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初灰雾》小说最新章节,伊芙蕾 斯宾塞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原初灰雾

小说:科幻

作者:周官老贼

角色:伊芙蕾 斯宾塞

简介:【赛博】【克苏鲁】【慢热】科技与神话交织之下,科学与神学杂交,产生的诡异世界。当人体改造与基因锁开启,人类是否还是人类?忒修斯悖论,出现在改造人身上时,沉默似乎已经无济于事。然而,更加神秘的‘近神侍者’,对人类的诱惑,使之臣服,膜拜。当神话照进现实,阴霾之下,是猎人对猎物的追逐捕杀,还是猎物与猎人的身份互换?阴霾散去时,答案是……

书评专区

《原初灰雾》小说最新章节,伊芙蕾 斯宾塞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原初灰雾》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威尔士郡,阿伯罗温城。

外城,第四区,斯宾塞广场。

天空上,灰雾笼罩下。

高楼林立的第四区,此处如密林中,突兀的秃斑。

广场上,巨大的全息投影。

映入因恐怖袭击,造成的克林兰案受害者家属的视线中。

最为醒目的是,‘审判所’的黑色权杖。

权力与威严的象征。

然后是,那条醒目标题。

也是众人聚集于此的目的。

“处决,‘克林兰大厦爆炸袭击案’主犯,黄衣兄弟会魔女——伊芙蕾。”

下方的倒计时,仅剩下36分钟。

火刑,一种古老又残酷的刑罚。

在制度健全下的时代,火刑被视为反人类。

这样的举措,必定遭受抵制。

只是。

蓝紫色霓虹灯下,受害者家属,用着痛恨目光,看向火刑架。

对他们来说,这种刑罚才能发泄心中激愤。

火刑架四周,放置四柄喷火器。

将要被以如此残忍方式,处决的人。

却是位仅有十八九岁的少女。

身披破损的黄色长袍,笼罩住少女姣好躯体。

死亡面前,伊芙蕾脸上没有恐惧。

没有麻木。

而是在笑。

诡异笑容,让人不寒而栗。

少女嘴边低语,仅能看到她嘴唇微动,没人听得清,她在低语什么。

数十架治管暑警用无人机,在上空盘旋。

广场四周巨大广告牌上,不再是那些绚丽的广告。

此时在,不断播放着,克林兰恐怖袭击的完整报道。

克兰林案受害者家属,和少量第四区居民,站在警戒线意外。

地面上不深的积水,对于机械警察,并无大碍。

经过特殊防侵蚀的处理。

即便是极度恶劣的环境,机械警察仍能正常运行。

一支出自治管署的六人小队,荷枪实弹,面色严肃。

小队队长那双不断变化瞳孔大小的次代军用义眼,不断扫描所见的人或者物。

上午,10点钟。

全息投影中,审片所黑色权杖标志下方,出现一位一西装革履,大腹便便的中年人。

随着变化,警戒线之外的遇害者家属,第四区局面,纷纷底下头,不敢对视。

火刑架上,伊芙蕾一袭黄色长袍,如同被愚民处决的巫女。

伊芙蕾望向全息投影下的身影,脸上露出轻蔑的诡笑,低语道:

“米兰德,好久不见。”

少女伊芙蕾娇嫩脸颊,只要身为异性,一旦看到,就难以挪开眼睛。

治管署小队六人,使用义眼扫描危险的队长,突然面色顿变。

速度极快,来到小队中最年轻队员面前,上来就是拳。

年轻队员面无表情,眼神呆滞,癫狂的喃喃自语。

“……哈——斯——塔……哈——斯——塔……哈——斯——塔……”

年轻队员捂住胸口,倒在地上抽搐不停。

另外四人见此,迅速举枪,警惕四周。

小队副队长的左手机械义肢中,弹出一柄明晃晃利刃。

队长愤怒的注视地上年轻队员,冷斥道:

“我的提醒都白说看了吗?”

“魔女伊芙蕾极有可能是,最危险的近神侍者。”

“还敢走神,想害死我们所有人吗?”

