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晓晨 段红尘天御神书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天御神书

小说:玄幻

作者:孤独一人族

角色:晓晨 段红尘

简介:生如蝼蚁,命比纸薄。不笑江湖多剑客,只见新人换旧人。 一刀烦恼尽 一剑断尘埃不是英雄难以启 ,做得英雄百世孤。早得英雄,凌云志。少年黄袍,老来哀 白骨骷髅,尽吹风

书评专区

主角叫晓晨 段红尘天御神书小说免费阅读

《天御神书》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你好公子,请问你是柳家姑爷段红尘段公子吗?一个看着十七八岁的姑娘,拦住正在大街上行走的段红尘问道。

段红尘点了点头,然后一副不知所然的样子,看着那姑娘问道,姑娘你是?

那姑娘没有多说,然后从怀里拿出一个半月形的玉佩,看着段红尘说道,是这玉佩主人让我来找公子你。说你看到玉佩就会明白

看着眼前这个玉佩,段红尘慌张的拿过来,然后掏出自己身上的那个半月形玉佩,比对了一下,一模一样,连雕刻都是三叶草,两个玉佩和到一起,能匹配到一起合二为一,看似一朵莲花。

拿着玉佩,段红尘激动的问着姑娘,这玉佩的主人在哪里。

姑娘见段红尘这样,低下头轻声的对着叶凡尘说,公子请跟我来。

一路上姑娘,小心谨慎的,生怕有人跟着他和段红尘似的。经过一条又一条的小巷子以后,姑娘确定没有人跟着,走到一个小院带着段红尘走了进去。

来到小院里屋,见一女子躺在床上,脸色惨白,嘴角跟眼角还有淤青。那女子见到段红尘他们两人,便对那姑娘说着,小翠你先下去。

那姑娘点了点头,便出了房间,关好房门

等小翠走后,我上下打量了一下女子,拿出半月形玉佩问女子道,这玉佩你哪来的?

玉佩是我好友段晓晨给我的,你应该就是晓晨的哥哥段红尘。女子说完,咳嗽了几下。由于男女有别,段红尘也不好,上前去扶她坐起来。

晓晨给你的,那她人呢?她怎么会把玉佩给你?段红尘焦急的问道

女子又咳嗽了几声,回答着,晓晨已经死了,是她托我找到你的。

死了,怎么会,怎么就死了,晓晨是怎么死的,你到底又是谁?

公子你别急,听我给你细说,女子喘着气对我说道。我跟晓晨都是灵云都,红烟閣的头牌,我叫钱小玉,从公子你当上柳家姑爷后,你段红尘的名字才走进大街小巷。

大家都羡慕公子你,能娶柳家大小姐进入柳家,这让多少青年即羡慕又恨,于是你段红尘也成为了,这些平民百姓茶余饭后的话题。

当晓晨听到别人说起段红尘这个名字时,她很激动,但又怕是不是名字相同,整日郁郁寡欢,犹豫着要不要去找你。而我呢平时就跟晓晨很要好,见她最近有些不开心,便问晓晨。

于是晓晨便把,公子你可能是她哥哥的事告诉了我,跟把心中的顾虑告诉我。我听了以后,便叫晓晨过去看看,看公子是不是她哥哥,如果不是也好扫掉心中的阴霾,要是真是晓晨哥哥,那刚好兄妹相认。

记得那日我和晓晨一直在柳府门口徘徊,只为等公子出来时好看看。还好那天我们看到了公子,我问晓晨这是不是你哥哥,晓晨说跟公子你分开有十年之久。那时晓晨才八岁,这么多年过去了长相都有变化。单从相貌上无法确定你是不是晓晨哥哥。

于是我和晓晨沮丧的准备回去,突然公子骑马从我们身边经过。晓晨马上对我说,公子是她寻找多年的哥哥。我当时有些好奇的问着晓晨,你刚刚不是说无法确定是不是你哥哥吗!怎么现在…

是的他就是我哥哥,我看到了,我看到了,刚刚看到了他挂着的玉佩。这玉佩跟我身上这个是一对的,我们的玉佩上面都雕刻着三叶草,合在一起就似朵莲花。这玉佩是当年父母在离世之前,给我跟哥哥的。

当年我跟哥哥走散以后,我被红姨收留在红烟閣,而哥哥却不知道去哪里了,这么多年我一直尽自己能力到处打听哥哥,可一直找不到。刚刚要不是那玉佩,我也不敢确定他是我哥哥。

