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唐当探花》沈砚秋 喜儿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我在大唐当探花

小说:穿越

作者:饮归客

角色:沈砚秋 喜儿

简介:(架空,权谋,争霸,无系统)沈砚秋一觉醒来穿越到大唐,发现自己中了进士,本想低调地做个小官逍遥自在。奈何进士宴上因为长相丑陋,被长公主和翰林大学士百般羞辱。一怒之下吞了天命珠,逆天换脸做了探花。从此,走向了权倾朝野,纵横四海的强者之路。

书评专区

《我在大唐当探花》沈砚秋 喜儿小说免费阅读

《我在大唐当探花》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暮晚,下了敬亭山,绵绵瓜瓞的冬雨就落满了江南道宣州城。

恍惚里,直觉告诉沈砚秋,别了太极观,此刻的耳根是最清净的。

在寒更里,啜一口去年春时煎煼的清茶,数着窗外青烟色的细瘦一把。忽闻故里长安昨夜添了新雪,像他这般不怎么会念旧的人啊,竟然也会潸然泪下。

毕竟,泪水是热的,异乡的冬雨,料峭湿寒。即便在梦里也似乎有把伞撑着。而就凭一把伞,躲过湿冷的冬夜,也躲不过徐府上上下下的冷言冷语!

“野种、丑八怪、废物”这七个方块字,从他踏进徐府的那一刻起,戴在他的头上就没有拿下来过。背地里也不知道被恶毒的舅母坑害过多少次了。

即使后来中了举人,除了他那个风流舅父真心祝福他,其余都是来喝倒彩的。

但他一个弱不禁风的少年,为了埋在草原上的父亲和阿娘报仇雪恨,唯一能做的只有忍!

就在沈砚秋伤感不已时,一身崭新银白色夹絮短袄,藏青色小袖长裙,长相清秀可爱的喜儿,端着药水走了进来:“郎君,该吃饭了!”

白衣胜雪,头戴绣花幞头,脸上挂着黑色面具的沈砚秋,听到侍女喜儿如鸢鸟般的轻唤,连忙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说道:“喜儿,你先放桌子上吧!”

喜儿看见沈砚秋的眼眶红红的,关心地问道:“郎君,你的眼睛怎么红了?不会是得了风寒了吧?”

沈砚秋连忙摆了摆手:“喜儿,我没事,只是想着快要进京赶考了,夜里多读了会儿书而已。”

喜儿一听沈砚秋没什么大碍,松了口气:“郎君,你别太辛苦了,身体重要!我还等着郎君金榜题名,带着婢子在长安城里赏名花、吃美食呢!”

“知道了,喜儿!”沈砚秋说话间,把面具摘了下来,露出一张没有脸皮的恐怖面容!

喜儿似乎对自家郎君恐怖的面容早已司空见惯了。只见她把饭菜整整齐齐地摆在沈砚秋面前,眉眼含笑地问道:“郎君,你今天又去敬亭山看望陈道长了呀?”

沈砚秋瞥一眼窗外依旧淅淅沥沥的烟雨感叹道:“是啊!没有那个驴脸老瞎子,我沈砚秋早就死了!”

喜儿虽然看不到沈砚秋的表情,但她能感觉的到沈砚秋应该很不开心,只好转移话题:“郎君快吃饭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一提到驴脸老瞎子,沈砚秋当然不开心了!因为他九岁那年被草原突厥残忍地剥掉了脸皮,丢在一片荒芜之地!

多亏了云游的驴脸老瞎子从野狼嘴里救下,并带到了他舅父这里。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道行极高的驴脸老瞎子就是不肯收他这个弟子。

他已经求了九年了!今天更是在太极观诚心诚意跪了一整天。到了晚上,还是被驴脸老瞎子的大弟子用扫把无情地赶了回来!

“知道了!”沈砚秋回过神夹了一筷子蕨菜干炒肉片吃了起来。

喜儿见沈砚秋还没吃几口就皱起了眉头,连忙问道:“郎君,今天的饭菜很难吃吗?”

沈砚秋随即回答道:“好吃啊,只不过我还没有适应而已!”

“那就好!自从郎君中了举人以后啊,婢子也沾了不少光呢!”喜儿说完,忍不住摸了摸身上的新衣裳。

沈砚秋听喜儿这么一说,这才仔细打量了一下。发现她今天除了穿一身新衣裳之外,脸上也略施粉黛,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的清丽动人。便夸赞道:“喜儿今天真漂亮!”

