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石匠最新章节,张小凡 张国良小说免费阅读

明朗的天空,顿时间既然起了丝丝乌云,一时之间,显得诡异非常。

陈耀文严肃说道:“天现异象,必有妖,这红棺材的数量还在继续增加,看来这工程得停工了。”

“啪嗒~啪嗒。”

张小凡望了望天空,疑惑说道:“下雨了。”

但是这雨下得十分诡异,因为这雨下的地方,就在三道口正上方,定睛望向山的另一边,还是阳光明媚,烈阳依旧,天空没有一丝乌云。

就在人们的注意力放在那一群红棺材上时,张小凡看见了诡异的一幕,湖泊中污水既然无风自动,水面面居然开始旋转了起来。

“陈师傅,你快看那湖泊,张小凡用手指了指湖泊水面。”

陈耀文问道:“怎么了小凡”

陈耀文疑惑转过头看向那湖泊,随即陈耀文的脸色极为难看,脸色苍白喃喃道:“大凶之兆,大凶之兆。”

这一幕自然是被张小凡一收眼底,也是发现了陈师傅的异常,至于什么大凶之兆我也是应收耳帘。

下边的人越来越多,几十人都已经将棺材周围围了起来,有胆子大的人,直接用手中钢钎将棺材盖撬开了。

“让开,让开”,马彪一边喊道,一边用手将人群挤开。

马彪到了放水口,就发现有很多棺材都破烂不堪,只不过这些破烂的棺材里什么都没有,空空荡荡。

马彪怒喝道:“住手,是谁叫你撬棺材的,这些都是文物,损坏了,你们赔得起吗?。”

结果还是晚了一步,这人手中钢钎一用力,啪的一声,棺材盖就被撬开到了一旁。

但是撬开的棺材,跟其他棺材破烂的棺材一样,空空如也,居然什么都没有。

湖泊中的水,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湖泊中出现了两个漩涡,由小变大,这水越来越少,宛如长鲸吸水一般,不一会儿,水位又下降了几米。

湖泊这边的声音,也是引起了山下众人的注意,一行人又移步到了湖泊这边。

湖泊中的水越来越少,就在这时湖泊中间出现了一块巨大的青石墙,这墙上面有许许多多的青草,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是墙。

三小时后,巨墙浮现出他真正的样貌,这是一座巨大的青石桥。

石桥样貌弯曲,并不是直桥,用一个符号可以来形容,就是竖着的波浪号(S)的样子。

正在消失的水面上有两个漩涡,在石桥的左上边以右及下角。

陈师父沉重说道:“从我们这个位置向下看,这就是一个阴阳图,文浩他像不像一个阴阳鱼?。”

阴阳鱼也就是一个八卦图,这两个漩涡就是就是阴与阳阵眼,只不过现在的八卦图已经破裂,其下的坤位大开,阴阳失衡了。”

张小凡自然是听着云里雾里,完全不知道陈师傅在说什么,因为他不认识八卦图。

张文浩问向陈耀文:“师父,难道这湖泊不是天然形成的?”

陈耀文坚定说道:“不是,这青石桥为阴阳桥,修这个石桥这个过程就不单单只是为了行走,而是给鬼走的,这条路的荒废没人走也是有原因的。”

张文浩疑惑问道:“师父这是什么原因?”

陈耀文并没有避讳我,平静说道:“这阴气太重,一般八字不硬的人,敢走鬼桥吗,久而久之这桥自然就没人走了,再加上这下面环山,形成了聚阴之地。”

张小凡在一旁默默听着,关于鬼神之说,张小凡也是抱着信则有,不信则无的态度,只不过还是挺好奇这鬼长什么样子。

水位还在继续下降,透过水面,向水下望去,水面之下居然发出丝丝红光。

就在红光出现时,陈师傅直接了当的说道:“这水下全是棺材。”

听陈师傅这样一说,张小凡也是暗暗吃惊,水下如果全是棺材,那这下面得有多少?

漩涡的吸引力渐渐变小,果然如陈师傅所说,这底下还真是棺材,密密麻麻全是棺材,放眼望去,不下千口,这么庞大的棺材群,真是张小凡生平仅见,这场面那那都透露出了诡异,跟恐怖。

这件事,马彪已经向市里汇报上去了,市里说了,马上派考古队,以及专家组过来调查。

经过漫长的等待,这些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将三道口给围了起来,拉起了警戒线,张小凡全部人也被劝退回了家。

一时间几个村议论纷纷,消息很快就蔓延开来。

众人说三道口这个地方是鬼门关,反正说什么都有,各种各样的版本,这也成了村子里的人业余时间的谈资。

时间也来到了第二天,张小凡也是一大早前往拜会陈师傅,一是为了出门见世面,第二,也是对陈师傅产生了更强烈的好奇心。

抵达陈家村,前了陈耀文的家,对于昨天三道口发生的事情,张小凡十分好奇,也想去问问陈师傅,三道口水库发生的事情。

对于三道口发生的事,已经过去了一个晚上了,周围村里有些人想进去看看,只不过还是被拦了下来,事情不但没有平息下来,反而更加恐慌,这让三道口的村民们跟加是议论纷纷。

走了大约五分钟,就到了陈师傅的家,只不过到了陈师傅家,发现陈师傅跟张文浩一起出去了,居然没有在家中,家中只有陈师傅老伴在家。

张小凡开口询问道:“婶婶,陈师傅这么早就出去了吗?”

婶婶奇怪道:“你陈师傅昨天晚上就出去了,一晚上都没回来,文浩那孩子也跟他师父去了,这都去了一晚上了,我都快担心死了。”

张小凡很是纳闷啊,昨天下午我先送陈师傅回的家,陈师傅也没告诉我有什么事情。

正疑惑呢,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张小凡一听这脚步节奏就明白是谁,陈师傅,跟张文浩二人,

果不其然,来人正是陈师父,跟张文浩。

张小凡连忙迎了过去,接过陈师父手中的钢钎跟锤子,另外他还发现了两件奇怪的事,因为我接过来的每一根戰子跟锤子上,都捆住一条红布,虽然张小凡刚入这一才一天。

但是张小凡知道这是干什么的,这是死了人,陈师傅去帮忙下葬,绑的红布为了辟邪。

第二件事就是张文浩的脸色很白,是那种病态的苍白,脸上跟抹了一把面粉似的。

原创文章,作者:雨落南归,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594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