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帝 链帝《祸乱起萧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祸乱起萧墙

小说:玄幻

作者:爱唱歌的厨子

角色:钟帝 链帝

简介:曾听闻,绚烂夏季,繁花似景;而后来,夜雨清宵,晓寒透衾。曾听闻,海棠春光,比翼成情;而后来,北雁南往,无眠空枕。曾听闻,弦歌雅颂,旦暮听闻;而后来,笙箫独奏,葬诗焚琴。曾听闻,高山流水,难觅知音;而后来,举目无人,弦断谁听。

书评专区

钟帝 链帝《祸乱起萧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祸乱起萧墙》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汝等太过狂妄!待尊上复苏,尔等定将灰飞烟灭!”

无限接近深渊黑暗的虚空之中,一道愤怒的声音打破了黑暗中的寂静。

仔细一看,四个拥有着排山倒海之力的仙人在与一道黑色的魅影缠斗着。

显然魅影落入下风只能不断的逃窜,时不时还威胁身后追杀他的四人。

“尊上?呵呵!你只是他的弃子而已!还想那家伙帮你从吾等手中救出?”

身穿白衣腰间挂着別尘玉的少年,如实说道。

少年五官俊美,剑眉星目,杀意腾腾。长发不冠不束,随风飞舞,唯一的缺点便是那一头白发,让人一看就觉得是少年白。

“弃子而已,你只不过是你尊上的一缕本源所化,无意中有了意识,真以为自己在灾祸之地的地位很高吗?小小傻瓜,可笑!可笑!”

另一个少年的身体十分奇怪,一半身子是男身一半身子是女生。

男身和白发少年长的如出一撤,女身乌黑的秀发绾成美人髻,鬓角留出一绺飘飞的青丝,缓缓贴在殷红色的晶莹唇瓣上。

“就连你口中的尊上都是欺软怕硬的货色!若是域主还在!岂能容你们放肆!”

四人中,一个被神秘的黑雾遮住整个身子的神秘人物说道。

此人借着黑雾让人无法看清容貌,神秘至极。

“不可能!吾独受尊上宠爱!执掌邪魅一道!吾是尊上唯一的“独子”!汝等胡言乱语属实该杀!”

黑色身影听到自己尊上被辱骂,有些急了急了,直接回身祭出长枪向着四人冲去。

在他心里,自己独得尊上宠爱,但凡有辱他尊上之人,决不可留!就算一死,也不能让人侮辱尊上!

可见,这个尊上在他心里是什么样的地位。

“尔等该死!”

黑影挥出长枪,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迸发而出,随后许多发光的神秘图案包裹着这把长枪。

长枪划破虚空,携带着灭世之力向着四人刺去。

四人看到向他们冲过来的魅影,不慌反笑。

他怎么敢的啊!

一个大帝居然想打四个大帝。

属实不自量力。

“我~来~”一种纯正的戏腔脱颖而出。

是那个一直没说话的戏袍鬼面少年,一身黑色的戏袍在星空中显得格外不起眼。

其他三人点了点头,退到一傍。

“说实在的,这家伙居然自己要出手,有些不可思议啊!”白发男子轻叹道。

“他一个人能行吗?我们可是花了好大代价才钓出来这么一条大鱼,要是跑了岂不可惜?”那双面少年稳重的说道。

这几人中除了那个戴面具看不清表情之外,其余两个相似在玩一样,丝毫不担心这条大鱼跑了。

这让他心中有些谨慎。

“无事,虽然邪魅一道擅长迷踪,但此地已被我布下飘渺大阵,就算域主那种境界强者来了,一时半会都绕不出去,本座的飘渺之道可是凌驾于邪魅之上的存在!”黑雾十分自信的说道。

面具少年这边,邪魅的一抢刺出,少年不慌不忙,不闪不躲,随手一挥,身后无数至宝散发着点点光辉照亮了整个星空。

白发少年看到这数以万计的至宝,心中有些心疼,这些至宝可都是他天界所诞生的资源啊!

少年随手一挥,无数至宝像有了灵智一样,齐刷刷都冲向毁天灭地的长枪之上。

“砰砰砰!”

