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闲人一枚》小说章节目录叶新,叶母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重生之闲人一枚

小说:都市

作者:吃藕牛

简介:重生穿越到八十年代那个波澜浮动的开放时刻,随着世事的发展,借用一点点小小的记忆,参与进这改革开放的几十年之中,本想保持本心,安享生活,但不知不觉已然站在这个时代的浪花之巅。

角色:叶新,叶母

《重生之闲人一枚》小说章节目录叶新,叶母全文免费试读

《重生之闲人一枚》第1章 不是重生的穿越免费阅读

一九八七年,夏秋

九月的深市,阳光充足,虽然临着海,但在道里区这里仍然显得闷热异常,没有一点风。

不用听收音机里的天气预报,熟悉这里一草一木的老人,就大多有点预感,又是一起大雨要来了。

黄花街道是前些年划地开发立厂后,由附近几个大的自然村合并成立的。

位于道里区的东南方向,离着区里那些高楼大厦半远不近,坐上公交车也需要半个小时的距离。

不过好在跟周围的几个厂区离的较近,工作和找工作的人,很多就生活在这里,论人口密度反倒比区内那些动土工程的地方,要繁华上许多。

酒香村原来叫做四五队,只不过这里大部分人都在第一酒厂工作,四五队慢慢的就被人叫成了酒香村,地处在黄花街道西北角,算是离区里最近的一个村队。

改革开放以后,酒香村又改名为酒香坊,划归黄花街道,二百来户人家的中间,一条芙蓉街把大家分成南北两个大队。

街道两边盖楼的盖楼,出租的出租,人来人往,让芙蓉街热闹的不像样子。

北大队东南角,临两条主街,一东一南,芙蓉街和黄河街,四栋七层高楼就竖立在那里,围成一个长方形,一层四周有几十个房间,映衬着周围那些三四层高的小楼是那么不和谐。

叶新蹲在大楼门口右边的一个小石台上,看着芙蓉街上往来的人群,不时看看天上的太阳,周围温暖的炎热,化不开内心的疑惑。

三天来,结合原主所有的记忆,终似有点不确定的想,这就是传说中的重生穿越么?

叶新出生在六十年代末,是家里的老疙瘩,上面还有两个姐姐,父母生他的时候都已经快五十岁了。

从小到大,叶新一直生活在奉天大山里的叶家村,四周全是高险的大山,靠着包产到户的那几亩田地还有一家小卖部生活。

一直到打通连接外面的隧道,再到寿终正寝,从来没有去过离那里太远的地方。

初一的学历让叶新接受起新东西来慢到让人受不了,好在村里除了越来越少的村民,几家添了新房,几乎几十年都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叶新性子有点懦弱,话不多,不惹事,父母过世后,就接过父母在村里开的唯一一家小卖部,两三个星期去一次镇里进货,然后种种地,采采山货,生活平稳。

靠着姐姐姐夫的介绍,与外村的一个女人结了婚,生了孩子,生活就是这么顺利,没有什么影响他的事情发生。

平常没事的时候,叶新喜欢坐在房檐下的石墩上安静的望天,享受宁静,享受安逸。

岁月再慢也经不起时间的过渡,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在村子里,老一辈人越来越少,年轻人外出的越来越多。

六十多岁的年纪一直这么慢悠悠的过来,直到有一天叶新的儿子来电话让老妈去帮着他带带孩子,这间住了几十年的屋子里,唯独只剩下叶新的时候,孤独的感觉才笼罩在叶新的身上,让他很不适应。

以前老婆跟自己说,这个小卖部每天卖的钱越来越少,叶新没有往心里去。

可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叶新明显感觉到,以前一个月进货一两次,慢慢变成两三个月进货一次。

再后来,几乎也没有什么人来买东西,好几天都不一定能看到一个人影,村子里像是空了一样。

有人说,人在死亡的前一刻,能够预见自己将要走到生命的尽头,叶新以前不信,但真的到了那个时候,叶新才恍惚明白了点什么。

半信不信,但还是给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打了个电话,问问过的好不好,像平常一样关心过问,提醒他们注意身体,然后才平静的躺在卧房的床上。

不知道刚才那一刻是不是回光返照,叶新躺下的时候才发现,眼皮越来越沉,没有痛苦,缓慢的闭上了眼晴,再也没有睁开。

下一刻,当叶新苏醒的时候,叶新已经不是原来的叶新了。

重新梳理了一下脑子里原主剩余不太完全的记忆,感觉有点陌生,又有那么一丝熟悉,特别奇怪的一个状态。

这个叶新,二十三岁的年纪,可能是智商有什么问题,学东西很慢,初三毕业,学业跟不上,就辍学在家,再也没有读过书。

好在家里不缺他这一口吃的,现在是酒厂里一个刚接班的正式工,平时大家背地里都叫他呆傻。

只因为他平时像个哑巴一样,从小到大,话语不多,也不跟同学和周围的小孩子玩。

只要没有事,就往门前那块小石台上一蹲,抬头望望天,外面的人也不知道他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叶新回忆了半天,自己也没有想明白。

儿子是这个特殊时代人们固有的观念,谁家要是没有儿子,那或多或少都有点影响夫妻感情。

叶父叶母很幸运,由于身体的原因,两人只有一个孩子,又因为第一个孩子就是儿子,从而就对他期望很大,关爱也就很多。

别人有的他必须得有,别人没有的,想办法也得让他有,连娃娃亲这种年代几乎看不见,听不着的东西,叶母都想办法和自己酒厂销售科的同事联系上,安排好。

好在两家都是双职工,叶家还算有点小遗产,这个时候的人又没有什么其它的观念,半玩笑,半认真,没有谁同意,但也没有谁反对。

叶新小时候很淘,让家里总是闹哄哄的,叶父叶母训过,打过,可还是老样子,习惯的事情,又哪是那么容易改的,慢慢事情就淡化下来。

可能是期望越大,压力越大,平时还好,但自从叶新上幼儿园第一天在园里所发生的事情,直到后面的结果,让所有的一切都变得让人无所适从。

这个时候的小学比较死板,七八岁才能上,而且主要是看户口的生日,生日在九月之后那就晚一年上小学,生日在九月之前就提前一年上小学。

叶新的生日是二月份,六岁的时候就被送到酒厂附属的幼儿园,准备来年直接上小学。

可能是淘惯了,叶父叶母平时也都顺着,上午的时候班里教了数字的一,上学是个新鲜事,写着挺好,还认识了不少人,赵玉涵也在这个班,叶新很开心。

不过等下午教到二的时候,坏事了,一好写,二就得拐弯,变难了,之前可能是叶父叶母过于的宠溺,叶新还当学校是在家,不管不顾在学校大闹了一场,让所有人看了一场笑话。

等叶父叶母陪着小心,把人从老师的手里领回到家,叶母是怎么也劝不住自己的老公。

叶父拿着皮带在屋里,把原来舍不得打的儿子,硬狠狠的抽了一顿,骂了一顿,久久没有停下。

不知道晚上叶新想到了什么,从原主记忆里叶新没有找到。

但就从这一天开始,叶新变得不活泼了,学校的课,一堂也再没少过,哪怕是生病都要挺着去,哪怕学习跟不上,也没差过一节。

脸上笑容也少了,话也不多了,平时玩闹也不去,只要有空就在门前一蹲,望着前面的街道,不发一言。

看看大街,看看太阳,手里拿着根木棍,在地上乱画,安安静静的自己玩耍,不言,不语。

原创文章,作者:吃藕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7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