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骨阴命最新章节,曾立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鬼骨阴命

小说:悬疑

作者:漠阳大汉

角色:曾立

简介:身为一个医者,我是不相信有鬼神之说的,总觉得那是古人杜撰出来的故事,用来吓唬后人。直到出了一次夜诊后,我身边稀奇古怪的事,就再也停不下来了……

书评专区

鬼骨阴命最新章节,曾立小说免费阅读

《鬼骨阴命》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身为一个医者,我是不相信有鬼神之说的,总觉得那是古人杜撰出来的故事,用来吓唬后人。

不过,在亲身经历过一些事情之后,我才知道有些东西,你不相信,并不代表它不存在。

我叫陆宣,毕业后,并没有像别人那样,奔向求职的大军,而是继承了老爹留下来的铺子,做起了赤脚医生。

这天,我见天色已擦黑,想着应该不会有什么客人了,便早早收了铺子,进到里屋烤起了暖风机。烤了一会,身上暖和了不少,便掏出手机,打起了游戏。

正当我玩得起劲,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

“已经休息了,明天请早。”我头也不抬,不耐烦的回道。

门外的人一听,不乐意了,把门拍的震天响。

我怕吵着邻居,只得放下手机,去开门。

门才刚开一条缝,一个年约四十,面容枯槁,双目凹陷,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的瘦高个就硬挤了进来。

“医生,听说只有你这才有出诊的服务,对吧?”

“对,咋滴了?”

“我儿子突然发起了急病,能麻烦你过去看看不?”说着,他从随身带来的包里拿出几张红票子,递了过来。

“先生,我们铺子规矩,晚上不出诊,要不你把孩子带过来吧。”说着,我把东西推了回去,准备撵人。

“哎哎哎,别撵人了啊,不都说医者父母心嘛,你看这样成不?我给你加钱,这是两千。”瘦高个急忙从包里掏出两叠票子递到我面前。

看着那两叠红彤彤的大票子,想起自己那少得可怜的银行存款,我咽了口唾沫。

当初,老爹把铺子传给我时,曾拍着胸脯保证道,学会了他那身医术,绝对能挣大钱。

这些年来,本事我倒是学会了,可大钱的影儿,我压根没见到。

想到这,我语气缓和了下来,“给我你家地址。”

瘦高个听后,心中了然,把票子和一张纸条塞进我手里,脸上堆满了笑容:“医生,那个……今晚我得加班,孩子跟他妈在家,你顺着这个地址过去,就可以了。”

我接过地址看了看,梧桐街401号,离这并不远,便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送走瘦高个,我突然想起老爹曾立下过一条规矩,亥时后,绝对不出诊。

我不知道老爹为什么会定下这条规矩,可如今我都快穷得掀不开锅了,哪还管得着什么时间能不能出诊。

再说了,眼下这呆子出手这么阔绰,接这么一单,我两个月的饭钱就有了,傻子才跟钱过不去呢。

想到这,我带上吃饭的家伙,哼着小曲,跨上了自己那辆二手小电驴,朝着纸条上的地址开了过去。

一路上,雨淅淅沥沥下了起来。整个江阳城都笼罩在一片又轻又细的雨帘当中。

按照瘦高个给的地址,我把小电驴开到了梧桐街,这是一条青石板铺成的老街,两边全是上世纪建起的青砖瓦房,与周围现代化的景象显得格格不入。

再往前,平直的石板路切换成了一节节阶梯,小电驴开不进去了,我只得下车,把背包背上,沿着阶梯走了上去。

周围一个行人都没有,两边的瓦房一片寂静,黑乎乎的窗口像极了一只只空洞的眼睛,盯着每一个过往的行人。

寒风夹杂着细雨不断的飘入衣领口子,我缩了缩脖子,不由的加快了脚步,约莫走了六七分钟,转过一个拐角,便在一座独栋的自建房前停了下来。

我看了看没有一点亮光的窗户,又从裤兜里掏出瘦高个给的地址,对了一下门牌。

没错,就是这里了,可屋子怎么好像没人,难道等不及,上医院去了?

这么想着,我便准备转身走人,可转念一想,自己毕竟收了人家的诊金,就这么离开,好像不太厚道。

我走上前去,抬手就要敲门,可手指还没触碰到,门却“吱呀”一声,自己开了。

我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走了进去。

屋子里没亮光,四周伸手不见五指,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喊不出名的异香。

我朝里喊了几声,见没人应,便掏出手机,打开上面的电筒功能,本能的朝四周照去。

这一照之下,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哪是人住的房子,整个屋子的窗户都被青砖封死了,四周一件家具都没有,只有一口大黑棺突兀地摆在正厅中央。

看到这里,理智告诉我,必须马上离开这是非之地,可是又抵挡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最终还是朝黑棺走了过去。

借着昏暗的光线,我发现这具黑棺比普通的棺材要大上两倍,整体以黑漆为主,上面绘满了复杂多变的云气纹,以及穿插其间,形态生动的骷髅。

棺材上绘白骨图,这是什么情况?

虽然我没什么见识,但也知道,古人渴望长生,即便死后,棺材上的彩绘,也基本以仙人、鸾鸟、神兽之类的祥瑞图案为主,寓意死后可以羽化飞升。

但这具黑棺却恰恰相反,上面绘制的白骨栩栩如生,处处透着邪气,怎么都跟“祥瑞”二字扯不上关系。

看到这里,即便我再蠢,也知道自己是被人故意坑到此处。

我低声暗骂了一句,就想撒腿跑路,可就在这时,“砰”的一声,大门居然莫名其妙的自己关上了。

我顿时心中大惊,快步走到门前,经过几番尝试,无论是推拉踢砸,房门都纹丝不动。

“咔咔咔…”

就在这时,屋子里突然响起了一阵奇怪的声音,就像有人用指甲不断地抓挠着木板,听的我头皮发麻。

我缓缓地转过身,举着手机,顺着声音照了过去,就在光线扫过那具棺材的时候,抓挠声突然停了下来,紧接着传来了一阵笑声!

这笑声尖锐,刺耳,仿佛自冥府所发,让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随着笑声乍然而起,整间屋子的温度,瞬间下降了一大半,让人由心里感到阴冷异常。

“谁……谁在哪儿?”

我壮着胆子,再次把光源扫了回去,只见几寸厚的棺材盖子,不知什么时候,挪移开了一道缝隙。

在手机电筒惨白的光线下,一只布满肉鳞的枯手伸了出来,紧紧地扳住了棺材板。

随着四指猛一发力,厚重的棺盖瞬间被揭开,“砰”的一声,砸在了地上。

“扑通,扑通……”

凌乱,慌张的心跳声,清晰的映入自己耳朵,整个心脏好像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一般。

看着怪尸缓缓地从棺中爬出,掉落在地上。

不知怎么回事,我脑子里突然闪过老爹交代过自己的话:过了亥时,绝对不准出诊。

难道坏了规矩,就会遇到这种东西?这也太邪门了吧?要不是亲眼所见,打死我都不会相信!

只见怪尸四肢弯曲,手脚贴地,像蜘蛛一样一点点的站了起来,苍白如纸的脸上,瞪着双浑浊的眼白朝我看了过来,脸上表情似笑非笑,看的人毛骨悚然。

我咽了口唾沫,忙伸手往后腰摸去,准备掏家伙防身,可这一摸,额上顿时起了一层白毛汗。

老爹临终前,千叮咛万嘱咐过我,要时刻带在身上的那把短刀,今天竟然没带。

我顿时急成了一团,完了,这次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原创文章,作者:漠阳大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410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