下一秒一声声清脆的响声传遍虚空,只见无数的至宝化为碎片四散而落,但凡碰到长枪的至宝瞬间瓦解,破碎。

“你妹的!省得点用!”白发少年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面具人撇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让人一看就知道这是鄙视的眼神。

“大方一点,大方一点。”黑雾笑道。

“大方你妹啊!感情不是你的你不心疼!”白发少年欲哭无泪,这些都是资源!都是钱啊!

邪魅这一枪虽然势如破竹,但奈何不了这么庞多的至宝。

虽然至宝瓦解,但器韵还在。   这些剩余的器韵纷纷流入一座古朴的黑色大钟内。

邪魅见到这个漆黑的大钟纷纷见到鬼了一般,急忙收回攻势。

“混沌万灵钟!你们把钟帝怎么了!”邪魅此刻有些心中有些凉了。

钟帝在祸乱之地算得上是中等水平的存在,比他强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罗里~吧~嗦~”

面具少年没有回答他,直接控制大钟向着邪魅砸去!

此钟威势不弱于刚才他那携毁天灭地之力的长枪一击,并且钟的底部还夹杂着许多无尽的混沌之气,若是被罩住恐怕必死无疑!就算帝级强者亦是如是,只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混沌之气可以侵蚀本源,而他们这些人的身体几乎都是本源所化。

邪魅见状也不管尊上被怎么侮辱,直接撒丫子跑路。

笑话,刚才只是上头了,你们当我没说就行。

此刻十分后悔自己干嘛脑子一热要回头硬钢呢?要是能干过有必要被追杀的这么惨吗?

此时真心想打自己两巴掌。

不过刚才那股情绪感十分真实,绝对是被人暗中调动了他的情绪。

面具少年可不给他逃跑的机会,双手用力撕扯,直接把虚空撕出一个巨大的裂缝。

裂缝出现那一刻,无数的黑色锁链从中冒出,直奔邪魅而去。

“无魂链!链帝也栽在你们手中了!?”

邪魅此刻顿时不敢多想,在祸乱之地无论是钟帝还是链帝都不是他能比拟的。

顷刻间,无数锁链直接困住他的去路,形成一个巨大的椭圆形型球体把他包裹其中。

黑钟也没闲呼,直接把这颗巨型铁鸡蛋罩在虚空之上。

乍时,无尽的混沌之气从钟低喷涌而出,顷刻间链子退回虚空缝隙,黑钟发出无尽的光芒,照耀整个星空。

几个呼吸之间,钟身上忽然出现许多细小的裂痕,随着时间的推移,裂痕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几人看到快要破碎的大钟没有丝毫惊讶,仿佛已经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大鱼,要上钩了!”

话音刚落,一声巨响传遍这个诸天万界,好在有阵法设在此地才没有引起太大的波动。

“诸位道友,何必斩尽杀绝呢!”

金光散去,狼狈的邪魅身前站着一个慈目和善的白须老者。

老者身上散发淡淡的金光,遗留的混沌之气根本进不了这老者身体分毫。

“啧啧,你居然都出手了,看样子这家伙貌似对你们祸乱之地很重要啊!”

“我们围杀其余大帝都没见你们出来,没想到为了区区一个三十三品下等大帝让您前来!”

飘渺之主嘲讽道,很显然飘渺认识这个老者。

“唉!域主之死吾也悲愤万千,飘渺是时候该放下了!”老者看着那团黑雾有种说不出的苦涩。

“呵呵!放下?你让我放下?”黑雾明显不耐烦:“若是没有域主你早已被祸乱侵蚀!如今域主拼死救下你,你就这样回报域主的?!”

“你的良心难道不会痛吗?!”

老者轻叹一声:“域主虽死,但道依然存在!吾追求大道之向,汝等是不会明白的……”

“背叛就是背叛!何来追道一说!今日吾飘渺定为域主除去你这等灾害!”

