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棠 王玢《归期如晤》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归期如晤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大梦易经年

角色:芯棠 王玢

简介:江长霖,雍阳城中最特殊的皇子。命主紫宸,自带功业,六岁被神主玄宸带回仙山养在身边,十年不到便结出元灵,可凭剑气御九霄,上佳的皇位继承人选。然而世人对他的评价只有一句——可惜可惜他母族本为北荒奴,难登大雅。可惜他父皇要作万年青,贪恋权位。熵帝:吾儿既然命硬,不如去克一克咱家神主。他死了,我当老大你排老二。四海洪流荡不清冤罪,浊不净人心。天地要你死,我偏要你活下去!疯批腹黑 X 碎嘴流氓

书评专区

芯棠 王玢《归期如晤》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归期如晤》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自从得了凰天纯火,琅環已经很久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雪了。

毕竟瑞雪兆丰年。

镐都人十几辈子没见过此等祥瑞。只等走出去了才发现,这场雪同任何一首诗中所写的都不一样。雪片子比鹅毛还要大出两圈,砸在人身上脸上跟带着恨似的。

彻骨寒意像是长了爪牙的猛兽,只在帝都上空露了个脸,就让满城烟翠彻底失了颜色。

整个镐都被大雪兜头埋进一片苍茫之中。天地间别无二色,只剩白塔金顶上一抹惨淡的琉璃光。

眼见着帝都上空铅云凝聚不散,雍阳城内外彻底都慌了神。

玖玺台上,熵帝端坐龙案前一言不发。朝堂上下气压低沉,氛围比殿外霜雪更加森寒。

“堂下三百张嘴都被冻住了?朕问应对之法,诸君在朕眼皮子底下立了一早上,半个字也没吐不来,琅環养你们这帮废物何用!”

一枚金羽令从熵帝手中掷出,沿着陛阶层层滚落,直到撞上殿中燃炭取暖的火盆腿上。

太常令沈仲站在最前排,被身旁炭盆中跳跃着的火舌舔出一脑门子热汗。

暴雪封城后他立即被熵帝宣进皇城,在玖玺台前伺候了一天一夜,已然被堂上热气蒸得头昏脑胀。

沈仲不敢抬手拭汗,只能在心中暗自焦急。

这雪简直就像是跟他有仇似的,不早不晚,偏偏下在元夕节之前。需知今年的元夕祭典可是不同于以往任何时候的关键。

刚进腊月,帝都上下便早已装扮一新。

神武大道上华灯璀璨,花团锦簇。十里金妆铺陈开来,一头连接帝都皇城天家威仪,另一头供奉琅環神主法相庄严。

琅環凭借神主恩赐的凰天纯火立国千年,眼看约誓到期,纯火去留成了三山四海间最大的悬念。

琅環四境人人都在翘首观望,心脏恨不得提到嗓子眼。可谁料想造化偏弄有心人。

到了腊月二十三,四季如春的锦绣帝都竟突然下起雪来!

镐都有纯火庇佑,一直以来冬无严寒、夏无酷暑。这场面,镐都人别说见,连梦里都不曾见识过。

城中民宅被积雪连片压塌,家禽牲畜冻死无算。一夜之间数万人流离失所,瑟缩在寒风中叫苦不迭。帝都一百六十万人口困囿于城中,若无米粮薪炭支援,咬牙撑不过三日。

暴雪封城,物资告急,百姓伤亡,这些说到底都和他沈仲沈仲多大关系。帝都内外人满为患,外城里年年都有落魄褴褛的熬不过年关。

但倘若暴雪一直不停,耽误了元夕祭典,那可绝不是闹着玩儿的。沈太常位列九卿,专职掌管礼仪祭祀,稍有差池他便会成为全天下的罪人。

帝都百姓死绝了,琅環也还是琅環。

可如果没了纯火,琅環会变成什么样子…….谁都不敢想。

此刻他不用照镜子就知道自己印堂间黑气缭绕,俨然气数将尽之兆。横竖是个死,沈仲心一横,抱起笏板向前一步道:

“自陛下亲率铁骑一统云境以来,虽四海清晏,却难保异族祸乱之心蠢蠢不死。恕臣直言,这场雪来的蹊跷,臣斗胆恳请陛下彻查雍阳后宫,对纵妖术行凶者断不能姑息!”

雍阳城后宫。

暴雪来得突然。

雍阳城后宫处处廊腰缦回、檐牙高啄,楼台间一派奢靡锦绣,美是美,就是丝毫耐不住严寒。

后宫负责皇城内物资配给的内府司此刻比过年还要忙活。

各殿主子们个顶个儿的矜贵,冻坏了谁都是掉脑袋的大事。内府司主司丝毫不敢懈怠,各种御寒物资一车车流水似的往外送。负责登记的小黄门眼珠子都快要不够使了,偏巧此刻又来个裹乱的。

一袭狐裘拥着个粉雕玉砌般的俏丽脸蛋儿,径直堵在小黄门面前,二话不说抬手就是狠狠一个大嘴巴。

“ 我看你们这群糊涂是东西活够了!这种受了潮的烂柴火也敢往中宫正殿送?!万一熏坏了皇后娘娘玉体,内府司上下一个也别想活!”

几筐薪炭应声被丢在院中,吓得主司王玢一个踉跄跌出院门,正俯在拥裘少女脚边。

“芯棠姑姑息怒,小司就算再有眼无珠也绝不敢怠慢中宫。这些薪炭平时用不上,在国库里压了几百年眼看都快成化石了,难免受些潮湿。姑姑大人有大量,别跟奴才们一般见识,小司这就差人捡出更好的再给中宫送去。”

芯棠冷哼一声道:“内府司总算有个识相的。全都换成银丝炭,非荔桐木烧出来的不要,午膳前送去五十石,记住了吗?”