想到晓晨找到了自己亲哥哥,我也替她高兴,正准备大喊公子你的时候。晓晨制止我,不让我叫公子。见公子骑马即将就要消失在我们视线里,我焦急的问晓晨为什么,在不叫的话就来不及了。

晓晨拉着我说,先回去再说。那天我看得出,这是晓晨有史以来最开心的一天。可回去以后,晓晨抱着我哭说,小玉姐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一下子我也搞不懂怎么回事,便安抚着晓晨问她怎么了。晓晨留着泪说,要是哥哥知道我出身青楼,还会不会认我。

于是我又安慰着晓晨说,你不说,你哥怎么会知道,就算你哥知道了,你这也是逼不得已,柳家姑爷要是真是你哥哥,我相信他也能理解你。

可柳家公子跟管家还有柳家老爷他们呢,他们都来过我们这里,到时候让他们知道,我哥哥是他们家姑爷,而我又是青楼女子。到时候会不会对我哥造成什么伤害,甚至会不会嫌弃我哥,说我哥有一个青楼妹妹。我不想哥哥因为我的身份,丢掉现在这美好的生活。

听到这里,段红尘恨死了,自己这个沽名钓誉的柳家姑爷身份,难过的说着,晓晨你怎么会这么傻这么想,我可是你哥,哥就算真被柳家赶出来又能怎么样,跟晓晨你比那算的了什么。

钱小玉安慰着段红尘道,公子别难过,这也是小晨怕对你有影响才,不得不跟你相认的原因。

段红尘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又继续问着钱小玉道,小玉姑娘那后来呢?晓晨是怎么死的

公子你继续听我说,自从晓晨知道你是她哥哥以后,就开始责备自己出身青楼不干净,所以自打那以后就很少接客,由于晓晨是红烟閣头牌,红姨也不怎么为难她,毕竟红姨收养小晨这么多年,多少有些感情,为报答红姨多年的养育之恩,晓晨偶尔也会客串接一下。而许家少爷知道晓晨,想从良离开青楼,便花言巧语的说喜欢晓晨,愿意给晓晨赎身,做他的小妾。

那时的晓晨只想离开青楼,早点洗干净自己青楼的身份,好跟公子相认,于是就答应了许家公子。

谁成想,那许家公子替晓晨,赎了身以后却不答应娶晓晨当小妾,说晓晨出身青楼,这样对他许家名声不好,于是把晓晨安排在城西离许府不远的,一座小院里养着。晓晨也心里明白,更没有期待做许家公子的小妾,想着呆在这总比呆在红烟閣好,总不至于抛头露脸了。

但那许家公子从头到尾都是欺骗晓晨,最开始一切都还好,慢慢的许家公子就露出了,他那人面兽心的一面。把晓晨当做取悦那些达官富人的工具,说晓晨是他许家养的家妓,甚至为讨好许家,家主许纯阳也就是许家公子的亲身父亲。把晓晨送过去供他父亲享乐

最终晓晨不堪其辱,投井自尽了。临终前把玉佩交给我,让我告诉公子你,她对不起父母,丢了段家的脸面,同时也希望公子你原谅她没有跟你相认。

最近我听说公子,从青阳山清修回来了,于是让小翠找你过来。

听完钱小玉的话,段红尘向着墙壁狠狠的砸了一拳,嘴里还说着,许文杰你这畜牲。

听到动静的小翠,推开门关心的问着钱小玉道,小玉姐怎么了?

钱小玉看着小翠,说了一句

小翠没事你先出去

段红尘发泄了一下心中的怒火,回头看着钱小玉问道,晓晨葬在哪里?

此时的钱小玉非常理解,段红尘的心情。也没有多说什么,然后接着说道。

晓晨死后,许家公子气愤的,吩咐下人把晓晨抛到,清水湖了。还对外说,晓晨跟下人通奸,辱没许家门风,谁要是敢打捞尸体,就是跟他许家过不去。

但公子请放心,当晚红姨和我就把晓晨尸体,偷偷捞了上来,就葬在清水湖旁边。因畏惧许家势力,不敢给晓晨立碑。等我伤好了,到时候带公子过去。

谢谢小玉姑娘了,段红尘说完给钱小玉深深的鞠了一个躬。

然后看着钱小玉的伤接着问道,姑娘你这伤是受晓晨所累吗?