话落,黑雾的气息直接蔓延开来,布满整个虚空,乍时间,整个星空都是黑压压的,有些让人觉得瘆得慌。

“邪魅,你先走,吾来拖住他们。”老者看着满是混沌之气的邪魅鄙夷的说道。

要不是尊上有令,他才不会管这个弱鸡的死活。

不过为何要救这货尊上完全没告诉他。

“哈哈哈!吾果然深的尊上宠爱!”邪魅放肆大笑,直接遁入虚空。

“想走?可能吗!”白发少年手握长剑向着虚空一划。

一个巨大的虚空裂缝出现,随着第一个虚空裂缝的出现,紧接着越来越多的虚空裂缝布满了整个星空。

“九踪飘渺阵!”老者略微一惊。

但仅仅只是一惊,这种大阵对于别人来说算得上是十分强悍的大阵,但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小孩子的玩具。

“曾经我问过域主,三十六重境界之上究竟是何等存在。”老者露出一种怀念的神情。

“你知道域主是怎样回答我的吗?”老者反问那团黑雾。

“放你娘的狗屁!你这个崽种不配提域主!老子也不想知道!”黑雾大骂一声,无尽的虚空裂缝蔓延开来,其中一个裂缝从中吐出一个狼狈的身影。

身影正是刚刚逃走的邪魅,此刻邪魅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完好无缺的,身上都是被裂缝撕裂的痕迹。

那些虚空裂缝没有丝毫停留,直接射出原先那种黑色锁链,牢牢锁住邪魅。

不过相比之前,这次锁链上面布满了诸多大道之力。

“朽!救吾!”

邪魅之主哀嚎着向老者求救。

但老者只是一脸嫌弃的撇了他一眼。

“朽!别忘了,吾可是独得尊上宠爱!”

“知道了!”

老者十分不情愿。

虽说邪魅在祸乱之地是本土生灵,但实在太弱。

祸乱之地属于完整大世界,十二万八千六百三十条法则。

三千法则则是大世界不圆满的状态,想要升格为圆满必须要有登临三十六品之境的存在,以道之长河为引,钓出其余法则。

并且每个法则只能有一个道之极,也就是三十品之上境界的大帝之境。   完整的大世界必须具有以上条件才能升格,况且一个大帝之境可不是那么好诞生的。

亿万个元会前,完整大世界有两个,一个是祸乱之地,一个是尨皓界域。

双方不知从哪里得到一朵奇异的种子。

并且种子身上的气息让他们隐隐约约察觉到三十六品之后的道路。

二人以世界本源推演,耗费三千多个世界的本源才得出完整大世界之上是一个无上大世界,二人纷纷欣喜若狂。

但无上花果必须以九个域主之境的本源蕴养,从而二人大大出手。

最终祸乱惨胜了,往日风光无限的尨皓之主成为了无上花果的养料。但其中迷点重重。

完整的世界也支离破碎,从而化为九大仙域,而执掌仙域之人也陷入沉睡。

飘渺就是其一,所执掌的世界为飘渺仙域,也是最先醒来的世界之主……

这边,老者祭出长约三寸长拐杖,向着虚空一敲。

顿时虚空中泛起点点涟漪,瞬间,涟漪直接扩大到整个星空。

涟漪所过之处,星空宛如玻璃一般脆弱,出现许多分裂的纹路。

“不好!”

飘渺大惊,这阵法可不是那么容易破开的,准确说破开阵法的不是老者,而是老者手上的拐杖。

“阵纹银仗!不错!不错!”白发少年忍不住鼓起掌来,脸上没有向飘渺那种惊慌失措的表情,反而一脸玩味。

飘渺看到这三人一群懒散模样,忍不住呵斥道:“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心思玩!若是让邪魅跑了,百万年布局就要前功尽弃了!”

邪魅这一道统和他飘渺算得上是一脉相通,若是得到,实力必将飞跃一般的提升。

“淡~定~,一切~皆~在~掌~握~”面具少年用戏腔说道,四人当中就飘渺一人慌张。

其他三人不仅一脸淡定,并且看着支离破碎的大阵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飘渺看这群家伙这么淡定,一下就明白了,这群家伙肯定背地里瞒着他布了后手。

真特么不把自己当兄弟!

过分!

想到这里,飘渺收起那份担忧。但内心还是存在少许的忐忑。

老者眼看大阵破碎,随后又看到几人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有些懵懵的。

紧接着一指点出,瞬间光芒四射,大阵像玻璃一样碎成块状飘散在虚空之中。

而那些诡谲的锁链直接逃回裂缝之内。

“邪魅~拿~命~来~”

面具少年直接不废话,祭出一把长枪夹杂着无尽杀意向着重伤的邪魅杀去。

“朽!快拦住他!”

