吧。”司瑰带着沈珂继续往前走,边走还便吐槽,“这大白天的,谁家的鬼这么嚣张啊。”

“花!”王尚巳的声音从大厅传来。

司瑰拉着人就跑了过去,结果却赫然看见赵航倒在血泊里,他的右手手臂已经不见了,此刻正疼的满地打滚。

王尚巳正护着几个玩家躲在一边,手里拿着他那把黑色大斧子,这是王尚巳的本命武器——玄武。

而在大厅的另一边,一个手里拿着盒饭的男人露出诡异的笑容,他皮肤惨白,脸颊都凹陷进去,两个眼珠往外突出,一颤一颤的向玩家们走来。

“花!弄死那小子。”王尚巳护着这么多玩家分身乏术。

“啧。”司瑰拿出一把普通大刀,“长得真丑。王大刀,你带人上电梯,沈珂,你跟着他们。”

在众人往电梯跑的时候,那个丑玩意一个盒饭就扔了过去,王尚巳回头一斧子打开,“花,别碰那些盒饭!”

“知道了。”司瑰瞥向那个丑玩意,一刀劈了过去,她想速战速决,这个副本鬼怪在白天居然没有限制,她得回去保护一下小朋友。

谁知道这东西行动还挺敏捷,刚才慢慢悠悠的,但是大刀一砍下来,立马被求生欲支配,当场下了个腰。

她危险的眯了眯眼睛,把手腕一转向下砍去,直接就把这东西劈成两半。

司瑰速战速决,趁电梯门还没关上窜了进去。

“好了,王大刀,讲讲吧。”司瑰挑眉。

“咳咳,嘿嘿。”王尚巳挠挠头,“也没啥大事,就是到饭点了嘛,然后我也讲了一上午了,就想着吃饭。正好就有个穿着围裙的老哥拿饭进来了,喏,就是你刚才砍死那个。”

司瑰:“他给的盒饭你们敢吃?王大刀,在日耀你连饭都吃不饱啊。”

“不是不是。”王尚巳否认,“也是我不小心,想着房东说中午有盒饭,就带大家去吃了。那个人刚来的时候就是个普通厨子的样子,谁也没注意,然后赵航伸手去拿,刚碰到盒饭,那玩意就把他的手一口咬掉。”

“多亏了王大哥反应快,不然大家都要没命了,那个……那个怪物在咬掉赵航胳膊之后,还想咬掉他的脑袋。”林湘有些后怕,这是他们第一次近距离接触鬼怪。

“领盒饭。”沈珂突然出声。

司瑰赞赏的看着他,“嗯,真的是‘领盒饭’了。”

王尚巳反应了一会,恍然大悟后突然骂了一声,“领盒饭就会‘领盒饭’?这是什么鬼玩意!”

这也是个死亡条件,开始的时候房东太太说过,每天七点、十二点和晚上六点可以来大厅领盒饭,当时司瑰还说这个说法不吉利,现在看来人家根本就是那个不吉利的意思。

“搞文字陷阱呢,这种事,游戏世界经常做。”司瑰说完就走出了电梯,电梯到四楼了。

王尚巳有点蔫蔫的,似乎还在为了自己的一时失察而感到内疚。

“没事的。”司瑰安慰到。

王尚巳抬起头,感动极了,“花……”但是还没等他把感激的话说出口。

“你不是用脑子的料子。”司瑰拍拍他的肩膀,走进了404,只留下在风中凌乱的悲伤王大刀。

原创文章,作者:四五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864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