钱小玉突然哭着说道,许家公子那畜牲,自晓晨死后,又将目光打向我。说要替我赎身,然后每天来红烟閣点我的牌,花言巧语来骗我。我不答应,便找人打我,到处说我有病会传染人。

而且最近周家也一直在找红烟閣麻烦,想接手红烟閣,变成周家家业之一。

红姨见得罪不起许家,最近又在应付那些找麻烦的人,没有时间。便偷偷把我安排在这座小院,让小翠照顾我。

段红尘看着钱小玉说道,小玉姑娘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你在这静心养病。有时间我会在过来看了,在下就不打扰你,养伤了。

走出小院,此时的段红尘,脑海里浮现了两个字,报仇。

回到柳府,段红尘坐在房间里,脑子里一直想着怎么给妹妹报仇。以至于柳月梅走进房间,他都不知道。还是柳月梅叫了一声,小段子你怎么了,在想些什么?

段红尘回了柳月梅一句,没什么,然后假装伸了个懒腰,对着柳月梅说,你早点回你房间休息吧!柳月梅看着段红尘,有些不开心的说着,看样子这段时间你去青阳山,一点都没有想人家,刚进来就赶人家走。

看着柳月梅这样撒娇,段红尘没有一点心思。但又不能怎么说她,只能装做流氓样,一边宽衣解带嘴里一边说着,要不月梅我们今晚,行了这夫妻之实。

柳月梅听出了段红尘话里的意思,又看到段红尘宽衣解带,脸颊红着,不好意思看,一边往房间外面走,嘴里一边说着小段子真讨厌。

虽然名义上我是柳家姑爷,可实际上我跟柳月梅成亲以后,都一直分房睡。柳青峰见我跟自己女儿,年纪还小,也一直不说。

躺在床上,想起这灵云都的几大家族。

这许家是灵云都各大家族中经济实力最强的一族,跟柳家有不少生意往来。而这几大家族分别是,聂家为首的是聂天,此人比较神秘,在灵云都一直都是神出鬼没,门下弟子众多。王家为首的是王天虎,此人野蛮霸道,拥有家族绝学狮虎功,在灵云都经营着很多当铺跟赌档。李家为首的是李辰钢,此人不会武功,却精于算计,拥有灵云都最大的情报网。许家为首的是许纯阳,此人阴险狡诈,唯利是图,拥有家族绝学七星追月剑,在灵云都拥有最大的钱庄。周家为首的是周史,此人好色之徒,家族绝学凌云踢腿,在灵云都拥有很多妓院,跟烟馆。柳家为首的是柳青峰,虽然算不上好人,但还算正人君子,拥有家族绝学暗里白红,在灵云都经营着所有运输事业。赵家为首的是赵尘风,此人贪得无厌,家族绝学天罡地煞拳,官家出身,掌管着灵云都的生杀大权。

这些家族是目前灵云都,看得到的势力家族,还有一些不愿意显露的家族,掺杂在这灵云都。

而我段红尘只不过是灵云都附近段家村的,一个小老百姓。听柳青峰也就是我岳父大人说,我父亲跟他是同门师兄弟,才与我父亲定下这娃娃亲。后来听说,段家村遭难,跑过去找我父母,没有找到,只找到了我。

当初的事,段红尘也记得不是很清楚,那时的段红尘才十岁。只记得家里起火了,没有看到父母,段红尘把妹妹推出门,让妹妹跑远些,别让火烧到。自己则又往家里跑去找父母,然后不知道是烟把自己熏晕过去了,还是怎么的。感觉脖子有什么东西砸了一下,便晕了过去。等醒过来,自己已经身在柳府了。

一夜未眠,脑子里一直琢磨着怎么找许家报。许家跟柳家一直都有生意往来,我不能拖累柳家。但我这身份在这里,想不连累柳家是不可能的,除非解除我跟柳月梅的关系。这样才不会连累柳家

次日晚上大厅吃饭的时候,我趁多喝了几杯酒,对着柳家一家说着。

岳父大人,我想休妻。

柳家家主柳青峰听到段红尘这句话,把喝进嘴里的酒,噗的一下全喷了出来。在坐的柳青峰妻子张氏跟柳青峰儿子柳如风,还有柳月梅都吃惊的看着段红尘。

那个红尘你不要说胡话,是不是月梅惹你生气了,你跟我说说什么事,回头我说月梅这孩子。说这话的是柳青峰,紧接着柳青峰妻子张氏也附和道,红尘你别跟月梅计较,她是比较任性,回头我一定说她。说完还向柳月梅那边用眼睛瞪了一下。