邪魅向着老者吼道,此刻十分不淡定,原本没回头硬钢时或许能碰一碰,但如今本源被混沌之气侵蚀,如今能运用三成本源之力都算多的。

“真是废物!”老者一脸嫌弃,但还是要救的,毕竟这是上面下达的命令,他莫敢不从。

老者直接一拳打出,乍时,法则之力如同泉涌一般涌入老者拳风之中。

诧时间,整个虚空都抵不住这一拳打威力,虚空不断摇晃,拳风所过之处,撕裂万物。

飘渺直接祭出一个大鼎,顿时间,拳风与大鼎碰撞而产生的震荡直接超度了无数个小世界的生灵。

大鼎也在此时出现一个巨大的缺口。

“朽!你这个叛徒!吾飘渺,今日定要杀你!”

飘渺抽剑,一剑挥出,无数剑光像海浪一样迅速向着老者袭去。速度之快无法闪躲。

老者不慌不忙又是一拳,这一拳威力比上一拳还要强大无数倍。

瞬间拳风直接瓦解了整个剑光。

并且气势不减继续向着几人轰杀而去。

那个双面少年随手一挥,十六道七色光芒散发无尽的威势出现在他身后,每一个光芒的威势都不弱于刚刚飘渺的一击之力。

“死!”

十六道光芒像是接到命令一般,齐刷刷的向着老者与邪魅飞去。

就在拳风触碰到光芒之时,那种庞大的拳风直接被十六发光芒击溃消散,光芒不减威势继续杀向老者。

“哼!”

老者闷哼一声,抽出阵纹银仗向着虚空一驻,顿时老者周围光芒四射,魔气翻涌。

一座杀阵直接冲天而起,十六道光芒直接被杀阵抹去。

“天魔阵?有意思。”白发少年看着这座杀阵有些兴趣。

“朽!你特么管管我啊!”

邪魅被面具少年一路狂追,此刻尤为滑稽。

老者暗骂一声:“废物!”

随即,杀阵中无尽的魔气凝聚成一道箭矢,向着面具少年直射而来。

“卑~鄙~搞~偷袭~你玩不起~”面具少年眼看着邪魅垂手可得,但面对这个箭矢,深知自己无法抵挡,急忙放弃快要到手的邪魅,转身就跑。

老者看着面具少年知难而退,不禁冷笑一声:“想跑?没门!”

又是一挥手,一缕纯净的本源涌入大阵之内,此刻,大阵内魔气翻涌,魔气已经几乎快要实质化。

随即,宛如恶魔的哀嚎从大阵内传出,显得十分渗人。

那个箭矢也得到无尽魔气的加持,像是有了灵智一般,直接向着逃跑的面具少年追射而去。

不仅如此,大阵内直接凝聚成九个附带魔气的箭矢,齐刷刷的向着面具少年射去。

“不好!”飘渺见状,准备出手,但被旁边的二人拦了下来。

“无事,或许此刻能逼那个家伙展现自己的全部实力。”

“静观其变就好。”

明显二人都不打算出手,至于他两说的全部实力,飘渺一个都不知道。

“可是…”飘渺还想说什么。

“没有可是,那家伙接受记忆,不相信未来所发生的事,封闭自我,现在控制这具身体的,只不过是一缕不敢接受现实的执念罢了。”

飘渺沉默一下,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还是以大局为重。

这边,十把箭矢划破虚空,从四面八方射来。

“杂种!”

