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院签到百年,我成了绝世剑仙》小说章节目录陆渊,贾斯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书院签到百年,我成了绝世剑仙

小说:玄幻

作者:宴西楼

简介:这是一个看似没有仙神的世界。陆渊于乱世踏足这片天地,成为了清河书院的夫子。几十年后。陆渊从一名夫子成了清河书院的院长,名传天下,却年事已高,身体渐衰。一年春,书院发生命案,他被牵连入狱。大牢内。“恭喜宿主,书院签到系统激活”“签到成功,获得奖励【剑道真解】”百年后,天地禁制消失,妖魔卷土而来。书院内,陆渊起身抬头,看着满天妖魔,神色淡淡,抬手轻拂。剑出!

角色:陆渊,贾斯

《书院签到百年,我成了绝世剑仙》小说章节目录陆渊,贾斯全文免费试读

《书院签到百年,我成了绝世剑仙》第1章 我鬓已全白,此身宁久全免费阅读

二月廿二,寒食。

时近傍晚。

日薄西山。

晕红的阳光,轻撒大地,将名为清河的小县城,染的一片赤金,远远望去,好似有富丽堂皇之感,让人生畏。

城东,有一处院落。

院落极大,看上去却有着一些破败之感,想来是年久未曾修缮的缘故。

院落内,一处青石铺就的地板上,一个身穿灰色布衣的孩童正蹲在地上,用小石子在青石板上,画着什么,嘴里不停的嘟囔着。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君子……”

孩童挠了挠头,他一时想不起来,这句二叔时常挂在嘴边的词,最后两个字是什么了。

不远处。

倚靠在藤椅上的陆渊微眯着眼,脸上带着笑,轻声开口,“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好逑……对……好逑。”

孩童点了点头,站起转身,有些好奇的看向陆渊,“陆爷爷也知道这句词?”

陆渊将眼睛睁开,朝着孩童招了招手,“小远是哪里听到这句词的?”

他有些好奇。宁文远刚刚过七岁,尚未去书院上学,这句词他是如何知道的?

孩童宁文远扔掉小石子,走到陆渊跟前,“阿远时常听二叔说起这句词,就记下了。”

陆渊闻言笑了笑,“哈哈,小远真是聪明,对了,你二叔该启程去天澜府参加会试了吧!”

“是呢?恰好今天是寒食,俺爹让二叔明日启程,考个什么进士回来,说是好给二叔说媒,娶个婆娘回来,省的二叔整天淑女,好逑的挂在嘴边。”

孩童诉说着,模仿着记忆中自己父亲说话的口气,抱着胸,面色一片肃然。

院门口,脚步声响起,进来两人。

为首一人是一名灰白头发的老者,名叫楚天河,自十五年前在清河县落脚之后,便跟在了陆渊身边。

他的身后,跟着的赫然便是孩童的二叔,宁才成。

“老爷,才成来了。”楚天河迈步到陆渊跟前微微颔首。

他的身后,宁才成整了整月白长衫,跟着躬身道。

“学生才成,见过夫子。”

说罢,他直起身将提在手中的食盒放在了一旁的石台上,“夫子,这是家嫂做的枣糕,带些过来给您尝尝。”

“嗯,有心了。”陆渊应声点头,“才成,此次会试可有信心?”

“此次会试,必位列三甲。”宁才成回道,声音中气十足,似进士已胜券在握。

哈哈!

陆渊大笑,“甚好。”

不料,刚刚大笑而出,声音便戛然而止,随即面色潮红,咳出声来。

“夫子。”

“陆爷爷。”

……

叔侄二人见状,有些紧张老人的身体。

陆渊摆了摆手示意没事,揉了揉太阳穴,片刻后,他轻声开口,“我有些累了。”

宁才成见状,颔首低眉,“那夫子您好好休息,明日我便启程去天澜府城参加会试了,夫子还请保重身体。”