我说小段子,你这从青阳山回来是不是抽风了。还休妻呢!我可告诉你,我柳月梅可不在乎。

你给我住嘴

柳月梅听到父亲骂自己,不敢在说话,哼了一声就把头转向外面,嘟着嘴坐着。

段红尘走到饭桌前面,对着柳青峰夫妻跪下鞠了几下躬。然后起身说道,不关月梅的事,是我段红尘感觉配不上柳家大小姐,说休妻对柳家名誉上说不过去,那请月梅写一份休夫书,给我签字画押。

孩子你闹够了没有,柳青峰大声的对段红尘说道。

柳伯父我是认真的,段红尘拱手作揖对着柳青峰鞠躬道。

怎么现在就急着连称呼都改了,红尘你知道吗!如果你休了月梅,以后灵云都的人会怎么看待她,你让月梅怎么见人。就算是月梅休你,你一个人男子汉让别人怎么想你怎么看你。柳青峰气愤的说着

对不起!柳伯父,还有张伯母,月梅,如风。我知道这些年,你们一家人对我段红尘很好很是照顾,尤其是伯父跟伯母,甚至还把你们的掌上明珠嫁给我。我真的很感谢你们

我知道这会对月梅有所影响,但自从我跟月梅成亲到现在,我们一直都是分房睡,这个相信伯父伯母都知道的。月梅还是处子之身,像柳家在灵云都的地位,到时候找一个有名的女大夫证实一下即可。休妻对柳家声誉确实不好,那还是休夫吧!

而我段红尘本就是普通百姓一名,别人爱怎么说就让他们去说吧!

至于你们对我段红尘的恩情,点点滴滴我段红尘都记在心头,将来有机会一定会报答你们的恩情。

柳青峰听我说完这话,对着柳月梅就说道,叫你不要任性不要任性,你不听。

说完柳月梅,柳青峰又对着段红尘说道,红尘你如果因为分房睡的话,我今晚就要月梅过去跟你同房。

一旁的柳月梅听到柳青峰这么说,羞红着脸对着柳青峰叫了一声,爹,然后难为情的低着头。

伯父不是因为这个,我只希望你们成全我,让月梅休了我吧!然后又对柳青峰,鞠躬道

你这孩子,你…

柳青峰让我的举动气的,一下子坐在凳子上,无语了。

段红尘你别太自大,我爹都已经把话说到这里了,我姐对你怎么样,你心里没有数吗。你这个白眼狼,这么多年,我柳家养一条狗,都比养你好。柳如风,也气愤的,用手指着段红尘说道。

此时的柳月梅留着泪水,站起身说道,弟不要在说了。然后又对着段红尘说,段红尘你以为你是什么,达官显贵嘛!还是你以为你才高八斗嘛!就算是,我柳月梅也不稀罕。凭我柳月梅的姿色,不知道有多少达官显贵想娶我。你不是想要我休了你吗!我柳月梅现在就成全你,小红去拿纸笔来。

站一旁的丫鬟小红听到柳月梅叫唤自己,然后上前看着柳月梅说道,小姐真拿呀?

柳月梅大声的说着,死丫头废什么话,还不快去取来。

丫鬟小红看着小姐生气了,不敢怠慢,准备转身去拿纸笔。被我制止说道,小红等一下。

段红尘走到柳月梅身边,柳月梅把头转到一边,理都不理段红尘无奈。只能轻声的,在柳月梅耳边说道,对不起月梅,我知道这次我伤害了你,到时候你自然会明白的!

大家本以为段红尘回心转意了,正在哄柳月梅呢!不成想,段红尘接下来的话更气人。

向柳月梅道完歉,段红尘接着说道,我不要在这里被休,而是明天叫上各大家族,在灵云都城中心的,七星台上休我段红尘。

柳青峰听完,气得站起身,用手指,指着段红尘说道,你,你…然后生气的离开了。

此时的柳家,个个被段红尘气的,真想冲上去,狠揍一顿段红尘。

而柳月梅现在却没有了,之前的愤怒,反倒平静了不少。表情冷漠的说道,段红尘就依你,明天七星台见。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原创文章,作者:孤独一人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650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