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病娇国师后,特工女帝疯魔了》磐涅而生姑娘 加特林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嫁给病娇国师后,特工女帝疯魔了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妖栩

角色:磐涅而生姑娘 加特林

简介:身为国际顶级杀手特工,楚漓在一次任务中壮烈牺牲,死后魂穿异界,竟成了金枝玉叶的大源公主!
  在外辛苦奔波这么多年,总算福来运转……等等,这群拿刀冲进来的人怎么回事?!还有那个一脸色相盯着自己看的人怎么回事?!这人下肢残疾,双目失明,竟要成为自己的未婚夫?!
  姐妹排挤?逆臣谋逆?国破家亡……?!
  楚漓一口老血,说好的福来运转呢。
  【重生异世,兵王修仙流】

书评专区

《嫁给病娇国师后,特工女帝疯魔了》磐涅而生姑娘 加特林小说免费阅读

《嫁给病娇国师后,特工女帝疯魔了》第5章 问道免费阅读

问道?理解起来倒也……简单。

至少不会让你连它在说什么都弄不清楚。

但要是想进一步进行“翻译”的话,那就难了。

越是简单明了的提示,“翻译”起来便越难。

至少在楚漓的第一印象来看,这两字的意思,无异于让她直接去烧香拜佛……

话说回来,这个世界的人都这样吗?

说话云里雾里,得猜来猜去。

反正对方提示也给了,至于怎么“问道”,能不能问出来什么,那就全是楚漓自己的责任,只能怪自己没什么“天缘”。像这种将自己立于不败之地的术语,完全可用来应付一切前来找占星观求助的人。

该不会连这大国师,其实本质上也不过是个神棍吧?

对此,楚漓不由得产生了这类怀疑。

虽然最开始的时候,楚漓的确有些惊讶对方会预先知道自己的到来,可仔细一琢磨,大源国的国师本来就不可能对皇朝的变动一无所知。

若宫中早就有对方的眼线,这神棍又根本没本事力挽狂澜,只想用这种“虚张声势”的方式打发自己的话,那么从自己自报身份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已经被对方死死地拿捏住了。

可楚漓仍旧不甘心。

自己的逻辑分析是一回事,直觉却又是另一回事。

她有预感,这个世界的确是和她前一世不同的。

很多事情,光靠脑子去思考会行不通。

楚漓正投路无门之际,一黑影小跑着由远及近,最终毫不客气地再度映入了她的眼帘。

“诶诶,小公公,原来你在这儿!”

之前的老道又追来了。

这次似乎还累得够呛的样子,到了楚漓跟前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年轻人的脚力是真好啊,贫道差点就找不到你的人影了。”一边说着,花胡子老道给自己掏出了个酒葫芦来,大大地灌了两口,继续自言自语地叨叨。

楚漓皱眉:“你怎么还跟着我?”

“贫道既然收了你的报酬,这生意便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老道瞥了她一眼,继续神神叨叨:“俗话说得好啊,渡人也是渡己,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对方坐在地上摇头晃脑的模样实在滑稽,与其说像个普渡众生的得道高人,更像个满嘴胡言乱语的路边乞丐。

可这一次,楚漓却没办法像先前那般对其视而不见,反倒在晃了晃神后,打量着老者的目光都开始散发出了奇异光彩。

道袍,老道,破灾解难……世间竟有如此巧合之事?

问道,问道……

仿佛就是在让自己去占天卜命!

这个想法刚一冒出来的瞬间,“滋”的一声,楚漓手中拿着的字条自燃了。

火焰并没有灼烧到楚漓的手指,听到动静的老道却瞥了她指尖的方向一眼,随即乐呵一笑,开始换了个称呼。

“嘿,姑娘这是遇到麻烦了?”

楚漓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已然有了主意。

她丝毫没有被拆穿伪装的尴尬,顺势接过话问:“老先生……可有高见?”

“方士虽可知天,改命却是不易。”

花胡子老道仰头,果然头头是道地说:“更何况,这改的还是一朝更迭的紫薇天命,世间没几人碰得起……”

楚漓瞳孔微缩,这还是真是……捡到宝了!

这老道果真不似表面上那么简单!自己本就初来乍到,对这个世界不怎么了解,这一席话入耳,已经无异于“胜读十年书”了。

楚漓顺势把刚才塞进怀中的玉戒掏出来,带着三分试探七分请教的心态道:“晚辈刚得了一宝,老先生可识得此物?”

