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白龙 烛九阴我一个屁降服龙,震惊全宇宙小说免费阅读

刀口从它嘴里插进去,从后脑勺穿出来,飞溅的脑浆和血液撒了一地。

而原本志在必得的魔物,此刻竟然是被连成了一个莫比乌斯环,动弹不得了,只能抽搐着,双眼死死瞪着全三金。

后者毫不犹豫地手起刀落,利落地斩断了魔物的脑袋,叹了一口气。

“哎,真的好险。”

他若是反应再慢一点点,此刻被透心凉的就是他而不是地上的魔物了。

随后,他在魔物的皮毛上擦了擦自己沾着滑腻献血的手和匕首,这才解开自己上衣口袋。

龙一凡从口袋里跳了出来,深吸一口气正想要骂人,却看见地上躺着的身首异处的魔物。

“你怎么解决它的?!”

从它被扣进上衣口袋这才几分钟啊,明显有颓势的全三金竟然把这丑东西杀了!

全三金皱着眉头反问道:“很惊讶嘛?”

“当然了,明明我进去之前,这只臭东西还占上风呢!”

龙一凡咋咋唬唬地在他的口袋里不停挣扎。

在它数万年的生命中,战斗就占去了一半的时间,或者是为了地盘,或者是为了灵力,总之,龙一凡的战斗经验和技术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拟的。

刚刚,它分明就看出来全三金落了下风,可怎么一转眼死在地上的就变成了那奇奇怪怪的丑东西了呢。

这件事情,让它怎么想怎么诡异。

全三金看见它盯着自己表示怀疑的眼神,无奈地高举双手做投降状。

“龙兄,我承认我赢了有运气的成分,正巧它想要前后夹击我,我一个闪身过开,它不就嗝屁了嘛?”

“嘁,还运气的成分,我看你就是瞎猫碰见死耗子!”龙一凡丝毫不给面子地拆穿了对方的真面目。

而全三金仍旧不服气地嘟囔。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啊,别人想要还没有呢!”

“说什么呢?不是说要去找你妹妹吗?天都亮了怎么还不走!?”

龙一凡从来都不知道嘴下留情是个什么意思,可偏偏全三金嘴上功夫不如人家,只能走一路吵一路,时不时还要认个怂。

等到走到了原始森林边缘的时候,全三金已经被打击得失魂落魄了。

反观龙一凡,倒是精神气爽地盯着外头瞧。

“我们接下来去哪儿啊?”

全三金掏出自己早已经四分五裂的手机说道:“龙祖宗,我手机坏了,我要给我妹妹打个电话看看能不能联系上她。”

“这是……”

龙一凡围着那破破烂烂的手机“欣赏”了好一阵,最后憋出一句:“唔,倒是有些吴越时期的装饰风格,就是这么多方方圆圆的小片挺有意思。”

全三金差一点站在那儿笑死。

“这叫手机!我看你真的是个万年前的老古董了,还吴越时期,哈哈哈哈。”

龙一凡难得吃瘪,被他说得老脸通红,虽然蛇不会脸红就是了。

但是从它频繁吐出的蛇信可以看得出来,它的心情不佳。

龙祖宗心情不爽,自然是要找东西撒气的。

这出气筒,理所当然地就成了全三金手里的手机。

就听见“啪嚓”一声响,龙一凡优雅地收回了自己的蛇尾,全然不似刚刚的烦躁,静静地呆在口袋里。

等到全三金回过神来看着手里拿着的手机的时候,已经不是碎个屏那么简单了。

好家伙,四分五裂的手机直接成了一地碎片。

“我的苹果啊!”

全三金惨叫一声跪倒在地,双手颤巍巍地伸出去想要捞起地上的手机碎片,满脸如丧考妣的表情。

龙一凡不屑地哼了一声,翻了个小白眼。

“哼,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你又说这是手机,又叫什么苹果,明明只是个外物,却好像对待自己的父母那样珍重,需不需要给你弄个盒子装殓一下啊?”

全三金将地上的手机碎片一片片捡了起来,竟是怎么也拼不出一个完整的手机造型来,剩下来几片不知道被龙一凡这家伙一尾巴甩飞到了哪里。

他欲哭无泪地抬起头说道:“你知道吗,这手机本来只是后盖开了,屏幕碎了,还可以修,现在好了,彻底完了,我的五千块钱啊!你还我五千块!”

如果五分钟之前的全三金早知道会是这个样子,就不会随便任由自己嘴欠。

就算现在是异能社会,那毛爷爷也是通用硬货,国家还在党的带领下长治久安,他好不容易存钱买的苹果还没用多久就这么英勇牺牲了,他是又气又心疼。

可偏偏弄坏他手机的家伙还是个不懂得人情世故的老古董,这让他想说理都没地方啊!

龙一凡看他这么伤心,不免有些过意不去,撇了撇蛇脑袋说:“算了,坏都坏了,大不了再买一个吧,看你哭得这么丑,实在是太难看了,哪里像个大男人啊……”

全三金不仅没有被它的话安慰到,反而更加暴躁了。

“你少说风凉话!在我彻底消气之前,给我把嘴紧紧地闭上!”

全三金决定为了他的亲亲手机默哀一分钟。

可就这一分钟也没个消停。

就听龙一凡在他耳朵边上叨叨,直把人念得想发脾气。

他们出了原始森林,就直接来到了高速路边上。

龙一凡看着眼前笔直的高速路问:“我们要上这条路?”

全三金没搭理它,沿着高速路的护栏边上走,像是在找东西。

这下子,龙一凡彻底不耐烦了,爆发似的忽然顶了一下全三金的下巴。

“问你话呢,哑巴了?!”

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全三金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忍着下颌骨的疼痛把龙一凡甩到了地上。

“你还能不能好好的?能就继续跟着我走,不能就干脆趁早散伙!”

龙一凡一听他说要散伙,立马换了一副紧张的神情。

白色的小蛇最粗的地方都没有他大拇指粗细,此刻正瞪圆了一双眼睛,瞳孔瞬间放大,连蛇信子也不吐了,就那么立在原地巴巴地看着他。

直看得全三金肠子都悔青了。

他不是个小气的人,更不是个什么事情都非要较真的人,只不过刚刚是实在忍不下去了,所以这话才冲口而出。

原创文章,作者:刘大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536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