话说到此,宁才成莫名的有些伤感。

夫子老了,

如今已八十有二,是整个清河县最年长的人了。

在大梁。

夫子之名,冠绝天下。

世人皆知夫子育人无数,门徒遍及天下,江湖,朝堂,皆有武道通神,身居高位者。

也不知道,夫子百年后,前来吊唁,又有几人亲至。

收起情绪,见夫子已经闭目养神,宁才成不再多言,拉着侄子宁文远,起身离开。

楚天河跟在身后,送两人离去。

出了院子,穿过走廊,几人这才来到府邸门庭。

宁才成朝着楚天河打了声招呼,正准备踏出府门,又停下了脚步,“对了楚老,先前来的时候,我见好些个捕快朝着城西赶去,听说是马夫子家中生了事端。”

清河书院生员三百之数,夫子自然不止一人,如今陆老夫子,年事已高,自一年前开始便鲜少亲自授业教学。

马问,算是书院较有学问的夫子,虽然为人脾气不是很好,行事也颇为傲慢。

楚天河闻声,朝着城西方向看了看,“马问么,嗯,老夫知道了。”

“才成回去了。”

宁才成道别,转身踏出门庭,带着宁文远渐行渐远。

回家的途中,宁才成低头看了看正吃着枣糕的宁文远。

也不知,这枣糕,是从家里带来的,还是刚刚从食盒拿的。

“小远……”

“啊,二叔,怎么了?”

“以后在外人面前,不许说二叔坏话。”

“哦,知道啦,我也没说二叔坏话啊!二叔你可不许欺负我,不然我都会记在心里,以后告诉你婆娘。”

……

吱嘎!

楚天河关上了府邸大门,回到陆渊所在的院子,见陆渊依旧在闭目养神,“你的身体这半月来,衰败的很快。”

陆渊缓缓睁开了眼,微微一笑,“生死如常,你看,我鬓已全白,此身宁久全,将死之人罢了!”

楚天河看了看陆渊满头白发,“你认命了?”

陆渊摇了摇头,“自然不会,古老典籍,神鬼异闻中皆渴求长生,我亦是如此,只不过肉体凡胎,苦海又天生闭塞,武道都无望,何谈江湖中那虚无缥缈的修仙问道,

我来到这个世界,到如今,八十有二,即便在这以武治国,儒道式微的大梁,也算闻名遐迩,已然知足。”

这个世界?

楚天河微愣。

“对了,刚刚才成说,马问死了。”

马问死了?

陆渊神色微微有些诧异,无奈摇头,“看来我余下的日子,并不消停。”

话落。

院门响动,一行人推门而入。

为首的是清河县丞,贾斯。

他的身后是一众县吏,捕快。

推开院门,贾斯大踏步走入,举止颇有些趾高气扬。

“贾斯,见过老夫子,不知老夫子近来可好。”贾斯问候道,相比以前,他面容上的笑容淡了许多。

陆渊抬眼,撇了贾斯一眼,“无恙。”

“老夫子可知,我等前来所为何事?”贾斯说道,话落不等陆渊回话,他随即说道,“我来告知老夫子,今早卯时,马问马夫子惨死家中,我听闻几天前,老夫子和马夫子发生过争执,是也不是。”

陆渊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贾斯。

“确有其事。”楚天河出声道,“几天前马问前来,想让老爷将院长之位传于他,没能如愿,扫兴而归。”

贾斯追问,“所以老夫子便痛下杀手,杀了马夫子!”

陆渊蓦然一笑,“贾斯,你今日如此兴师动众,想来是打算将我押入大牢了,你可想明白了,趁着范修不在清河这档口,下这个决定?”

看着陆渊人畜无害的面容,贾斯眼眉不知怎么的微微一颤,他顿了顿,定了定神,随即开口,“呵呵,我贵为清河县丞,县令不在,自然由我为民请命,杀人偿命,天经地义,老夫子莫不是认为,自己能够不受大梁法度?”

说罢,贾斯大手一挥。

“来人呐!将老夫子押入大牢,待事情查明,择日问斩,以儆效尤。”

——

作者有话说:

劈山断岳,弹指遮天。这是陆渊的故事。本书节奏稍慢,望读者老爷们,多多支持,感激不尽!!!

原创文章,作者:宴西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7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