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来仍是王者》叶枫 小黑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归来仍是王者

小说:都市

作者:水果炒鸡蛋

角色:叶枫 小黑

简介:叶枫因为少年就学艺有成,不免有些年轻气盛。师父为磨炼他的性子,两度设计把他流放在外。不想不但没有把他的性子磨掉,反而让他变得更肆无忌惮。他回到了那个熟悉的城市,先是高调地给大家发了个通知,然后才回家。可是师父和门人却已经人去门空,不知道去了哪里,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只能先扩大自己的影响力,然后慢慢整合地盘。期间也打听到了一些门人的消息,原来师父下了一盘大棋,且看他如何一步步解开棋局。

书评专区

《归来仍是王者》叶枫 小黑小说免费阅读

《归来仍是王者》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七年了,其他的都可以错,叶枫确定这个时间没有错。用坐牢的话说,三天前就是刑满释放的日子,叶枫正不知道该怎么办。屋里突然降低了像素,叶枫回头一看,小黑一脸愁容霸占了他的门口。小黑是叶枫来这里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人如其名,一年四季都是刚挖完煤的样子,演老包都不带要化妆的。叶枫警惕地看着他,饭点来人是叶枫的禁忌,他绝不能露出一丁点让小黑误会有饭可蹭的蛛丝马迹,否则事情就大了。最重要的是他担心有人要跟他借钱,钱这东西是不能借的,借出去后就不是借钱的事了。要就拿走,可惜他现在还没富裕到这个程度。

“这回你一定得帮帮我。”小黑不请自进,语气诚恳地乞求说。

“我已经有一阵子不活动了,恐怕帮不了你。”叶枫皱起了眉头。他是卖大力丸的,就是街上游走,看到目标就下手那种。他看目标有着自己的一套方法论,一看一个准。卖的大力丸跟市面上的很不一样,市面上这类药大多都是吃药一时爽,多次服用宝贝就废了,再打鸡血也抬不起头来。他卖的大力丸纯中药自制,无污染,无毒副作用,用过的人都说好。只是任务在身,他不能好好干这个营生,每次都是揭不开锅了才携药出去走走,害得熟悉的客户见到他就囤药。不过如果不是出任务,他也就不用干这个营生了。

小黑知道他是经常花本钱的主,哪怕是一大早去跟他聊他怎么死,也别指望什么时候能跟他聊钱,跟他聊钱,门都没有,无论什么时候。

“我的摩托车前几天在菜市场被偷了,也就两根烟的工夫,不知道是哪个长鸡眼的王八蛋,让我抓住了他落不了好。”小黑愤恨地说,仿佛小偷就在门外听着。

叶枫舒了口长气,只要不聊那些他痛不欲生的事情,聊什么都没关系。

“如果还在集市范围内,应该丢不了,我帮你留意一下。”叶枫也没有把话说满。

“不找了,整个集市我都翻遍了。”小黑有点无奈说:“你不是认识倒爷吗?我想找他要一辆,能骑就行,现在手头紧,等攒了钱再买新的。”

叶枫也不多说什么,拿起手机拨通了倒爷的电话。倒爷在家,刚好有货,让他们现在就过去。倒爷住得不远,走着就到了。那是一个单独的院子,一栋小楼,后面几间平房,再无其他建筑物。很远就看见院门大开,倒爷正杵在那里抽烟,旁边一条大黄狗绕着他兜圈圈,仿佛知道他在等人,见了叶枫和小黑也不吠。其实小黑也知道倒爷,只是不熟。叶枫因为业务的原因,三教九流都有他的朋友。他跟倒爷认识是因为四十五分钟,这是倒爷的钟爱,倒爷不喜欢半个小时,也不喜欢一个小时,偶尔还会买一点固肾丸,这是叶枫的建议,并没有拓展业务的意思,完全是出于对朋友的建议。倒爷可不是一般人,像这样出门口迎人的情况不多,小黑跟在叶枫后面都觉得长脸,心想这事多半成了。

“怎么老半天,我都想开车过去接你了。”倒爷说着也跟小黑打了招呼。

叶枫没理他,伸手过去握住了对他人立而起的大黄狗的两条前腿,大黄狗耷拉着耳朵狂摇尾巴,对他一阵闷哼。小黑尴尬地咧开嘴笑笑。

“你这破狗,看来有你没我,信不信我买点大小茴把你伺候了。别人吃你不得,叶枫可不是别人。”倒爷有点吃醋了,不知道是吓狗还是想恶心叶枫,一脚把狗撩开说:“起开!”

