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者》小说章节目录陆少非,柳冬满全文免费试读

巨蜥爬的很快,陆海潮的速度也不慢,但是始终是到了能踩着它尾巴的距离就是够不着,这样下去,肯定让它逃掉。他着急了,一下子扑倒,趴在巨蜥的身上,抓住灌木枝对着巨蜥的眼睛使劲戳下去。巨蜥挣扎着,浑身扭动,脑袋也晃过去晃过来的,大嘴一张一合的对空乱咬,陆海潮见戳不准,干脆扔掉灌木枝,抡开拳头照着巨蜥脑袋拼了命的砸。

巨蜥嘶嘶叫着,努力的想要逃脱。但是陆海潮怎么会让它走。他一连打了十几拳,最后巨蜥不动也不叫了。

陆海潮直起腰,坐在巨蜥的尾巴上叫道,“哎呀,我的妈呀,我怎么也会觉得累!”

陆少非始终跟着陆海潮在跑,看到巨蜥不动了,总算长出一口气。他担心的问道,“海潮,你的脚受伤了吧?怎么样?”

陆海潮抬了一下左脚,说,“没事!我的鞋子破了一排洞,要换一双新的。”

陆少非正在纳闷,这是怎么回事,心想他真的不怕呀?

只见陆海潮站起来拖出一条接近三米长的黑灰色的大家伙。

陆少非看这只巨蜥浑身上下长满了一层一层的鳞甲,前爪后爪比拳击运动员的胳膊大腿还粗很多,上面也布满了鳞甲,它的尾巴就占了身体的一半长短。脑袋凹凸不平,一尺多长的嘴里参差不齐的牙带着血色,分叉的红舌头掉出来,涎水流到地上拖的老长,一股巨恶的腥臭熏得人喘不过气来,看着狰狞恐怖之极。

跟电视里的一样,正是一只巨蜥。

“哈哈哈哈。”陆海潮大笑着,“总算逮住了。而且是最大的一只。”

“死了吗?”陆少非害怕的问道。

陆海潮弯下腰,检查了一下,说,“还是活的,我给它打晕过去了,如果死掉我就不要了。赶紧的,找个笼子关起来,醒了要咬人。”

柳冬光坐在地上大口喘气,看着陆海潮如此英勇,真是感激不尽,“谢谢你们。谢谢你们。我,我的脚,脚崴了。哎哟!”

陆少非说,“你等着,冬光,我回去叫人来帮忙。”说完,深一脚浅一脚的往村子里跑。

“谢谢你们。几天没有出门,我想出来看一下庄稼,不想就遇见这个畜牲,你们不在我就死定了。谢谢,谢谢。”

陆海潮说,“陆老说了,不能乱跑,你就是不听。”

“就是,都怨我自己。”

陆少非跑到老村长家里,大声喊着,“老村长!老村长!”

老村长从屋里出来惊慌的问,“少非,发生什么事?”

陆少非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心里怦怦直跳,说话也是语无伦次的,“不好了,冬光被咬了!哦不,没咬着。”

老村长没听明白,但是感觉他很着急,就问,“你说的什么,到底怎么回事?”

陆少非稍微缓一下,又说,“我们抓住了一只大家伙,巨蜥。差一点咬着冬光,多亏海潮把它制服。”

“哎呀!你说得吓我一跳,我的冷汗都下来了。”老村长擦擦额头,“说,要我做什么?”

“弄个笼子。装巨蜥。要快。”

“巨蜥!巨蜥!”老村长嘴里重复说着,一边打开关狗的笼子。一条黑狗窜出来,蹦起老高,摇头摆尾的好不高兴。

老村长又急忙打电话找来四个年轻人对他们说,“快,把笼子抬到山洞那边装巨蜥。快点!”

年轻人答应一声,抬起笼子飞跑着往山洞那边赶。

陆少非说,“老村长,准备几样家伙,以防万一。”

“好。在里边,快去找。”

陆少非跑到屋里,抓了一根扁担,又扛起一把锄头飞奔出门。老村长也扛着一把锄头紧紧跟上。

李婶在后边叫道,“老家伙,小心点。”

“知道啦。”

放出笼子的黑狗兴奋无比,蹦蹦跳跳的也跟着跑,当它看见巨蜥的时候先是叫了几声,然后再也不敢上前,直接往后退,挨着老村长,嘴里呜呜的叫着。

老村长重重的拍了一下黑狗的脑袋,骂道,“就这么点儿胆量,你还看球的家!”

