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虐渣:病娇夫君他太粘人》陈清晓 林楠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虐渣:病娇夫君他太粘人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一瓶底儿水

角色:陈清晓 林楠

简介:(架空复仇)前世封后之日得到的是一杯毒酒,挚友背叛,亲夫算计,生父放弃。今世决不再嫁那虚伪小人,但四面楚歌身陷囹圄,陈清晓只能将目光放在那京都纨绔身上,费尽力气让他爱上自己。病娇夫君更是疯魔,为她杀尽仇人,只为博夫人一笑。

书评专区

小说《重生虐渣:病娇夫君他太粘人》陈清晓 林楠完整版免费阅读

《重生虐渣:病娇夫君他太粘人》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北齐皇宫。

晨光熹微,辰宁宫一早便燃上烛火,陈清晓坐在梳妆柜前,铜镜中的她明眸皓齿一如少女模样,丝毫看不出孕育过一儿一女,如此明艳的脸上没有丝毫波澜,即便今日是她的封后大典。

一旁大红色绸绣八团龙凤双喜锦袍,喜庆的有些刺眼,就连燃着的烛火都是红烛,一如当年大婚那日。

相府嫡女嫁给当年的太子殿下,当初也成就一番佳话,父亲是朝中重臣,夫君又是未来一国之主,她的人生怕不是多少女孩艳羡的,且太子殿下并未纳侧妃或有个二三妾室,只独宠太子妃一人。

可如此却没让她有任何波澜,多年来只是遵从三从四德,做好贤妻良母,便是她这一生的使命了。

“你们退下吧,我与皇后娘娘聊聊。”林楠端过一壶酒来,放在陈清晓身前,并为她斟上一杯。

宫内侍候之人并未等皇后娘娘吩咐,便尽数退离了。

“今日还是不饮了,如此重要的日子,不能因饮酒出任何差错了。”陈清晓推脱了,抿了抿红唇,自己确实想要饮一杯壮胆,毕竟这是多年以来自己第一次出现在世人面前。

自小遵循着大家小姐的规矩,局于闺中,嫁到东宫更是没有自由,能够四处闲逛,见见这色彩斑斓的大千世界。

幸而有这么一位好友,常常入府与我讲讲这外面的世界,可她这一生注定要囿于这四方天地,也是没机会能够自由出入。

“我还不知道你吗,这皇后制服是要彻底将你套牢了。”林楠手拂过摆在一旁的服饰,眼中闪过一丝光芒。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陈清晓一听这话便一鼓作气将面前的酒饮尽,说道:“只再放肆这一回。”

烈酒入喉,滑过喉咙,一股暖意涌进腹中,陈清晓不觉湿润了眼眶,随后一股痛意传遍四肢百骸,她不由的瞪大了双眼,看着身旁依旧将目光放在皇后制服上面的林楠。

一口鲜血呕出,陈清晓颤抖着手拽住了林楠的衣角,不解问道:“为何,我视你为挚友啊!”

“呵,挚友,多可笑,我喜欢烨哥哥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不喜欢他为何不能将他让于我啊!”林楠抽身。

陈清晓径直摔到了地上,冰凉的地砖,凉的她直发抖。

“你拥有自由,为何要选择这样的日子,我别无选择,你又何必……”陈清晓话未说完便被打断。

“你不喜欢又如何觉得我也会不喜欢,我不想再漂泊了,烨哥哥愿意给我一个家。”林楠眼里竟充满恨意,提及顾烨时眼里竟有些爱意。

“你我挚友,我要的也从来不是这皇后之位,你既想要便给你,又何必要我的命!”身体里犹如有上百只虫蚁撕咬,痛苦不堪。

“你以为我有多大胆能在皇后行宫,如此光明正大的给你下毒,我知道你是聪慧的。”林楠已经坐在了刚刚陈清晓坐着的梳妆镜前,为自己上妆。

留四肢瘫软的陈清晓在地上挣扎,她越是挣扎越是感觉离死亡更进一步。

是啊,若是没得上面命令又如何能任她如此呼喊都没有人注意到,与顾烨夫妻多年,他竟赐她这一杯酒而已,夫妻多年情谊,竟连脸面都不露。

即使如此,他们之间还有一对儿女,丞儿不过三岁便离世,只剩淼儿,不能再过上自小丧母的日子,没有母亲在身边的日子她已经过够了。

眼前逐渐昏暗,她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扒着地砖向林楠爬去,即使手指已磨破,地上一道道血印。

她扯着林楠的袖子,不顾口中的鲜血颤抖着声音说道:“你我挚友一场,求你,照顾好淼儿。”

林楠因为她而将眉毛画歪了,压着怒火,皱眉瞪了一眼她,随即居高临下的说道:“你知道为何要一定要将你杀了吗,你可是丞相大人的独女,即使烨哥哥如今是一国之主,又怎么敢断了与丞相大人之间的联系,若不是丞相大人应允,又怎么敢下着一杯毒酒。”

自小父亲就与自己疏离,阳叔说是自己长得像母亲看见自己总会伤心,又说是公务繁忙,但自己每次见父亲都是见他板着脸,即使这种时刻也从未想起父亲可救自己,可送自己上死路的竟是父亲。

自己从未盼望能从父亲那里得到什么,可他究竟是自己的父亲,怎么会如此对自己,要将自己送上绝路。

“你这张脸啊,太美了!”林楠将手抚在了陈清晓的脸上,仔细端详着,嗤笑着。

阳叔说过自己长得像母亲,父亲年轻时也是风靡京都的美男子,自己虽不知道他们口中的美究竟如何,但如何,长得美也不是让人赶尽杀绝的理由啊。

“你知不知道你的那小淼儿长得多像你!”林楠又补了一下眉。

此话一出,陈清晓不由得颤抖,身体越来越不受自己控制,瘫倒在了地上,逐渐开始抽搐,心中不安逐渐放大,那一双可爱的儿女,是她来这人间一趟唯一的慰藉,可当年丞儿离世已经要了她半条命。

“你不知烨哥哥对我多好,他真心为我谋划,他早就不在乎骨肉了,他答应我将来站在他身边的一定是我,又怎么会让你的孽种留下。”林楠阴狠的面目彻底暴露出来。

闻此言,陈清晓颤抖着问道:“丞儿也是你!”

林楠起身背对着陈清晓,轻声:“对啊!”

回想丞儿离世那段时间,她唯一可以信任的人就是林楠,她整日陪在东宫,陪她度过了那段时间,谁想到那段时间她正在与顾烨苟且,自己还傻乎乎的信任她。

无法控制身体,只能瘫在地上看着林楠换上本属于自己的皇后锦袍,或许在一开始这件衣服便不属于自己。

可她从没想要穿上这身衣裳,而那人也并不是自己一直想要的,这一生从未随自己的愿,却像颗棋子般摆在了太子妃位,规范着言行,一直如金丝雀般养在府内宫里。

淼儿还那么小,林楠在自己面前多年来一直伪装自己,心机之深又如何会对她。

那杯毒酒极烈,即使她安静地躺在地上,毒性依旧肆意的啃食着她的身体,并无一丝生机,林楠头饰已戴好,打开了辰宁宫的门,只留一缕朝阳落在了她的尸体上。

封后的朝拜声,湮灭了淼儿找母亲的哭喊声,可这一声声的母亲,却不停的在陈清晓的耳边回旋。

深陷黑暗的陈清晓,感到周身变得冰凉,不知过了多久,耳边才渐渐传来声响。

原创文章,作者:一瓶底儿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530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