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神婿》小说在线阅读,作者是越二越有范儿的小说陈风,韩若凝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布衣神婿

作者:越二越有范儿

角色:陈风,韩若凝

小说:都市小说

简介:大学时期品学兼优的陈风,初入社会就遭遇一系列变故。 尤其姐姐的重病让他心力交瘁。 为了换取医药费,他只能选择入赘,成为人人看不起的软饭男。 曾经的同学也欺负他,将他推入道观门口的水池。 受尽屈辱的陈风撞上神龟以后,一道金光闪过……

《布衣神婿》小说在线阅读,作者是越二越有范儿的小说陈风,韩若凝全文免费阅读

《布衣神婿》免费阅读

第1章 废物玩意儿

东海城。

一处老旧房区。

“啧,韩家的赘婿又出来了。”

“是吧,这样的废物玩意儿,换成我我都不好意思出门。”

“听说他在韩家都是睡楼梯底下的?”

“那可不,他怎么能上床?”

“哈哈哈哈哈哈。”

陈风走在路上,面无表情。

这样的刺耳的言论,他听得有些麻木了。

一年前,姐姐重病在身,不得已入赘韩家。

韩家老爷子看中陈风的相貌气质,给他二十万治病,让他入赘。

不得已,答应了。

他自小与姐姐相依为命,大他十岁的姐姐,供养他读完大学,却因为工作操劳,重病缠身。

他将自己的积蓄和家当全部抵卖,加上韩家那二十万,一共也就四五十万。

对于姐姐的重病来说,杯水车薪。

如今姐姐还在医院里吊着氧气瓶。

陈风提着一个竹篮子,他要去山上的道观给姐姐祈福。

遭受了一路的冷嘲热讽,刚到道观门口,就听到一声口哨吹来。

陈风身躯一颤!

他永远忘不了这个声音!

转过身来,双目如同要喷火一般的看着来人,紧咬着牙,手上青筋毕露,由于用力过重的缘故,提着的竹篮子微微颤抖。

“哟呵,这不我风哥吗?怎么今日好兴致来观里游玩啊?”来人满脸戏谑,轻佻的说道。

“王!洪!”陈风看着王洪,恨不得杀了他!

同时,也痛恨自己的懦弱和无能。

姐姐重病时,这个人打着看望姐姐的旗号,带着几个人,当着他的面,想要欺负他姐姐!

四五个人摁着他,他心中怒火升腾,却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诶,叫爷爷我干嘛呢?”王洪一脸鄙夷,身后跟着五个人,眼神不善。

陈风自嘲一笑,自己只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认命吧。

卑从骨中生,万般不如人。

默不作声的想要从另一端进入道观,谁知王洪压根不想放过他。

一闪身拦在他前面,道:“风哥啊,这可不是你啊,学生会主席?当年你可是很威风的,啧,怎么你姐姐那会儿的事,你都不敢还手?”

一提起这个,那个噩梦般夜晚的记忆无限放大。

二人本是大学同学,陈风比他优秀许多,引得他记恨在心。

姐姐病重的时候,王洪带着人来看望他姐姐,他本来还挺感动,谁知……

这个混账居然当着他的面把他病重的姐姐从病床上拉起来,想要强迫她屈服!

姐姐虽然病重体弱,但这种事她也是拼死不从,全力反抗,正因为这样,姐姐病情加剧!到了只能吊着一口气的地步!

自己被他几个狗腿子摁在地上,死命挣扎,虽然怒火滔天,却始终挣脱不开。

虽然最后医生查房,使得姐弟二人幸免于难,但是,姐姐再难治愈,这就是主要元凶!

陈风呼吸逐渐变得粗重,回想种种,眼中尽是恨意!

终于!怒火胜过了懦弱!

他提起手中竹篮子,也不去顾及里面装着的东西,一股脑全砸在了王洪头顶。

王洪见他砸来,急忙挥手挡住,竹篮砸在了他的手上,他骂道:“还敢动手!给我上!弄死他!”

几个跟班闻言,立即一拥而上,陈风一脚踹中其中一人,奈何双拳难敌四手,他自己也不胜武力,很快就被他们摁在地上。

王洪摩挲着轻微疼痛的手臂,面露狠色,脖子用力扭动,骨关节啪啪作响。

一脚踹在陈风头上,道:“还敢还手?啊?!”

陈风脸部着地,登时留下了两行鼻血。

王洪躲在他身前,左手抓着陈风头发往上提,右手轻轻拍打陈风脸颊,道:“你不是牛吗?不是牛吗?我的主席。”

说完重重一巴掌扇在陈风脸上,扇得他嘴角出血,嘲笑道:“你不过是个废物,还当了上门女婿?呵呵,没用的玩意。”

见他嘲笑,几个摁住他的跟班也跟着笑,王洪笑着道:“可惜你姐姐马上要死了,不然我还让你看我欺负她,啧,上次没成功,真可惜!”

陈风一阵挣扎,想要挣脱,脸颊已经肿了起来,被几人一用力,又重新摁在地上。

王洪冷笑的看了他一眼,颇为好心的说道:“陈风,你叫我一声爷爷,我就放了你,怎么样?”

陈风微微抬头,直直的看着他。

眼中闪烁着麻木和仇恨。

随后一口带着血的唾沫喷在了王洪脸上。

王洪勃然大怒,站起身来又一脚蹬在陈风头顶,狠声道:“你们几个把他给我扔进这个池子里!”

道观旁边有个池子,池子里面有赑屃,赑屃驮着碑文,前来道观的人们都喜欢往赑屃身上投硬币,讨个好运。

陈风此时意识已经模糊,费劲的睁开双眼,也只能开一条缝,隐隐约约看到眼前是一个池子。

随后,只感到身子一坠,紧接着就是水灌入耳中的嗡嗡声,冰凉的水让陈风清醒了一分,身上没有了别人的压制,他挣扎着想要上去。

奈何水池太浅,他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一头撞在了赑屃头上。

赑屃头就此折断。

陈风眼一黑,晕了过去。

一道金光闪过。

陈风睁开眼,自语道:“我这是死了吗?”

身后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小家伙,你还好吧?”

陈风迷茫的转过头,只见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手中拿着拂尘,微笑的看着他。

他旁边还有个奇形怪状的乌龟。

陈风疑惑道:“你是?”

老者微微一笑,道:“你撞坏了赑屃的供像,它生气了,非要我来看看你。”

陈风看去,只见那奇形怪状的乌龟,驮着直插云天的碑文,正龇牙咧嘴的看着他。

陈风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

“既然能够惊动赑屃,正巧我也在这,那便是你我有缘,看你身世坎坷,我传你道家五术,希望你行善积德。”

老者一扬拂尘,陈风眼前渐渐模糊。

陈风急声道:“老人家,请问您的尊姓大名?”

“世人都叫我太乙救苦天尊。”

陈风突然醒来。

“啊!”

“啊!”

“诈尸啦!”

四周人大声尖叫。

陈风左右一看,只见自己躺在地上,四周人都在围着观看,指指点点。

茫然的站起身来,正想要解释一番,便听到远处有人喊道:“爷爷!爷爷!你没事吧?”

顺势看去,一老者从道观出来,未能迈过门槛,摔倒在地。

陈风稍微一撇,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这些信息:

秦天羽。

83岁。

混合中毒,命悬一线,可使用太乙神针救治。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45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