面具少年见势无路可退,看着看戏的三人,大骂一句。

停下脚步,不在逃跑,站在虚空之上,此刻的气息完全变了,面具消散,一袭黑发出现,长发及腰,珊珊起舞。

黑色的衣袍泛起点点星光,黑色锁链从虚空中出现像一条小蛇一样围在腰间,锁链两头像是有了灵智一般像蛇头一样在少年肩膀后方二侧。

少年五官俊美,男女通吃,额头一个菱形印记发着淡红的微光。并且样貌与那个白发少年有着三分相似之处以及双面女身的七分相似之处。

显然三人有种不可说的关系

老者见少年此刻气息完全升华,顿时心中泛起一丝不妙的感觉,顿时迅速撤走大阵。

“天九,还不下来?”老者深沉的向着身后的黑暗喊去。

“天九也来了……”邪魅错愕在那。

祸乱之地分为天,地,人三种等级。

天级就像他们一样都是大帝之境,各个执掌三千最强道统。

地级乃是执掌其余道统之人,与三千大道相比弱的不是一点半点。

人级则是仙帝。

并且邪魅在祸乱只是在地级行列最垫底的存在。

因为是尊上一缕本源所化,借着自己的身份无恶不作,但因为是尊上的本源,其余人又无可奈何,惹得人人都十分厌恶。

这也让邪魅在祸乱之地活到今天的原因。

此番若不是尊上之令,老者都没想过要来,邪魅陨灭指不定还得庆祝一下。

“咯咯咯……”

黑暗传出十分妖娆的声音。

“朽,尊上有令,只需带走这个恶心家伙的传承即可。”

老者身后的黑暗中走出一个女子。

女子一身赤红色的印花锦缎旗袍,围着白狐围脖,脚上蹬着同色的皮靴,外罩件银白色的兔毛风衣,头上简单的挽了个发髻,簪着支八宝翡翠菊钗,犹如朵浮云冉冉飘现。

浓密的睫毛、魅惑的眼神、性感丰厚的双唇,无时无刻不透露出万种风情。

一举一动都能勾起男人的芳心,可惜在她面前这几人没一个算得上是正常男人。

“不可能!吾的尊上恩宠!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吾得尊上厚爱!你们骗我!你们这群骗子!”

邪魅听到天九的话,不敢相信,眼睛微红像发疯一样。

他明白,天九这样的最接近尊上的人说出来的话可信度是很高的。

他不甘的看着女子,虽然抱有一丝侥幸心理,但他还是明白人。

今日无论如何都得死,最后生存的希望彻底破灭。

顷刻间直接祭出长枪,浑身燃起熊熊的黑色火焰,身后大道长河显现,万千神纹映照虚空。

“啧啧,这就不敢面对现实了?”女子玩味的看着邪魅。

“怎么?还想与奴家对抗?”女子看着怒视她的邪魅笑道。

她一点不慌,区区这个垫底的存在还不配让她放在眼里。

“飘渺,不要冲动……”白发少年再次阻拦飘渺。

“这家伙很强……”双面少年冷声说道。

虽然女子没有暴露丝毫气息,但那种威慑力足足震慑住了几人。

这种威慑力十分强烈,甚至让人感觉女子快要达到帝境的临界点。

“吾不服!”

邪魅大吼一声,控制道之长河涌向面具少年那里。

邪魅长河波涛汹涌,但凡沾染一丝都有被侵蚀本源的危险。

“他能行吗?”

飘渺见到邪魅燃烧自身本源的那种威势,担忧道。

“无事!”

少年不慌不忙伸出手指轻轻一点,顿时万籁俱寂,只听到溪溪流水声在少年背后传出。

紧接着点点星光缓缓凝聚一道长河,长河矗立在少年背后的虚空之上。

此长河没有邪魅那种那种波涛汹涌,反而静的出奇诡异。

“哗啦!”

邪魅的道之长河直接撞向少年的那条长河。

让人惊讶的是,少年长河纹丝不动,只泛起点点涟漪。

而邪魅的道之长河则是像一头脱缰的野马迅速涌入长河内消失不见。

众人只听到河水流动的声音。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邪魅不敢相信,接连二次的打击让他已经心慌意乱。

少年缓缓睁开双眼,一种纯粹的光芒形成一条笔直的大道矗立在少年脚下。

随后虚空又是一阵翻动,又是一条长河出现在少年周围。

两条长河像小鱼一样,温柔的在少年两侧静静地流淌,河水流淌不止,少年不沾余滴。

“法则为路,三千大道于一身,立于道之长河之上!”

天九震撼万分,能与这种资格立于万物之上的存在屈指可数。

就连她和朽都无法随意驱使长河,纵然可以掌控,但驱使还是要花费一些代价的。

祸乱之地除去尊上也就六位可以随意驱使道之长河的人。

此人实力绝不弱于她!