老道瞄了玉戒一眼,不以为意地答:“大街上随处可见的储物戒而已,不是什么稀罕玩意。”

虽然只有三言两语,但也足以让楚漓大概弄明白了这玉戒的特殊性。

楚漓见好就收的把玉戒又收回了怀中,验证了老道的不俗之处后,她的心神反倒放松了些,索性跟着蹲下身,坦然地和老道攀谈起来。

“既然方士不行,那道长您可有那翻云覆雨的本事?”

谈话的内容又回到了之前的话题,只是相比先前的不以为意,她的语气明显带上了尊敬。

花胡子老道放下酒葫芦,伸手摸了摸自己下巴的胡子,却是摇头。

“贫道……自然也不能。”

楚漓内心微微有些失望,但仍并未将其溢于言表。

这老道既然追了上来,还非要给她破灾解难,想来是必有破解之法的,她只需保持耐心就行。

片刻过后,老道果然颇为满意地看了她一眼,随即摸着胡子果然再度开了口。

“求人不如求己,姑娘为何不自己试试看呢?”

楚漓不由得又是一愣:“我能试?”

大源朝的护国法师办不到,眼前的神秘老道都办不到的事情,她能行?

“姑娘乃局中人,本就是身具紫薇气运的皇室血脉,没人比你更合适。”老道意味深长,徐徐点拨,“再者说,你既已身在此处,不是已经在试了吗?”

这话倒是不错。

她都顺利从皇宫里溜出来了,总归不可能是跑出来玩的。

更何况,比起去求别人,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显然才更符合楚漓的行事准则。

楚漓反应也快,事情总归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既然横竖都是绝地求生,她更喜欢把砝码压在收益更高的那条道上:“请道长赐教。”

“姑娘以为,逆贼吞龙,王朝更迭的困相,可有解法?”

老道看似随意一问,实则暗藏玄机。

不过这种问题难不倒楚漓。

“天子不死,群臣不乱,若能撑到援兵救驾,自有一线生机。”

楚漓答得倒也迅速,只是在话音落下后又冷脸陷入沉思。

援兵是肯定赶不及的,就大源皇帝这几十年毫无建树的掌权能力,各地藩王能不趁机举势造反就算不错的了,这话也就说说而已,根本就不可能在现实中上演,否则她也不会率先求助于占星观,想要靠天人之力来翻盘。

“实不相瞒,贫道今日晨时自东门而入,恰好撞见有一队人马持了虎符往龙相山而去。”

龙相山是皇城护卫军的根据地,历来帝王最怕拥兵自重的臣子,哪怕是专属于皇城的护卫军,也必须驻扎在千里之外,既然有人拿了虎符先一步去调兵遣将,也就是说朝堂上已经有人预料到了今时今日的景象。

单凭原主身体的这点记忆,楚漓还弄不大清楚如今的朝堂局势,这跑去调兵的人既有可能是忠臣,也有可能是敌人。

不过看老道士这神态,楚漓猜测是前者:“有人会来救驾?”

“天亮之前,应可抵达。”

那这可比那秦冰云带兵回来快多了呀!

楚漓心生欢喜,谁知老道刚应证了她的猜测,随即又话锋一转。

“可惜有了援兵也没用,大源王朝的命脉本就如风中枯叶,岌岌可危,天子一死,群臣必乱,皇帝身边那点暗卫死士可撑不到那时候,到时候忠臣也好,乱臣也罢,怕是都不得不反了。”

果然是一坨烂稀泥,看来大源是真的气数已尽,已经走到尽头了。

楚漓没觉得有多伤感,只觉得自己格外倒霉了几分。

“道长和我说这些有什么用?”

“贫道是想问姑娘,可愿在援军抵达之前,拼尽全力护住龙椅上那位天子最后的气运。”

楚漓愣了一愣,直接傻眼,反问他:“皇城禁卫军上万,我一人怎可敌千军万马?”

就算自己有点狂傲的本事和心气,那也不是这么用的啊,给她一把AK冲锋枪,再加上子弹无限流的加特林,楚漓倒是可以试试,可惜时代相差太远,凡人无力回天。

“此局凶险万分,自然非凡力可敌。”

老道还是那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楚漓索性翻着白眼嘀咕:“奈何我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花胡子老道笑而不予评价,继续说:“贫道身怀一宝,能圆人心愿,让其剔除凡骨,磐涅而生,姑娘可愿试试?”

