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乾金融帝国》叶高兴 兴儿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仙乾金融帝国

小说:玄幻

作者:聿见

角色:叶高兴 兴儿

简介:伪币专家叶高兴,脑子里有一座假币铸压流水线。造出来的惠源币因够硬、够轻,为当世之炼器之最!尤其是发现它能积蓄灵气,收集功德之后,仙凡都为之疯狂!

书评专区

《仙乾金融帝国》叶高兴 兴儿小说免费阅读

《仙乾金融帝国》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兴儿啊。为父知道你并不是痴呆子。你就能不能少在我面前,摆出这付斗鸡眼,外加流口水的形象?”一个满脸憔悴的老者,有些无奈地望着茶案对面的圆脸胖小子,轻皱眉地道。

“习惯了。”叶高兴迅速恢复正常:“家里,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变故?”

“我们……惠源堂,可能要歇业了。”叶胜康一脸沮丧地道。

“歇业?是不是有投资失败了?”叶高兴面色一整后道。

“不是失不失败的事,而是整个大月城,都不接受我惠源堂所发出的银票。”

叶高兴眉头一皱后,想了想,疑问道:“就是连亲近我们惠源堂的商号,都不接受吗?”

“除非是实物担保。不然,只能一、一折计价。”叶父叶胜康满脸怒容与憋屈地道。

“我们库存的银子……”叶高兴虽然有个不好的预感,却仍是不死心地追问道。

“一月前,朝廷不是说要统一各家票号么。于是,我就用一半多库银购买了……”叶胜康怕被眼前这位装傻的、老来得子的儿子嘲笑,就急急地补述道:“官家已有正式行文,承诺认缴金,在半年到一年之内开始返还本金和利息……”

“是不是利息很高啊?”叶高兴摇了摇头后,有些无奈地问道。

“是,是有点。只是,大家都按各自商号的大小,认缴了实银的。”叶胜康愁苦地道。

“那他们,那十二家银号是怎么解决的?”

“他们都有大乾通宝。而我们……你不是经常说,铜钱易锈,而且成色不一,根本就不保值的么。于是,我们……”叶胜康极是小心地望着儿子。

“得!这锅,我背!”叶高兴看到老父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就自暗叹了一声:老爹还是胆气不足啊。一念及此,看了看小胳膊小腿的身体,无奈地摇了摇头后,决定还是在他身后苟上几年再看吧。

“兴儿,你……”叶胜康被儿子上下打量的眼神,给吓着了。

叶高兴再次摇了摇头后,为了求证般地问道:“两个姐夫,他们……”

“两个白……算了,他们在各自家族中,都没有话语权。”叶胜康有此心灰意冷地道。

“他们……”叶高兴有心提醒老父,家族中实际情况,有可能是他们两人泄露出去的。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都是一件不可原谅的事情。

现在,叶高兴看了看老父象是没有认清形势的模样,就决定揭开一个血淋淋的真相——

“老爹,你说,我那两个姐姐,是貌美如花,诗书全通,还是聪慧妇工呢?”

“这个,算是上、上中吧。”叶胜康略有吞吐地道。

“两个姐夫呢?”

“他们,一个是张半城家的次子,一个是公认财富排在张家之后的王家次子。他们不但唇红齿白、诗书精通、就算是……”叶胜康脸色,从神采飞扬迅速过度到面色微青了。

“我们的家底……”

“本来我叶家,在大月十三家票号中,属于垫底的存在。自从五年前,得到、得到你的提醒后,我叶家惠源堂,就此蒸蒸日上,挤进了前三甲。”叶胜康迅速红光满面,一脸高兴地望着儿子。旋即又自脸色渐白。

“一个手握巨金的家族,年迈掌舵人之余,偏只有一位十五岁的傻瓜嫡子,在等着继位,您说……”叶高兴悠悠地讽然道。

“不要说了!”叶父猛地一拍座前茶案,腾地起身,在书房里如热锅中的蚂蚁,愤怒地边走道:“逆子!逆子……不当人子!”

叶胜康团团转了数十个圈后,蓦然看到儿子叶高兴没有紧张的脸色,逐在他面前一扬手——

“老爹,你是不是要迁怒于我,想打我啊。”叶高兴对临头的巴掌,视而不见,反而一扬剑眉后道:“去年,我反对大姐嫁到张家。是您为了……今年年初,您也是极力主张,把二姐嫁到王家……”

叶胜康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跌坐到椅子上,喃喃自语道:“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我害了她们……”

叶高兴迅速起身,绕到他的身后,边为他刮胸顺气,边道:“这也不能全由您承担。要是刘姨娘不放任,给她两个亲生女儿机会,也不至于让大姐与二姐俩来个奉子成婚。”

“兴儿,你有办法救我们惠源堂是不是?”