年轻人强忍着剧痛,缓慢爬起来站好。

“对不起队长,我刚才被……被污染了。”

年轻人虽不想承认,但精神污染已经是事实。

仅仅一个愣神,就被精神污染,还浑不自知。

若没有队长即使干扰,真召唤出一些恐怖的存在,在场的所有人,都得死。

其余四人听到后,脸上表情,各有不同变化。

但统一的是,脸上的凝重,和心中的畏惧。

副队长满脸憎恶,咬着后槽牙,骂道:

“屮,蠢货,你一个F级基因战士,魔女已经被控制了,你还能被污染,废物。”

年轻队员被骂的不敢抬头。

“够了,现在开始执行PlanB,不能再出现刚刚的事情。”

“是”

全息投影中的米兰德,此刻慷慨陈词。

审判所为他这位,黄衣兄弟会前任高层,量身打造了这篇演讲词。

“神圣霍塔克王朝的子民们,我们得益神的庇佑,能够在我们阿伯罗温,安定幸福的生活下去。是神在庇佑我们,神圣霍塔克王朝,给了我们安宁………………”

米兰德手捧裁决书,神色坚定,高亢的声音,在斯宾塞广场上空响起。

“神圣霍塔克王朝,威尔士郡,阿伯罗温城。审判所第109号裁决,对于一月前,克兰林大厦恶性杀戮事件。”

“判决如下:‘黄衣兄弟会’定义为邪教。对于其主使魔女伊芙蕾,处以——火刑。”

“让我们为克林兰案逝者默哀,他们都是无辜之人,好在我们将罪犯绳之以法,逝者将得到安息。”

下面寂静一片,没人叫好,没有欢呼,只有无声啜泣。

在寂静无声中,远处审判所中的米兰德,平静的按下屏幕。

与此同时,火刑架的点火装置喷射出熊熊火焰,顷刻间就将伊芙蕾淹没其中。

置身火海中的魔女伊芙蕾,望着米兰德全息投影消失。

诡异着低语:

“愚蠢的米兰德,我们都是祂的孩子,永远都是,不管你是否佩戴黄印,你永远都逃不掉,永远……”

黄色长袍顷刻间燃烧殆尽,三秒后,伊芙蕾全身严重烧伤。

即便如此,人们预想中的惨叫,仍是没有出现。

与此同时。

伊芙蕾身边的火焰,发生着诡异的扭曲。

以一种无法理解的方式,无形的火焰,变得‘粘稠’。

轰隆隆。

乌云中,突然一道雷鸣炸响。

所有人都被雷声吓得一哆嗦,不由望向天空。

淹没在火海中的伊芙蕾,狰狞着,疯狂着,诡异的低语笑道:

“我最信仰的真神,世界唯一的主人。”

“我将以,我的灵魂做为祭品,供奉在您的脚下,请您给予我喘息的时间,让亵渎于您的愚蠢之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话还未说完,火刑架在火海中坍塌,伊芙蕾随之倒在火海中。

第一区,审判所中。

宣读完裁决的米兰德,恭敬望向一旁老者,他似乎从心底对这位老者,有种说不清的恐惧。

“裁决使,我答应的事情已经做完,我想我应该能得到之前说的一切。”

老者目光盯在屏幕上,轻轻点头,便转身离开。

斯宾塞广场。

雨水穿过灰雾,落在地面。

“草。”

“这……去特么的,怎么又下雨了,想淋死老子吗?”

职员队长盯着手背上雨滴,观察一下,说道:

“坚持坚持,雨水中的污染物不高,马上就要结束了。”

灰雾,雨水,霓虹灯,冰冷的空气。

治管署小队副队长问道:

“队长,魔女尸体怎么处理,不会也是我们来吧?”

“不用,上头的意思是,我们只负责执行。其余事情我们不管,会有人处理的。二十分钟后,我们撤离,注意警戒。”

弱酸性雨水中,第四区居民,率先离开。随后是受害者家属。

二十分钟后。

治管署小队,带着机械警察和无人机最后离开。

空荡荡的斯宾塞广场,仅剩下污染物超标的雨水,还有一具烧焦的尸体。

阿伯罗温的秋季多阴雨,阴雨寒冷,侵入骨髓。

稀稀拉拉的雨水,整整下了一天,伴随着天空中的雷鸣声。

特别是今天的特殊情况,让人心中,愈发不安。

入夜。

整天的雨水,并没有把斯宾塞广场冲刷干净。

斯宾塞广场,外围阴影中,一位小个子中年男人,目光如鹰视,紧紧盯着广场。

“各点位汇报情况,有无异常?”

