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肖洁 俞少凌《新婚夜,八零娇妻她的空间觉醒了》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新婚夜,八零娇妻她的空间觉醒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白云深深

角色:肖洁 俞少凌

简介:十年婚姻,只是他蛰伏生涯的幌子,人们目光盯着她跟他、她跟小三一场场不堪的婚斗时,他暗地里崛起,夺得了家主大权,又成为国家的执行长官,站在权利与财富至高点之后,她被离婚了,又成了莫须有的杀人凶手,他的情人还送给她一把杀猪刀;死后重生,她带着一个现代化的空间回来,各种不用成本的食物源源不断送到八零年代,她可以任性地卖卖卖,数钱数到手软,这回,想离婚的是她,拒绝的是他,给她各种甜甜宠……

书评专区

小说肖洁 俞少凌《新婚夜,八零娇妻她的空间觉醒了》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新婚夜,八零娇妻她的空间觉醒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婆婆杨乐丹病逝。

灵堂上,哀乐婉转,催人泪下。

肖洁跟所有俞家人一样,穿着一袭素白的孝衣跪在灵堂里,满脸悲戚。

突然,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走进灵堂,出示证明,拿出手铐铐住了肖洁的双手:“你被捕了,嫌涉杀害杨乐丹女士。”

“我什么也没做!”肖洁愤怒又恐惧,以嫌疑犯的身份被押着离开,所有的俞家人表情冷漠,没有一个人理她。

“俞少凌救我,俞少凌你在哪里?”肖洁被拖着走,目光到处寻找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一无所获。

看守所

“有人告发,是你谋害杨女士的性命,说说你谋害杨女士的经过。”

“这是诬告,我没做过任何对我婆婆不利的事。”

“证据确凿!”穿着便服的工作人员扬了扬手里材料,丢到她面前,“不管你承不承认,你的罪行都无法洗脱,还是老老实实交代好,否则,你会知道什么叫生不与死!”

肖洁捡起材料,一页页看下去,上面编了一个关于她谋财害命的故事,人证物证俱在。

她能不能继续做俞少凌的妻子,继续在俞家呆下去,完全取决于婆婆杨乐丹,她怎么可能害自己的保护神呢?

“我是冤枉的,我要见我的老公俞少凌,我要聘请律师打官司……”

便服工作人员狞笑:“肖洁,你醒醒吧,你早就跟俞少凌离婚了,哈哈……”

“怎么可能?”尽管俞少凌一直想离婚,但她一直没同意。

两天后

肖洁终于见到了俞少凌,西装革履,成熟稳重,人到中年越发有男人味了,而与他同行的小三黄紫玲漂亮知性,优雅高贵,怎么看,他们才像一对。

肖洁狠狠地瞪了一眼黄紫玲,然后流着眼泪跟俞少凌说:“老公,相信我,我什么也没做……”

俞少凌一脸冷漠,将一个牛皮纸袋丢给肖洁:“我跟你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有事,找律师!”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黄紫玲却没走。

“你还不滚?”肖洁没好气。

“我留下来看你笑话呀!”黄紫玲轻蔑地笑笑,指指牛皮纸袋,“里面有好东西,不看看?”

肖洁打开袋子,里面竟然是一本离婚证,离婚时间是三个月前一天,正是俞少凌当上俞家家主之后,成为大风国执行长官之前,那段时间,她像个傻子一样疯狂庆祝他的胜利,没想到他却利用权利悄然地解除了他们的婚姻。

手捧着离婚证,肖洁欲哭无泪,拼命守护了十年的婚姻竟然就这样没了。

伤心、痛苦、悔恨如同潮水般袭来。

这时,黄紫玲拿出一个长条形礼盒:“送你一个礼物!”

肖洁拆开礼盒,里面竟然是一把杀猪刀……

——

肖洁发现自己死后重生了,回到八零年前嫁入俞家抵债的这一天。

房间里挂了红绸花,贴了好几个红“囍”字,十分耀眼。

这房间正是前世她嫁进俞家时的婚房,处于俞家街一个店面二楼,房间不大不小,二十多平米,所有家私家具都是旧式的,古香古色。

除了承重柱子与外墙,屋里的地板、墙壁、楼梯都是木头做的,房间里有动静,整个店三层楼的每个角落都听得到声响,隔音超级差,正是八零年代的建东市街镇商铺里面的构造。

她仰天长叹,人生从头再来,却依然无法改变嫁进俞家抵债的命运。

作为唯一的伴娘杨菲菲就陪在床边,当她发现肖洁醒来后一直当她是透明人,时喜时悲,看这看那,就是看不到她,心里有些害怕。

肖家人都说肖洁临出嫁前“煞”打倒,她还不信,现在看来,真的有点邪门!

“洁洁,你还好吗?”杨菲菲再也无法忍受肖洁的无视。

她这么一出声,可把肖洁吓了一大跳,盯着杨菲菲,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房间里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大活人?

“我一直都在好不好?”杨菲菲好不委屈,拧着两条乌黑大辫子,歪着脖子看人,生气的样子很是可爱。

肖洁与杨菲菲是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两人同龄,前世的杨菲菲因为过于执着一份不属于她的感情而精神失常,最后失踪了……

真好,她现在好好的,一切都还来得及。

肖洁心里充满着失而复得的喜悦,杨菲菲看到她又哭又笑的样子浑身发毛,只得转移话题:“俞家那么有钱,就准备这样的房子做新房?”

提及伤心事,肖洁又是长叹。

杨菲菲也是一脸的黯然,肖家那些人真不是人,早上,肖洁不愿出嫁,被打晕了送进俞家,还借口说她“煞”打倒,晕迷不醒。

杨菲菲转身推开窗户,发现下面是一个草坪:“要不,你就跳窗逃婚吧,我掩护你!”

肖洁溜下床,跟杨菲菲并肩站在窗户前往外望。

这是五、六十年代修建的商铺,二楼与地面有五、六米高,窗台下面是一片草坪,跳下去,不至于摔死。

“逃婚还是算了!”肖洁摇摇头。

她现在的心理年龄已经是中年人,早就过了冲动任性的时候了,就算退婚失败,她也没想过逃婚。

逃避根本无法解决问题,只会加深矛盾,激化矛盾。

解决问题,只能靠谈判。

只有尽快见到俞少凌,跟他谈好解决的方案,她以后的日子才能按照她想要的方向发展

“菲菲,我现在想见俞少凌,你能帮我找到他吗?”按照建东市的风俗,作为新娘,出嫁这一天是不能随便抛头露面的,只能呆在新房里,尽管不是她想要的婚姻,她也不想让所有的人都讨厌自己。

杨菲菲出去,很快就回来了,已经把话带给俞少凌了,说会来,具体几时,不知道。

等了三个小时,直到吃过午饭,俞少凌才走进房间,西装革履,长身玉立,不论从哪个侧面,都是一副颠倒众生的小鲜肉形象。

父亲是大风国执政长官之一,母亲是大风国最富有的商人,他出身于官、商世家,自小得到大风国最顶尖的教育,之后去了世界上最发达的M国留学,他不仅披着祖辈的万丈荣光,有着极好的天赋异禀,而且还有完美的身材与容貌,是建东市所有未婚姑娘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梦中情人。

上一世,肖洁虽然也不愿嫁,但看到他第一眼就“砰”然心动,从此爱他爱得死去活来。

隔了一世再相见,肖洁就像面对熟悉的陌生人,不复再有上一世湃澎的心境:“俞三少,我和你一样,都是被逼的,咱们别恨来恨去……”

原创文章,作者:白云深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747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