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的马甲又掉了》小说最新章节,锦汐 刘员外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娘子的马甲又掉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南夜汐

角色:锦汐 刘员外

简介:【团宠+马甲+异能】医学博士李锦汐穿越而来,发现自己多了项异能,拥有一双透视眼。假死逃离极品亲戚后女扮男装,从此人生就跟开了卦一样。她捡到的小乞丐,是前太子遗腹子。结拜的大哥,是未来的首辅。至于她自小订婚的夫君,自从有了她福运连连。传闻冉家三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锦汐闻言马上黑脸,摇头死活不要。第一次碰面就差点没命,她是有多想不开要嫁给他啊!

书评专区

《娘子的马甲又掉了》小说最新章节,锦汐 刘员外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娘子的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空山新雨后,山里雾气缭绕。山石带着青苔,而药草沾了雨水格外碧绿。

一位背着背篓十五岁左右的女孩,正拿着铲子小心翼翼地靠近,想要挖出脚边的草药。

这时她身后不远的地方传来了呼唤声。

锦汐听到熟悉的声音起身,转身看向身后。

“锦汐,不好了!赶快回去!”不远处的山道上站着位十五六岁的少年,少年满头大汗显然是一路跑上山来。他是锦汐的邻居,俩人从小一起长大。今早他娘病情加重,锦汐才会不顾刚下过雨山路泥泞来这里采药,好为治疗他娘的病。

锦汐听到他的话,没有着急走而是把刚刚要挖的那株药草挖出放到背篓后,这才走去少年那边。

她穿越过来一个月了,这具身体的原主被人推落河中淹死后,她刚好穿过来顶替原主继续活着。本来还抱怨穿越在这样的一个年代,没想到这次穿越,她发现自己多了项本事,拥有一双透视功能的眼睛,令她安慰些。

“青山,是不是你娘的病又加重?”见他脸上着急之色,想必是郑婶的病情有变化。

青山马上摇头:“不是,是你大伯母带了个媒婆到你家,说是后天就要把你嫁给镇上的刘员外,那个刘员外已经六十多岁,生性风流又残暴,几任原配据说就是被他打死!而且他的女儿都比你大已经嫁人了,还要纳你过门做小妾!”

锦汐今年才十五岁,怎么能嫁到那样的人,可惜锦汐的祖母不在了,不能护她。

锦汐闻言不由地皱起眉,没想到季氏这次居然想把她嫁人,这样好抢她家房子。她家房子是原主爹娘还在世时候盖的砖瓦房,在村里没几户能盖这样的房子,这些年季氏一直惦记想方设法要霸占。一个月前也是她把在河边洗衣的原主推入水里淹死她才会穿越过来。

把背笼脱下塞给青山,“帮我背回去!”说完不顾山道泥泞,飞快奔跑下山。

后面的青山赶快背起背篓跟在她后边,虽然觉得锦汐这一个月对他冷淡了很多,只当是锦汐的祖母去世她伤心不愿意理人。今早娘病得更严重,好在锦汐跟着她祖母学过医,懂药草,平日为村里人看个小病还可以。这次娘的病好在有锦汐的帮忙,要不然家里也没有银子为娘看病。

等锦汐步入自家院子之时,果然见大伯母季氏正对着一位穿着喜庆衣服、嘴里叼着烟袋,嘴角挂着一颗大黑痣的妇人说话。

季氏见门口锦汐回来,忙止住话堆起笑容,“张媒婆,这就是我侄女锦汐,模样可是随了我那弟妹的好摸样,这附近可是数一数二出挑的好呢。”

锦汐一听马上质问:“什么时候我的婚事要由你做主,另外大伯母是不是忘记了我早已定亲过。”

季氏闻言马上就反驳起来,“那是多久的事,对方恐怕早就忘记了这桩婚事,要不然这些年早来联系了。”

“这是祖母定下的亲事,祖母临终的时候还叫我一定要等对方来迎娶,难道大伯母在质疑祖母的话吗?”锦汐冷冷地反问。

在李锦汐的娘怀锦汐的时候,一日锦汐娘和祖母去赶集买年货,半路上救了一位犯病的夫人,那夫人得救后见锦汐娘怀着孩子,就做主为自家的孙子与还在腹中的锦汐订婚,两家结为亲家,报答锦汐祖母的救命之恩。锦汐祖母觉得对方穿着不错,又能雇的起下人,家境应当不错。比起在乡下的自家要好多,又观对方孙子长得俊聪明伶俐,于是就答应了这桩婚事,双方交换了信物。

只是与那位夫人一别已经过去十五年了,不见对方来过,所以李家人早已忘记了锦汐已经跟人订婚的事。锦汐本也不知道,而是前段时间祖母临终的时候告诉她,她死后不用为她守孝,等办完了后事就启程上京找当年定亲的人家去。

那家人,不管对方如何,如果肯接受锦汐,锦汐就嫁人。如果不肯履行当年婚约,那么与退方退婚,锦汐以后也好嫁人,不过祖母交待一定要把当年两家交换的信物各自退回。此刻大伯母要想把她嫁人,那么她不得不提醒她已经订亲过的事实。

季氏一听脸马上变色,“我哪敢质疑婆婆的话,只是见那家人这些年都没来人过,估计是已经忘记这桩婚事了,而且对方男娃子如今都二十来岁了吧说不定早就成亲了,他们家境好哪会看上你这个乡下丫头。汐丫头啊,镇上的刘员外看上你,想把你娶回去,刘家在镇上可是数一数二的富裕人家。据说刘员外的一个女儿嫁给了朝中一位大官,你这要是肯嫁过去,以后就可以过好日子了。”

锦汐马上就厉声骂起:“这么好的婚事你怎么不让你女儿锦玉嫁过去,刘员外年纪都六十多,他女儿你都说嫁人了,你还要我嫁一个老头,你这个伯母的什么当的这样害侄女!还有你安得什么心以为我不知道,不久想让我嫁人了,好抢我家的房子。真是做梦!再敢在这里废话,小心我揍人!”

说完操起角落的扫把,不管不顾地挥向季氏,季氏的手臂被扫到,顿时痛得马上闪躲。

“死丫头,竟然敢打长辈,真是无法无天了!”

“哼!我没有这样的长辈,你也不配!再敢打主意,我杀人都敢!”说完又挥舞手中的扫把扫向她们,动作一点都不留情。

吓得季氏和媒婆抱着头落荒而逃,哪敢再逗留在这。

锦汐扔下扫把,立即就把院门关上。

不发威当她好欺负,可恨刚才没多打几下她们,这副身体比起前世还是差了些。

不过那季氏惦记着好几年的房子,她岂肯这样罢休。以前因为锦汐祖母在世她不敢抢,如今老人已经去了,她再没忌惮。于是跑到半路又折回叉着腰站在院外大声嚷道:“这门亲事你大伯已经应下,后天哪怕绑也得把你送到刘员外家去。”

因为季氏来锦汐家之前已经收下刘员外让媒婆送来的二十两聘金。家里儿子要娶媳妇,正是用钱的时候,季氏岂肯让这桩婚事黄了,还有房子,她势在必得。所以即便锦汐不愿意嫁人也得嫁,到时银子和房子都是他们家的了。

原创文章,作者:南夜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521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