“2号位,无异常。”

“3号位,无异常。”

“4号位,无异常。”

“5号位,无异常。”

“6号位,无异常。”

小个子中年男人,眉头微皱,自语道:

“黄衣兄弟会的魔女被处决,不来救人就罢了,连收尸的都没有?他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了。”

轰隆隆。

夜空中,忽然亮起一道红色闪电,异常醒目。

一时间吸引了所有人注意,于此同时,斯宾塞广场上,突然发出响动。

阴暗中的众人,闻声迅速反应。

六道身影,没用一秒钟,整齐的出现,把处决地团团围住。

可六人的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

“老大,魔女的尸体不见了?”

小个子中年男人,咬牙怒声道:

“我看见了,愣着干什么?找,找不到,我们就不用回去了。”

五人面露苦色,迅速朝四周飞奔离开。

黄衣兄弟会的魔女,今日处决,尸体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作为调查委员会的小队队长,小个子中年男人,此刻心情糟糕至极。

与此同时,距离第四区极远的地方。

一处下水道排污口,突然多出一具浑身焦黑的‘人’。

那‘人’,趴在地上,几乎没有了心跳,气息虚弱,喉咙处肌肉颤动。

声音如蚊蝇一般,断断续续,。

【*】“我赞美你,我的主”

华丽王冠加冕,黄色长袍披身

暗夜篝火欢宴之上

发出恐怖美丽低语

黄色长袍,给予我庇护

黄色印记,引领我的灵魂

【*】

伊芙蕾艰难的,磕磕绊绊的把祷告词念诵完毕。

似乎要抽干她所有力气。

面前空间,逐渐模糊、扭曲起来。

下一秒,一道身影从扭曲的空间中走出。

一双崭新的高定皮鞋,踩在泥泞、散发恶臭的泥土上。

一个类人生物,两米多高的伟岸宽厚身躯。

穿着一身深紫色烫金纹饰燕尾服,头戴带着礼帽。

鼻梁上的圆片金丝眼镜,背后是一对大大的蝙蝠翅膀。

“哦,瞧瞧,这是谁?”

“我们美丽的伊芙蕾小姐吗?这是怎么了?是谁会对我们美丽的伊芙蕾小姐如,此狠心,那他肯定不是一个男性人类。”

“美丽的伊芙蕾小姐,在你即将到达死亡时,难道我是你,最想见到生物吗?我倍感荣幸。”

浑身焦黑,面目全非的魔女伊芙蕾,空洞的眼睛中,让人无法鼓起勇气对视。

“闭嘴……你这个……恶心的……臭虫。”

“安格列斯……这是你……欠我的。我要复仇……我要让那些混蛋成为祂的食物……我要让他们为他们做过的事情。”

“付出……代价。”

伊芙蕾用尽全身力气,歇斯底里道。

“美丽的伊芙蕾小姐,你最好不要激动,否则你连三十分钟都活不了。”

魔女伊芙蕾混乱着,反复道:

“臭虫,不要跟我废话,我要复仇,听见没有,我要复仇。”

安格列斯脸上始终带着微笑,轻声道:

“我听见了,美丽的小姐。正如你所说,这是我们之间的交易,放心我会完成交易。”

安格列斯侧过身,伸手从扭曲的空间中取出一杯红酒,轻轻摇晃酒杯,放在鼻尖轻轻闻了闻酒香,然后倒在泥泞发臭的泥土上。

“伊芙蕾小姐,您与恶魔的交易,正式达成。你将得到一个合格的复仇工具,不同的使用方法,将会达成不同的效果,希望你会喜欢。”

红酒浇灌的泥土上,散发着猩红微光,足足持续了十秒钟。

等光芒散去,地面上此刻多出了一个成年男性人类。

伊芙蕾看不见,但能够感受到,这是一个与她想法偏差巨大的答案。

姜然,脑袋宕机,身体僵硬。仅剩下眼睛和耳朵,可以看,可以听。

注意到诡异模样的安格列斯,姜然本能的生出畏惧。

“这是什么东西?”