叶高兴看到一脸无助的父亲,心中一动——

“老爹,您是不是还有事情,瞒着我?”

“你二叔与三叔,前天已经和我们分家……”

叶高兴两眼一缩,一皱眉后问道:“方案呢?”

“他们说,我为惠源堂的崛起出了大力,他们只要一半财产……把全部都折价后,除了一个空空的惠源堂商铺,和这座祖屋,分走了所有的东西。”

叶胜康说到这里,脸上泛起了不正常的红晕,腾起站起来,反手紧紧抱住儿子后,急切地道:“我们还有入股朝廷银商号的银子。放心,儿子,我们还是一个巨富家庭,我会让你,重新过上人上人的生活……”

“刘,刘姨娘呢?”叶高兴挣脱了父亲的强拥。

“她,她三、三天前,就被你姐夫接过去了……”叶胜康无意思地随口答完,就自想起了什么,脸色瞬间变得铁青,咬牙切齿地狂笑道:“哈哈,走得好!这个贱人……”

随后,叶胜康再也无法维持一个父亲在儿子面前的尊严,老泪纵横地道:“没有了,都没有了……”

“父亲,您醒醒,您告诉我,朝廷要成立统一银号,您有没有见到官方正式的公文。”叶高兴略一沉思后,问了一个极为关键的问题。

“有、有的,我远远地看了一下……”叶胜康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了:“兴儿,你不要吓我啊!他们,他们都,都投了钱的,真金实银地投了钱的……”说到这里,一把死死在抓紧儿子的肩膀。

“爷爷生前那位曾官至户部侍郎拜弟呢?”叶高兴暗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后问道。

“我们这些年还是有走动,他有个儿子从军,听说,极是有出息。不然,我叶家,早就被人吃得连皮毛都不剩了。”叶胜康急急地道。

“我们外面有欠款没?”叶高兴又问了一个极为现实的问题。

“只欠三千两银子。我叶胜康做生意,尽可能不欠别人的钱。这三千两,还是别人硬借给我一段时间……何况,别人欠我们近十万两银子,不打紧的。”他越说越觉得自己倍有面子。

“这三千两银子,近日到期吧。”叶高兴看到老父如孩童一般地眉飞色舞,真有些不忍心打击他。

“五、五天……”

叶高兴暗叹了一声:完蛋了!早知老爹有些不靠谱,竟然没有想到他如此天真。

算了,还是自己走上前台吧!

“准备一场拍卖吧。”

“拍卖?不,不!我叶胜康就算是死,也不会拍卖这座祖屋!”叶胜康立时颈上青筋直暴,满脸狰狞地道:“他人那么好,肯定,肯定是不会急着要钱的……”越说,越自底气不足,越说,声音就越小了。

他唯有绝望地双手抱头,暗泣起来。

随后,就猛地一把抓住叶高兴的手,用祈求的语气道:“兴儿,你是有办法的,对不对?这几年,就是在你的指引下,我惠源堂迎来了巨大的发展……无论如何,不要拍卖祖屋,好不好?”

“是那位强行借钱给你的好人,早早就安排了一场拍卖,是不是?”叶高兴心中一动,两眼精光暴涨后,厉声问道。

“五天后,大月城第四皇家拍卖场……”叶胜康说完,如同失去了骨头,瘫坐在地。唯有不停地喃语:

“我叶胜康,不能成为叶家的罪人,拍卖祖屋!”

“我叶胜康,不能成为叶家的罪人,拍卖祖屋。”

“我叶胜康,不能成为叶家的罪人,拍卖祖屋……”

“爹,我什么时候说要拍卖祖屋了?”叶高兴看着老父这个神情模样,又气又急还心痛地道。

“可是,我们父子俩,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上拍的了。”叶胜康仍是一脸死灰地道。

“您就放心!会有东西参拍的。”

叶胜康骨碌一下爬起来,急切地道:“兴儿,你真有……”

“您现在只要做两件事——”

“一是、用最后的情份,向爷爷那位拜弟求得拍卖当天,有皇家人物出现在拍卖场。说有事关我大乾国运的异宝出现,并愿意承担如有不实的欺君之罪。”

“二是、您以祖屋归属作保,请动丁记器铺的东主兼大掌柜丁邦承,央他亲临我家,说有硬绝天下的异宝,要他验证。如果不实,祖屋立时过户给他!”

叶胜康盯着儿子望了半晌,才低声道:“好!为父就随同你搏上这回。”说完,一抹脸上的泪痕,以悲壮的气势,大步外出。

原创文章,作者:聿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398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