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石匠最新章节,张小凡 张国良小说免费阅读

当天空出现第一缕阳光照射大地,田里,山坡上的土地里,一个又一个的人影,又开始了一天的忙碌,一行两人行走在坑坑洼洼的泥土路上,向着村里唯一的石头盖的房子行去。

这是我们村唯一的石房,也是我们村的工社,向这来的两人,正是张国良,跟张小凡父子俩。

不大一会,两人就到了工社,张国良轻轻敲了一下工社的木门。

一声苍老的声音从工社里面传了出来,“请进”。

张国良推开木门,张小凡跟其父亲迈了进去,迎面而来的第一感觉,就是高端大气上档次,这是张小凡第一印象。

看到这紧随而来的就是羡慕,这石头房子不管是从外表看,又或许从内部看,在现如今张小凡的眼中,简直是皇宫一般,比起自己家的茅草屋,风大屋顶没,下雨如漏斗,张小凡暗暗发誓,自己以后也要修一个石头房子,而且还是两层小楼。

“国良啊,有什么事吗,屋中老者开口说道。”

张国良恭敬回应道:“村长我带小凡这孩子来麻烦您点事。”

老者淡笑说道:“喔,小凡这孩子能有什么事?”

张国良回应道:“小凡想拜隔壁陈家院子,陈耀文当师父,这…这我们村会写拜师帖的,也就您老会啊。”

老者笑道:“这一眨眼,小凡这孩子都要拜师了,小事,交给我老头子吧。

村长随即向房间里走去,不一会就走了出来。

村长一手拿着一张红纸,另一只手拿着毛笔跟黑墨,随即放到木桌之上。

只见村长将手中红纸张摊开,又抬头望向张国良,开口说道:“小凡生辰八字你可记得。”

张国良连忙回应:“记得记得。”

村长将手中毛笔,沁入黑墨之中,将手中毛笔用墨水打湿,提笔悬于空中,落笔如云烟,笔风刚猛有力,简单而不简单的三个大字,位于红纸,顶部“拜师帖。”

张小凡此时此刻的心情,有欣喜,有紧张。

村长手中的笔随即再次挥动。

将张小凡生辰八字写了上去。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者也,学其知识,为其则,学其为人则为本,故以此帖为其证,今于立,李铭渊代写为证,今李家村张府张国良五子,张小凡,“投望攀陈家村,陈府,陈耀文先生门下,拜师学艺。”

一系列的文字,密密麻麻写满了大半张红纸张。

落尾:“笔写者:李家村,村长李铭渊,落!”

村长写完最后一笔,将手中毛笔轻轻放于桌上。

“差不多了看看吧,村长说道。”

老爸基本对于文字,跟本一窍不通,我也是小学没毕业,看个大概基本没问题。

我对父亲点了点头,示意非常好,父亲对村长一顿吹捧,张小凡一脸鄙夷,明明不懂字,还装模作样一阵夸奖,马屁拍的牛头不对马嘴,村长并没有嘲笑张国良,也只是一笑而过。

村长又看向张小凡,说道:“小凡啊,陈耀文的手艺,一般人可学不下来啊,他的手艺那叫一个苦啊。”

张小凡回道:“李爷爷,我能吃苦的,我既然选择了这条路,我就会坚持下去。”

村长长叹了一口气,我跟父亲也没明白这其中的道理,还以为村长对我们不满意。

张小凡疑惑问道:“李爷爷“你叹气又是为何?”

李爷爷淡笑摇了摇手道:“没事没事”。

既然李爷爷不肯说,我也不会继续再问,在村长家谈了一些琐事后,我与父亲跟李爷爷道了别,离开了工社。

父亲给我说道:“小凡你等我一下,我先回去带包糖,也不至于空着手去。”

父亲就回了家,不一会父亲小跑回来,继续给我说道:“等下到了陈家村,放机灵点,这第一印象还是要做好,要站有站相,坐有坐相,懂了吗。”

我自然是点头,认真听父亲交代的事。

隔壁陈家村,与我们李家村,并不是特别远,十来分钟就能到,陈家村,相比我们李家村也是不相上下,人口的数量也是差不多的。

刚到陈家村,就看见十几个孩子背着竹篓,向陈家村里走去。

这些竹篓里全是装满了喂牛的草,一个村子大概两头到三头牛,喂牛的草都是每家轮流去割草喂牛。

张小凡在李家村也跟这些人一样,都需要割草喂牛。

不一会我跟父亲,就到了陈耀文家门不远处,陈耀文家也算比较好的,陈耀文家是石头砌的墙,虽然也是稻草棚屋顶,比起自己家那泥土墙,这石墙不怕雨冲垮。

这一刻张小凡更加肯定了,要拜陈耀文当师父的决定。

张国良说道:“小凡走吧,去见陈耀文。”

听到父亲这句话,张小凡的心里顿时紧张起来,开玩笑,拜师这人生中的大事,听父亲说过陈耀文带徒弟比较严格,心里不紧张才怪,不过还是大起胆子,迈步向陈耀文家靠了过去。

大门大开着,农村习俗就这样,早上起来门就得开到晚,没有什么事,这门是不会关的。

但是我并没有迈过门槛,还是礼貌的在大门上敲了敲。

“咚~,咚咚”就这样敲来两次,屋里传来的一个妇人的声音。

“谁啊?”

伴随着问候声,还有脚步的靠近,这妇人到了大门口,看向我跟父亲,笑着说道:“原来是隔壁村的张国良啊,来来来屋里座。”

到了屋中,父亲将手中的糖,递了过去。

妇人看见连忙说道:“来就来,还带什么东西啊。”

但是妇人那笑容,就能够看出十分欣喜。

父亲笑说道:“陈师傅在家吗?”

张国良顺势把糖递了出去

妇人顺手接住后说道:“在,他在后院厨房烧行头呢,我去叫他一声。”

这行头,就是烧“戰子”,也叫钢钎,在我们这边叫(戰子),这戰子用久了这“尖”就钝了,需要重新放火中烧红翻打一遍,打好再放到水中,淬一次火,就算完成。

妇人进去没一会,带着一位中年人,从帘布后走了出来。

外表上看,中年人将近四十岁,手臂很粗手掌很糙,一身古铜色的肌肉,身体充满了爆发力,虎背熊腰,看上去十分霸气。

中年人开口问道:“国良老哥,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张国良回应道:“陈师傅我父子俩来找你的确有事“

随即张国良将手中的拜师帖,递了过去。

就在看到红纸时,陈耀文就已经清楚了张国良,与张小凡二人来的目的,因为这拜师帖,基本上他一年能看到六七次。

陈耀文伸手接过红纸,打开看了起来。

刚看到红纸上的内容,陈耀文眉头瞬间皱起,不过片刻眉头又缓了下来,陈耀文的眼神变十分奇怪的看着一旁的张小凡。

原创文章,作者:雨落南归,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594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