恶魔商人安格列斯的身影,不知是深夜缘故。

姜然的视线中,一片模糊,扭曲,变化不定。

他想要看清,可安格列斯以一种不可名状的方式,让他无所收获。

并且还让他,脑袋中陷入混乱,感到深深的恐惧。

想抬手按住脑袋,却发现动不了。

姜然咬着牙,眼神坚定,喘着粗气。

收回视线,看向别处。

注意到伊芙蕾时,姜然心头猛地一跳,脑袋有种裂开的错觉。

胃中,忍不住一阵翻涌,想要呕吐。

他的眼神中写满了茫然、恐惧、惊慌、不知所措。

“这是什么情况?”

“我不是去相亲的吗?难道被绑架的了吗?”

“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姜然脑海中一连串问题。

“安格列斯,这就是你的答复吗?你这个奸诈的臭虫。”

魔女伊芙蕾怒声道。

安格列斯面色如常,轻声道:

“美丽的伊芙蕾小姐,我说过这个工具,在于使用的方法,比如。”

安格列斯转头看着姜然,微笑道:

“请问,你愿意帮助我们美丽的伊芙蕾小姐复仇吗?”

姜然的脑子已经拉闸,丧失了所有思考能力。

本能的想要摇头拒绝。

“亲爱的朋友,作为一个有良知的恶魔商人,我想我应该提醒你,你有拒绝的权力,但是你将付出相应的代价。”

姜然仅剩的冷静,咽了口口水,嘴巴张了张,却没有发出声音。

“哦,十分抱歉,我亲爱的朋友。请说。”

姜然深吸一口气,问道:

“这不是恶作剧对吗?”

安格列斯说道:

“在我看来,算是。对于你,这不是恶作剧。”

姜然仅存的理智,让他继续问道:

“我能有什么好处?”

闻言,安格列斯诧异的看着姜然。

“你的意思你是要与我做交易?”

姜然迅速冷静,佯装镇定道:

“交易?算是吧。应该你是把我带到这个地方的,对吗?”

“若是交易,你邀请我复仇,所以我能得到什么,或者你应该付给我什么?”

夜色下的排污口安静异常。

恶魔商人安格列斯怔住的脸庞,忽然大笑起来。

“哈哈,我亲爱的朋友,你真是个有趣的人类。你竟然……好吧。”

“你说的好像有道理。那么,我亲爱的朋友,你觉得我应该付给你什么呢?”

“送我回去。”姜然不假思索道。

安格列斯则显得为难,“很抱歉,请换个条件。”

姜然愣住了,什么鬼情况?

单程票?

“就这样还恶魔商人?去你马德,什么做不到,要你有什么用?废物。”

安格列斯 脸色冰冷,身上的扭矩,散发着让人脑袋无法冷静的气息。

反倒是趴在地上,离死不远的魔女伊芙蕾哈哈大笑。

“安格列斯,你这个臭虫,居然也有被骂废物的一天。”

“今天真是太美妙,这就是祂送我的礼物吗?”

刚说完,魔女伊芙蕾忽然发疯似的,撕开左手手臂上的血肉。

随后居然从血肉中,拔出一枚硬币。

把满是血迹的硬币递过来。

“帮我完成三件事,这个就是你的。”

姜然看着伊芙蕾疯狂的操作,心理承受着巨大恐慌,紧咬牙关不让自己发疯。

“这是什么?”

“我给你的报酬,足以让你满意的报酬。”

姜然不明白是什么,他还是选择听下去。

“好,你说。”

魔女伊芙蕾声音微弱,此刻没说一句话,都在透支她的生命。

“第一件,帮我救一个人。记住这个名字,他叫梅耶莫达尔。”

“第二件,杀一个人。这个人以后不太好找,他叫艾比龙·米兰德。”

“第三件……帮我去圣西岛上疗养院探望一个人。”

“探望谁?给我名字。”姜然不解道。

伊芙蕾忽然胸口剧烈起伏,急切说道:

“记住,地点‘天堂酒店’,密码:‘470462053’。”

原创文章,作者:周官老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376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