“干嘛吓它,多少天没给水它喝了,你想渴死它?”叶枫来得不多,但是跟狗很亲,无他,因为他能跟狗聊。

“给水它喝?等着吧它。”倒爷回过身去锁门。

“干嘛,我一会就走。”叶枫提醒说。

“走——菜都做好了,人没来,撞上了你还想走,甭跟我废话。”倒爷不管不顾,拿钥匙反锁了大门,他知道锁不住叶枫,他只是表达自己的心意已决。

叶枫不爱请人吃饭,也不喜欢别人请他吃饭,但是进了朋友家还强奸人家的门锁出去的事情,他干不出来,既然门都锁了,他也没多说什么。倒爷他太了解了,说了也没用,只好抱着大黄狗去给它找水喝。倒爷在后面跟小黑聊着什么,眨眼间就很熟络的样子。

菜已经摆好了,暗香浮动,让人闻着流口水,叶枫随便拉开一把椅子坐了下去。倒爷叫小黑随便坐,来了就跟家里一样,不要客气。

“嫂子呢,怎么不叫她来一起吃?”叶枫想起了做菜的人。

“她想勾引你,我打发她出去逛街了。别怪我没提醒你,少搭理她,上当了我可救不了你。”倒爷说着,随手掀开了一瓶啤酒,那架势像瓶盖早就打开了,虚掩回去似的,轻而易举的就被他打开了。

其实小黑并不知道倒爷跟叶枫的那些事。也是先入为主,倒爷没服过谁,就服叶枫,既然是叶枫的朋友,那就是免检产品,没什么好遮掩的。但是小黑的脑袋明显不够用了,先是倒爷的话,信息量排山倒海,脑袋都装不下了,紧接着手上的动作直接把他惊着了。

“嫂子可不笨,她知道你外面有人,你要是不要她了,她直接就不活了。”叶枫淡淡地说。

“爱活不活拉倒。”倒爷说得轻松,其实心里跟明镜似的,要不然这些年家里也不会只有一个女人。

“怎么把正事给忘了,先聊正事。”叶枫放下了手里的筷子。

“少废话,有什么事吃饱喝足再说。”倒爷拿起杯子说:“来,走一个。”

三人一起仰起了脖子,然后又争相倒酒,倒爷抢不过,只好派烟。叶枫几乎不抽烟,接过来放在了跟前,夹了一块肉,扔给了蹲在他旁边的大黄狗。小黑接过烟就点着了。

“小黑是吧,你第一次来,可能不了解我,我不喜欢给人夹菜,但是夹了你就一定要吃,所以别逼我给你夹菜。”倒爷吸了一口烟,大笑说:“开个玩笑,别介意。”

“哪里话,倒爷客气了。”小黑很上道地拿起杯子说:“咱第一次喝,我得敬您一杯。”

“好!爽快。”倒爷说:“不愧是叶枫的朋友,他早该带你来了。”

叶枫一看这架势,情况很不妙,喝不好恐怕是散不了了,可是还有一个人在外面逛街呢,喝个酒喝出人家家庭矛盾来,这可不好。叶枫赶紧加快进度,频频劝酒,逢喝必须一口见底。堪堪喝完三打啤酒,小黑和倒爷酒劲总算上来了,主要表现在话多,而且不利索。外面,天早黑了,叶枫催促他们赶紧办事,再不办估计就办不了了。

“货就在后面仓库,我带你们去看,八成新,包你们满意。”倒爷站起来扶着墙说:“我也不管你们多要,随便给个千儿八百的就行,车骑走,有事找我。”

三人结膀歪歪扭扭来到了仓库,倒爷已经开不了门,叶枫试了四把钥匙才打开了仓库,差点就想用自己的万能钥匙了。仓库里停着两辆还没有处理的面包车,能骑的摩托车只有一辆,其他废铜烂铁若干。

