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白龙 烛九阴我一个屁降服龙,震惊全宇宙小说免费阅读

他一把捧过肩膀上冰凉的蛇躯,塞进了自己的怀里。

对于他的这个举动,龙一凡十分“入乡随俗”,眯着眼睛享受起天然热水袋带来的温暖。

看着锅子里浓稠的汤汁开始咕嘟嘟地冒泡,龙一凡只觉得自己哈喇子都要流下来了。

全三金看着从自己怀里探出头的白蛇笑道:“你脖子再伸长一点,咱们今晚上就吃烤蛇肉。”

龙一凡白了他一眼,又窝回了温暖的怀里。

“好了,可以开吃啦!”

全三金直接用随手扯的两片叶子包住锅柄端着锅,放到了铺着背包的膝盖上,看见龙一凡闪电一般窜到了锅边还不忘记嘱咐。

“小心烫!”

这会儿龙一凡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啊,一心扑在锅子边上,一边说着好烫好烫,一边嘴巴没个停。

等到一人一蛇茶足饭饱,全三金打开了睡袋铺在火堆边上钻了进去。

龙一凡就窝在他胸口的位置,只留出一个脑袋在外头出气。

看着天上流转的点点星子,龙一凡感叹道:“事出反常必有妖,世界树复苏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身为活了数万年的祖龙,它对于维护世界有一种天然的责任感。

而全三金枕着自己的胳膊躺着,享受着难得的晴朗星空说道:“我还知道一个词,物极必反,现代文明发展到如今的阶段,做出了很多的牺牲,也许就是人类对于环境的破坏,让大自然无法再承载下去了,只能做出了应激反应。”

其实他的话不无道理,何况也是世界树复苏之后,龙一凡才有机会从火山坑底出来。

可惜,刚醒过来就遇见了这么一个瘟神,现在的龙一凡倒有些后悔了,就这么醒着倒不如一直沉睡下去。

全三金似乎读懂了它的沉默,叹了口气道:“放心吧,我们总会找到办法帮你恢复的,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找到我妹妹,睡吧!”

说完,他自己一闭眼睡了过去。

龙一凡笑道:“吃了就睡,真是养猪啊。”

结果收获了全三金的一记毒龙钻,顶得它脑袋发麻。

“干嘛,你疯了呀?!”龙一凡用自己的蛇尾抚摸着残留有余痛的头皮,心里愤愤不平的想着,如果不是它现在失去了灵力太弱,它一定要全三金好看!

很显然,全三金也是防着这件事情的,俊朗的眉眼带着一丝嘲讽的笑意说:“做人要识时务,刚刚看你自己捉地鼠还挺识趣的,想要我帮你就老老实实的,别起些不该有的歪心思。”

虽然他不会像龙一凡那样飙国骂,毕竟人家可是活了上下数万年的老妖怪,自己听过的没听过的脏话它都知道。

但是论起挤兑人,他全三金也自认不输任何人。

龙一凡没话好说,气呼呼地盘起了身子,蜷成了一团,冰得全三金八块腹肌都缩紧到了一起。

他撇了生气的小白蛇一眼,勾起唇角道:“气性真大。”

随即也沉沉睡去。

第二天天不亮,全三金就睁开了眼睛。

这是当兵的时候留下的旧习惯,即便是退伍了,仍旧每天准时五点半就醒过来,而且一睁眼就再也睡不着了。

曾经,全三金也曾苦恼过自己这种放松不下来的性格,但是现在,他却无比庆幸。

身边的火堆早已经熄灭,只剩下一片黑炭和火烧过的痕迹。

而在火堆不远处,竟然有一滩不明显的血迹!

那血迹点点滴滴,一直从火堆边上蔓延到了草丛里,此时的草丛,正传来一阵牙齿咀嚼脆骨的声音。

全三金记得,火堆边上放着的是龙一凡叼回来的那几只地鼠。

那现在在草丛里吃着地鼠的,会是什么生物呢?又或者是,魔物?!

他的确该庆幸自己醒得早,不然等着那只东西吃完了地鼠,谁知道会不会来啃他呢!

在魔物横行的现在,哪怕一丝一毫的异常都值得他警惕,何况眼下消失的地鼠和血迹都在证明,这东西是吃肉的!

他轻轻把怀里被捂得温暖的龙一凡放在睡袋里,从军靴里抽出了防身的匕首,放轻了步伐悄悄向那草丛里的东西靠近。

耳边那瘆人的咀嚼声越来越大,全三金捏紧了匕首,眼神专注地盯着发出声音的一点。

就在他摸到了草丛边缘的时候,那一阵声音忽然消失了!

这样异常的情况让全三金机警了起来,立马退后一步。

就见草丛里忽然窜出一只黑漆漆的,猎犬大小的东西,一口咬在了全三金刚刚站立的位置上!

等到站稳之后,他定睛一看,眼前的东西和他来原始森林之前绞杀过的魔物不尽相同。

这玩意儿长得像是畸形的杜宾,油亮的表皮之下包裹着强健的肌肉一看便是爆发力十足;一双竖起的耳朵机警地朝着前方,比普通杜宾的要长上一倍;一嘴獠牙混合着碎肉和流出的唾液,在地上硬生生凿出几个大坑;更令人惊奇的是那双眼睛,虽然猩红却灰蒙蒙的像是盖着一层雾。

可是全三金知道,这不过是魔物迷惑人的表面。

和魔物交过手的他知道,这些奇形怪状的东西视力极好,哪怕是躲在掩体之后,它们都能够准确推测出你的位置。

他不知道的是,这些魔物的眼睛看似没有瞳仁,实则两只眼球上布满了复眼。

这使得魔物视力比普通生物甚至是人类要好上太多,异能弱的人类在他们面前根本毫无还击之力。

此时的全三金有些庆幸,还好他获得了力量异能,相信比上次交手的时候,要顺利一些。

“正好我愁着有力没地使,既然你送上门来,那我就拿你来练练手吧!”

说完,全三金主动发起进攻。

几乎是同一时间,那只魔物迅速朝前冲了过去。

全三金举起手中的匕首抵挡住了袭来的獠牙,另一手一拳头砸在了魔物的脑袋上。

魔物吃痛松开了嘴,接连退了好几步,嘴里发出恐怖的嘶吼声,那口水顺着张开的血盆大口流了一地。

全三金嫌恶地甩了甩自己匕首上的沾的口水,冷笑道:“我用的不是惯用手,竟然还能站起来,狗东西的骨头还挺硬!”

其实魔物并非全然没有损伤,它的一边耳朵已经完全无法直立,只能耷拉在一边,足以证明全三金一拳把它半边脑袋的筋腱损伤了,听力也失去了一半。

若是这一拳打在对方的致命处,那想当然这只魔物也就没有活头了。

原创文章,作者:刘大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536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