“ 五,五十石约是银丝炭全部储备了…这雪不知要下到什么时候,皇城上下都指着这些,您看能不能按照各殿用度先…”

王玢结结巴巴不敢应承,抬头迎上芯棠犀利目光,立时三魂吓跑了七魄。

“ 怎么,白给你个机会孝敬皇后娘娘,主司大人是觉得为难?”

“ 小司不敢!这就安排车驾,姑姑回去安心等着便是。”

芯棠嘴角牵起一抹讪笑,正欲转身离去,瞥见角门外远远跑过来一个小丫头,红衣红裙,许是跑得急了,连脸蛋都是红扑扑的。

芯棠满脸轻蔑,拦住那红衣丫头去路。

“我当是谁这么没规矩,敢情还真是芷阳殿里的,蛮子就是蛮子,来皇城五六年了也难开化。”

小丫头心知惹不起,低顺道:“嫣儿该死,无心冲撞姑姑。”

“死到不至于,雍阳城中行止无状,拉出去杖责二十。”

“ 姑姑!”

小丫头闻言跪在芯棠身前,急得眼角噙出泪来。

“ 嫣儿跑得急,实在是因为六皇子耐不住风寒发起高热来,已经烧了整整两日。姑姑能否容我把炭火送回去再来领罚?”

“笑话!”

芯棠从狐裘中伸出玉足一脚将人踹倒在地。

“本姑娘罚你就是罚你,还要看时辰不成?北荒来的蛮子竟然还会怕冷,说出去也不怕招人笑话!你们殿中主位一年份例银子还比不上中宫大长秋两个月俸禄,领什么炭火?净糟践东西。”

自从随嫁琅環,这样没来由的折辱嫣儿不知听了多少。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说到底琅環人对异族始终心存芥蒂,尤其是对北荒十六部。

熵帝统一云境花了十九年,其中有十二年时间都是在同北荒十六部拉扯。

十二年烽火战殇,数不清的亡魂埋骨北境莽原。琅環人对北荒的血海深仇早已刻进骨血。

没人敢站在琅環横跨三山四海的雄伟版图前指摘熵帝穷兵黩武。所有仇恨都落到了北荒为投降议和所进献的贡女身上。

“ 我只是领走份例,多一根都不要,求姑姑高抬贵手救六殿下一命吧。”嫣儿声音里带着哭腔哀求道。

芯棠却依旧不依不饶。“ 皇城上下三千宫宇藏了多少异族美人,芷阳殿算是个什么货色?你不提那小杂种还好,提起来本姑娘就觉得牙碜……”

“放肆!”

一声断喝惊得少女娇躯忍不住微微晃动。院中人等纷纷回头,顺着声音往院门正对的甬道上看去,只见一名医官打扮的少年正立在门外,身后仆从挎着只大药箱,盖子拿白磲贝嵌着个“檀”字。

“皇室宗脉岂容你一个下人言语玷污!”

说话人抬步迈进内府司院门,身材圆润,眉宇间庄严敛肃,全然不似个寻常十六七岁的少年人,颇显世家大族气度。

王主司看着少年背后醒目的“檀”字,心道内府司今日怕不是犯太岁,招来的全是惹不起的。顾不上抚去满身雪,连忙上前见礼。

“小司见过檀大人,哪股风把您给吹来了,这可真是,太医局要用什么您派人吩咐一声就好,何苦顶风冒雪特意跑一趟。”

“ 我若不来,又岂能亲眼见识姑姑的厉害?六殿下早已由神主亲自验明正身,姑姑一口一个杂种,是在说陛下昏聩,还是骂神主有眼无珠?”

“ 你!”芯棠被噎个的直翻白眼,自知失言,掸了掸手,岔开话题道:

“ 檀家不愧为杏林翘楚,当真艺高人胆大,什么人都敢惹。您这身本事反正不要钱,到哪都舍得施舍,可是檀大人要做菩萨,也不看看芷阳殿的小庙容不容得下你?”

檀灵枢懒得跟这帮势利小人纠缠,将嫣儿从雪地里扶起来,关切道:“ 我就猜这霜雪煎熬人,正准备往芷阳殿去看看,长霖怎么样了?”

嫣儿见到檀灵枢,委屈了一肚子的眼泪再也忍不住,“ 小殿下一直高热不退,大人快去看看吧!去晚了怕是……”

“ 别怕,有我在。”

檀灵枢并嫣儿快步往芷阳殿方向赶去,沿路上却见大队金吾卫人马,披坚执锐也往那边赶去。

芷阳殿偏僻,周遭没有其他住了人的寝殿,能惊动御前金吾卫大批出动,难不成……

檀灵枢心下大惊,顾不上皇城礼制拔足狂奔。赶到芷阳殿前,正看到殿门大敞,金甲如云挤满内院,云华夫人荆钗散乱被人按在地上。

不等他询问详情,两名金甲自人群中闪出,手里架着个迷迷糊糊的孩子,看起来约莫五六岁上下,身上只着了薄薄一层中衣,小脸蛋儿上不知烧的还是冻的,红得快要滴出血来。

“ 长霖!”

檀灵枢见状抢身上前,却被满院金甲围得寸步难行。

“ 谁给你们胆子敢对六殿下无礼?放开他,他还病着呢!”

为首金甲冷声道:“ 奉陛下旨意,提六皇子前往浮因白塔祭祀神主,任何人等不得阻拦。”

什么叫祭祀…神主…

檀灵枢踉跄在原地,只觉得浑身血液都凝固起来。

朔风卷起霜雪吹在他眼前,视线尽头,白塔金顶模糊成一片软弱无力的光圈,如何都照不亮江长霖这可怜孩子离去的背影。

原创文章,作者:大梦易经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458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