“真……真的吗?”喜儿原本白皙的脸颊上瞬间飞出两团红霞。

沈砚秋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说道:“当然是真的了!”

“郎君喜欢就好!”喜儿见沈砚秋一脸认真的样子,开心的不得了。

接下来,在喜儿的一番贴心的服侍下,沈砚秋舒舒服服地洗了个热水澡,换上一身清爽的衣服,坐在窗前读起书来。

“这个傻丫头!”在窗前读了一个时辰的历代名家诗赋,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沈砚秋,看见喜儿竟然趴在书案上睡着了。走过去摇了她几下也没有反应。

只好脱掉她脚上的绣花紫薇鞋,抱起她那带有兰花清香的娇小身躯,轻轻地放在了隔壁房间的床上,并盖好被子。接着,又回到书案前,继续揣摩着三个月后,京城的进士科考试有可能出到的诗赋命题。

其实沈砚秋根本不想做文官。奈何驴脸老瞎子告诉他,只有做文官才能报他的杀父杀母剥皮之仇,他才走上了科举之路!

“沈一,沈一!”

沈砚秋研究诗赋命题快到四更天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窗外有人在喊他。

“是柳郎吗,快进来吧!”

沈砚秋刚刚反应过来,房门就“吱呀”一声被一个长相俊美的麻衣少年推开。

“沈一,这是师父让我在今日丑时送给你的信!”麻衣少年说完忍不住瞥一眼隔壁床上熟睡的少女。

沈砚秋知道柳青的顾虑,连忙解释道:“不用担心,她是我亲自挑选的贴身侍女。”

柳青也不废话,对着沈砚秋拱手一礼,便告退了。

柳青走后,沈砚秋看到信封上熟悉的落款,心中瞬间百感交集。

只见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一下心情后,修长的手指颤抖着拆开了驴脸老瞎子的信:

“砚秋,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说明你不久将要遇到人生中第一道难关。我送你至关重要的两个字‘履霜’。

接下来你做任何事情都要小心翼翼。在你没有金榜题名之前,千万不要相信任何人!

尤其是你身边那个包藏祸心的侍女!如果我没有算错的话,你看到这里的时候,她的刀已经架在你的脖子上了!”

沈砚秋感觉到脖子一凉,转过头一看,果然和驴脸老瞎子算的一模一样!

喜儿一脸玩味地看着他:“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你吗?”

沈砚秋讥讽道:“不必了!像你这么蛇蝎心肠的人,怎么可能会安好心!快动手吧!”

喜儿脸色一冷,随即又笑了起来:“沈砚秋,我家郎君让我告诉你,你长得这么丑,就不应该中举,更不应该得罪他!”

“原来你是魏家的狗腿子!”沈砚秋瞬间就猜到了幕后主使。因为整个江南道,最痛恨他中举的,就是宣州刺史的儿子——魏知照!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我就不跟你废话了!现在就送你上路!”喜儿说完,就要割沈砚秋的喉咙。

危机关头,窗外飞来三枚铜钱。原本心如死灰的沈砚秋,眼角再次湿润了起来。

“砚秋,你没有受伤吧?”一身麻衣,瘦骨行销,双眼沕穆空洞的驴脸老瞎子,推门而入。

沈砚秋连忙擦了擦湿润的眼角说道:“我没事,只是破了点皮而已!”

“那就好,我和柳青先走了,你好自为之!”驴脸老瞎子一听沈砚秋没有什么大碍,让柳青扛起被铜钱击穿心脏的喜儿,便匆匆离开了沈砚秋的房间。

沈砚秋知道他们会帮自己处理好尸体的,也没有废话。关上门,擦掉房间里斑驳的血迹,继续看起了驴脸老瞎子留给自己的信。

“砚秋,不是我不想收你为徒,而是你心中有放不下的仇恨,我也有我的难言之隐 。反正,你跟着我学本领,不仅报不了仇,还会害了你。

接下来的日子里,你不要太担心,我会安排一个贴身侍卫保护你。直到你可以亲手报仇的那一天!”

沈砚秋读完驴脸老瞎子的信,这才豁然开朗。原来驴脸老瞎子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关心着他。今天能够亲自出来救他,就是最好的证明!

不过,他很好奇,这个能护他周全的贴身侍卫是谁。因为在他的印象中,太极观里除了驴脸老瞎子和观主李易安,根本没有武道高手!

原创文章,作者:饮归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446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