“就这辆,怎么样,不错吧。”倒爷指着那辆摩托车说。

“这是我的车。”小黑以为眼花了,摇摇脑袋,试图把自己摇得更清醒一些,没错,这的确是他的车,他认得那根为了装A才改装的排气管。

“对,就是这辆,出了仓库就是你的。”倒爷支吾着说。

叶枫感觉有些不对劲,这车怎么看怎么觉得眼熟,但是他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我说这是我丢的车,你把我的车卖给我?”小黑费劲地解释着。

“你是说这是你丢的车,这车本来就是你的?没弄错吧?”倒爷倒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倒回车主身上来这种破事,这都是别人托给他的外地车,规矩大家都知道,出了手才结账,手头再紧别人也不可能这么坑他,收不到钱是小事,破坏了规矩那一定是不想活了,谁会这么幼稚。

“既然是叶枫的朋友,我就不计较了,车我骑走,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小黑掏出自己的钥匙,打开了电门,随手摁了一声喇叭。

“慢着,什么叫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先把话说清楚了。”倒爷一手摁在羊角把上说:“意思就是我不厚道呗,我不知道是你的车,我也不知道你是叶枫的朋友,我怎么就不厚道了?大家都要吃饭,车不是我顺的,我只是拉个皮条而已。你想就这么把车骑走可以,就凭叶枫的面子,我不拦你,但是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不能说我坑朋友,我活到现在靠的就是朋友,这事必须弄清楚。”

“这还不清楚吗?我的车在你的仓库里,我还不能有脾气,我找谁说理去。”小黑眯着眼睛看着倒爷。

“这是另一回事,我现在说的是我有没有坑你。”

“这不明摆着的吗?”小黑突然来气了,声音提到了秦腔的状态。

“有理不在声高,你是不是不打算讲道理了?”倒爷也来气了。

“不讲你又能怎样?”小黑已经忘记了倒爷是谁。还有倒爷开啤酒的架势,下车推开了倒爷,他没见过这么大言不惭的,还敢跟他提道理。

倒爷冷不防被推了个趔趄,这都多少年没人这么推他了,直把他气得鼻孔突然变大了一倍。站定后,抡起拳头就扑了过去。小黑也没少打架,像倒爷这样抡拳的他见多了,心下已经有了计较。只是很快他就发现倒爷的气势跟寻常架友很不一样,总感觉这一拳无论如何都躲不开似的,越近这种感觉就越强烈,这一拳看来自己万难完整了,说不得只好最后一刻赌一撩阴腿,希望能出奇制胜。叶枫突然横过去,站在了他们中间,一副你们打我吧的模样,他们这才想起,一时急眼把叶枫忘了。

“你来评评理,我听你的。”倒爷突然镇定了,看着叶枫有点尴尬地说。

“我也听你的。”小黑也附和说。

“这个——我头有点晕——尿急了,先上个厕所,你们先聊,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动手啊,谁动手谁孙子。”叶枫晃悠着离开了两人的视线,有墙的地方还不忘记要扶墙。

“肾亏。”小黑大笑不止。

“就是,自己有药舍不得吃,活他妈该!”倒爷也跟着笑了起来。

其实叶枫一点酒意都没有,到了前院,跟大黄狗说了几句话,来到院墙前,脚跟一抬就出了院子。虽然他现在已经不能算是一个如假包换的修行者,但是越过两米多高,没有防护阵法的普通院墙,对他来说还算不上是什么困难的事情。这个地方没法再待下去了,太小了,这叫什么事,做件好事都做不成,好在他已经不在乎攒不攒人品,不然更是欲哭无泪。

叶枫走在路上,思绪一下回到了七年前,整整七年了,师父是不是早把他忘了,这么多年一句话都没有,把他留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说好来执行一个特殊任务,事到临头却生出变卦,任务既不执行也不取消,让他原地待命,七年之内没有师命不得有违。兹事体大,这种任务通常都是执行前才会知道,至今他都猜测不到这到底是一个怎样怪力乱神的任务。不过,不管如何,七年的师命总算是蛋疼地结束了,除了师父,没有谁能让他在一个地方待七年。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他们还好吗?叶枫突然有种归家似箭的急切,他必须赶在新命令来临之前回去,否则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回到那个他熟悉的地方。

原创文章,作者:水果炒鸡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515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