众人都对着狗轻轻的一笑,又紧张的看着四周。

几个年轻人曾经看见过万晓星他们抬柳冬满的尸体,现在胆子也大了,他们把巨蜥的头拖进笼子,但是笼子太短,一半尾巴掉在外边。陆少非说,“将就点吧,把尾巴掰弯了按进去。不要碰它的牙齿。”

众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笼子锁住。陆海潮叫大家再抬回去,自己背起受伤的柳冬光一同往回走。

众人吃力的刚刚走了十几步,就听到嗖嗖嗖嗖的声音,像是突然起了大风一样,但是不见有风。大家纷纷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发现麦苗就像水波浪一样卷过来。

“快跑!”陆海潮惊呼,“巨蜥又来了!大家快跑!”

众人一哆嗦,立即就像受惊的野马一样仓皇逃窜,不时的回头看,发现那波浪离他们越来越近。

陆海潮急忙叫道,“快扔掉笼子!少非老板你来背冬光,我过去挡一下。”

说着就把柳冬光抛给陆少非。

这突如其来的力量把陆少非一下子撞倒了,锄头扁担扔得老远。

“你看你毛手毛脚的!”陆少非爬起来骂道。

“对不起。”陆海潮捡起扁担嚷嚷着转过身,冲向那些波浪。

“小心点,海潮!”大家惊恐万状,扔下笼子,一边喊着一边拖起柳冬光往回就跑。

那些波浪越来越近,看不清有多少只巨蜥。陆海潮跑到庄稼地里,甩开双脚挥动扁担好一阵忙活。

但是巨蜥太多,陆海潮没注意被一只巨蜥咬着扁担的一头,就是不松口,甩了几下也不掉,陆海潮赶紧冲上去用脚踢它的脑袋,踢了四五下才让它松了口。陆海潮有刚才的经验,操起扁担专戳巨蜥的眼睛,这下效果不错。终于被他赶跑几只。

但是再有功夫和力气,终归双拳难敌四手,还是挡不住所有的巨蜥。有一只已经和村民干上了。

一时间惨叫声、呼救声、咒骂声不绝于耳……

“快放下我,反正被咬了!你们快跑吧!啊!啊呀!”柳冬光又哭又闹。

陆海潮一回头,看见一只巨蜥正咬着柳冬光的一只脚不松口,那几个村民不愿放弃,抓住他的胳膊使劲拽。陆海潮闻声赶来,掐着扁担对着这只巨蜥的眼睛就是一下,巨蜥吃痛,脑袋晃了几下,然后落荒而逃。

众人拖着柳冬光拼命的往村里跑。

老村长毕竟年纪大了,跑的一瘸一拐的,黑狗还挨着他跑,有几次差一点把他绊倒。陆少非见状,急忙喊道,“海潮,不要离开我们,不要走的太远。”

一句话提醒了陆海潮,他三步两步冲过来,挡在村民身后,对着冲上来的几只巨蜥一阵狂踢,同时甩开膀子抓着扁担猛戳它们的眼睛。那些受伤的巨蜥吃痛纷纷逃窜,再不敢靠那么近了。众人这时候才慢慢的往村里退,稍稍的可以缓一口气。但是那些家伙还是尾随着进了村。

众人把柳冬光抬回少非旅馆,紧闭门窗,不敢出门。

这时候柳冬光已经昏迷了。陆海潮赶紧给他清洗伤口,撒上药粉,又给他吃消炎药。

众人看他熟练的操作,试探着问,“他没事了吧?”

“不一定,这么厉害的巨蜥我没见过,要等陆老的研究报告出来,才能找到对症的药。我现在只是用药稳住他的病情,不让毒性进一步蔓延,是否有效果还在两说。”陆海潮说完,想了想又说,“老村长,在广播里通知大家,一定不要出门,等教授回来。”

老村长心有余悸,还是感激的说,“好。谢谢你。”说完还不忘骂他的黑狗,“你这个没出息的怂蛋,差一点害死老子。”

黑狗摇头晃脑摆尾巴的只顾献殷勤。也许它觉得到家以后就安全了,再也没有什么值得害怕的东西。

但是每一个柳林沟的人谈蜥色变,闻风丧胆。

众人眼巴巴的看着陆海潮,看他能不能想到办法。

陆海潮急忙拨通了陆霸谦的电话,他的影相就出现在大家面前。

“陆老,情况很危急。这怎么办?要不先报警,请警察来救我们?”