楚漓眼睛蓦地亮了起来,吞了吞口水问:“能移山填海,飞天遁地不?”

老道笑笑:“不好说,兴许只能让你死得更快一些。”

又来这套……

楚漓眨巴着眼睛,随即却挑眉也跟着笑:“那也得试试。”

不同与之前的满腹怀疑,这次她心里总归是有了点谱,高风险高回报,此刻自然要赌个大的。

“有施主这番话,倒也不枉贫道追了你这一路。”

花胡子老道嘿嘿笑着,话音一落,又像先前那般拿出了那小山石雕。

对着那破石头,楚漓这次也没敢再露出嫌弃的目光了,尽量保持着恭敬的态度看对方如何施展“神通”,趁着自己飞黄腾达之前,随意闲聊问:“晚辈不解,道长真的愿意为了一颗夜明珠帮我逆天改命?”

“贫道只不过是赠了一道机缘而已,输赢都是姑娘你自己挣的。”

“道长不愧是普渡众生的大善人,竟无欲无求。”

花胡子老道的喉咙一哽,尽量显得慈眉善目地把话圆了回来。

“若姑娘真能破局成功,那就相当于你欠了贫道一个人情,非凡俗之物可比。”

楚漓乐呵着点点头,她就知道和老家伙们打交道得多留个心眼,虽然没有明着应话,显然也相当于是承了他这人情。

法宝倒是被拿出来了,可这次花胡子老道反倒不急着施法,反而像个宝贝般拿衣角上下擦拭。楚漓见他不急,自己便也跟着不急,二人就这般气定神闲,一直对坐到天边余辉落尽。

黑幕如同大网落下,星光投射于二人面前摆着的“破石头”上时,老道掐指看了看天色,这才再度开了口。

“姑娘请细看,可知贫道面前摆的是为何物?”

楚漓盯着那石头看了一眼,颇为不情愿地应:“可以逆天改命的法宝。”

虽然在她看来,这更像是路边随处捡来的破石头。

老道施施然点头,继续问:“形状何如?”

“像山。”

“山间可有路?”

这老道还越发来劲了。

一块破石头而已,还分有没有路?

楚漓哽咽了一下,这人该不会在为自己之前看不起这破石头的态度,故意在整自己吧?

不过想了想,楚漓还是耐着性子低头定神去打量起了那山石的纹路。

谁知不细看还好,这一细看,她反倒越发惊异起来!

借着占星观投来的微弱烛火星光,没想到这像小山般的石头上,还真有一些如同山道般的沟壑!纹路沟壑之间,还隐约流动着奇异的光彩!

“……有路!”

楚漓凝神作答,她没想到真的有路!

话语刚落,老道咯吱一笑,声音也随之轰鸣而来——

“既是山,又有路,姑娘何不走上一走……!”

此话一出,如同雷鸣炸响。

楚漓的大脑如同宕机一般轰鸣不止,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她的身体已经被一股大力吸入了山石之中。

眼前的视野逐渐开阔起来,耳边的风声呼啸不止。

刚才还如同石头般的物体仿若庞然大物。

她自空中而下,穿过层层云海,落入山道之间。

等好不容易于山脚根处稳住身形,世界已然斗转星移,满幕星空成了艳阳高照。

楚漓再去回神打量时,四周环境早已变成了数之不尽的万千高峰,山道蜿蜒崎岖,她只影其间,如同蝼蚁微尘。

老道的声音随之也在山谷之间徐徐响起——

“贫道无涯子,只渡有缘人,施主想走什么样的路,还是自己选吧。”

“切记……山中不知岁月深,姑娘你只有一夜的时间。”

……

老者的声音嘹亮,仿佛来自浩瀚的天空,却只闻其声,不见其影。

交代完了最后的话语后,整个世界便安静了下来,明明楚漓此刻身处于山谷之间,却连草木风声都没有。

这还真是一个奇怪的地方。

如果楚漓没有猜错的话,自己现在身处的位置,恐怕就是之前她不屑一顾的破石头世界中!

而当她仰头四顾的时候,面前大山峭壁斜面上,赫然雕刻着令人震撼无比的三个大字——问道山。

>>>点此阅读《嫁给病娇国师后,特工女帝疯魔了》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妖栩,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496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