“在下,人间界,陆!长!生!”

温柔儒雅的声音让人听着不觉得厌烦。

“老子管你是谁!给爷死!”

邪魅手握长枪眼中带着血丝,丝毫不惧,凝聚抢意。

“给爷死!”

邪魅燃烧本源大吼一声,掷出长枪。

长枪带着无尽的杀意,让虚空都为之颤抖,长枪所过,生灵寂灭。

他知道就算面前这几人不杀他,也会被天九和朽所杀。

毕竟尊上下了命令,只需要他的传承。

“吾虽死!但依旧是尊上忠臣的追随者!!”

此抢内的本源之力达到了极致,里面的所有本源都是邪魅还未燃烧至尽的本源。

此抢过后,无论输赢,邪魅必死,此击的力量已经无限达到朽所布置的的那种杀阵的层次。

是邪魅最后极致的力量。

“可惜了这么一条忠实的狗不能为我所用。”陆长生惋惜道。

话落一指点出,无尽的混沌之力凝聚指尖随后喷涌而出,一束巨大的黑色光束直接向着长枪与邪魅冲去。

“吾今日陨落!只可恨不能再为尊上做事……了……”

邪魅看着那道光束眼中满是决然,他深知自己无法抵挡,但绝不会屈服。持着长枪愤然撞了上去。

\”轰!\”

一声巨响传遍虚空,恐怖的爆发力直接扫荡着整个接近黑暗边缘的无主界域。

此刻世界规则之力迅速运转,补全自身所有虚空裂缝,驱散多余的混沌之气,以免虚空崩坏,混沌之气入侵。

一击之下万亿生灵惨死,深渊黑暗都承受不住,往后退至数万米。

邪魅也在这一击之下荡然无存,虚空中只留下三个闪烁微弱的光源,仿佛证明自己曾经存在过一般。

“这……”

飘渺有些无语,为何总感觉自己是他们四人当中最弱的存在。

“无限接近域主的一击,啧啧,比我想象中要强一些。”白发少年笑道。

这一击的威力显然在他意料之外。

“域主都无法轻易掌握的混沌之力,强是必然的。”双面少年眯着眼望向白发少年笑着说道:“我很好奇创造此功法与道体的你究竟有多强?”

“以后你会知道的。”白发少年哈哈笑道。

随后看向闪烁的微光方向一招手,两团光芒直接出现在他手中。

“法则本源与本命至宝。”白发少年丝毫不在乎的丢给飘渺:“接着!”

飘渺拿着两团光芒看向遗留的那团,疑惑道:“那传承不拿吗?”

明明他们已经站了上风,就算面前二人其上也绝不会是他们的对手。

白发少年指着深渊黑暗笑着说道:“拿了,咱们可就走不了了!”

飘渺向着白发少年指的方向看去,忽然一惊。

只见一条长河如游龙一样在黑暗中穿梭,若是没有这家伙的指引恐怕以自己的能力都探查不到这条长河的存在。

“天九,拿回本源!”

黑暗中一道声音命令天九道。

“是。”

让人不可思议的是高高在上,妩媚动人的天九表现的十分恭敬。

“走了,不走留在这过年?”

白发少年打个哈欠直接消散在虚空中。

其余三人跟随其后消失。

黑暗中那条诡异的长河散去,天九带着邪魅传承与朽一起进入深渊黑暗之内。

刚刚进去,二面都是十分怪异的黑暗生灵。

有的人头马面,有的马头蜈蚣身子……

各色各样,应有尽有,十分猎奇。

这些生灵十分暴乱,但见到天九二人经过此地变得格外安逸。

走出这片黑暗,放眼望去是一个破败漆黑的宫殿。

宫殿十分破旧,但那种威势几乎不弱于邪魅。

进入宫殿,五张王座矗立在那。

每个王座上面都坐着一个神秘人。

有男有女,气势比天九要强上不少。

“尊上有令,撤出永恒仙域的细作!另外邪魅一道需要物色新人。”

“天九,这事你负责!”王座上,冷漠的声音犹如九层深渊,让人不寒而栗。

“天九,领命!”天九单膝下跪恭敬道。

……

原创文章,作者:爱唱歌的厨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411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