陆霸谦冷哼一声,用责备的语气说,“你们可能已经被吓懵,没时间看新闻吧?警察这几天哪有时间帮你们,他们都忙不过来呢。”

“发生了什么事?伯父?”陆少非不解,立即发问。

“你以为有永远的和平?西部海境外敌入侵,政府命令全体武装警察坚守岗位,确保城市治安。像我们柳林沟这种穷乡僻壤发生的问题根本算不上是问题。”

“所以就没人管?”

陆霸谦肯定的说,“是的。如今只有自己救自己。”

“巨蜥那么厉害,我们不是陆海潮,怎么弄?又打不过,咬上就死!”

陆霸谦说,“这种巨蜥,以前没有出现,而且世界上最毒的科摩多巨蜥不在我国。据我们分析,科莫多巨蜥,它的唾液里致命的细菌混合物和唾液中的毒素可以使猎物在短短几天内死亡。

“这些毒物通常的作用,要伤口破裂以后和体液、血液接触,通过细菌和毒素在被咬伤动物的体内繁殖,然后才会起作用,科莫多巨蜥就是采取这种方法狩猎的。

“也就是说,科莫多巨蜥咬伤动物以后,动物是不会立即死掉的。我们发现的巨蜥跟世界上其它种类的巨蜥都不一样。这种巨蜥的毒性比科摩多巨蜥强的不止百倍。一般来说蜥蜴是不会主动咬人的,但是如果受到惊吓,它们就会对人发起攻击。像我们这种能主动攻击人的巨蜥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也就是说这是一个新物种。所以你们最好把笼子里那只弄回来,有活体做研究的话才能下最终的结论。”

陆少非说,“这些畜牲怎么会出现在我们柳林沟?”

“这个问题很简单。据我猜测,是因为现在气候改变了。全球气候变暖,雨水增加很多,气温升高,水稻生产线北移几百公里,北方也能长出南方的农作物,粮食产量大幅提高。这是有利的。但是这也就意味着热带的动物也会向地球两极扩张地盘,给那里的生态造成严重破坏。”

陆少非问道,“伯父,这么讲的话,真如电视里所讲到处都有巨蜥?”

“这是肯定的,巨蜥的真正来源正在调查,也不排除有其它可能。目前大家只能躲起来,避免和巨蜥正面接触。”

有村民急着问,“教授,您要多久才能回来?”

“你们先和海潮去把笼子抬回柳林沟,我过不了几天就回来。”

“给巨蜥吃什么,不会饿死吧?”

“这东西短时间饿不死,抓回来就好啦,一定要注意安全。海潮你要精神点。”

说完就挂断电话。

“干仗了,我们竟然不知道!”有村民说。

老村长说,“先顾眼前吧。大家一定要服从指挥。海潮,你安排一下。”

不管什么时候,陆海潮都是很积极,很自信。他带着陆少非和四个胆子大的年轻人拿着扁担出了旅馆去抬笼子。

一路上小心翼翼,同时又提心吊胆的。途中遇到了几只巨蜥,它们看见有人来了,纷纷伸出开了衩的舌头乱晃,同时嘶嘶的叫着冲上来准备厮杀,。

陆海潮笑道,“他奶奶的,就这一会儿,你们又忘记了我的厉害啦?”说完,就举起扁担冲上去对着巨蜥的头一顿猛戳。巨蜥吃痛,立即用粗壮的尾巴横扫陆海潮的小腿,陆海潮在麦田里跳来跳去的。好不容易赶走了那几个家伙。

陆少非说,“还真是,跟着你比较安全。”

“少非老板,可不能这么说,刚刚要不是你让我戳它的眼睛,你想想会有什么后果?而且我只有一双手,巨蜥太多的时候,我是自身难保,哪里还有能力保护你们。”

“是啊,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巨蜥太多太厉害。”

“啊!”

突然身后一声惨叫,走在最后的一个年轻人被一只巨蜥咬住了脚,一下子就把他拽倒了。

陆海潮赶紧转过来和几个人冲上去展开搏斗,但是他们还没有赶到,旁边几只巨蜥把他们堵住了。

陆少非大喊道,“凑近一点,不要太分散。”

陆海潮和几个人好一阵忙活,这一回又打伤几只巨蜥,它们纷纷逃掉了。

等他们停下来的时候才发现,刚刚那个被咬的年轻人不见踪影,麦田里麦苗东倒西歪的一路血迹。

天哪!他被巨蜥拖走了。

众人顺着血迹找过去,什么也看不到。

我的妈呀!就这几分钟……

五个人双腿发软,路都走不动,好不容易才到笼子那里,却发现笼子破了一个洞,里边什么也没有。

“天哪!居然让它逃掉。这么厉害吗?”

陆少非张大了嘴,半天说不出话。

原创文章,作者:圭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58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